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天障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光点自天地间源源不断的涌来,最后将牧尘笼罩覆盖,而随着他双目的闭拢,仿佛是有着一道意识冲天而起,在那无数祈愿之光的护持下,冲入无尽虚空

    不过过了多久,牧尘忽有所感,意识睁开眼来,只见得仿佛是进入了一片混沌之中,这里犹如天地初开时,无上无下,甚至连时间都是在这里变得无比的缓慢。

    牧尘望着这混沌天地,意识也是缓缓的散开,一点点的蔓延,感应着这混沌之中隐藏起来的位面之灵

    他的这般感应,初始始终没有回应,不过伴随着他周身的那种祈愿之光愈发的强盛,他终于是感觉到,在那混沌中,忽有一道奇异波动传来。

    牧尘的意识迅速而去,再然后他便是见到,混沌之中有着光芒涌动,光芒绽放出来,犹如是一片海洋,在混沌中泛起波澜。

    那混沌之光中,仿佛是蕴含着无尽的生机,那种浩瀚生机,令得牧尘都是心中微感震撼,那种力量,无比的精纯与古老,仿佛是位面形成时随之诞生

    牧尘凝视着那犹如海洋般的混沌之光,他能够感应到,在这海洋中,有着一道苍茫浩瀚的波动,显然,那应该就是这座位面的位面之灵。

    哗啦啦。

    在牧尘凝视间,那混沌之海忽然泛起浪潮,仿佛是有着水声响起,只见那混沌之海中央处,巨大的漩涡成形,紧接着,一颗约莫千丈巨大的混沌光球缓缓的自其中升起。

    那颗混沌光球,犹如是心脏一般,微微的跳动着,而伴随着它每一次的跳动,整个位面,都是随之颤动。

    当它呼吸时,便是有着风云汇聚,潮涌潮退,日起月落

    “这就是位面之灵吗?”

    牧尘望着那颗混沌光球,虽然在从其上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识,但却是能够感觉到一股灵性。

    “嗯?”

    牧尘的眼神忽然一凝,因为他见到,在这颗混沌光球上,似乎是攀爬着一些血丝,那种血丝缠绕在上面,犹如是跗骨之蛆,令得混沌光球看上去极为的不协调。

    “是因为这方位面被血邪族侵略,无数生灵被屠杀,所以位面之灵也是受到了侵蚀吗?”牧尘目光一闪,心有所悟。

    不过这种情况,反而是令得他心头微喜,位面之灵已经感受到了血邪族带来的危机,如此的话,接纳他时,应该会小不少的阻力。

    心中掠过种种念头,牧尘的意识便是缓缓的靠近过去。

    “位面之灵,我能够帮助你们驱逐血邪族,让这片世界恢复生机,不过,我需要你的力量。”

    牧尘并没有太过的遮掩,而是直接说明了他的目的,他知道,位面之灵虽然没有意识,但却有着灵性,它会依靠某种本能来判断这片位面的危害。

    牧尘的声音落下,混沌光球似是微微抖动了一下,但却依旧没有动静。

    牧尘见状,知晓他并非是本界之人,所以这位面之灵也是有点抵触,若是换做白素素在此,恐怕早就获得了后者相助。

    不过他也不急,再度郑重的道:“血魔皇力强,若是此番让他脱困出来,我必不敌,到时候为了自保,我只能退走,而这方世界,也定会被血邪族尽数的侵占,所有生灵,都将会沦为血食。”

    “到时,即便是你这位面之灵,也难逃毒手,会被那血魔皇侵蚀之后,吸收炼化。”

    牧尘这话一出,蕴含着惨烈之气,而那位面之灵也是受到感染,周身混沌之光,不由得强盛了一些,但却始终未曾有更进一步。

    牧尘目光一闪,知道还差一点火候,如果他炼化了这位面之灵,那么就相当于成为了这方位面之主,所有生灵的存亡,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而作为守护者,位面之灵显然不太信任他这个外来者。

    于是,他再上一步,沉声道:“若我为此位面之主,以心起誓,定保此界安宁,只要我未曾陨落,便不会让那域外邪族,再踏足此界一步!”

    他的声音洪亮远大,在这混混之中轰然响彻起来,仿佛是带着雷鸣,经久不散。

    他的起誓,由心而发,旁人或许无法察觉,但这位面之灵乃是秉天地而生,对此最有感应,若是心不诚,稍有它念,都是决然逃不过后者感应。

    所以,就在牧尘的誓言落下后不久,那位面之灵终是爆发出万丈混沌之光,混沌中,似乎是有着仙音响起,整个混沌内,隐隐现出亿万生灵之影。

    牧尘见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内心泛起剧烈波澜,难以遏制的喜悦之情涌上心头,他知道,这是位面之灵答应了

    于是,他心念一动,那立于血魔山之外的肉身也是在此时凭空消失而去,下一霎那,便是出现在了这混沌之中。

    牧尘的意识归体,他望着那千丈巨大的混沌光球,身形一动,穿透了厚重的混沌光幕,毫无阻碍的落在了混沌光球之上。

    他盘坐下来,双目微闭,而其身体,则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沉入进了混沌光球之内。

    在这混沌中,时间犹如凝滞,倒是正好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来冲击天至尊。

    肉身没入混沌光球,牧尘身躯顿时一震,下一刻,他便是感觉犹如身处混沌海洋中,苍茫而浩瀚的混沌之力,在此时涌来,最后化为一道混沌之光,自其天灵盖缓缓的灌注而进。

    轰!

    那等混沌之光,乃是位面初始所诞生的原始之力,苍茫而浩瀚,从品级上来说,即便是在大千世界中,那也足以算得上是顶尖级别的力量,只不过此物稀少,唯有着诞生出了位面之灵的位面中,才能够获得一些。

    而感受着浩瀚之力涌入,牧尘也是立即运转功法,顿时体内血肉震颤,犹如贪婪巨口一般,将那涌入体内的浩瀚力量尽数的吞食。

    那不过短短数十息的时间,牧尘便是感觉到,犹如是吞食了数十亿至尊灵液一般,当即心头也只略感震撼,没想到这位面之灵的力量,如此的精纯与无穷,当真不愧是秉天地而生的灵物。

    他心思转动,很快就是稳定心神,渐渐的沉浸进那深层次的修炼状态之中。

    在这混沌中,时间缓慢,牧尘也不着急,只是任由那混沌之光不断的灌注,而他体内的灵力,也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暴涨。

    如此这般,牧尘的肉身静坐于混沌之中,仿佛是过去了数十载的时间,而其身形,犹如磐石,纹丝不动,甚至连呼吸,都是渐渐微弱至无。

    混沌中,时间凝滞,唯有那混沌之光,源源不断的对着牧尘天灵盖灌注而进

    而这种状态,持续到某一刻时,终于是出现了变化。

    某一日,牧尘那犹如石像般的身体,仿佛是微微一颤,下一刻,那紧闭不知道多少时间的双目,终于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

    嗡!

    当其双目睁开的瞬间,一道精光陡然自其眼中喷射而出,那道光芒,耀眼得无法形容,竟是射穿混沌,最后消失于混沌之间。

    牧尘手掌缓缓的握拢,他感受着体内那种澎湃得无法形容的灵力,身体微微一震,仿佛是有着无数道雷霆,在其体内炸响开来。

    轰!

    亿万道灵光,在此时自牧尘身体上爆发开来,而在那灵光闪耀间,只见牧尘的身躯,竟是在此时一圈圈的膨胀起来。

    短短不过数息,只见得牧尘便是化为千丈大小,盘坐于混沌之间。

    他的身躯,散发着圣洁之光,令得他看上去犹如一日,在这混沌中释放着光明。

    牧尘望着自己那千丈左右的肉身,他能够察觉到,此时他的肉身几乎每一处血肉,每一处骨骼甚至每一滴鲜血中,都是蕴含着无法形容的强大灵力。

    那种灵力,将他身体彻底的充盈,甚至再也无法多承受一点。

    那种感觉,就犹如是一片湖泊,其中水满至堤,若是再多上一丝一毫,恐怕湖水就将会冲破河提,破碎开来。

    此时的他,已经是达到了天至尊之下的极限,按照他的估计,以他体内灵力的恐怖,此时若是再遇见那种触及天至尊的强者,恐怕一掌之下,就能将其生生摧毁。

    而到了这一步,牧尘已是能够感觉到,一道桎梏屏障的存在,那道屏障坚固无比,将他所有的上升之路都是阻挡了下来。

    “想来那就是天至尊之障了”

    牧尘面露沉吟之色,但如今的他已达到极限,若是继续下去,或许能够打破屏障,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是被撑爆肉身,到时候灵力反噬过来,恐怕也就是他陨落之日。

    如此两重天般的结局,的确让人心惧,不敢轻易尝试。

    牧尘的目光闪烁,如此半晌后,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修炼一道,本就是历经磨难,想要达到那巅峰之处,就需要一往无前的锐利与勇气,今日乃是他的大机缘所在,若是错过,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有这种机缘。

    心念至此,牧尘面目肃然,再没有了丝毫的犹豫与畏惧。

    他抬起头来,望着那虚无中,沉声道:“还请位面之灵助我破天障!”

    混沌中一片沉寂,数息后,周遭混沌之光散发,只见得一颗千丈混沌光球冲天而起,在旋转间迅速的缩小,最后暴射而下,化为一抹混沌毫光,落进了牧尘天灵盖之中。

    牧尘深吸一口气,双目缓缓的闭拢。

    是成是败,就看此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