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天至尊之力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天空之上,混沌之光散去,一道年轻身影凌空而立,他衣袍随风飘动,俊逸的面庞上,有着玉光萦绕,漆黑双目深邃如星空,让得人只是看去便是忍不住的将心神沉溺在其中,难以自拔。

    白素素,白龙至尊等人的目光,在牧尘一现身的时候便是眨也不眨的停在了他的身上,再然后,他们便是清晰的感觉到了此时牧尘身上的那种不同之感。

    以往的牧尘,体内灵力浩瀚磅礴,即便是未曾运转,但依旧是散发着可怕的灵力威压,让得人感到压迫。

    但此时的牧尘,却是再没了那种压迫感,他面带微笑的立于高空,若是感应过去,仿佛此时他体内的灵力尽数的消散了一般,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

    而且,虽然肉眼能够看见牧尘就站在那里,但在白素素他们的感知中,那里的虚空一片飘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气息存在。

    所以就算他们此时对着牧尘所在的方向发动再如何狂暴的攻势,恐怕都是沾染不到牧尘片角衣衫

    白素素与白龙至尊他们面面相觑,然后震撼的神色便是攀爬上了他们的脸庞,他们当然不会以为此时的牧尘真的散去了浑身的灵力,他们无法感应到牧尘的存在,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与牧尘之间的差距,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跨越的地步。

    而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牧尘已经成功了跨过了天障,踏入了天至尊的境界!

    “大人真的成功了?”

    白素素喃喃道,美目中满是震撼,虽然她对于所谓的天至尊境极为的陌生,但从血魔皇与血魔王之间的差距来看,便是能够知晓这两个境界究竟拥有着何等巨大的鸿沟。

    她会一直的相信着牧尘,其实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牧尘是她最后的那道希望,所以为了不使自身绝望到崩溃,她唯有将那道希望死死的握住,然后逼得自己相信,那道希望能够真正的拯救他们。

    只是,在压制下来的理智中,恐怕白素素也对牧尘突破到天至尊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所以,当他们在见到此时的牧尘时,方才会震撼得无以复加。

    “当真是天纵之才”白龙至尊也是在此时深深一叹,作为对大千世界极为了解的人,他非常清楚牧尘这等成就究竟是何等的惊人,如此天赋,当真是绝世之姿。

    同时他心中也是无比的庆幸,谁能想到,当年那无意间结下的善缘,竟然真的能够将他的心愿完成

    而在白素素等人因为牧尘的成功而震撼时,那血魔皇则是面色一片阴沉,原本那居高临下的戏谑之色,在此时早已尽数的消散。

    因为当牧尘踏入天至尊的那一刻起,血魔皇就知道,他原本的那种碾压优势,将会荡然无存。

    “该死,早知如此,之前就不该留手!”

    血魔皇心中无比的后悔,之前与牧尘交手,他虽然没有留情,但却同样没有将手段施展到极致,不然的话,凭他这魔帝级的实力,不管牧尘手段再多,恐怕都是讨不到半点的好处。

    更不用说,还能将他困住,为他争取到了最为关键的突破时机。

    “现在后悔,可没多少作用。”牧尘瞧得血魔皇那阴沉的神色,便是知晓他心中所想,当即一笑,道。

    血魔皇眼角抽搐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翻涌的情绪,面无表情的道:“就算你踏入天至尊,也不见得就能斗赢本皇!”

    “不过如今的你,倒的确已经有了与本皇面对面相谈的资格,既如此,若是你答应,本皇可以率领部族,退出这方世界。”

    牧尘闻言,洒然一笑,道:“阁下现在才想走,未免晚了一点吧?”

    说着,他眼皮一抬,犹如蕴含着乾坤苍穹般的眸子中,有着冰冷之色凝聚而起:“而且你等在这方世界中造成亿万杀戮,莫非以为能够就这样算了吗?”

    血魔皇眼中寒意一闪,抬起头来,眼神凶戾的盯着牧尘:“本皇只是不想与你拼得两败俱伤,方才退步而已,你真以为本皇怕了你不成?!”

    牧尘望着他这般色厉内荏的模样,淡淡一笑,单手结印,周身空间泛起波动,再然后,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便是自那波动空间中缓缓走出。

    “既然如此,那就请赐教了。”

    三个牧尘,眼神淡漠的看向血魔皇,周身的空间泛起一圈圈的涟漪,涟漪扩散开来,仿佛整个天地都是在此时震动了起来。

    白龙至尊,白素素他们咽了一口唾沫,好半晌后,前者方才倒吸一口凉气,震撼的道:“好恐怖的神通之术。”

    牧尘那一气化三清,在之前的时候,虽说也是强悍,但却并没有太让人感到有多震撼,可如今伴随着他踏入天至尊,再将此术施展开来时,方才让人感到惊恐。

    因为此术一旦施展,那就是变成了整整三位货真价实的天至尊!

    望着天空上三个一模一样的牧尘,即便是血魔皇,眼中都是忍不住的涌起了一抹惊惧之色,原本他以为牧尘那分身之术,仅仅只能分化出天至尊之下的分身,但眼前这一幕,显然是将他震骇到了。

    这如果要打的话,那就是说他将会面对着三位天至尊!

    这种战斗,不用想他也知道,必输无疑。

    咻!

    因此,这血魔皇袖袍一挥,只见得滔滔血海顿时凭空而现,肆虐天地,对着三个牧尘席卷而去,而其本身,却是直接化为一道血光暴射而退。

    看这模样,他竟是打算不战而逃。

    牧尘望着毫不犹豫暴退的血魔皇,则是讥讽一笑,他伸出手掌,对着那席卷而来的滔滔血海一握,只见得天地间光芒大放,前方的空间都是断裂开来,犹如是形成了巨口,一口便将那滔滔血海吞了进去,抛入另外的虚空之中。

    而同时,他另外的手掌,对着远处的血魔皇凭空一抓。

    砰!

    只见得那片天地,直接是蹦碎而开,化为数万里巨大的空间黑洞,那无数空间碎片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化为一只透明般的空间巨手,一把便是将那血魔皇的身躯抓在其中。

    轰!

    无尽血光冲天而起,下一霎那,只见得一座数万丈庞大的血红魔影凝现而出,震爆空间巨手,踏空而逃。

    唰!

    不过,就在此时,白袍牧尘出现在其上方,手指凌空点下。

    嗤!

    天地间仿佛是有着无尽罡风汇聚而来,竟是化为一根万丈巨大的风柱,那风柱宛如实质,轰然而落,狠狠的对着血魔皇那道魔影镇压而下。

    血红魔影仰天咆哮,魔拳轰出,一拳便是与那镇压下来的风柱硬憾在一起。

    砰!

    不过在接触的瞬间,风柱忽然凭空散去,化为亿万道罡风,每一道罡风掠过,都是将那血红魔影上撕裂出道道伤口,引得那血红魔影发出痛嚎之声。

    此时的牧尘,已入天至尊,每一次的攻击,都远比之前倾尽全力都要恐怖,所以这血魔皇想要再如之前那般轻松,显然已是不太可能。

    唰!

    而就在血红魔影被白袍牧尘拖住的时候,前者身前空间扭曲,一道黑袍身影便是踏空而出,黑袍牧尘眼神漠然,也没有半句废话,只见得其身躯爆发出莹莹玉光,令得此时的他看上去晶莹剔透,甚至连浑身血肉,仿佛都是在此时化为了白玉。

    这是真正的天至尊之身,一旦催动,举手投足间,都能够将天地伟力掌控,弹指间,便是天崩地裂。

    黑袍牧尘催动天至尊之身,一掌拍出,看似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什么威势,但当其刚刚挥出时,仿佛面前的空间都是被无视,一掌落下时,便时落在了那血红魔影胸膛之上。

    轰!

    手掌落下,天地仿佛是剧烈的震动了起来,然后便是见到那血红魔影如遭重击,倒飞而出,在那惨嚎声中,魔影瞬间崩溃开来。

    噗嗤。

    魔影崩溃,一道血光狼狈射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赫然便是那血魔皇的真身。

    短短一番交手,这血魔皇彻底的落入下风,毫无抗衡之力。

    三道光影从天而降,占据在他的周围三个方位,将他围困在其中,淡漠的眼神扫视而来,令得血魔皇都是浑身泛起了寒意。

    血魔皇望着牧尘那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心中便是知晓今日后者定然不会将其放过,当即眼神也是渐渐的变得狠戾起来。

    “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吗?”他阴森的望着牧尘,声音恶毒。

    牧尘双目微眯,指尖灵光凝聚,却是不打算与其再说废话,准备直接下shā shou。

    咻!

    不过,就在此时,那血魔皇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直冲天际,精血之中,仿佛是现出了一枚血红令符,令符炸裂,竟直接是将那虚空炸碎开来

    “引魔符,诸魔降临!”

    伴随着血魔皇森寒声音响彻而起,那片虚空变得一片黑暗,犹如是形成了一道不知道通往何处的空间通道,在那通道的尽头,有着无比邪恶的气息传递而来。

    牧尘见状,眼神也是猛的一凝。

    那种感觉通道的尽头,竟然是那域外邪族之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