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一人战浮屠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你等,又将如何?”

    当浮屠玄低沉的声音响起,天地间仿佛连风都是在此时凝固下来,众多超级势力噤若寒蝉,头皮微微发麻,他们显然也是没料到,这只是来浮屠古族观礼而已,却是会遇见这种恐怖的对碰。

    这浮屠古族如果与无尽火域,武境真正的碰撞起来,恐怕整个大千世界,都会为之震动。

    在浮屠玄那幽深的双目下,药尘与林貂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他们对视一眼,旋即道:“若是大长老执意如此的话,那我等就只能说声得罪,出手护持牧尘周全了。”

    此言一出,便是引得众人心头震动,无尽火域与武境,这是打算保定牧尘了吗?即便为此,不惜与浮屠古族交恶?

    那玄光,墨心两人的面色难看至极,因为眼前的事在他们看来委实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他们浮屠古族可是这大千世界五大古族之一,底蕴雄厚恐怖,但眼下,这无尽火域与武境,竟然会因为一个区区牧尘,来得罪他们浮屠古族?

    这个罪子,有这种魅力?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即便是连他们两人都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向浮屠玄,等待着他的决议。

    在那万众瞩目之下,浮屠玄面无表情,他手掌轻轻的拍了拍石椅,却并未对着药尘,林貂说话,而是转眼看向牧尘,淡声道:“老夫倒真是小瞧了你的能耐,区区二十载的时间,你便是达到了这一步,而且还与无尽火域,武境有了这种交情。”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眼中冷意浮现,冷声道:“不过我浮屠古族屹立大千世界数万载,正是因为一切依照规矩行事,所以今日,你若是以为请来了无尽火域,武境来帮你镇场,老夫便是会解除你罪子身份的话,恐怕是你太天真了一些。”

    说完,他也不理会牧尘,这才看向了药尘与林貂,缓缓的道:“至于你二人说要保住他,这句话,让炎帝与武祖来说吧!你二人,还不够这等资格!”

    浮屠玄毕竟是圣品天至尊,虽说药尘与林貂皆是仙品后期,但与圣品之间,依旧是有着遥远的差距,所以浮屠玄并未曾将他们放在眼中。

    于是,他再度伸出手指,遥遥的指向牧尘,冷声道:“玄光,墨心,还不出手,率人将这罪子拿下!”

    “是!”

    玄光与墨心闻言,皆是应道,手掌一挥,便是带着众多长老从四面八方围拢而去,要将牧尘擒拿。

    药尘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摇了摇头,林貂则是上前一步,语气冷漠的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就要领教一下大长老的手段了。”

    声音落下,他手掌一握,只见得一个琉璃钵出现在了其手中,在那琉璃钵上,似乎是铭刻着八道古老符文,这八道符文,时而化为雷霆,时而化为火焰,寒冰,在那琉璃钵上蜿蜒流淌。

    而这琉璃钵一出现时,便是引得天地震荡,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席卷而出。

    察觉到这般波动,就算是那浮屠玄,眼神都是一凝,他盯着林貂手中的琉璃钵,沉声道:“听闻武祖以八大祖符,炼成一道圣品绝世圣物,名为八祖琉璃钵,威能盖世,若是料得不差的话,应该就是你手中此物了吧?”

    浮屠玄的声音一出,顿时引得各方强者倒吸一口凉气,眼神惊惧的望着林貂手中那古朴的琉璃钵,在那绝世圣物中,也以天至尊的等级,分为灵,仙,圣三等。

    而圣品绝世圣物,那放眼整个大千世界,都是罕见至极,莫说是寻常天至尊,就算是圣品天至尊,都不见得能够轻易的炼制出来。

    这种等级的绝世圣物一旦现世,说其拥有着灭世威能,都为之不过。

    “正是此物”

    林貂淡淡的应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与药尘对视一眼,然后两人手指皆是点上那琉璃钵,浩瀚无尽的灵力,犹如滔滔洪流,疯狂的涌入。

    想要催动一道圣品绝世圣物,即便是一位仙品后期的天至尊都有些勉强,所以唯有药尘与林貂联手,方才能够将其催动。

    嗡嗡!

    随着林貂,药尘两人全力催动,只见得那琉璃钵忽然发出嗡鸣之声,紧接着有着八色光华绽放而出,下一刻,琉璃钵咻一声,便是消失在了林貂的手中。

    而下一瞬,所有人都是见到,那座主峰上空,一座琉璃得近乎透明般的金钵从天而降,其速度快得无法形容,仿佛是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只要当其落下,那被锁定之人,就算是穿梭时空,都是无法将其避开。

    轰隆!

    琉璃钵笼罩下来,直接是将浮屠玄罩入其内,整个巍峨主峰,都是在为之颤抖。

    而这一幕,顿时让得所有人大吃一惊,他们原本还以为林貂,药尘出手,是要帮牧尘解围,但哪料到他们直接动手将浮屠玄给困了起来。

    可这有什么用?毕竟以浮屠玄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可能亲自对牧尘出手,因为擒住牧尘,以玄光,墨心他们的实力,已经足够了。

    浮屠玄同样是微微怔了怔,旋即冷晒一声,端坐在石椅上,双目似闭非闭,但却是有着淡淡的声音从那琉璃钵中传出。

    “继续动手。”

    玄光与墨心闻言,再不犹豫,直接是暴射而出,浩瀚灵力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的便是对着牧尘笼罩而去。

    “喂,貂叔,你搞错对象了吧?!”

    在那山峰上,林静瞧得这一幕,也是有些瞠目结舌,然后赶紧摇着林貂的袖子,道:“浮屠玄自恃身份,怎么可能会出手,但以牧尘的实力,却挡不住这些浮屠古族的长老啊。”

    一旁的萧潇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美目望着药尘与林貂。

    林貂被林静一通狂摇,也保持不住冷然脸庞,只得无奈的苦笑道:“小姑奶奶,别摇了,我们这么做全是牧尘的主意,他告诉我们只要帮他拦住浮屠玄即可,其他的事,他自己能够搞定。”

    药尘也是点了点头,笑道:“的确如此,虽然老夫也很疑惑,牧尘究竟是何来的信心,能够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浮屠古族的诸多天至尊长老。”

    林静闻言,不由得与萧潇面面相觑,虽然她们知晓牧尘战力非凡,但眼下的局面,恐怕不是凭他一人的战力就能够搞定得了的。

    但牧尘又并非是信口开河之辈,既然他会如此做,那应该是有着一些手段

    “那那就看看吧,如果牧尘不行了,你们还是得出手的。”林静犹豫了一下,说道。

    林貂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你爹既然交待了,那我们自然会护持他周全。”

    而在林静他们说话的时候,这片天地间其他的超级势力也是纳闷不已,他们望着那对着牧尘包围而去的天罗地网,都是暗暗摇头,这种局面,莫说牧尘只是灵品初期,就算他此时晋入了仙品,恐怕都是无法抗衡如此数量的浮屠古族长老。

    “如此看来,多半是无尽火域与武境也不想因为牧尘和浮屠古族开战,所以才只是出手困住浮屠玄,但却放任其他长老不管。”

    在疑惑时,也有人找到了一些理由,在说出来后,倒也是让人感觉在理,毕竟一个牧尘与浮屠古族相比,孰轻孰重,谁都看得出来。

    那清天,清萱长老等人,则是面色苍白,事情闹到这一步,大长老已然动怒,就算他们清脉想要保全牧尘,都是相当困难了。

    “清萱,待会我们也找机会出手,搅乱局面,最好给牧尘能够逃跑的机会吧。”清天一咬牙,对着清萱沉声道。

    若是让得牧尘在这里被擒住,恐怕清衍静以后真的会与他们清脉划清关系。

    清萱闻言,也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牧尘,还不束手就擒,以你这般实力,真以为抗衡得了我浮屠古族吗?”

    在那众多势力感叹间,那天罗地网已是成形,玄脉,墨脉十数位的天至尊将整个天地封锁,而玄光,墨心则是噙着冷笑的望着牧尘,犹如看待落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牧尘,你最好莫要自误,老实被擒,否则到时候一出手,我等万一控制不住力道,将你打废,倒是白可惜了这九神脉。”那墨心也是语气漠然的说道。

    然而,对于他们的话语,那处于天罗地网之中的牧尘,却是神色古井无波,他的双目甚至是微微的闭上,负手而立,狂风吹得衣袍猎猎作响。

    “冥顽不灵,动手!”

    等了十数息,见到牧尘没有作答,玄光森冷一笑,袖袍一挥。

    唰!

    在他们身后,十数道身影同时间暴射而出,一道道浩瀚灵力匹练犹如银河倒挂,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轰击而去,那等阵仗,就算是仙品天至尊,也得骇然失色。

    如此攻势,以牧尘之力,必然会被瞬间重创。

    天地间,一道道视线皆是惋惜摇头,这罕见的九神脉,莫非便是要在今日陨落不成?

    然而,也就是在此时,牧尘那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他望着那些暴射而来的浮屠古族长老,嘴角却是掀起了一抹冷冽弧度。

    “你们害我母子分离数十载,今日,这一笔债,我牧尘,便来和你们好好清算一下!”

    当那最后一字落下时,牧尘的眼瞳中,忽有无数道光线汇聚,凝聚成犹如繁星一般多的玄奥灵印。

    轰隆。

    而在同一时间,这浮屠界的无尽高空上,似是有着日月星辰出现,最后迅速的化为一座笼罩整个空间的浩瀚大阵。

    当高空上日月星辰出现时,整个浮屠界内的强者都是有所察觉,特别是玄光等人,都是猛的抬头,而当他们见到那座大阵时,就算是以他们的定力,都是瞬间骇得头皮发麻,魂飞魄散。

    因为那座忽然出现的大阵,赫然便是他们浮屠古族的护族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