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白衣女王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重重山脉之中,漫山遍野的人影逃难般的汹涌而过,每一人的脸庞上,都是挂着惊惶之‘色’,时不时的对着后方遥望,仿佛是担心那后方会有着恶魔追来一般

    而这些人,自然便是被牧尘从那座城市中救出来的原住民,他们在离开那座城市后,便是疯狂的赶路,生怕再度被那些血邪族所擒获。.: 。

    为此,他们毫不停歇,即便是路途中有人掉队,但大部队依旧未曾停下脚步

    而在这支逃荒般的人流上空,牧尘凌空而立,灵力收敛,将自身隐匿于虚空之中,他俯视着这些原住民,眼中却是有着沉‘吟’之‘色’浮现。

    这些时间的跟随,他已是看了出来,这些人显然是有着明确的目的‘性’,他们似乎知晓到了什么地方,他们才能够获得安全。

    “是他们嘴中那所谓的‘女’王吗?”

    牧尘喃喃自语,这让得他感到颇为的奇怪,难道这个下位面中,这些原住民的力量,已经足以形成一些自保了吗?

    但这种可能‘性’,他又觉得不太大,可若不是这样,为何在血邪族的统治中,这些原住民还能够汇聚在一起?

    因为这些种种,他并没有现身,反而是选择暗中跟随在这些人身后,他想要在他们的带路下,见识一下那所谓的‘女’王。

    当然,在没有搞清楚他们那‘女’王底细前,牧尘不打算与他们有‘交’流,如今他孤军深入这血邪族所占据的地域中,不得不谨慎。

    心中掠过这些念头,牧尘也是再度低头,将视线放在了下方那人流之上

    逃难般的人流,在他们那疯狂的赶路下,持续了两天后,牧尘终于是感觉到他们的速度开始减缓下来,而此时,他目光对着前方远眺而去,眼神便是忍不住的一凝。

    因为他见到,在那无尽的山脉之后,竟是出现了一座座巍峨的城市,城市之中,充满着喧嚣之声,那些城市,彼此间有着高耸的城墙相连,远远看去,犹如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邦。

    牧尘粗略一扫,竟是看不见这座城邦的尽头,按照他的估计,这城邦之内的原住民,起码达到了上亿的数量。

    这让得他有些惊疑,那些血邪族竟然会放任如此一个规模的原住民城邦的存在?

    在牧尘惊疑间,那些抵达此处的人流则是‘激’动的欢呼出声,然后对着城邦涌去。

    而在他们接近城邦时,其中有着数百道身影飞掠而出,将他们阻拦。

    “你们是从何而来?!”那些人影似乎是守卫,他们望着这大量涌来的人影,大喝道。

    “我们是从铁血城而来。”之前被牧尘所救的那位少‘女’,此时‘挺’身而出,大声道。

    “铁血城?”那些守护对视一眼,面‘露’惊容的道:“那里可是有着一位血魔将驻守,你们怎么逃得出来?”

    少‘女’‘激’动的道:“是一位天神大人,他从天而降,整个铁血城的血邪族强者,被他一手抹杀,甚至连那位血魔将,都被他一掌打死!”

    所有守卫目瞪口呆,旋即不约而同的怒斥道:“胡说八道!”

    对于那些可怕的血邪族,他们再清楚不过了,那种恐怖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抵御的,至于那血魔将,更是恐怖无比,然而眼下这少‘女’竟然说被人一掌拍死,简直就是滑稽!

    不过,面对着他们的怒斥,其他的那些原住民则是纷纷出言证实,那‘激’动的模样,倒是将那些守卫吓了一大跳。

    “队长,莫非他们所说是真的?”一名守卫对着领头的一人低声说道。

    那名队长眉头紧皱,虽然他觉得此事太过的荒诞,但也禁不住眼下这么多人的齐声抗议,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

    “如果此事属实,必须立即上报给‘女’王。”

    那队长眼神变幻,旋即手掌一挥,道:“放他们进去。”

    同时他看向那名少‘女’:“你随我来,觐见‘女’王,将此事如实道来!”

    说着,他便是转身而去,身后的城‘门’,也是在此时缓缓的开启,城外人流顿时爆发出了劫后余生般的欢呼声

    城市中央,有着巍峨的宫殿,而当那名队长将此事上报之后,宫殿中便是有着急促的鸣钟之声响起

    一座大殿之内,这座城邦的高层,迅速的汇聚在此。

    牧尘隐匿于虚空中,他的目光扫向这座大殿,倒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大殿内的人,周身皆是散发着一些不弱的力量的‘波’动,当然,这种不弱,是相比于他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原住民

    不过,也有着数人,实力显得最为的强横,按照牧尘的估计,那种程度,竟然都有些接近那血魔将的实力了。

    若是换在大千世界中,这也相当于顶尖的上位地至尊了。

    但是在牧尘仔细的感应中,他却是发现,这数人的体内,隐隐有着‘阴’冷的气息散发,那种气息他并不陌生,正是属于那些血邪族所有。

    “体内掺杂了血邪族的力量”牧尘双目微眯,看来这座城邦之中,看似独立,但却依旧是处于血邪族的注视之中。

    “恭迎‘女’王!”

    而在牧尘探测着这座城邦的高层力量时,大殿内有着声音响彻而起,只见得大殿内,所有人都是单膝跪地。

    在牧尘的感知中,一名白裙倩影,在此时自那大殿内缓步而至,而让得牧尘有点惊异的是,那所谓的‘女’王,竟然是一名千娇百媚的‘女’孩

    ‘女’孩容颜也是极为的清丽,肤白如雪,身材凹凸有致,在白裙的包裹下,有着动人的曲线,她的柳眉显得有着一丝英气,明眸中,含着一丝威严,顾盼下,显得颇有压迫之气。

    但最让得牧尘惊奇的,却并非是她的年龄与容颜,而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那竟是丝毫不弱于血魔将。

    “她的体内,并没有血邪族的那种‘阴’冷气息,那就是说她的力量,乃是自身而成?不过她体内的力量,并不算凝炼,应当有一部分也是来自外力”

    牧尘心中惊叹,对那‘女’孩倒是有点刮目相看,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下位面中,达到这种程度,究竟需要多大的机缘以及天赋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恐怕这个‘女’孩,应当就算是这个下位面,原住民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人了。

    看来,不论是在那里,每当一个种族要面临灭绝时,总是会有着卓越之人‘挺’身而出,受天命,救同族

    当牧尘惊叹于此的时候,大殿内,那白裙‘女’孩自大殿首座之上坐下,明眸看向大殿内跪伏的少‘女’,柔和的道:“可否将铁血城中之事细细说来?”

    大殿中的少‘女’抬起头,‘激’动的望着神‘色’柔和的白裙‘女’孩,在整个世界的生灵被那血邪族犹如猪狗般的虐杀时,唯有眼前之人,‘挺’身而出,历经艰难,方才让得所有的人类有了最后一片能够安全的土地。

    在这种危难绝望之际,不知道多少人将眼前的‘女’孩,视为最后的救世主。

    “‘女’王陛下,我们所说,尽数属实,确实有着一位天神大人降临,他实力无比强大,仅仅只是一掌,便是将那铁血城的血魔王斩杀。”少‘女’在说起此事时,又是‘激’动了起来。

    她的声音在大殿中扩散开来,也是不出意外的再度引起震惊的哗然之声。

    甚至连那白裙‘女’孩,都是俏脸流出动容之‘色’,她很清楚血邪族那些血魔将拥有的力量,虽然她也是能够战胜,但想要做到一掌灭杀,那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哼,什么天神,简直是自欺欺人!”

    不过,就在大殿中处于震撼气氛时,忽然有着一道冷笑声响起,众人视线望去,只见得大殿最前方处,一名面容‘阴’翳的老者,正嘴角噙着冷笑。

    “我觉得眼下应该考虑的不是那什么狗屁天神,而是怎么应对血邪族的怒火!”‘阴’翳老者‘阴’沉沉的环视一圈,然后直视王座上的‘女’王,道:“这一次死了一位血魔将以及那么多血邪族的强者,血邪族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肯定会追查到这些人。”

    “所以,我建议陛下将这些人尽数的送回,再赔偿五百万人,尽快消除血邪族的那些大人的怒火,否则他们迁怒之下,我们这最后一块安宁之地,都将会化为灰烬!”

    “大国师说得没错,我们必须尽快消除血邪族那些大人的怒火,这些人都得‘交’出去。”‘阴’翳老者的声音刚刚落下,便是有着三道声音附和,那是三名中年男子,只是他们的眼神深处,都是有着淡淡的血光在涌动。

    他们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令得不少高层面‘色’铁青,手掌都是紧握了起来,但他们却是不敢发声,因为他们知道,这群国师,不仅实力超群,仅次于‘女’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血邪族的亲近派,而他们的力量,也是来自血邪族。

    “‘女’王陛下,求您不要!”

    大殿中的那名少‘女’听到这些人竟然要将他们再度‘交’回到血邪族那些恶魔的手中,顿时脸‘色’惨白,疯狂的对着首座上的‘女’王磕头,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内。

    王座上,白衣‘女’王‘玉’手也是紧握,指尖都是掐入了掌心之中,传来刺痛之感。

    大殿中,一名身披甲胄的男子面‘色’铁青,终于是忍不住的低吼道:“大国师,这些人将我们视为最终的救赎之地,万里而来,如今你却要将他们再‘交’给那些恶魔,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那大国师闻言,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讥讽道:“没想到大将军还有这等热心,只是万一到时候惹得血邪族震怒,是大将军你去与他们作战吗?”

    那身披甲胄的大将军咬牙道:“即便是灭亡,也比如今这般来得好!旁人都以为是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里立足,但我们谁都清楚,那是因为我们每一年都要送出五百万的子民,将他们犹如牲畜一般的送给血邪族那些恶魔去奴役!”

    “只有这样,才能保存我们的生存,但这种不要尊严的生存,我们就真的需要吗?!”

    “与其一年年的被吸食,还不如倾尽所有,与血邪族彻底一战,即便灭绝!”

    话到最后,他已是眼眶‘欲’裂,双目血红,那股悲愤,弥漫大殿,让得众多高层都是眼睛通红。

    王座上的白衣‘女’王,娇躯也是在微微的颤抖着,她的指尖深深的刺入掌心,有着殷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滴落下来。

    很多人都将她视为整个世界的救世主,但唯有她才知道,她的实力根本就不够,她能够维持住这个国家的存在,并非是依靠她的力量,而时因为血邪族不想将他们彻底灭绝,因为他们需要源源不断的食物

    每次‘交’出数百万的子民,看着他们在凄厉绝望的哭嚎中被猖狂大笑的血邪族带走时,她就痛恨自己的无力,她也无数次想要与血邪族同归于尽,但最终她知道,那样的话,他们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隐匿在虚空中的牧尘望着这一幕,方才略微恍然,怪不得这个国家能够存在,原来是因为血邪族的故意为之,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食物,而这个国家,看上去像是最后的救赎之地,但其实只是在以子民来换取苟延残喘罢了。

    如此看来,倒也真是可悲。

    牧尘心中轻叹一声,不过,也就是在此时,他忽然见到大殿中的白衣‘女’王猛的抬头,她的视线,竟是直接看向了他所在的虚空。

    她的注视,让得牧尘心头一惊,要知道此时的他可是彻底隐匿虚空,旁人根本无可察觉,难道她竟然能够发现他不成?

    而就在牧尘惊疑间,只见得那白衣‘女’王站起身来,贝齿紧咬红‘唇’,然后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女’孩略显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位大人,既然来了,就请您现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