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下位面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苍茫天地,暗红笼罩,甚至连大地以及远处的山脉,都是呈现淡红色彩,远远看去,犹如是被无尽的鲜血曾经所侵染一般,充满着一种惨烈之气。

    嗡!

    在一座山峰之上,空间忽然在此时撕裂开来,一道位面通道成形,只见得其中,有着一道修长身影,飘然落下。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穿过位面通道,抵达至此的牧尘。

    身形落下,在瞧得周围并没有任何异动时,牧尘那紧绷的身躯方才松缓了一些,周身涌动的灵力,也是随之收敛。

    “这座下位面的天地力量层次,果然较低。”牧尘伸出手掌,天地间的力量汇聚而来,形成了一颗光球,他感受着其中的力量,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这里的天地力量,远不及大千世界的灵力来得精粹,所以如果他想要在这里恢复力量的话,其速度,也将会缓慢许多。

    “不过所幸此次前来,将牧府库存的至尊灵液都是带来了。”牧尘感叹了一声,如果没有至尊灵液做后备,恐怕之后就算是遇见了战斗,他都会有些束手束脚,总是担心灵力的消耗。

    不过即便如此,之后也是得多留个心眼,免得到时候灵力枯竭,反而将自身陷入危险境地。

    牧尘在感叹一番之后,忽然手掌一握,白龙灵珠便是闪现而出,而白龙灵珠一出现,其上面的白光,仿佛也是变得高涨了一些,但让得牧尘有些意外的是,白龙尊者残留在其中的印记,依旧并没有被催发出来。

    “难道是需要到达白龙尊者的故地,才能够将那一丝执念引动出来吗?”牧尘沉吟自语,不过不管如何,他也只能尝试一下了,至少,好消息是白龙灵珠对这座下位面有着反应,那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来错地方。

    “如今的这座下位面,应该便是被那所谓的血邪族所占据…”牧尘凝视着这暗红的天地,在这天地间,他能够嗅到丝丝血腥而阴凉的波动,对于这些波动,他体内的灵力极为的反感,显然,这应该就是来自于那血邪族。

    从这一点上来看,那些域外邪族似乎是在改造这座下位面,想要将这里天地间的力量都是感染成他们所需要的那一种。

    “也不知道这支血邪族的力量如何…”牧尘沉吟自语,如今敌况不明,他也不能鲁莽行事,至少他必须探明,占据这座下位面的那支血邪族中,究竟有没有魔帝的存在。

    每一位魔帝,都拥有着媲美天至尊的战斗力,如果真有的话,那么对他而言,可不算什么好消息,毕竟以他如今的实力,如果真的对上了一位魔帝,恐怕胜算并不会太乐观。

    “先将这些情报调查清楚。”

    在下定主意之后,牧尘也不怠慢,身形一动,便是化为流光对着远处疾射而去,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他选择低空而行,免得引来血邪族的探测。

    而在全速赶路下,重重山脉被其抛在身后,不过随着前行,牧尘的眉头却是愈发的紧皱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一路过来,天地之间,竟然没有丝毫鸟兽之声,整个天地,一片死寂,犹如亡灵世界一般。

    “这个世界中一切生灵,难道都被那血邪族给屠戮殆尽了吗?”想到此处,牧尘的面色便是有些阴沉,这些该死的域外邪族,竟然残暴到了这种程度?

    心中念头闪动,牧尘的感知也是迅速的蔓延出去,不过好在的是,在他的感知蔓延下,半个时辰后,他终于是感应到了一些波动。

    牧尘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一座山巅,目光对着远处眺望而去,只见得在那里的大地上,有着一座城市轮廓若隐若现。

    牧尘盯着那座城市,他能够感觉到,在那座城市中,有着众多的气息,其中的一些,身体上流淌着与这个世界相同的气息,如果所料没错的话,应该是这个世界中的原住民。

    “还有原住民的存在吗?”牧尘目光一闪,身形一动,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那座城市的上空,周身灵力收敛,犹如是融入虚空,让得任何人都是无法的察觉。

    立于城市上空,他目光扫下去,只见得那城市中,竟是一片繁荣的景象,无数人穿梭在其中,一番热闹城市之景。

    不过,牧尘望着这幅热闹景象,眉头却是皱了皱,因为从这种热闹中,他感觉到了一些诡异的味道。

    那些人影,虽然显露着人生百态,但牧尘却是看得清楚,所有的人都是面色苍白,摆出的各种神情深处,隐藏着一种麻木之感。

    这些人,虽然有着生机,但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呜呜!

    而就在牧尘为此感到有点疑惑的时候,忽然间,这座城市内,有着尖锐的呜鸣声响彻,回荡在天地间。

    轰!

    当那尖锐声音响起的时候,原本热闹的城市中,顿时大乱,所有的人都是疯狂的转身,对着他们的居所逃去,先前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之色。

    “桀桀!”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城市的深处,忽然有着无数道血影暴射而出,他们发出尖锐的笑声,犹如是鹰隼一般,从天而降,对着城市中的那些人扑去。

    天空上,牧尘眼神一凝,只见得那些血影中,是一道道血袍身影,他们的面目白皙,只是嘴巴处,却是有着两支尖锐的獠牙伸出来,闪烁着寒光。

    这些人,显然便是那所谓的血邪族!

    他们俯冲而下,伸出手掌,抓住那些疯狂逃窜的人影,冲天而起,锋利的獠牙刺入脖颈之中,短短数息,那人的身躯便是迅速的干枯下来,疯狂的挣扎着,最后待得鲜血被吸取干净后,就被犹如垃圾一般随意的投掷下去。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原本看似热闹祥和的城市中,便是尸横遍野,血腥弥漫。

    高空上,牧尘也终于是回过神来,面色瞬间变得铁青,因为他终于是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些血邪族,故意将这些原住民聚集在这里,犹如是圈养着猪狗一般,等待什么时候食欲大开了,便直接展开杀戮,同时欣赏着这些他们因为恐惧而绝望的逃窜…

    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虽然残存了下来,但却是被当做食物而圈养了起来。

    这是何等的残暴与酷烈!

    城市中,一道血影从天而降,直接将一名疯狂逃窜的少女揽进了怀中,他伸出冰凉的手掌抚摸着少女清秀的脸颊,此时那张脸颊上,布满着绝望之色。

    她疯狂的挣扎,却是无法撼动那血影丝毫,后者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少女白皙的脖颈,深嗅着那种新鲜的鲜血,笑眯眯的道:“竟然还是个处子,我可真是好运。”

    他说着,尖锐的獠牙便是直接对着少女脖子刺下,他已经是要迫不及待的享受一下这处子鲜血了。

    不过,就在他即将刺下的时候,他的脑袋忽然僵硬不动,因为此时,一只修长的手掌,握住了他的天灵盖,让得他动弹不得。

    那名血邪族的强者也是一愣,然后余光一扫,瞧见了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青年身影,面色一变,厉声道:“你是谁?!竟敢打扰本大人的进食!”

    砰!

    不过,回应他的,是那猛然握下的手掌,他的脑袋,直接是在顷刻间爆炸开来,鲜血溅射了其怀中少女一脸。

    这般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得那少女一惊,她呆呆的望着那脑袋爆碎,缓缓瘫倒下去的血邪族强者,连脸颊上的鲜血都是忘记搽去。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但她眼中并没有出现劫后余生的惊喜之色,反而是愈发的绝望,她望着牧尘,颤抖的道:“你快走!”

    以往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想要反抗这些恶魔,但最终不仅其本人被惨无人道的分尸,甚至连其他的人,都会因为这些血邪族的迁怒,生不如死。

    所以,在她看来,这一次,他们这些人,都不会有生路了。

    而此时,其他的那些血邪族的强者也是发现了这一情况,当即愤怒的尖啸声响彻城市,下一霎那,无数道血影猛然暴射而下,直扑牧尘而去,犹如是要将其群起分尸。

    城市中那些疯狂逃窜的原住民,望着这一幕,则是簌簌发抖的瘫倒了下去,神色绝望而麻木,他们知道,当这些血邪族将那敢反抗的人撕碎后,他们也将会被迁怒,无一能活...

    不过,也好,这种生不如死的活着,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唰!唰!

    城市上空,无数道血影呼啸而下,在那一道道麻木的目光中,直扑牧尘。

    而牧尘则是并未理会那些血影,而是伸出手掌,帮眼前的少女将脸颊上的鲜血搽拭而去,俊逸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放心吧,没事了。”

    话音落下,他方才抬起头来,望着那漫天暴射而来的血影,脸庞上的神色渐渐的变得冷漠下来,漆黑双眸中,有着寒光凝聚。

    他缓缓的抬起脚掌,然后猛然一跺。

    轰!

    灵力风暴,直接是以他为源点,陡然肆虐开来,充斥天地。

    砰!砰!砰!

    灵力风暴呼啸而过,那些冲来的成千上万道血影,猛然一滞,下一刻,他们爆发出了惊骇欲绝的尖啸声,不过声音刚刚扩散,他们的身体,便是在那可怕的灵力冲击下,接二连三的爆了漫天的血雾…短短不过数十息的时间,天空上,那所有的血影,全部被荡除一空。

    尖啸不休的城市,在此时陡然死寂。

    城市中,那些准备等死的原住民,则是呆呆的望着这一幕,许久都未曾回过神来,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些在他们眼中犹如无敌般的恶魔,竟然在此时,犹如苍蝇一般,仅仅只是在那道人影的一跺脚下,便是死得干干净净...

    他们僵硬的转过头,望着那在血雾降落下,面色平静,身躯修长的青年,然后身体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

    在牧尘身前,那名清秀的少女,也是颤抖的望着这一幕,下一刻,她忽然颤抖着的对着牧尘重重的跪了下去。

    与此同时,少女那嘶哑并且凄厉到了极致的声音,响彻了起来。

    “天神大人,求您救救我们!”

    在她的眼中,能够如此轻易的将这些强大的恶魔斩杀的,除了是那传说之中的天神之外,还能是什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