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浮屠玄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接下来的数日,牧尘,灵溪,龙象三人皆是留在庭院中,并未外出,不过林静与萧潇常常来往,所以倒是显得热闹,并不寂寞。

    而在这般时间流逝下,即便是少有外出,但牧尘他们依旧是能够感觉到,这浮屠界内的气氛,显然正在越来越热闹。

    每日那天际之上,都不断的有着灵舟呼啸而来,那些从灵舟中出来的各方超级势力,每一个所具备的底蕴,恐怕都要比牧府还要来得强横。

    面对着这一幕,就算是牧尘都是有些感叹,五大古族,的确非同凡响,光是这种号召力,就足以让得一般的超级势力自惭形秽。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超级势力汇聚而来,浮屠古族也是将那“诸脉会武”的时间宣布而出,正是在那三日之后。

    在这般万众瞩目之下,三日时间,也是眨眼即过。

    三日之后,悠扬钟吟之声响彻整个浮屠界,久久不息。

    唰!唰!

    当钟吟声响彻的瞬间,这天地之间忽有无数道破风声响彻,只见得一道道光影冲天而起,然后对着这重重山脉深处疾掠而去。

    整个天地间,都是弥漫着一股沸腾般的气息,因为今日,便是浮屠古族盛事“诸脉会武”开启之时。

    牧尘立于庭院中,他望着天地间那热闹的一幕,神色倒是平静,在其身后,灵溪与龙象面色则是有些凝重,因为按照牧尘的计划,他若是要动手的话,也会选在今日。

    庭院外,一道倩影匆匆而来,正是清霜,她瞧得牧尘,从袖中递出一物,竟是一面青色令牌,令牌之上,铭刻着一个古老的“首”字。

    清霜望着着青色令牌,素来冷若冰霜的俏脸也是有些复杂,轻声道:“这是我们清脉的脉首令,持有此令者,便是一脉之首。”

    “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在诸脉会武中,持有此令的你,便是我清脉之首,有了这身份,就算那些长老认为你是罪子,但也无法当场反对,唯有召开长老院会议,才能制裁。”

    牧尘闻言,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异色,他显然是没想到清脉竟然会将这“脉首令”给他,如此一来的话,到时候万一出现了什么变故,恐怕清脉也将会受到牵连。

    “按照萱姨所说,若是此次失败,我们清脉也将会降为分脉,那对于我们会是毁灭般的打击,与其坐视被玄脉,墨脉彻底打压,还不如奋起一搏。”清霜似是知晓牧尘的惊讶,轻叹一声,说道。

    牧尘神情微微缓和,沉吟了一下,便是伸手接过了青色令牌,有了此物,他便是能够安心行事了,免得到时候被浮屠古族提前所阻。

    “另外,萱姨让我告诉你,你让她做的事,都已准备好了。”清霜再度说道。

    听到此处,牧尘心中方才微松了一口气,此事若是做成,他便是有了足够的本钱,与这浮屠古族好生的斗上一场了。

    “牧尘你真的能够帮我们清脉守住席位吗?”清霜犹豫了一下,还是贝齿轻咬着红唇,低声说道。

    此事对于她们清脉而言,实在是太过的重要了,清霜不知道为何萱姨会如此破釜沉舟的相信牧尘,但不管如何,眼前的牧尘,也才只是刚刚踏入灵品天至尊而已

    现在的他,充其量只是灵品天至尊初期,这般实力,放在浮屠古族中,怕是无法做到力挽狂澜的地步。

    牧尘笑了笑,道:“既然受你们之托,那我自然会尽力办事。”

    他笑容淡淡,但那眼目中散发出来的神采,却是坚定而自信,令得旁人看了,也是会对他凭空的生出几分信心。

    而清霜同样是受到一些感染,如玉般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难的的笑颜,她螓首轻点,然后对着面前的牧尘郑重而恭敬的行礼:“如此,我们清脉就谢过了。”

    “各持所需罢了”牧尘摆了摆手,他抬头望着天空,道:“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也动身吧。”

    “我来引路。”

    清霜微笑一声,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而牧尘三人,也是立即紧随而上。

    一行人掠过天际,脚下重重山岳不断后退,而在其他的地方,则是能够见到一批批光影不断而来,每批光影中,都是有着一道惊天波动。

    不够,这些平日里在大千世界中都算得上是一方霸主的超级势力,在这里,却是显得有些稀松平常,由此可见,这浮屠古族是何等之强。

    在清霜的带领下,约莫十数分钟后,四人的速度便是渐渐的减缓,而此时在他们的前方,只见得一座巍峨主峰,冲天而起,直入云霄,犹如擎天巨柱,气势磅礴。

    在那主峰之上,各分四方,同时上下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的遍布着一座座白玉巨台,隐隐间,有着一股凌厉之气散发而出。

    在主峰周围,围绕着众多山峰,而此时这些山峰上都是被开辟出了席位,而天空上,也时不时的会有着光影落下,落入席中。

    短短不过数分钟的时间,这重重山脉之中,便是变得喧哗热闹起来。

    牧尘四人也是在清霜的引领下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这里并不太起眼,不过倒是能够将主峰之上那一座座的玉台尽数的收入眼中。

    落入山峰,牧尘抬头目光一扫,只见得在那最靠近主峰的一座座体形巨大的山峰上,竟是有着华美石亭,庭院坐落,那般模样,显然待遇比起其他地方要好上许多。

    牧尘知晓,那些位置,应该都是大千世界中一些顶尖超级势力,因为在那些地方,他瞧见了萧潇,林静的身影。

    显然,在浮屠古族的眼中,也只有这种等级的超级势力,才算得上是贵客。

    咚!咚!

    而就在牧尘环视着四方时,忽然间,这重重山脉中,每一座山峰上,都有着古老悠扬钟吟声不断的响彻,钟吟充斥天地。

    钟吟声响彻,这天地间所有强者都是心有所感,忽的抬头,只见那座巍峨主峰最顶端忽有亿万道灵光绽放开来。

    灵光之中,一道道光影浮现,每一道光影之上,都是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灵力威压,令得在场各方超级势力心头都是一凛。

    灵光散去,只见得二十道身影出现在主峰之巅,其中十九道身影彼此泾渭分明,然后恭敬的立于最前方一人之后。

    那道人影,乃是一位白发老者,老者模样苍老,与身后那十九道灵力磅礴浩瀚的身影相比,他浑身没有任何灵力散发,看上去犹如寻常老人,毫不起眼。

    然而,当在场的众多超级势力见到这老人时,都是忍不住的眼神一凝,面露恭敬之色。

    “圣品天至尊!”

    牧尘的目光,同样是在这位白发老人现身时,紧紧的盯了过去,他望着后者,浑身的皮肤都是在微微的刺痛,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自内心深处涌了起来。

    因为这位看上去犹如行将就木,普通异常的老人,赫然是一位圣品天至尊!

    “恭迎大长老!”

    当那白发老人现身时,这天地间,无数浮屠古族的族人,都是恭敬出声,即便是那些长老,也是面露敬畏。

    浮屠古族,最高权力是族长,只是族长之位空悬多年,始终未曾出现合适者,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是由大长老一人护持浮屠古族,这才未曾令得浮屠古族掉落地位,论起资历,浮屠古族中无人不服。

    “这就是我们浮屠古族的大长老,浮屠玄。”

    清霜望着那道苍老的身影,俏脸上也是有着浓浓的敬畏之色,她轻叹道:“玄脉墨脉多年内斗,如果不是大长老压制,早不知道浮屠古族乱成什么样了。”

    牧尘的神色平静,这浮屠玄本事的确不小,不过不管其对浮屠古族有多大的贡献,都与他无关,他如今只知道,正是因为这个迂腐而顽固的老人,方才导致他母子,分离多年。

    在那万众瞩目之下,主峰之巅,那浮屠玄苍老而严肃的面庞上,也是露出一分笑容,他目扫四方,苍老之声,回荡群山之间:“今日乃是我浮屠古族盛事,当真是有劳各位赏面前来,浮屠玄在此谢过。”

    听得浮屠玄此话,众多超级势力之主纷纷还礼。

    以这浮屠玄的实力,在大千世界中,绝对是排得上号,那是真正的立于这大千世界之巅的人。

    一番客气之后,浮屠玄便是返身坐于主峰高台之上,目光看向下方那十九道身影,肃然道:“诸脉会武,此时开始,尔等若是想要保住席位,就施展出本事吧,否则这位置,就只能让得其他苦修之人。”

    “是!”

    听得大长老之言,那十九道气度不凡的身影皆是应道,然后下一瞬间,便是化为光影暴射而出,最后落在了主峰上那一座座玉台之上。

    同一时间,十九道浩瀚无尽般的灵力,便是在这天地之间,肆虐开来。

    “诸脉会武,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