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镇魔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数万丈巨大的血影矗立天际,遮天蔽日,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天地,散发着魔神之威。..

    天地间,无数道视线都是带着恐惧之色的望着那道血红魔影,那种魔威,让得这些原住民根本丝毫抵御的信心。

    而在无数惶然的目光中,牧尘倒是平静的屹立在天空上,他的手中,托着一座水晶塔,神色古井无波,犹如深潭。

    “既然你想要在这片世界中逞英雄,那本王今日就成全你!”

    血魔王的身影,出现在那万丈血影之上,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牧尘,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狰狞,生为域外邪族的一员,他自然对大千世界的等级相当的了解,眼前的牧尘,只是地至尊大圆满,换在他们血邪族,充其量也就比血魔将强一些,但还远远比不上血魔王。

    “血日降临!”

    当血魔王狞笑声落下的时候,他没有再有丝毫的迟疑,只见得他脚掌一跺,脚下的那道数万丈血影便是猛的张开巨嘴,血光从其嘴中喷出,竟直接是形成了一轮千丈巨大的血日。

    血日悬浮在高空上,血光弥漫,而凡是血光照耀之处,甚至连下方的城市,都是在渐渐的被腐蚀。

    “去吧。”

    血魔王森然一笑,只见得血日轰隆降临而下,快若奔雷,直接是锁定了牧尘所在的方向,呼啸而去。

    “你不是喜欢当救世主吗?若是你避开的话,下面这城市中的人,恐怕会被血日尽数波及,死伤殆尽。”血日对着牧尘落下,血魔王则是阴测测的笑道。

    “何必玩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牧尘闻言,则是淡淡一笑,这家伙无非是想激得他不要躲避,但这血魔王从始至终都是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实力,在牧尘的眼中,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高。

    于是,他身形纹丝不动,只是抬头望着那呼啸而来的血日,待得其即将接近时,双手方才迅速结印。

    嗡嗡!

    随着牧尘印法的变化,只见得无数道水晶光线陡然自其掌心中暴射而出,短短数息,便是化为了一道数万丈庞大的水晶巨网,巨网而出,将那落下来的血日尽数的覆盖在了其中。

    “不知天高地厚!”

    血魔王见状,顿时咧嘴一笑,那血日之中,蕴含着他们血邪族独特的力量,充满着腐蚀性,一旦沾染,便会犹如跗骨之蛆,麻烦至极。

    眼下牧尘这般硬抗,在他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

    而也就是在血魔王讥讽的目光下,水晶之网与血日相撞,但就在下一刻,血魔王脸庞上的讥讽顿时凝固下来。

    因为他见到,当两者在接触到一起的时候,血日之上的光芒,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黯淡下来,那种感觉,仿佛是被封印了力量一般。

    嗤嗤!

    血红的烟雾,不断的自血日中升腾而起,而随着水晶之网的不断收缩,只见那一轮血日也是开始迅速的缩小。

    短短十数息后,水晶之网合拢,而那一轮血日,则是化为了一颗不过巴掌大小的血红珠子,而在珠子的表面上,布满着一道道古老的纹路,犹如是某种封印。

    牧尘伸出手掌,那颗血红灵珠便是飞到了他的手中,他抬起头,冲着神色震动的血魔王笑了笑:“还给你吧。”

    声音一落,他手臂一抖,只见得那颗血红灵珠便是暴射而出,不过却并非是冲着血魔王而去,而是射进了那些血云之上众多的血邪族强者之中。

    “躲开!”血魔王见状,顿时暴喝道。

    轰!

    不过,就在他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那颗血红灵珠便是轰然爆炸开来,滚滚血浪肆虐而开,凡是沾染上的血邪族强者,都是在此时被那股可怕的力量腐蚀成了一片灰烬。

    高空上,一片片血云溃散,无数血邪族的强者被波及,死伤惨重,一片混乱。

    而与高空上血邪族那边的人仰马翻相比,城邦之中,那无数的原住民则是目瞪口呆,他们先前还在为血魔王的毁灭攻势而恐惧,但哪料到,数息之后,那位神秘的天神大人便是轻松的将对方的攻势化解,并且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然而将那血邪族的强者杀了大半。

    大殿前,白衣女王等人也是面目惊容,继而激动得微微颤抖,这些年来,他们何曾见过血魔王如此的狼狈,或许,眼前的神秘青年,真的拥有着能够战胜血魔王的能力?

    高空上,血魔王面色铁青,那盯着牧尘的目光,犹如是要喷出火来一般,牧尘不仅挡下了他的攻势,然而还将他的攻势反弹了回去,这简直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用他的手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这就受不了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牧尘望着面色铁青的血魔王,淡淡一笑,说道。

    血魔王闻言,顿时心生警惕,猛的抬头,面色顿时一变。

    只见得在其上空,一座巨大无比的水晶塔从天而降,直接是覆盖了他所有的退路,而且水晶之光绽放,封锁空间,令得他避无可避。

    轰隆!

    巨塔降落下来,便是将血魔王以及其脚下的巨大血影,尽数的笼罩了进去。

    而牧尘的身影也是随之消失,下一瞬出现在了水晶塔内,他望着正面色铁青而警惕的打量着塔内的血魔王,袖袍一抖,只见得至尊灵液所化的洪流,便是源源不断的自其袖中涌出。

    当至尊灵液涌出了五千万左右的时候,牧尘停止了下来,屈指一弹,洪流呼啸而出,直接冲向了水晶塔的塔壁。

    轰。

    塔壁之上,八道古老而狰狞的图像显露出来,只见得那八尊犹如魔神般的图像缓缓的蠕动,上半身化为实质,探出塔壁,嘴巴一张,便是将那数千万的至尊灵液尽数的吞入体内。

    而随着这数千万至尊灵液的喂养,八座魔神像上,有着恐怖无比的波动,散发出来。

    此时的血魔王,也是面色震惊无比的望着那八座魔神像,因为在那上面,他察觉到了一种源自灵魂般的恐怖威压。

    “这些魔像,竟然是以魔帝为材料炼制而成的?!”血魔王的内心疯狂的咆哮起来,他显然是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波动。

    这八座图像生前,必然是他们域外邪族中的魔帝!

    “该死,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此地不能留,必须尽快将消息传回去,让其余血魔王立即联手,将此人斩杀!”血魔王目光疯狂的闪烁,此时此刻,他终于是感到有点恐惧起来,那八座魔神像,让他感觉到了死亡气息。

    “现在开始想着逃了吗?已经晚了。”牧尘望着血魔王闪烁的目光,便是猜透了他的想法,当即不带温度的一笑,屈指点出,遥遥的指向血魔王。

    “八部浮屠,浮屠灭魔光。”

    牧尘那淡漠的声音,也是在此时,在这座巨大的塔内回荡而起。

    咻!

    与此同时,塔壁之上,八座魔神像伸出尖锐的手指,遥遥的指向血魔王,下一瞬间,指尖有着八道幽黑光束暴射而出。

    黑色的光束,直接是自虚空中洞穿而过,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血魔王周身,每一道光束,都是封锁死了血魔王所有的退路。

    八道黑色光束呼啸而至,气势虽然不强,但在此时,血魔王浑身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一股无法形容的死亡气息笼罩心头。

    “该死的,这个家伙不过大圆满的实力,怎么能够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势?!”血魔王心中疯狂的咆哮着,再不复先前的镇定,他猛的一咬牙,眼中血光涌动,下一刻,他的身体瞬间膨胀起来,轰的一声,便是爆碎开来。

    无尽的血光肆虐而开,然而那八道黑色光束却是不为所动,依旧是射进了那浩瀚血光中...

    数息之后,黑色的魔液陡然爆发开来,幽黑之色蔓延开来,凡是被侵染的血光,都是在顷刻之间,被黑色液体所侵蚀。

    短短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浩瀚的血光消失殆尽,仅剩一团血光,在那无数魔液的追赶下狼狈的逃窜。

    砰!

    血光终于是承受不住,扭曲着化为了人影,只见得此时的血魔王狼狈异常,原本强大的力量波动在此时被削弱到了极点,身体上,布满着一块块的黑斑。

    他面目恐惧之色的望着牧尘,显然是怎么都没想到,牧尘的手段如此的恐怖,仅仅只是一出手,便是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其他的血魔王便是会有感应,到时候,他们联手,你必死无疑!”血魔王厉声喝道。

    “这样吗?”

    牧尘微怔,旋即笑了笑,道:“那就不杀你吧。”

    听到此话,血魔王心头一喜,不过还不待喜色流露,牧尘冰冷的声音,便是再度传来:“将你封印起来,也是可以的。”

    嗡嗡!

    就在牧尘声音落下的瞬间,这座塔内忽然爆发出无尽的水晶之光,这些光芒汇聚而来,直接是凝聚在了血魔王身躯之外。

    而在这些水晶之光的照耀下,血魔王骇然的发现,他体内的力量,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晦涩黯淡下来,即便是他,都是无法调动。

    “本王和你拼了!”

    骇然至极的血魔王咆哮出声,就欲催动力量,直接自爆。

    “封!”

    不过,牧尘却并没有给他自爆的机会,冰冷的声音响彻起来,水晶之光疯狂的收缩,然后血魔王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的身体迅速的缩小,数息之后,便是化为了一颗血红光球,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牧尘手掌一招,那血红光球便是落在了他的手中,在其表面,有着水晶纹路不断的旋转着,而光球内部,则是能够见到血魔王那狰狞的脸庞。

    牧尘望着血魔王那狰狞脸庞,微微一笑。

    “你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