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最后的手段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巨大的水晶浮屠塔中,血魔皇屹立,他双目微眯的望着那大放光明的塔内,神色却是没有多少的波动,一片漠然。

    不远处的空间波动,牧尘的身影也是显露出来,他望着血魔皇的身影,俊逸的脸庞上,同样是面无表情。

    “没想到连本皇的血煞玄雷你都能抗下来”血魔皇冲着牧尘淡漠一笑,似是有些惊叹。

    他那道攻势,魔帝之下,不管是任何人都将会化为尘埃,但却是没想到,眼前的牧尘,在承受了之后依旧还活蹦乱跳。

    血魔皇一对血瞳,缓缓的在牧尘身上扫视着,那血光凝聚,犹如是能够洞穿他的身躯,如此片刻后,他似是发现了什么,脸庞上不由得划起一抹诡异笑容,道:“原来我那血煞玄雷,并非是没有对你造成影响啊”

    牧尘闻言,瞳孔微缩了一下,旋即无奈的怂了怂肩,只见得他周身灵光涌动,在其身体中,两道光影若隐若现,仿佛是要脱离他的身躯。

    那两道光影正是他融入体内的两道化身,他这“三合境”本就是初步掌握,无法完美与之融合,加上先前受到血雷震动,更是令得那种融合状态无法保持,渐渐的就要脱离出来。

    按照这种情况,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无法保持“三合境”。

    而一旦脱离出那种状态,他的战斗力必然下降,到时候想要再正面与血魔皇抗衡,却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这一点,那血魔皇显然也是很清楚,所以只是双臂抱胸,眼神戏谑的望着牧尘,似乎是想要看他如何做最后的挣扎。

    “魔帝可真是棘手啊。”

    察觉到血魔皇的戏谑眼神,牧尘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他遇见过不少强敌,但却很少像这次这样,倾尽手段,都是无法取得丝毫的上风,反而被步步逼入险境。

    不过,他却不知,地至尊与天至尊之间,本就是有着无法形容的鸿沟,若是他在这里与魔帝大战的消息能够传回大千世界,不知道会引得多少震动,毕竟按照正常情况而言,一位地至尊大圆满面对着天至尊,最理所应当的结局是被随手抹杀,而牧尘,却是能够与一位魔帝激战到这一步,这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牧尘抬头,他盯着血魔皇,喃喃道:“既然如此,只能在化身未曾脱离本体之前,倾尽力量将这家伙暂时的困住了。”

    声音落下,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陡然结印。

    轰隆隆!

    巨大的水晶塔震动起来,只见得塔壁之上,八座魔像缓缓的出现,狰狞凶狠的模样,一出现,便是令得塔内弥漫了一种凶悍之气。

    那血魔皇瞧得这八座魔像,一直漠然的面色却是猛的一变,因为从那魔像上面,他竟是感觉到了一股股若有若无的魔威。

    “这些魔像,竟然是以魔帝为材所炼制?!”血魔皇瞳孔微缩,这些魔像还残留着生前的魔威,那种魔威,比此时的他还要更强。

    那也就是说,这些魔像生前的实力,比他都要强悍!

    而在血魔皇震动间,牧尘却是深吸一口气,袖袍一挥,一条滔滔洪流呼啸而出,浩瀚的灵力犹如实质一般,充斥在塔内。

    这一次,牧尘直接是将所剩余的所有至尊灵液都是掏了出来,足足一亿五千万的至尊灵液。

    轰!

    至尊灵液所化的洪流呼啸而出,而那八座魔像则是贪婪的张开嘴巴,猛的一吸,便是将那洪流尽数的吞噬而去。

    而在吞噬了如此浩瀚的至尊灵液后,只见得那八座魔像,竟是缓缓的从塔壁上探出身体,最后一点点的挣脱束缚,跳跃而出。

    八座魔像,犹如八尊魔神一般,真正的屹立在水晶塔中,隐隐间,有着绝世凶威散发出来。

    咻!

    随着牧尘心念一动,八座魔像暴射而出,直接是对着那血魔皇冲杀而去。

    血魔皇双目微眯,一步踏出,率先出现在一座魔像之前,一掌拍出,血光滔天,与那魔像硬憾在一起。

    砰!

    可怕的力量波动肆虐开来,血魔皇身躯一震,而那尊魔像则是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塔壁上,将塔壁都是震出了一个深坑。

    咻!

    另外七座魔像也是呼啸而来,将那血魔皇围困在其中,可怕的攻击犹如暴雨般的笼罩向后者。

    轰轰!

    双方缠斗在一起,不过血魔皇却是强悍至极,即便是面对着围攻,怡然不惧,反而是不断的有着一座座魔像被轰飞而去。

    “这种状态的浮屠魔像,应该有着触及天至尊的实力,但这还不够。”

    牧尘见到这一幕,目光一闪,按照他的估计,想要将这些魔像恢复到天至尊的力量,至少都是需要四道五亿的至尊灵液,而且前提还是他必须本身也拥有着天至尊的力量,不然的话,他根本就压制不住这些浮屠魔像的戾气。

    “不过,要将这血魔皇暂时困住,应当可以办到。”

    牧尘微微沉吟,旋即忽然双手结印,顿时那围绕着血魔皇的八座魔像忽然倒退,而后它们掌心遥遥相对,黑光蔓延开来,短短数息,便是化为了一道菱形的黑色光罩。

    光罩迅速的缩小,最后犹如囚牢,将那血魔皇困在其中。

    而血魔皇则是一拳拳的轰出,每一拳都是将那菱形光罩轰得剧烈颤抖,看这模样,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强行轰碎。

    牧尘见状,袖袍一挥,只见得水晶塔内爆发出强烈的水晶之光,那些光芒照耀而来,落在漆黑的菱形光罩上。

    嗤嗤。

    水晶光芒迅速的在那光罩上铭刻出一道道水晶纹路,而随着这些古老纹路的成型,本来显得摇摇欲坠的菱形光罩竟是渐渐的变得稳固起来,任由那血魔皇如何的轰击,都是纹丝不动。

    牧尘见到这一幕,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罢了,虽然借助着八座魔像以及浮屠塔的封印之力,但却无法长久,这血魔皇迟早能够脱困而出。

    而到时候,八部浮屠应当也会受损,短时间内无法动用那样的话,牧尘在抗衡血魔皇时,也将会失去一个强有力的手段。

    在那菱形光罩中,血魔皇似乎也是知晓这只是牧尘的最后手段,所以那看向后者的眼中,都是充满着讥讽之意。

    “不要再负隅反抗了,老老实实的让本皇将你吞食了,或许你还能够死得干脆一些。”他的声音传出,阴冷无比。

    然而牧尘对此,只是洒然一笑,也不理会他,身形一动,便是消失在浮屠塔内。

    血魔山外,牧尘的身形闪现而出,而随着他的出现,那远处的原住民强者都是一怔,旋即有着喜色浮现,显然都是认为牧尘取得了胜利。

    不过还不待他们欢呼出来,牧尘却是摆了摆手,那肃然的神色让得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震,忐忑不安的闭上了嘴巴。

    白素素落在牧尘的身旁,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座浮屠塔,忐忑道:“大人,那血魔皇?”

    牧尘沉默了一下,道:“只是被我暂时困住了,但时间有限,等他再次脱困而出,恐怕就算是我,也再拦不住他了。”

    白素素闻言,清丽的俏脸顿时一白,明亮的眸子黯淡下去,惹人心怜。

    她贝齿轻咬红唇,半晌后,低声道:“大人,若是事不可为,到时候就请您趁机离开吧。”

    她知道,以牧尘的本事,就算是打不过那血魔皇,但若是要逃的话,想来还是能够顺利逃生的。

    牧尘没有回答她,他只是眉头微皱,他手中还有着武祖留给他石符,真到了那实在没办法的关头,他可以捏碎石符,但他也不是很确定,在这下位面中,他也是能够及时的将武祖招来。

    所以此法有些不稳,只能当做最后的手段。

    而眼下,还是得依靠他自己想办法,对付这血魔皇。

    牧尘沉吟了半晌,双目忽然一眯,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犹豫,便是伸出手掌,白光闪烁,只见得那白龙灵珠便是出现在其掌心。

    牧尘屈指一弹,白龙灵珠缓缓的升起,悬浮在他的面前。

    如今之计,他只能尝试一下在此地能否将白龙至尊的那一丝执念召唤出来,因为只有后者才知道,那所谓的超级机缘。

    如果那真的能够让得他找寻到天至尊之路,完成突破,这才能够真正的对付那血魔皇。

    白龙灵珠静静的悬浮在身前,白光萦绕,但却始终没有动静。

    牧尘见状,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失望之色,还是不行吗?

    他心中轻叹,袖袍一挥,就欲将白龙灵珠再度收起,不过,也就是在这一霎那,他猛的感觉到,白龙灵珠忽然震动起来。

    嗡嗡!

    一道白光,陡然自其中暴射而出,最后白光渐渐的凝聚,在那白龙灵珠上方,化为了一道苍老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