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血皇出世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血魔山外。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悬浮在天空上的巨大水晶塔忽然一震,然后迅速的缩小,一道光影射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是天神大人!”

    当白素素以及众多原住民强者望着那道现身的身影时,顿时忍不住激动出声,所有人的脸庞上都是布满着狂喜之色。

    他们显然也是没想到,牧尘与大血魔王的胜负,竟然如此迅速的就分了出来。

    而与他们的狂喜相比,在那血魔山中,则是一片死寂,那无数血邪族的强者面色骇然,惊骇欲绝的望着这一幕。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族内最强的大血魔王,竟然会败在牧尘的手中

    不过对于那漫天的震撼,牧尘倒是并未理会,他的目光先是看向那血魔山深处,此时此刻,他已经感应不到那大血魔王的波动,显然后者是隐匿了起来。

    而面对着这一幕,牧尘并没有多少的欣喜,反而是略微的有点不安。

    “不管如何,先将其他两位血魔王解决掉。”

    牧尘目光闪烁,也不犹豫,直接对着另外一处战圈而去,不管那大血魔王是否有后招,他都必须先将其他的两位血魔王除掉,只有如此,在面对着大血魔王的后招时,他才能够全力以赴。

    牧尘冲去的战圈,战意海洋呼啸,一的战意洪流,不断的自天际呼啸而过,将那一位血魔王困得脱身不得。

    而当牧尘的身影出现在战意海洋的上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被困在其中的血魔王时,后者面色也是为止剧变。

    牧尘能够出现在这里,那也就是说,大血魔王已经落败

    “怎么可能?!”这位血魔王震惊失声,大血魔王的实力比起他们更强一筹,怎么会输给一个仅仅只是地至尊大圆满的家伙手中?

    不过不管他如何的震惊,牧尘面色漠然的一挥手,只见得不朽金身出现在其身后,然后便是直接闯入战圈之中,不朽神纹呼啸而出。

    他并没有再使用“八部浮屠”,因为那太消耗至尊灵液,眼下凭借他与黑袍牧尘联手,足以将其镇压。

    轰轰!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伴随着牧尘本尊的入场,之前本就只能维持僵局的血魔王开始节节溃败,最后当其被一道战意洪流震退时,一柄紫金巨枪自后方洞穿了他的胸膛,紫金光芒席卷间,便是将其身躯震爆开来,所有生机,都是被硬生生的抹除。

    在迅速解决掉这位血魔王后,牧尘与黑袍牧尘毫不停留,身形如电,直接射向了最后一座战圈,那里白袍牧尘正与最后一位血魔王战得火热。

    不过当这血魔王瞧得牧尘与黑袍牧尘赶来时,面色顿时一片惨白,这个时刻,他已知晓在劫难逃,当即一咬牙,身躯忽然膨胀起来,最后轰然之间,竟是自爆开来。

    轰隆!

    巨声响彻天地间,犹如一轮血红巨日升腾,狂暴的血色洪流肆虐开来,犹如是要将这天地都是淹没在其中。

    不过,还不待这血色洪流蔓延开来,牧尘袖袍一抖,浮屠塔暴射而出,其中有着无尽水晶之光照耀下来,凡是光芒过处,那血色洪流迅速黯淡,最后化为血红晶体,铺天盖地的降落下去

    而就在那漫天血红晶体降落时,忽然有着一道血红毫光暴射而出,就要对着那血魔山逃去。

    “哪里跑?”

    但就在其刚刚射出时,牧尘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其前方,一声冷笑,掌心水晶之光浮现,犹如一圈光罩,便是将那道血晶抓在了手中。

    血晶之内,露出那血魔王惊恐欲绝的面孔,牧尘见状,也是毫不手软,手掌一握,就要将其捏碎抹杀。

    “你不要得意,待得吾皇出世,你们全都得死!”知晓逃脱无望,在那被抹杀之际,那位血魔王也是发出尖锐刺耳的笑声,恶毒至极。

    牧尘捏碎血晶,面无表情的将其抛洒而开。

    而至此,战局落幕,而三位血魔王,竟是尽数的栽在了牧尘的手中。

    在那后方,无数原住民强者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一些人激动得甚至跪地哭嚎,声音凄然,毕竟这些年来,血邪族这些血魔王就犹如魔神一般悬在所有原住民的头上,不论他们如何反抗挣扎,都是犹如蝼蚁一般无力。

    然而如今,血邪族六大血魔王,居然全部都是被天神大人斩杀,如此一来,他们这个世界上的生灵,竟是再度有了一丝生机。

    而在众多原住民跪地不断的对着牧尘所在的方向跪拜时,白素素则是见到牧尘神色之中似乎并没有大胜之喜,当即飘掠而去,低声问道:“大人,可有什么不对?”

    “那大血魔王并没有死,而是逃了。”

    牧尘望着那座巍峨无比的山岳,目光中灵光闪烁,不断的探测,想要找寻出那大血魔王的踪迹。

    白素素闻言,也是微惊,旋即轻声道:“这血魔山如今已是血邪族的大本营,那大血魔王如果逃了,那也必然是逃入了其中。”

    牧尘点了点头,他望着那座血魔山的眼中,寒光闪烁,旋即他袖袍一抖,浮屠塔暴射而出,迎风暴涨,眨眼间便是化为十数万丈庞大,悬浮在血魔山的上空。

    如此阵仗,不仅看得无数原住民强者目瞪口呆,血魔山中,那些血邪族的强者也是惊慌起来,纷纷溃逃,一片大乱。

    牧尘与另外两道化身同时结印,浩瀚灵力涌入浮屠塔内,顿时水晶光芒倾泻下来,将整个血魔山都是笼罩在其中。

    水晶光芒倾泻,而凡是触及到的血邪族强者,身躯竟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缩小,最后竟是化为了一颗颗巴掌大小的水晶晶体。

    叮叮当当。

    于是,整个血魔山中,响起连片水晶落地的声音,极为的神异。

    血魔山深处,那血渊之中,大血魔王抬头望着高空悬浮的巨大水晶塔,面色也是微变,他能够感觉到那水晶光芒无孔不入的横扫着血魔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扫到此处来。

    “必须加快速度了。”

    大血魔王望着血渊中的那颗血蛋,只见得其上裂纹越来越多,在那之中,隐隐的有着一种恐怖的波动在孕育着。

    他咬了咬牙,再度尖啸出声,只见得血渊四周,那无数血邪族的强者开始加快速度,疯狂的跳入血渊中,为孕育那颗血蛋ti gong着力量。

    血魔山外,牧尘望着那乱成一团的血魔山,然而即便是如此,那大血魔王竟然依旧是没有现身的迹象。

    牧尘眉头微微皱着,忽然间,他瞳孔猛的一缩,因为在那一瞬间,他隐隐的感觉到,在那血魔山深处,竟然出现了一道令得他都是有些心悸的波动。

    “轰!”

    这一发现,让得牧尘面色凝重起来,旋即他单手结印,只见得那高空的浮屠塔中,一道万丈庞大的水晶光柱猛的呼啸而下,直接是对着那道波动出现的方向狠狠的轰下。

    虽然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出于谨慎,他却是知晓,必须将其破坏。

    轰隆!

    水晶光柱从天而降,血渊深处,那大血魔王也是有所察觉,他抬头望着那犹如巨龙般俯冲而下的光柱,面色一变,旋即双手猛然一挥。

    哗啦啦。

    血渊之中,有着无尽的血水冲天而起,最后化为一道巨大无比的血罩,犹如巨碗倒扣下来,将整个血渊都是笼罩在其中。

    轰!

    水晶光柱狠狠的轰击在那血罩上,令得其上有着急促的涟漪疯狂的扩散出来,但那血罩毕竟也是汇聚了血渊的力量,所以竟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并未破碎。

    “找到了。”

    血魔山外,牧尘眼神一凝,旋即他毫不犹豫的将浮屠塔催动而起,顿时间无数道水晶光柱倾泻而下,犹如漫天雷霆一般,疯狂的对着那深处轰击而去。

    轰隆隆!

    血渊上空,狂暴无匹的风暴肆虐着,大血魔王望着那在一道道水晶光柱的轰击下开始迅速薄弱的血罩,面色也是愈发的难看起来。

    他没想到牧尘如此果断,毫不犹豫就发动毁灭攻势,要将一切的不明因素摧毁。

    大血魔王转头看向那颗血蛋,虽然此时血蛋之上布满着裂纹,但却始终无法破壳而出,那种模样,仿佛是缺少了什么一般。

    大血魔王面色变幻,最终他抬起头,眼神狠毒的看一眼血魔山外,咬牙切齿的道:“小杂碎,既然你要逼迫我血邪族,那今日就让你来成为我族皇者出世的第一个祭品吧!”

    话音落下,他不再犹豫,身形一震,竟然便是爆碎开来,化为一道血色洪流呼啸而出,最后冲向了那颗血红巨蛋。

    与此同时,牧尘仿佛也是察觉到什么,眼神一沉,一道水晶光柱直接轰爆了血罩,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洞穿空间,狠狠的轰向了大血魔王所化的血色洪流。

    轰!

    狂暴的爆炸,在下一瞬间肆虐开来,整个血渊都是被掀飞,不断的崩塌

    而也就是在血渊崩塌的时候,一颗血蛋冲天而起,静静的悬浮在了血魔山顶

    牧尘望着那颗诡异血蛋,瞳孔便是猛的一缩,那种危险的气息,让得他浑身汗毛都是在此时倒竖了起来,当即毫不犹豫的催动浮屠塔,无数道如巨龙般的水晶洪流便是席卷而下,狠狠的轰向那颗血红巨蛋。

    漫天水晶洪流携带着毁灭之威落下,不过,就在要即将轰中血蛋的那一瞬间,蛋壳终于是碎裂开来,一只苍白的手掌,自其中伸了出手,手掌轻轻一握,漫天水晶洪流,便是在此时,轰然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