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一人战玄脉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牧尘的身影从天而降,直接是在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落向了玄脉所在的那些白玉石台,而他的这般举动,也是不出意外的立即引起了滔天哗然。

    “什么?他要挑战玄脉?!”

    “这小子真是太狂妄了,玄脉可是有着七位长老坐镇,想要从他们手中夺得一席,那起码都得取得四胜!”

    “这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简直是想要蛇吞象啊。”

    “气魄倒是不小,但也不怕把自己给撑死了吗?”

    “”

    无数的窃窃私语声爆发开来,在场的人都是被牧尘的选择所震惊,因为从眼下的局面来看,显然玄脉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而牧尘的选择,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极为的鲁莽以及不明智。

    当然,不仅他们被震惊,就连清天,清萱等清脉的长老,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原本还以为牧尘有什么其他的法子,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干脆利路,直接是选择了最凶悍直接的方式。

    可这怎么可能赢?!

    玄脉有着七位长老,三位灵品天至尊,四位仙品天至尊!

    牧尘若是采取攻擂的话,那就得获得四胜,才能从玄脉的手中夺得一道席位,可如今他们清脉能够ti gong的助力非常有限,那岂不就是说,牧尘打算凭借一己之力,去完成这次的攻擂?

    他要靠自身之力,打穿玄脉的守擂?

    这一点,光是想想,就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毕竟此时的牧尘,只是灵品初期而已,而玄脉七位长老中,实力最低的,也是这个层次,其他的都是高于此。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牧尘真的爆发打败了三位灵品天至尊,但想要获胜的话,最起码,都还得战胜一位仙品天至尊才行。

    以灵品战仙品,这更是显得匪夷所思。

    因此,这种种看下来,牧尘此举,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胜算。

    “这小子究竟在做什么?”那清云长老忍不住的道。

    清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抱怨也是无用,而且他们清脉情况都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就算到时候牧尘失败了,那也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是多丢点脸罢了。

    而在清天三位长老暗叹时,那玄罗,墨心瞧得这一幕,却是忍不住的冷笑起来,讥讽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真以为踏入了天至尊就可肆无忌惮吗?在我浮屠古族,一个区区灵品初期的天至尊,还没他想的那么有能耐!”

    一旁众多玄脉的族人也是纷纷点头,在他们看来,牧尘此举,无疑是自取其辱。

    清脉所在的山峰上,众多清脉族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一次,甚至连清灵都是面目踌躇担忧之色,显然同样是被牧尘的选择所吓倒。

    毕竟,那可是七位天至尊啊!

    牧尘想要一路打穿下去,那得多么的不可思议。

    “好,不愧是牧尘,这气魄,都快赶上老爹了,萧潇姐,你觉得牧尘会赢吗?”在那主峰旁,林静却是拍着玉手,笑嘻嘻道,她却并没有如同其他人那般觉得牧尘不知天高地厚,反而是对其气魄欣赏之极。

    萧潇闻言,认真的想了想,冷艳娇媚的俏脸上也是浮现一抹动人笑容,说道:“牧尘是谋定而后动之人,绝不会做鲁莽之事,他既然会这么做,那就是有着一些把握。”

    说到此处,她顿了顿,轻笑道:“不过我也很好奇,他的把握究竟来自何处。”

    在两女身旁,林貂与药尘闻言,也是相视一笑,道:“你们倒真是看好他。”

    不过虽然如此说着,但他们那般神色,显然也并不认为牧尘此举真是鲁莽,他们虽然没有与牧尘有着太深的认识,但既然能够让得林动,萧炎那等人物都是看重,那就足以说明此子绝非常人。

    既然如此,那会做出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奇迹之事,也是理所应当。

    而在那漫天的哗然声中,玄脉七座白玉石台最顶尖处,那玄脉脉首玄光也是眼神冰冷的望着牧尘的身影,此刻即便是以他的定力,都是不由得怒极而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清衍静的儿子,这魄力还真是不凡。”

    “也罢,既然你想要领教我玄脉的实力,那今ri běn座就成全你!”

    “玄脉众长老听令,不用留手,就让这罪子,试试我玄脉之威!”

    “是!”

    听到脉首下令,其他六位长老,顿时沉声应道,然后眼神不善的望向牧尘,后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挑战他们玄脉,无疑是在蔑视他们,这如何能让得他们能忍?

    主峰之巅,大长老浮屠玄望着这一幕,目光闪烁了一下,但也没有出声,在他看来,这个牧尘的确是太狂妄了,先让玄脉将其锐气打压下去,让得他明白就算是踏入了天至尊,那也不够资格在他们浮屠古族中肆意妄为。

    不过倒是真不能让玄脉的众长老将牧尘给杀了,那样的话,以清衍静的性子,必然会对浮屠古族生出仇恨,到时候彻底暴走起来,就算浮屠古族能够将其zhi fu,也必然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那一步,是大长老决然不想看见的。

    在浮屠玄心中转动着想法的时候,天空上的牧尘却是并未在意那些玄脉长老的讥讽怒目,身影依旧是不急不缓的落下,落在了玄脉最下方的一座白玉石台之上。

    天地间无数道目光都是投射而来。

    在这座白玉石台上,乃是一名玄脉的长老,名为玄海,实力也是达到了灵品初期,看上去倒是与牧尘处于相同的层次。

    此时这位玄海长老大袍鼓动,正眼神如刀般盯着牧尘,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笑容,缓缓的道:“没想到清衍静那等人物,竟是生了一个蠢儿子,你这灵品初期的实力,在大千世界其他的地方还能作威作福,可到了我浮屠古族,却没你想的那么有作用。”

    然而,面对着的这玄海长老的讥讽,牧尘却仿佛未曾听见,他的目光,甚至是跳过了玄海,直接是看向了更上方的白玉石台。

    “小辈,当真是无礼!看来没娘教,也就是个不知礼仪的野小子!”那玄海瞧得牧尘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顿时勃然大怒,喝道。

    牧尘的目光终于是缓缓的收回,那眼神不带丝毫波动的望向玄海,道:“滚下去吧,不要自讨苦吃。”

    “小子,你找死!”

    玄海气得脸色通红,一声暴喝,只见得其身躯瞬间爆发出亿万道灵光,整个身躯都是节节拔高,犹如一个小巨人一般。

    而他的身躯,也是瞬间化为灵体,璀璨至极,同时散发着强悍伟力,举手投足间,便可崩天裂地。

    轰!

    这玄海一显露出灵体,便是再不留手,脚掌一跺,由特殊材质铸造的白玉石台顿时崩裂出一道裂痕。

    而其身影,也是犹如鬼魅般暴射而出,一个呼吸便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而后灵体身躯上,有着一道道玄奥光纹蔓延而出。

    “灵脉神通,巨灵捶天手!”

    玄海眼中凶光一闪,一出手便是直接施展出了强悍的灵脉神通,他虽然嘴上喝斥着牧尘小辈,但一出手就是全力,因为他知道,不管如何,牧尘都是一位货真价实灵品天至尊,实力与他一般,若是不全力以赴,怕是会吃亏。

    轰!

    玄海一拳轰出,其拳头瞬间膨胀起来,犹如是巨灵神之手,锤落下来,连虚空都是为之蹦碎,大地震裂,威能恐怖。

    瞧得玄海这一拳的威势,在场不少的天至尊都是微微点头,这玄海能够成为浮屠古族的长老,倒的确是有着几分能耐。

    不过,当他们的目光在扫到牧尘时,却是忍不住的的一愣,因为他们发现牧尘竟然纹丝不动,任由那惊天一拳轰来。

    “这小子,连避其锋芒都是不懂,莫非真是傻了?”

    不少rén miàn面相觑,玄海抢占了先机,攻势惊人,若是正常之下,都会采取闪避为主,避开锋芒,再找寻机会搬回局面,但怎么眼下这牧尘反而跟木头人一样?

    在那无数道惊疑的目光下,那恐怖拳光终于是呼啸而来,不过,就在其即将轰中牧尘胸膛的霎那,牧尘终于是出手了。

    只见其手掌伸出,便是轻飘飘的与那恐怖拳光接触在了一起。

    砰!

    接触的瞬间,惊天巨声响彻,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肆虐开来,将整个白玉石台都是震裂出一道道的裂纹,石板都是不断蹦碎开来。

    烟尘弥漫,渐渐的消散。

    那一道道目投射而去,然后便是面色微变,只见得在那白玉石台中,牧尘依旧保持着单手抵挡着玄海凶悍一拳的姿势。

    他周围的石板化为粉末,但脚下的一块石板,却是安然无恙,甚至,他的身体,都是未曾移动丝毫!

    哗!

    天地间顿时爆发出一些哗然之声,不少超级势力中的天至尊眼神都是一凝,显然是没想到牧尘如此轻易的就接下来玄海这凶悍一拳。

    在那漫天的哗然声中,玄海的面色同样是一变,因为在他感觉中,他先前那毫无保留的一拳,犹如是轰进了一个黑洞之中一般,牧尘的身躯,仿佛无底洞,不论他怎么释放灵力冲击,都是毫无作用。

    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玄海便是打算抽身而退,眼下只能催动至尊法相,再来与其硬战了。

    不过,就在他要抽身而退时,却是发现牧尘的手掌犹如鹰爪一般牢牢的抓住他的拳头,令得他退不得丝毫。

    玄海抬头,便是见到牧尘那充满着漠然与凌厉的双目。

    “既然你用了灵脉神通,那也就试试我的吧。”

    牧尘漠然的道,旋即其双目一眯,不待那玄海反应过来,掌心之中,忽有紫色火炎熊熊燃烧而去,最后顺着那玄海的拳头,瞬间蔓延而去,将玄海笼罩而进。

    紫色火炎燃烧而来,令得玄海大惊,当即条件反射般的催动浩瀚灵力反扑,就要打算将那些紫色火炎扑灭。

    熊熊!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得他骇然失色,只见那些与其灵力接触的紫色火炎,不仅未曾扑灭,反而将其自身灵力吞噬,火炎愈发的旺盛,一股恐怖的温度弥漫而来,在那等温度下,就算是他的灵体身躯,都是传来了剧痛之感。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玄海嘴中传出,此时的他犹如一个火人般狼狈的倒退,然而不管他如何催动灵力,都是无法将那紫炎扑灭,高温之下,他的肉身都是开始被灼烧。

    牧尘眼神漠然,上前一步,一脚便是踢在了玄海嘴巴之上,那力道之足,一脚便是将其满嘴牙给踢碎而去,血流满脸,而其身形,更是被牧尘一脚踢飞,重重的摔出了白玉石台。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谁都无法想象,这玄海长老,竟然连牧尘的一招都是未曾接下来,便是败了?

    做完这些,他也不管那玄海的凄厉惨叫声,抬起头来,平静的望着其他变色的玄脉长老,没有波澜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不堪一击,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