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清衍静现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轰轰!

    天地之间,音爆声不断的响彻,浮屠玄脚踏虚空,负手而立,在其上方,巨大的黑白光轮不断的旋转着,将那铺天盖地轰击而来的巨大灵力匹练尽数的绞碎而去。

    此时他距离那座护族大阵的距离越来越近,不论牧尘如何催动大阵之力,都是无法将其撼动丝毫。

    这一幕,落在众多强者的眼中,都是不免有些感叹,圣品之威,的确是无法想象,先前牧尘借助这护族大阵的力量,几乎是横压浮屠古族诸多长老,然而眼下,却又是被浮屠玄一人,逼得只能固守大阵之内,不敢硬憾锋芒。

    在那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灵溪,龙象,清霜三人瞧得这般局面,都是面色微变,眼中掠过一抹焦急之色。

    不过他们也知晓,面对着这种局势,他们再焦急也是于事无补,只能在心中不断的祈祷着牧尘能够坚持下来。

    “怎么办?”另外一边,清萱则是焦急的看向清天脉首,按照这种情况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牧尘就将会彻底露出败像。

    清天脉首闻言,则是面露苦笑,摇了摇头:“大长老已是动了真怒,我们根本插不了手,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擒住了牧尘,大长老也不会下狠手的。”

    清萱银牙一咬,道:“就算不下狠手,他们若是将牧尘也是囚禁起来,岂非是耽误了他?”

    牧尘天赋卓越,拥有着九神脉,如今正是勇猛精进,冲刺巅峰之时,若是被囚禁,则是耽搁了他最好的时候,未来即便有所机缘,想要到达巅峰,就得付出更多的时间与代价。

    清天面露苦涩,只能嘘唏低叹,道:“若真是到了那步,我们就想办法将其偷偷放出吧,即便如此会被大长老责罚”

    清萱也是无力的叹息了一声,恐怕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在那摩诃古族所在的山峰,摩诃幽则是面带笑容,轻笑道:“这次浮屠古族可真是没白来,欣赏了一出好精彩的大戏。”

    其他摩诃古族的强者也是纷纷点头,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作为摩诃古族的人,他们自然是巴不得浮屠古族大乱,如今牧尘将这浮屠古族搞得天翻地覆,也正符合他们摩诃古族的利益。

    “不过这牧尘倒的确太过的天真,虽然不知道他如何掌控了浮屠古族的护族大阵,但他所能够动用的大阵力量,怕是不过十之三四,凭此就想和浮屠玄叫板,真是异想天开。”

    摩诃幽嘲讽的一笑,然后懒洋洋的道:“也罢,让这牧尘被浮屠古族擒住也好,免得到时候我摩诃古族开“万古会”时,又来一个碍眼的家伙。”

    显然,在他们的眼中,今日这牧尘,已经必输无疑。

    浮屠玄脚步踏空,一步步的对着护族大阵而去,他那冷厉的双目望着躲避于大阵之中的牧尘,喝声如雷:“竖子,这般时候,还敢顽抗?!”

    大阵中,牧尘的双目在此时缓缓的睁开,他冷冽的扫了一眼浮屠玄,没有回答,只是双手结印,顿时间护族大阵运转,在那轰隆隆的巨响中,一座遮天蔽日的宝山山岳再度凝炼而出,直接是带起巨大的阴影,对着浮屠玄镇压下去。

    浮屠玄见状,顿时眉头倒竖,眼中怒意勃发,只见其双手相合,猛然结印,顿时间,其上方那黑白光轮在此时迎风暴涨,眨眼间便是化为数万丈大小。

    其上黑白两色运转,仿佛是散发着足以磨灭天地的力量,甚至连虚空,都是在那黑白两色的运转下,尽数的崩塌。

    轰!

    黑白光轮直接与那宝石山岳撞击在一起,只见得黑白之光绽放出来,之前能够轻易镇压玄光,墨瞳等人的宝石山峰,竟是在此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裂开来。

    短短不过十数息的时间,黑白光轮冲天而起,而那宝石山岳,则是化为漫天宝石粉末,飘散而下,犹如是一场绚丽光雨。

    牧尘见到这一幕,瞳孔也是微微一缩,圣品强者当真可怕,如今的他已是将护族大阵的力量催动到了他所能够催动的极致,但依旧是无法抵御浮屠玄。

    轰隆隆。

    黑白光轮对着护族大阵暴射而来,在即将接近时,黑白光轮忽然爆发出光芒,直接是化为了一只黑白巨手,强行的对着护族大阵抓来。

    咔嚓!

    黑白大手与护族大阵碰撞,顿时两者间爆发出了恐怖的灵力冲击,但黑白大手极为的恐怖,竟是硬生生的一点点穿透进入大阵,然后便是在那无数道惊呼声中,对着牧尘重重抓去。

    显然,这浮屠玄打算将牧尘从大阵中抓出,进而剥夺其对护族大阵的操控。

    “竖子无知狂妄,不敬长辈,清衍静教不得你,今日老夫便来亲自教你,让你知晓,何为尊卑!”浮屠玄冷喝声响彻天地,那黑白大手犹如是垂云之翼,笼罩了牧尘四周所有的空间,令得他无可逃避。

    众多强者望着这一幕,都是暗暗摇头,这般局面,牧尘可就真是无路可逃了。

    “貂叔,快叫老爹来!”林静见到这一幕,顿时俏脸微变,抓住林貂的手臂,急急的说道。

    一旁的萧潇也是看向药尘,妖媚般的眸子中,有着一丝焦急。

    林貂与药尘眉头也是微皱,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是打算召来武祖与炎帝。

    不过,就在他们将要动手的那一瞬间,他们忽有所感,手中的动作也是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略有些疑惑的盯着牧尘的身后,只见得那里的空间忽然的撕裂开来,似是有着一道纤细的身影,自其中迈步而出。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也是蕴含着许些震怒,在这天地间,突兀响起:“浮屠玄,我清衍静的孩儿,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当那道女子声音响彻的瞬间,牧尘的上空,忽有一座灵阵蔓延开来,那座灵阵,宛如一片星河,另成了一个世界,玄妙到了极致。

    黑白大手拍落下来,却是直接被那星河大阵收入其中,然后两者震荡,最后同时的湮灭而去。

    突如其来的恐怖对碰,直接是令得所有在场者骇然失色,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出手者如此恐怖,竟然连浮屠玄的攻击,都是轻易的阻挡了下来。

    于是,那一道道目光,都是带着震惊之色的望向了牧尘的后方,只见得那里,一名白裙女子,踏空而出,温婉的脸颊上,却是在此时噙着一抹罕见的冷意,在其周身,仿佛是闪烁着亿万道灵印,每一道灵印,都是形成了一座灵阵一般。

    “我的天,那是一位灵阵大宗师!”

    “而且其周身灵印,竟是自成世界,这是圣品大宗师的境界!”

    “圣品大宗师这也太恐怖了!”

    “她先前说什么?牧尘是其孩儿?难道她就是牧尘的母亲?!”

    而在那些各方超级势力目瞪口呆时,那些浮屠古族的强者,则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那道倩影,别人不认识她,他们当然认识。

    因为这现身之人,赫然便是牧尘的母亲,清衍静!

    在那山峰上,林貂,药尘也是有些吃惊的望着那道白裙倩影,旋即惊叹一声,道:“没想到牧尘的母亲竟然是一位圣品大宗师”

    不怪他们如此的感叹,大千世界中,圣品天至尊少,但能够在灵阵的造诣上达到圣品大宗师的,则是更少!

    “呵呵,既然牧尘这位母亲出来了,想来今日也就不用我等再插手了。”林貂,药尘对视一眼,皆是一笑。

    在那整个天地间都是震惊的时候,牧尘自然也是听见了那从后方传来的声音,他的身体同样是颤抖了一下,然后有些艰难的缓缓转身,看向了那立于后方的温婉身影。

    此时,那道温婉身影,也是双眸犹如凝固一般的停在他的身上,在其周身不断震荡的灵印,显露着她内心究竟是何等剧烈的波动。

    “娘”

    牧尘望着她,喃喃道。

    虽然早在北苍大陆时,他便是见过清衍静一面,但那时毕竟只是一道灵体,如今眼前的,却是一具活生生的人。

    这一幕,从他走出北灵境的那一天起,便是在日月所想着,为此,他不知道历经了多少磨难,如今的他,再非是当年的稚嫩少年,但这所期盼的一天,终于被他所等到

    眼前的白裙倩影,本应该是有点陌生,但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牧尘便是感觉到体内的血脉仿佛都是在颤抖着。

    因为清衍静离开时,他只是那襁褓之中的婴孩,但这些年一路走来,他却清楚的感觉到了清衍静对他所做的一切。

    为了保护他,她宁愿回到浮屠古族,接受孤寂囚禁,忍受如刀思念,只为他能够安然成长。

    为了保护他,她更是忍着剥离血肉般的痛苦,将自身的八神脉种在他的身上。

    一念至此,绕是牧尘的心性,都是感觉到巨大的酸楚与感动,眼眶通红。

    而望着牧尘那通红的眼眶,清衍静也是犹如被巨锤狠狠的锤中心脏,先前面对着浮屠玄而去的那种冷煞顷刻间荡然无存,她快步上前,颤抖着手掌,摸着牧尘的脸庞。

    “尘儿,你长大了”

    清衍静有些沙哑而温柔的道,当年离开时,那个襁褓中的婴孩,在不知不觉间,竟已变得如此的挺拔俊朗。

    他的模样,有着一点他爹的影子,但眼眉显然还是与她最相似。

    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几乎是让得清衍静有点移不开眼睛。

    而感受着脸庞上那只冰凉颤抖的手掌,这一刻,即便是牧尘,都是有些忍不住心中的情感,眼睛瞬间就湿润了下来,他轻声道:“娘,我终于找到您了。”

    为了这一天,他努力了太久了。

    听到他的这句话,清衍静泪水也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那是一种心疼,因为她很清楚,牧尘走到这一步,为了来到这浮屠古族,究竟是付出了多少的艰苦,或许在那之中,只要有着一步走岔,他们母子,便是会永远无法相见

    她似乎是能够看见,那个薄弱的少年,离开北灵境,独自的对着大千世界闯荡,在那一次次的生死历练中,变得强大

    而光是一想到这些,清衍静就有着一种刀割般的心疼。

    “都怪娘。”

    清衍静有些失措,连忙帮他搽了搽眼睛,那慌乱的模样,哪还有半点圣品大宗师的风采,只是一个心疼孩子的母亲而已。

    牧尘轻轻的握住清衍静的手掌,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不,我答应过老爹,一定会将您带回去一家团聚。”

    清衍静用力的点了点头,旋即她平复了一下情绪,揉了揉牧尘的头发,抬起头来,那眸子再度变得冰冷下来。

    “不过,在这之前,娘亲要将你这些年受的委屈,尽数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