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三脉之首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咚!咚!

    天地间浩瀚灵力肆虐,只见得那一座座峦峰之上,一面面的大鼓升起,重重锤下,顿时有着低沉而令人心跳加速的鼓声,轰鸣回荡在这天地之中。

    而在那漫天鼓声中,各方超级势力的目光,都是不由得的投向主峰之中那十九座巨大的白玉石台之上。

    这十九座白玉石台上,各自屹立着十九道身影,这些身影周身皆是涌动着璀璨灵光,恐怖的灵力威压,冲荡在天地之间。

    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天至尊。

    望着这一幕,在场的这些大多数超级势力,都是忍不住的感叹出声,眼中透着浓浓的羡慕之色,要知道,在这大千世界,想要估量一座超级势力的底蕴,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看其所拥有的天至尊数量。

    一般而言,只有着一位天至尊的超级势力,那就只是有着勉强达到踏入超级势力这个界限的资格而已,唯有着数位之多的超级势力,才能够算做其中的优秀者。

    然而,眼前的浮屠古族,一次性表露在明面上的天至尊,便是达到了十九之数,而且这显然还并非是全部。

    这些古老的种族,哪个不是隐藏着一些令人忌惮而不知的底牌。

    而这,就是底蕴。

    一个古老种族,繁衍万千载方才渐渐具备的底蕴。

    寻常的超级势力,或许能够耀眼一时,但最终还是烟消云散,唯有着这种古老种族,不急不缓的发展繁衍着,却是顶住了无数次的灾劫,并且愈发的强大。

    面对着这种底蕴的浮屠古族,莫说旁人,就算是牧尘,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凝重之色,五大古族,的确是名不虚传。

    “看来我牧府日后若是想要长远,倒是得注重培养。”牧尘若有所思,如今的牧府,虽然也是能够称为超级势力,但其实全靠他一人支撑,这几乎算不得半分的底蕴,和浮屠古族一比,更是犹如萤火与皓月。

    不过牧府初建,充满着朝气,能够有着这般成就已然不错,日后若是有机会,直接称霸天罗大陆,借助着这大千世界的十大超级大陆之一,再加上上古天宫的存在,牧尘相信,未来的牧府,必然会有着无数天才涌现出来,假以时日,说不得也是能够比肩无尽火域,武境,成为这大千世界的顶尖超级势力,到时候也不会弱于这浮屠古族。

    心中的念头转动,渐渐的被收敛起来,牧尘凝神看向那十九道身影,隐隐的发现,这十九座白玉石台,似乎也是泾渭分明。

    总体而言,十九座白玉石台,隐隐分为四方。

    “想来这便是玄脉,墨脉,清脉以及浮屠古族其他的分脉了”牧尘自言自语,他的目光,最先的汇聚在玄脉那边,因为这里的气势最为的强盛,浩瀚灵光,占据了半壁天空。

    在那里,七座白玉石台层次分明,高低有致的坐落着,在那最高处的白玉石台,一名玄袍男子负手而立,此rén miàn庞极为的英俊,双目看似温和如玉,身体表面,灵光流溢。

    与其他的那些长老相比,他周身的灵光最为的微弱,但在场的人都是老辣之人,自然是明白,这种灵力内敛,自身犹如黑洞,能够令得自身灵力一丝一毫都不外溢,犹如彻底与天地融合在一起的状态,乃是在攀登那圣品天至尊的迹象。

    这玄袍男子,赫然已经达到了仙品后期,已是在不断的寻找那踏破圣品的契机。

    望着这英俊的男子,牧尘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缩,隐隐的从其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个人,显然极为的危险。

    “这就是玄脉的脉首,玄光他是玄罗的父亲,如今的他,号称浮屠古族中最有希望踏足圣品的两人之一,而一旦他成功的话,恐怕浮屠古族的族长之位,就是他的了。”在牧尘身旁,清霜也是察觉到牧尘脸庞上的异色,顺着望去,俏脸凝重的道。

    “玄罗的父亲吗?”牧尘双目微闪,旋即轻轻点头,目光继续顺着下移,最后他发现,在玄脉的七位长老中,竟然有着四位仙品天至尊,三位灵品天至尊。

    显然,为了守住席位,这玄脉是真正的强者齐出。

    而那些白玉石台中,能够与玄脉的阵势相比的,便是另外一处的墨脉所在了,他们比起玄脉要少一人,不过六位天至尊也是气势磅礴,吞天噬地。

    在那墨脉最上方的石台,是一位黑袍中年男子,他双目一片漆黑,脸庞上有着一道道奇异的黑色纹路,一股异样的寒气从其周身散发出来,双目开阖之间,犹如是两轮黑洞,令得天地间的灵力都是在源源不断的被其吞噬。

    “这是墨脉的脉首,墨瞳,实力不弱于玄光。”清霜再度低声道。

    牧尘微微点头,显然,这黑瞳应该就是浮屠古族中另外一位有着机会踏入圣品的人了,这两人,果真都是气吞山河之辈,难怪玄脉,墨脉在他们的手中,愈发的强盛。

    在墨脉的六人之中,乃是三位仙品,三位灵品,阵容同样是不凡,这若是放在大千世界中,都足以成为顶尖级别的超级势力。

    视线掠过墨脉,牧尘视线,最后停留在了清脉所在的区域,与先前的两方相比,清脉这边,瞬间就弱势了许多。

    因为他们仅仅只有三人,除了牧尘熟悉的清萱长老之外,在那为首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他同样气势不弱,周身绽放着亿万道灵光,震荡着虚空,看那模样,显然也是一位踏入仙品的天至尊。

    不过,与先前的玄光,墨瞳二人相比,这位清脉的脉首,便是显得弱势了许多,因为前两者气吞山河,气势磅礴,后者则是犹如夕阳西落,略显暮气。

    圣品之路,唯有着最为勇猛不惧者,方才能够冲刺,而在失去了锐气之后,说明这位清脉的脉首,基本上是无缘圣品。

    “这就是我们清脉的脉首,清天脉首”清霜说道。

    牧尘微微点头,直接的说道:“气衰势弱无法与另外两人相比。”

    清霜听到牧尘的评价,苦笑了一声,道:“若是静姨在我清脉的话,那玄天,墨瞳又能算得了什么?”

    的确,此时的玄天,墨瞳依旧还在苦苦叩动那圣品之路,但清衍静却是在灵阵的道路上,达到了大宗师圣品的境界,从成就上而言,早已远远的超越了这两人。

    “一脉振兴,并非只能依靠一人。”牧尘淡淡的道,旋即也不多说,目光扫过最后一方,那里有着三道人影,皆是来自浮屠古族的诸多分脉,据说浮屠古族为了不让这些分脉离心,早就立下过规矩,长老院中,不论如何,都会为这些分脉留下三席,所以说这些分脉的席位,是最不用担心的。

    当然,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分脉众多,其中自然也会有人觊觎长老之位,想要将原先的人取而代之。

    这一番看下来,牧尘也是暗自摇头,如此一来,感觉有危险的,就只有清脉了

    咚咚咚!

    天地间,鼓声愈发的急促。

    “开始吧。”主峰之巅,那大长老浮屠玄雄浑的声音响彻而起。

    咻!

    声音刚落,在那主峰之外,忽有浩瀚灵力肆虐开来,三道光影在此时齐齐暴射而出,最后冲天而降,直接是毫不犹豫的落在了清脉所在的那三座白玉石台之上。

    一名头发雪白,但皮肤却是犹如婴儿般散发着荧光的老者,落在了清脉脉首清天所在的白玉石台,微微躬身,笑道:“墨脉墨古,还请清天脉首赐教。”

    这位老者,笑意盈盈,周身灵力强悍异常,不过充其量却只是灵品,但面对着仙品的清天时,却并不见惧意,反而一脸的戏谑。

    而那清天见状,老脸也是有些难看,因为他的目光看向了他们清脉另外两方白玉石台,只见得在清萱以及另外一位清脉长老的面前,都是有着一道光影出现。

    “玄脉玄麟,还请清萱长老赐教。”

    “玄脉玄金,还请清云长老赐教。”

    两道淡淡的声音在这天地间响起,引来无数目光的注视。

    而望着出现在面前的两道身影,那清萱长老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这墨脉与玄脉同时出手,显然是早就打算联手。

    “该死!”

    清霜见到这一幕,则是忍不住的玉足一跺,俏脸铁青,这墨脉与玄脉平日里就对清脉诸多打压,没想到在这诸脉会武上,竟然还要联手!

    牧尘望着场中局面,双目也是微微一眯。

    墨脉墨古,灵品天至尊,对战仙品的清天长老,显然必败。

    但接下来,那玄脉玄麟,却是以灵品后期的实力,对战灵品中期的清萱长老。

    以及玄脉玄金,灵品中期的实力,对战灵品初期的另外一位清脉长老。

    如此一来,一败两胜。

    清脉必输无疑。

    “倒是好狠的手段啊。”

    牧尘冷笑一声,这玄脉与墨脉,显然是打算要将清脉从浮屠古族的决策层中剔除出去,若真是被他们达成目的,清脉从此沦为分脉,很有可能就会一蹶不振。

    这玄脉与墨脉的算盘,倒是打得精明。

    不过今日,他牧尘既然在此,这两方的算盘,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