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变天的浮屠古族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整个天地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谁都有点无法想象,浮屠古族大长老的位置,就这样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易主了

    那些玄脉,墨脉的族rén miàn面相觑,头皮麻,他们知晓,清衍静一旦成为大长老,那么以后他们两脉恐怕就再也不可能如同以往那般的肆无忌惮了。天籁小说ww『w.2

    不过,眼下玄脉,墨脉的长老都被牧尘给镇压在了那宝石山峰中,所以一点意见都不出来,而他们,显然还没有表决意见的资格。

    而其他的分脉,虽然也是感到不可思议,但却并没有表现得不可接受,因为清衍静的实力,其实也的确是足够成为大长老,再加上他们对于玄脉,墨脉的坐大也是有所不满,如今能够将其制衡,对于他们而言,还算是一件好事。

    清脉这边,无数的族人早就欢呼了起来,虽然一旦成为大长老,就得脱离所属那一脉,以此保持公正,但这对于清脉而言,依旧是天大的好消息。

    至少,他们不用再担心玄脉,墨脉的打压。

    “这可真是有趣了”

    药尘,林貂同样是惊愕的望着这一幕,旋即轻笑起来,谁能想到局面会突然扭转成这样?原本还以为清衍静会在那祖塔下吃亏,但随即她就成为了浮屠古族新任大长老。

    他们知晓,事情到了这一步,算是彻底的落定下来,清衍静的实力,足以压制浮屠古族内部的其他声音。

    “嘁,没用的老东西。”

    那摩诃幽则是眉头紧皱,暗感恼火的骂了一声,他原本期待着浮屠玄与清衍静的大战,结果哪料到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而且对于自身位置被夺,这浮屠玄不仅没有不惜一切的夺回,反而还接受了这种结果。

    牧尘对于这种变故,同样是有些吃惊,进而面色古怪,他此行的目的,可是要带着他母亲脱离浮屠古族,结果他娘忽然变成了浮屠古族的大长老

    “怎么搞成这样”牧尘捎了捎头,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整个天地都处于那种震惊时,那灵阵世界中的清衍静在见到浮屠玄hé ping交出大长老位置时,原本冰冷的神色,也是微微缓和了一些。

    若是浮屠玄无视这种规矩的话,那她今日说不得也只能动用祖塔,将其强行缉拿,只是那样的话,对于浮屠古族而言,则是会带来巨大的动荡。

    而且,那同样会令得浮屠古族失去一个圣品的巅峰战力,要知道,对于他们这种古族而言,圣品天至尊是顶梁柱,失去任何一个,都会是伤筋动骨。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她被幽禁这些年,浮屠玄以及众多长老都不敢太过的逼迫于她的主要原因。

    “还算你没有老糊涂。”虽然神色缓和下来,但清衍静声音还是有些冰冷,因为一想到浮屠玄这些年纵容下面对牧尘的追捕,她就感到有些恼怒。

    她说着,玉手一挥,只见得这灵阵世界便是动荡起来,最后一点点的消散,化为亿万道灵印呼啸而出,没入了清衍静袖中。

    “规矩是这样,不然老夫今日才不会与你善罢甘休。”浮屠玄也是硬邦邦的回道,苍老的面庞还是那般的顽固。

    不过他的情绪不是太好,看了一眼狼藉的大地,拂袖道:“既然如今你是大长老了,那就该由你收场,接下来老夫什么都不管了。”

    他的视线,忽然的扫过后方的牧尘,那一瞬间,牧尘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希望你这儿子,不要白费了那九神脉。”

    清衍静闻言,顿时冷哼道:“这就不劳费心了,我这孩子独自一人,不靠浮屠古族的资源,依旧是能够走到这一步,他日后的成就,必然会越浮屠古族古往今来的任何人。”

    浮屠玄又想要讽刺两声,但想到如今牧尘的成就,似乎的确是越了浮屠古族的年轻一辈,这种年龄,再加上白手起家,的确算的是真正的天骄。

    于是,他只能闷哼一声,不再理会,袖袍一挥,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对着浮屠界深处掠去,眨眼就消失不见。

    随着浮屠玄的离去,这天地间紧绷的气氛也是渐渐的缓解下来。

    “拜见大长老!”

    气氛缓解下来,只见得那清脉众多族人,率先恭声大喝,紧接着其他分脉的族人也是纷纷恭迎,最后连那玄脉,墨脉的族人,都是暗叹一声,生跟上。

    清衍静见状,则是摆了摆玉手。

    “大长老不知道可否先将我们两脉的脉以及诸位长老放出来?”玄脉,墨脉的族人,在犹豫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道。

    清衍静低头望着大地上那一座座矗立的宝石山峰,不由得微微有点头疼起来,当这大长老果然不是什么好决定。

    不过这两脉的长老,倒的确不能这么一直被镇压着,免得让人说了闲话,于是,她袖袍一挥,只见得那一座座宝石山峰便是震动着缓缓升起,最后化为一道道流光,射入天际之上。

    而随着宝石山峰的升起,顿时一道道光影暴射而出。

    “牧尘小儿,本座今日定饶不得你!”随着脱困而出,只见得那玄脉脉玄光披头散的凌空而立,目光直射牧尘,恼羞成怒的暴喝道。

    只不过,在怒喝声响起时,玄光忽然察觉到天地间似是安静了一瞬,然后他见到其他的玄脉长老正拼命的对着他使眼色。

    玄光怔了怔,然后他便是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哦?你要对我儿子怎么样?”

    玄光猛的抬头,清衍静的身影落入他的眼中,顿时心头一震,骇然道:“清衍静?你怎么出来了?!”

    那墨脉脉墨瞳也是一脸的惊疑不定,眼中满是忌惮,同时目光不断的搜寻着大长老的身影,想要搞明白为何清衍静会出现在这里。

    清衍静冰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道:“从今日起,我便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浮屠玄已经选择静修一段时间。”

    玄光,墨瞳顿时目瞪口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半晌后,方才有些结结巴巴的道:“怎么怎么可能?!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他们这才被镇压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怎么出来之后,这天就换了?

    他们看向玄脉,墨脉的一些长老,现后者等人都是一脸的苦笑,但却没人反驳。

    于是,回过神来的玄光,墨瞳顿时一个激灵,头皮微微麻,他们做梦都没想过,局面会变成这个样子,如今清衍静成为了大长老,掌管了浮屠古族最大的权利,那他们从今往后,都再也崩不出什么浪花来,除非他们能够踏出那一步,也是晋入圣品,那样或许还能够竞争一下族长的位置,与清衍静抗衡。

    但虽然他们两人都是灵品后期,距那圣品一步之遥,但他们却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步,或许终生都是踏不出去。

    而再想到他们以往对清脉的打压,对清衍静以及牧尘的态度,这般时候,就算是以玄光,墨瞳这两位脉的定力,都是感到嘴巴苦涩,脑袋晕眩。

    他们知道,以后他们玄脉,墨脉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心中一团乱麻,不过两人好歹也是脉,深吸一口气,压制下情绪,抬头对着清衍静强笑道:“如此的话,那我等就见过大长老了。”

    清衍静脸颊冷漠,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对于玄光,墨瞳二人她自然也是颇为的厌恶,但她知晓,这两人毕竟是两脉脉,轻易处置,将会令得浮屠古族人心不稳,不过此事不急,只要她掌握着大长老的位置,自然有的是机会压制他们,令得玄脉,墨脉曾经的优势淡化下去。

    “都先退下吧。”

    听到清衍静的声音,玄光,墨瞳他们也是唯唯诺诺的点头,然后率领着两脉的长老老老实实的退回了各脉山头。

    清衍静此时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那些前来观礼的各方级势力,脸颊上的冷意渐渐的散去,再度恢复了以往的温婉之色。

    “今日之事,倒是让各位看笑话了,诸脉会武便到此结束,诸位接下来可以在族内待上数日,让我浮屠古族尽地主之谊。”

    清衍静的声音温柔和善,但在场的各方级势力先前可是见识了她的峥嵘手段,所以也不敢怠慢,纷纷表示感谢。

    她的目光,又是看向了药尘,林貂所在的山头,神色变得更为的缓和,微笑道:“多谢两位对尘儿的照拂,日后若是有机会,清衍静定当前往无尽火域,武境拜访炎帝与武祖。”

    对于一位圣品大宗师,药尘与林貂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当即笑着点头。

    各方级势力望着这一幕,都是暗暗感叹,原本只是想要来观礼一场诸脉会武而已,但谁能想到,竟然会看见如此一场大戏

    而从今日开始,这浮屠古族真是要变天了

    至于那牧尘恐怕今日之后,也将会名震大千世界,再加上一个身为浮屠古族大长老的母亲,这大千世界,敢惹他的人,怕是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