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一招一个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不堪一击,下一个。”

    当牧尘那毫无波澜的声音传荡开来时,整个天地,都是一片死寂,唯有着那玄海凄惨的嚎叫声不断的响彻而起。

    天地间,无数道视线,都是震撼的望着那座白玉石台上修长的年轻身影。

    谁都没想到,牧尘会胜得如此的干脆利落,要知道,那可是一位天至尊啊,虽然只是灵品初期,但放在大千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足以成为一方霸主,但眼下,却是连牧尘一招都没接下来,便是惨败。

    这几乎是碾压。

    “那可是天至尊啊。”无数强者,艰难的出声。

    “怎么可能?!”而玄罗,墨心等人,则是一脸的惊骇,犹如见鬼一般,他们先前还打算看牧尘的笑话,可这才转眼间,他们便是成了一个笑话。

    在他们周围,那些玄脉,墨脉的族人,也是骇然之极,不断的吞着口水,看向牧尘目光中,充满着恐惧。

    清脉山峰,那众多清脉的族人也是面面相觑,半晌后,都是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喃喃道:“好恐怖”

    那清灵更是美目中异彩涟涟,她望着白玉石台上那道修长身躯的勃勃英姿,心潮都是有些澎湃,与其相比,浮屠古族年轻一辈的这些所谓的天才,真的是尽数黯淡无光。

    “那紫炎有古怪。”

    清天长老也是因为这干脆利落的局面震惊了一下,不过他好歹也是灵品后期的强者,眼光毒辣,一眼便是看了出来,那紫炎极为的霸道,几乎是顷刻间,就让得那玄海失去了战斗力。

    “不愧是静大人的孩子啊。”那清云长老也是感叹了一声,先前他还在觉得牧尘鲁莽,可如今看来,后者会如此做,的确是有着一些能耐。

    清萱那紧握的玉手也是在此时缓缓的松开,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旋即,她又是紧张起来,因为她知道,这才只是第一局而已,那玄海在玄脉七位长老中,更是实力居末,接下来牧尘所要面临的,将会是更强的对手。

    天地间的寂静,在持续了半晌后,终于是被众多窃窃私语声所打破,同时更多的强者,在看向那包裹着玄海不断燃烧的紫色火炎时,眼中更是多了几分忌惮。

    连一位灵品初期的天至尊都对其无可奈何,由此可见,这紫炎究竟是何等的霸道。

    主峰之巅,浮屠玄大长老望着这一幕,眉头也是一皱,旋即他袖袍一挥,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大手笼罩下来,一把便是将玄海身躯之上的紫炎尽数的拔除,最后以灵力形成了一个真空,犹如黑洞一般,将那紫炎困在其中。

    而这浮屠玄的灵力,显然同样是具备着强大的封印之力,所以即便是牧尘的吞灵紫炎都是无法将其燃烧,两者只能不断的侵蚀,最后紫炎则是因为后继乏力,渐渐的消散而去。

    这一幕,落在其他众多强者的眼中,更是引得他们眼神一凝,连浮屠玄出手,都是费了点时间才将这些紫炎消灭,由此可见,这紫炎有多棘手。

    而随着紫炎消散,那玄海的身躯也是显露了出来,只见得那浑身焦黑的模样,甚至连血肉都是融化开来,露出了狰狞白骨。

    此时的玄海,狼狈不堪,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要知道,踏入天至尊后,肉身转化为灵力,便是无比的强横,并且充满着强大的生命力,但即便如此,这玄海依旧是被那紫炎烧成这幅模样,可见那紫炎威力。

    “小辈真是好狠的手段!”

    那玄脉脉首玄光面色有点铁青,牧尘如此干脆利落的打败玄海,无疑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们玄脉的脸上。

    “彼此而已,既然玄海长老动用了灵脉神通,我也回他一手。”牧尘毫不在意玄光那铁青面色,淡声说道。

    “原来是灵脉神通,不过看此威能,这牧尘所拥有的灵脉,必然达到了神级,只是不知是七神级,还是八神级。”众多强者目光闪烁,能够衍变出如此厉害的灵脉神通,那灵脉等级,必然不低。

    玄光眼神有些阴沉的盯着牧尘,旋即一声冷哼,目光转向另外一位玄脉长老,道:“玄风长老,接下来你出手,不要与其肉身接触。”

    这玄光眼光极其的老辣,一眼就看了出来,牧尘那紫炎虽然霸道,但却速度不快,只要有心躲避,不与其硬碰,那紫炎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

    那名为玄风的长老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再没了之前对牧尘的轻视,眼神锐利的盯着后者,缓缓的道:“那就再让我来领教一下吧。”

    牧尘闻言,淡淡一笑,身形一动,便是落在了这玄风长老所在的白玉石台,后者乃是灵品中期的实力,也正是他打算提前解决的人。

    轰!

    那玄风见到牧尘上台,也没有半句废话,单手结印,顿时肉身转化为灵体,灵光万丈,同时间,在其身后,一尊数万丈庞大的至尊法相,现出身影,吞吐之间,灵力风暴成形。

    吸取了之前玄海的教训,这玄风直接是一上来就将至尊法相召唤而出,如此一来,就算是硬碰,他也是丝毫不惧。

    而这玄风,乃是灵品中期的实力,比起那玄海,的确是要强上一筹。

    巨大的至尊法相倒映在牧尘的眼瞳中,却是让得他的嘴角掀起一抹冷漠之色,对这玄脉墨脉,他痛恨之极,所以今日出手,他不打算给对方丝毫的颜面。

    既然对方想要斗,那他就施展出所有的手段,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的将这玄脉踩下去。

    同时,也是出一口他隐忍二十多年的一口恶气!

    “牧尘,来吧,让我看看,你这次又能有什么手段?!”至尊法相护身,玄风也是底气大涨,居高临下的俯视牧尘,冷喝道。

    牧尘闻言,也是抬起头来,他望着玄风的身影,冷笑道:“以为有这至尊法相,就护得了你吗?”

    玄风眼神一寒,回以冷笑:“大言不惭,你倒是出手试,嗯?!”

    不过,就在他冷笑尚还未曾说话时,他忽有所感,猛的抬头,然后面色便是猛的一变,因为他见到,一座水晶浮屠塔,突然破空而出,直接是出现在了其头顶上空。

    “那是圣浮屠塔?!”

    这座水晶般的圣浮屠塔一出现,便是引得无数浮屠古族的族人惊呼出声,他们都知晓,唯有着修炼了最正统大浮屠诀的人,才能够修炼出浮屠塔,而其中更是唯有着血脉极为纯净者,才能够修出圣浮屠塔。

    想他们浮屠古族中,年轻一辈,也唯有玄通修炼而出,但从光华来看,依旧是要远远弱于牧尘这一座圣浮屠塔。

    轰!

    水晶般的圣浮屠塔轰然降落而下,直接是狠狠的对着那玄风以及其身下的至尊法相镇压下去。

    玄风瞳孔微缩,旋即深吸一口气,一声暴喝,只见其脚下的至尊法相忽然一口喷出十条青色狂风所化的巨龙,这些巨龙咆哮而上,犹如扛鼎一般,将那镇压下来的圣浮屠塔硬生生的顶住。

    同时,十条狂风巨龙喷着青色罡风,其中蕴含着无比锋锐的风沙,将圣浮屠塔表面,都是刮出了无数火花,震得其不断的动荡。

    “哼,以为凭借一座圣浮屠塔就能够镇压我?天真!”挡住镇压而下的圣浮屠塔,那玄风松了一口气,当即冷笑道。

    牧尘闻言,则是一笑,脸庞上似是掠过一抹诡异之色。

    与此同时,那玄脉脉首玄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面色一变,急喝道:“小心,这小子修炼了八部”

    轰!

    然而,还不待他声音落下,圣浮屠塔忽然剧烈一震,只见得八道黑光自塔内伸了出来,最后竟是化为八座巨大的狰狞魔像。

    这八道魔像一出现,便是爆发出恐怖威能,也没有半句废话,皆是伸出手指,遥遥的对着下方的玄风以及其脚下的至尊法相凌空一点。

    嗤!

    八道幽黑得令人心悸的黑光暴射而出,最后汇聚在一起,轰然而下,仿佛是穿越了虚空,降落下来。

    轰轰!

    十条巨大的风龙首当其冲,瞬间被着幽黑光束绞碎,而那玄风见状,面色大变,身躯一动,便是潜入了至尊法相之中。

    轰!

    但那蕴含着恐怖伟力的幽黑光束,犹如是毁灭之神落下的灭世之指,根本不曾停留,下一瞬间,便是重重的落在了至尊法相上。

    砰!砰!砰!

    天地间,仿佛是有着恐怖之声响彻,再然后,无数强者便是骇然的见到,幽黑光束落下,竟是生生的洞穿了那至尊法相,将其撕裂开来。

    咚!

    至尊法相轰然爆炸,可怕的冲击波,肆虐数十万里,将附近无数山峰都是震得颤抖起来,若非是有着诸多强者护持,恐怕这片区域,早就被夷为平地。

    然而无数强者都未曾理会这些,他们死死的望着那冲击波的源头,只见得那里,随着至尊法相的破碎,一道人影也是狼狈的坠落而下。

    天空上,牧尘目光一闪,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暴射而下,最后双脚狠狠的跺在了那道坠落身影之上,犹如两颗陨石,重重的落在了下方的白玉石台上。

    轰!

    整座白玉石台,都是在此时崩塌开来。

    而牧尘立于其中心,在其脚下,玄风长老胸膛都是被其一脚踩得塌陷下去,鲜血狂流,灵力萎靡的模样,显然也是被彻底重创。

    天地间,无数强者倒吸一口凉气,又是一招!

    又是一招,就击败了灵品中期的玄风长老!

    这个牧尘,真的是太恐怖了!

    “那是八部浮屠!”

    而唯有着那些浮屠古族的长老,面色剧变,显然是认了出来,牧尘所施展的,赫然便是他们浮屠古族中那曾经名列大千世界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一的八部浮屠!

    牧尘神色淡漠,收回脚掌,未曾再多说,而是在那无数道惊惧的目光中,身形一动,再度落在了另外一座白玉石台上。

    他抬起头,望着这座石台上的人影,那是一张相当熟悉的面庞,赫然便是曾经见过面的黑光长老。

    而也正是此人,挑唆了玄天老祖前往天罗大陆对付他。

    不过此时,这黑光长老,正面色有些惊骇的望着他,显然其也是有些无法想象,一两年前还只是大圆满的牧尘,为何此时,竟会强到这种恐怖的地步。

    牧尘双眸冰冷的望着眼前的黑光长老,当初在圣渊大陆时,便是这个老家伙,仗着天至尊的实力,屡屡胁迫于他,而今日,也该算算账了。

    “该你了,新账旧账,在这里一起算吧。”

    :3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