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清脉之败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巍峨主峰上,当那三道人影尽数的对清脉发动攻势的时候,这天地间也是有着一些低低哗然声响起,这一幕任谁都是看得出来,浮屠古族的两大脉系,在联起手来针对清脉。

    在一座山峰上,有着众多浮屠古族的族人立于此地,这些都是属于浮屠古族中的年轻一辈,而在那为首者,正是玄通,墨心。

    此时的他们,都是面带戏谑之色的望着这一幕,今日之事若成,那么清脉就将会失去主脉的地位,而到时候,浮屠古族的权利,基本就要落入他们两脉之手。

    “要怪就怪你们清脉出了一个清衍静吧。”玄罗眼中流露着寒意,暗自冷笑一声,如果没有清衍静的话,他们两脉还不至于对清脉穷追猛打,可后者成就太过的惊人,虽说如今因罪被囚,可一旦日后脱困,以其圣品大宗师的实力,必然会令得清脉声势大振,众多分脉都会因此投靠过去。

    所以,为了不使得这种情况发生,他们两脉必须趁清衍静还未曾脱困时,彻底将清脉打废,如此就算到时候清衍静出来,恐怕也只是独木难支,无法抗衡他们两脉联手。

    “哼,还有那个罪子!等我两脉掌管族中权利,到时候定要派出执法卫,将其擒住,让得他如蝼蚁般的跪在我的面前!乖乖的给我将八部浮屠交出来!”玄罗英俊的面庞,掠过一抹森然之色。

    在那上古圣渊中,原本他志在必得八部浮屠,最终却是被牧尘夺走,这如何能让得心高气傲的玄罗接受得了。

    他一直都只是将牧尘视为地位卑贱的罪子,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浮屠古族少主,两人的身份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但在那一次的争斗中,他却是输在了牧尘的手中,这无疑比杀了他还要令得他难受。

    而在玄罗,墨心他们这边两脉的族人兴奋时,在那另外一座山峰上,属于清脉的族人,则是面色微微苍白,显然都是知晓眼前的局面对自家来说极为的不利。

    一时之间,整个清脉这边,都是气氛惨淡,莫说是年轻族人,就算是一些年长者,都是面露悲色。

    在清脉年轻一辈的众多族人中,清灵位于前方,她美目望着这一幕,俏脸也是有点难看,最终只能暗叹一声。

    “清霜姐怎么在那里?”

    在她暗叹间,忽然听得身后有人惊讶的出声。

    清灵一怔,美目望去,然后便是见到远处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上,果然是有着清霜的身影,而且,在她的身前,还有着一道年轻修长的身影。

    清灵望着那道年轻身影,俏脸顿时一变,差点要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显然,她认出了牧尘的身份。

    “他怎么来浮屠古族了?真是胆大包天!”清灵美目中掠过一抹焦急之色,她可是很清楚如今族内对牧尘的态度,若是发现他出现在这里,必然会擒拿他的。

    “咦,清霜姐身边那男子是谁?”而在她心中焦虑时,其他的一些清脉中的年轻俊杰也是发现了牧尘,顿时有着异样的声音响起。

    清霜在清脉年轻一辈的族人眼中,地位极高,虽然冷若冰霜,但也不知道惹得多少族人暗中倾心,所以走到哪里,她都是焦点般的。

    然而此时,这些清脉的年轻俊杰们却是发现清霜与一位陌生男子如此的亲近,甚至还亲自前去陪同,这如何不让得众人心中涌起一些嫉妒。

    “此人看上去也是一般,不知为何会让得清霜姐如此重视?”有着人酸溜溜的说话,同时也是引得不少人附和,一时间看向牧尘的目光都是有些敌视。

    “一群蠢货,人家的本事,也是你们能够相比的?”那清灵听到这些话,顿时忍不住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驳斥道。

    “跟他一比,你们这些天才,简直就是一群蠢货!”

    清灵性子本就刁蛮,此时说话,更是显得牙尖嘴利,将一旁众多清脉的天才气得脸色通红。

    “哼,清灵难道你知晓那人是谁?说出来让我们看看,究竟是谁有这等能耐,能让我们变成蠢货”有人怒声道。

    清灵闻言,却是撇撇嘴,根本懒得理会这些家伙,连玄罗,墨心两人都是在牧尘手中吃瘪,更何况他们

    虽然她不知道为何牧尘会出现在这里,但她显然也知道暴露身份会有些麻烦,所以自然也不会主动将牧尘的身份道出。

    而其他人瞧得她不言,更是以为她在说大话,一时间七嘴八舌,倒是热闹得很。

    在那主峰之巅,那大长老浮屠玄同样是低头注视着这一幕,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他自然是知晓玄脉,墨脉的企图,但这并不算违规,所以即便是身为大长老,他也不好多说。

    周围山峰上,那众多的超级势力也是目光闪烁的望着这一幕,然后彼此暗中窃窃私语:“这浮屠古族清脉以往可是风光得很,没想到今日却是衰败得如此厉害。”

    “是啊,当年的清脉,可是力压诸脉,甚至连浮屠古族上一任族长,都是清脉脉首担任,然而如今,却是落魄到这般地步。”

    “看来今日之后,这清脉,就得沦为浮屠古族的分脉了,想要再回往日荣光,怕是不太可能了。”

    “”

    众多超级势力暗自感叹,显然这清脉曾经之强以及如今之弱,令得他们皆是有些嘘唏。

    轰!

    而也就是在这般感叹中,只见得那三座白玉石台上,浩瀚的灵力,忽然犹如火山一般的爆发开来,肆虐天地。

    六道人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化为了璀璨灵体,举手投足间,都是散发着恐怖威能。

    激战,直接爆发。

    清脉脉首清天率先出手,他显然是对玄脉,墨脉狙击他们清脉感到极为的恼怒,所以出手毫不留情,那等声势,足以让得寻常的灵品天至尊胆寒。

    那墨潭的面色也是微变了一下,旋即暗自冷笑,根本就没有要与其硬憾的打算,直接身形化为无数道残影倒射而退。

    他知道以他这灵品天至尊的实力,根本不会是清天的对手,但他无所谓,因为他的出现,只是扫一下清脉的颜面而已,真正的胜负,是在另外两座石台。

    “清天长老真是好大的威风,不过可惜,另外两处,你们可不见什么优势。”墨古不断狼狈的躲避着清天的攻势,同时冷笑出声。

    清天的眼角余光扫过另外两座石台,心头顿时一沉,因为局面果然如他所料,面对着玄脉,墨脉有备而来的狙击,清萱与另外一位长老也是迅速的落入下风,节节败退。

    按照这般迹象,恐怕落败也是不远的事情。

    “没想到我清脉,竟然会在我的手中没落至此,真是愧对先人。”清天苍老的面庞上露出悲凉之色。

    清霜贝齿紧咬着红唇,牙齿间有着血丝蔓延出来,但她却是不加理会,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三座白玉石台山的惊天战斗。

    “牧尘,萱姨她们能赢吗?”清霜还抱着一丝侥幸,颤抖着问道。

    牧尘闻言,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道:“玄脉,墨脉有备而来,那出手的两人,实力都强于清脉两位长老,这局面,必定是一胜两败。”

    清霜顿时俏脸没有一丝血色,玉指将掌心都是掐出血滴来,她仿佛已是可以预见,未来的清脉,将会是何等的灰暗。

    牧尘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神色平淡的望着那三座白玉石台上的惊天大战。

    轰!轰!

    浩瀚灵力如海,一的冲击着,令得这座巍峨无比的巨峰都是在颤抖着,那不断扩散出来的天至尊威压,更是令得周围众多山峰上的人倍感压力。

    “要结束了。”

    牧尘盯着石台,忽然出声。

    咚!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只见得那清天脉首一掌拍出,轰碎了墨古万重防御,一掌便是将其拍得吐血倒飞而出。

    而墨古飞出了石台,却是大笑一声,道:“清天长老果然厉害,我认输了。”

    听到墨古认输,清天脉首却是毫无喜色,他目光一扫,只见得另外两座石台,竟然也是在同时间分出胜负。

    不过,这一次,却是清萱与清云两位长老,棋差一着,两人皆是被震出了石台一步。

    他们立于石台外,身体僵硬,面色颓然。

    整个天地,都是在此时变得寂静了下来,任谁都是看得出来,清脉输了。

    “哈哈,多谢清萱,清云长老赐教了。”那玄麟,玄金两人大笑一声,抱拳道。

    他们的笑声在山峦间回荡,而那些清脉族人,则是在此时尽数的死寂下来,个个面无人色,那些清脉的老人,更是绝望的老泪都是流了下来。

    从今之后,他们清脉,就将会沦为分脉,地位一落千丈!

    “清脉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