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催化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轰隆!

    天际之上,不朽金身与那血红巨兽凶悍无匹的撞击在一起,顿时犹如陨石相撞,惊天动地般的巨声响彻,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犹如是风暴,猛然席卷开来。

    周围的空间,都是在此时呈现塌陷的状态,下方的大地,都是在此时颤抖着。

    吼!

    血红巨兽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手中那血红巨棍直接是带起万丈血光,轰然对着不朽金身呼啸而去。

    叮!

    然而一柄闪烁着紫金光芒的金枪穿透空间而来,金铁之声响彻,火花溅射间,便是将那火红巨棍震退开来。

    不过那血红巨兽却是极端的凶悍,立即冲上,手中巨棍带起无数道残影,铺天盖地的对着不朽金身砸下,那一道棍影,都是毁灭天地,气势不凡。

    不朽金身周身绽放着万丈金光,手持紫金巨枪,犹如巨灵神一般,直接迎上,枪棍相碰,整个天地都是在为之颤抖。

    牧尘看了一眼纠缠在一起的两座庞然大物,目光一闪,身形忽然暴射而出,直奔后方的大血魔王而去。

    这血兽的确不凡,想要收拾,需要花费一番功夫,不过擒贼先擒王,只要将这大血魔王击溃,那血兽自然土崩瓦解。

    那大血魔王瞧得牧尘直奔自己而来,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没了分身,没了至尊法身,凭你这一道本尊,也敢直面本王?当真找死!”

    在失去了那些手段后,此时的牧尘看上去就只是一个地至尊大圆满,而这大血魔王的实力,远一般的血魔王,甚至距那血魔皇的境界,也只是一步之遥,自然不会惧怕牧尘这单枪匹马。

    所以,当他瞧得牧尘冲来,不仅不退,反而一步跨出,鬼魅般的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他的身躯微微一震,竟是猛的膨胀起来,犹如一尊巨人,一掌便是对着牧尘狠狠拍下。

    那一掌呼啸而下,空间寸寸蹦碎,显露出了极为可怕的力量。

    “好强的肉身力量。”

    血掌在牧尘眼瞳中急放大,感受着其上蕴含的力量,牧尘双目也是一眯,下一霎那,他的瞳孔中,有着水晶之光爆而起。

    浩瀚灵力,犹如洪流,在体内席卷开来。

    吼!

    牧尘五指紧握,一拳轰出,此时此刻,仿佛有着龙吟声传来,只见得一道真龙之灵攀爬上他的手臂,龙爪与五指契合,一拳之下,那等力量,同样是惊天动地。

    轰!

    拳掌重重硬碰,那一片空间猛的爆碎开来,化为一片黑洞般的模样,而牧尘与那大血魔王身躯都是微微一震,然后倒射而出。

    “好小子,肉身竟然也是这等强悍!”

    大血魔王脸庞上划过一抹惊色,牧尘这肉身力量的强悍,显然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却是不惧,因为在先前的硬碰中,他已是察觉出来,他略微占据了一丝上风。

    大血魔王冷笑一声,根本不给牧尘丝毫缓和的机会,身形再度暴冲而出,下一霎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便是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笼罩而去。

    他要趁牧尘的分身以及至尊法身都被缠住的时候,将这些优势转化为胜势!

    轰轰!

    而面对着大血魔王那暴雨般的攻势,牧尘神色凝重,身躯表面水晶之光涌动,真龙之灵盘踞,也是将自身的灵力与肉身力量催动到了极致。

    他能够感觉到,这大血魔王的实力,比起其他的血魔王要更为的强悍,几乎算是他遇见的天至尊之下最强的人。

    这的确是极为棘手的对手。

    在那远处,白素素以及众多原住民强者,都是心惊胆战的望着那三座战圈,每一座战圈中,都是爆着让他们头皮麻的战斗。

    那种层次的战斗,他们只要稍稍波及,便是会被毁灭得干干净净。

    “女王陛下,天神大人似乎被那大血魔王压制了。”一些顶尖的原住民强者汇聚在白素素身旁,他们担忧的望着牧尘本尊所在的方向,那里的战圈中,显然是大血魔王占据优势,暴雨般的攻势,将牧尘尽数的压制。

    白素素虽然玉手也是紧握,但俏脸还算平静,她跟随在牧尘身旁一段时日,知晓后者有着一道极为厉害的手段,但眼下却并未用出,显然是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这种等级的战斗,本就是一场博弈,看谁先忍不住的露出破绽。

    轰隆隆!

    在他们那众多的紧张目光中,牧尘与大血魔王的交锋愈的激烈,而瞧得大血魔王的优势越来越明显,那血魔山中,无数血邪族的强者都是爆出欢呼的尖啸声。

    轰!

    高空中,牧尘与大血魔王再度硬憾一掌,璀璨的灵力与血光绽放,充斥天宇,不过,也就是在此时,那大血魔王嘴角有着狞笑涌现出来,只见他脖颈猛的一震,脑袋竟是犹如蛇般的伸了出去,嘴上獠牙生长出来,一口便是狠狠的咬向牧尘脖子。

    不过那千钧一之刻,牧尘微微偏头,那獠牙便是刺进了他肩膀上,鲜血瞬间就溅射了出来。

    “看本王吸干你浑身血液!”大血魔王狞笑出声,就欲催动,吸干牧尘精血。

    不过,也就是在此时,牧尘脸庞上,却是掀起一抹森然笑意,他袖袍一抖,只见得一座水晶塔暴射而出,迎风暴涨,便是轰然笼罩下来。

    他知道,以他如今的手段,想要真正的决定胜负,还是得依靠“八部浮屠”,但这大血魔王度极为鬼魅,身躯与虚空相融,度比他还要快上一分,若是直接就祭出浮屠塔,恐怕根本就将他罩不进去。

    水晶塔呼啸而下,大血魔王也是悚然一惊,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安,谨慎之下,立即就要收回獠牙,然而却是现,牧尘的肌肉犹如钢铁一般收缩,将那獠牙夹得纹丝不动。

    轰隆!

    也就这片刻的耽搁,水晶浮屠塔便是轰然落下,将两人的身形,尽数的笼罩了进去,进而静静的悬浮天空。

    浮屠塔内。

    牧尘抽身而退,他也不理会肩膀上流淌的鲜血,只是冲着那面目阴沉打量四周的大血魔王淡淡一笑,袖袍一挥,一道至尊灵液所化的洪流,便是呼啸而出。

    浩瀚的灵力波动,弥漫在塔内。

    这一次牧尘足足取出了八千万的至尊灵液,因为他知晓这大血魔王的厉害,既然要出手,那就毫不吝啬,直接下狠手,要一次就将这家伙解决掉。

    洪流呼啸,牧尘双手闪电般的结印,只见得那塔壁之上,八座狰狞的古老魔像,再度缓缓的浮现,半个身躯,自那塔壁上伸了出来。

    呼。

    它们张开巨嘴,一口就将那些至尊灵液尽数吞食而去。

    “浮屠灭魔光!”

    牧尘眼中寒光凝聚,毫不犹豫的催动了八部浮屠的一道杀招,只见得那八道古老魔神像皆是伸出魔指,遥遥锁定大血魔王,下一瞬,八道幽黑光束,便是暴射而出。

    那八道幽黑光束射来,大血魔王却是猛的色变,眼中有着骇然之色浮现,显然,他也是察觉到了牧尘这般杀招的恐怖,竟是连他,都是感觉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

    “该死,这家伙竟然有这种手段!”

    大血魔王怒骂一声,旋即他双手陡然结印,磅礴血光涌出,竟是在其周身化为了一颗血红光球,将其团团护住。

    嗤嗤!

    八道幽黑光束暴射而至,在接触的第一时间,便是直接洞穿了那血红光球,同时也是射穿了其中那大血魔王的身躯。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只见得那大血魔王的身躯直接是在此时爆炸开来,化为漫天血水。

    八部浮屠之威,的确是不愧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一。

    牧尘望着这一幕,袖袍一挥,只见得水晶灵力笼罩下来,将那漫天血水尽数的封印,最后形成一颗水晶光球落在他的手中。

    他低头望着手中的水晶光球,眉头却是一皱,因为他现,水晶球内,大血魔王的那道面孔,竟然对着他露出狰狞狠毒的表情,然后便是渐渐的消散,最后化于无形。

    “气息消散了?这家伙,的确难缠。”

    牧尘沉默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猛然一握,水晶光球便是在其手中碎裂开来,他知道,那大血魔王绝对没有直接被抹杀,而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逃了出去。

    不过,即便逃了一命,但他的这道躯体,的确是被毁了,不管他怎么逃的,此时定然已经被重创,战斗力大减,不成气候。

    “不管他想做什么,趁这个时候将另外两位血魔王解决掉。”

    牧尘身形一动,直接是退出了浮屠塔中,只要将那两位血魔王解决掉,让得他腾出了一气化三清,到时候要收拾这大血魔王,自然是易如反掌。

    与此同时,在那血魔山深处。

    弥漫着鲜血的血渊中,忽然血水凝聚,化为了一道身影,那面色苍白的人影,赫然便是先前被牧尘抹杀的大血魔王。

    此时的他,身体显得有些虚幻,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他面色阴沉无比的看了一眼山外的方向,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家伙,竟然有着这等厉害手段。”

    先前那塔中的八道魔神像爆的威能,让得他此时都是感到心悸,如果不是他在血渊中留下了一半的血肉,恐怕此时还真是会被困在其中。

    不过即便如此,他此时也是元气大伤,战斗力大降。

    如今他暂时的脱离战场,那牧尘定然会出手对付其他两位血魔王,恐怕要不了多久,其他两位血魔王就会落败。

    此时的局面,他们已经不占优势。

    大血魔王目光阴沉,然后他看向血渊中漂浮的那颗血蛋,蛋身之上,邪恶的光纹闪烁着,犹如是胚胎在呼吸着一般。

    “那小子极为古怪,今日想要将其铲除,就只能催化吾族的皇者加出世了。”

    大血魔王深吸一口气,旋即一咬牙,嘴中猛的出一道尖啸声。

    而随着他尖啸声传开,血渊周围,有着无数血邪族的强者走出,再然后,他们犹如是受到了某种操控一般,直接是从深渊边缘跳跃下来,噗通一声,落进血渊中。

    他们的身体一接触到血渊中的血水,便是融化开来,化为滚烫鲜血,融入血渊

    噗通!噗通!

    一时间,血渊中,血水四溅,无数血邪族的强者,前仆后继。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血邪族强者化为血水融入血渊,只见得那颗邪恶的血蛋之上,光纹也是愈的明亮,某一刻时,血蛋表面,似是有着细微的裂纹,悄然的浮现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