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见面礼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大战落幕,归于平静。

    随着诸脉会武的结束,浮屠古族的震荡,也是在渐渐的平息下来,虽说大长老之位易主,但清衍静的实力以及声望其实足以匹配这个位置,所以除了玄脉,墨脉那边骚动有些大之外,整个浮屠古族,都是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些前来观礼的各方超级势力,在浮屠古族中停留了数日后,也是陆陆续续的离去,可以想象,当他们离去后,浮屠古族中所发生的事情,也必然会传遍整个大千世界,而那时,想来牧尘的名字,也会随之响彻。

    毕竟虽说浮屠古族中的大戏,是由清衍静来收尾,但在这过程中,牧尘的表现,显然让人感到无比的惊艳。

    以仅仅灵品初期的实力,却是一人打穿了玄脉诸多长老,最后甚至还借助着护族大阵的力量,将浮屠古族中超过七八成数量的长老,尽数的镇压,逼得浮屠玄这位圣品强者不得不出手

    如此战绩,除了震撼,再无它言。

    浮屠界,族中的一座山巅上,辽阔而幽静的庄园坐落着,其内石亭点缀,有着一座座的假山溪流,鸟语花香,显得此地的不同。

    这里几乎算是浮屠古族中最好的招待地之一,而如今,已经成为了牧尘的暂时居所。

    在当日诸脉会武结束后,便是有着族内的长老shàng mén,强行要将牧尘从之前的那种普通院落换到这里来,那一脸的讨好笑容,连牧尘都做不出伸手打笑脸人的事

    显然,这种变化,正是因为清衍静大长老的身份。

    换作以往,牧尘即便不是罪子身份,以这灵品天至尊的实力,也不可能会让得浮屠古族太过的重视,但现在不同了

    清衍静脱困,而且摇身一变成为了浮屠古族最高权力的指掌者,这些族内的长老,哪里还敢对牧尘有丝毫的怠慢,那待遇,基本都是冲着圣品天至尊去的。

    而对于这种待遇,牧尘倒是保持着相当平静的姿态,既然你要给,那我就不客气的收,若是不给,那也无所谓。

    反正对于浮屠古族,即便如今他娘成为了大长老,但他依旧是有着一点隔阂,所以也没有那种想要借助浮屠古族威风的想法。

    毕竟这些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浮屠古族,他同样能够混得很好。

    “牧尘小友,这诸脉会武已经落幕,那我们也要回去了,特来告辞一声。”庄园中,药尘,林貂带着萧潇,林静两人,笑着说道。

    他们此行前来浮屠古族,本就只是为了帮牧尘撑腰,如今牧尘安然无恙,他们自然也就到了告辞的时候。

    牧尘神色郑重,抱拳诚声道:“此次多谢两位前辈,另外也请给炎帝,武祖两位前辈带句话,这一次,是我牧尘欠了无尽火域与武境一个人情。”

    药尘,林貂皆是笑着点了点头,他们知晓萧炎,林动会如此重视牧尘,那是一种人情投资,他们看好牧尘的天赋,觉得有朝一日他也将会屹立在这大千世界之巅。

    而经过这浮屠古族之事后,药尘,林貂也是有些如此觉得,以牧尘的能力,假以时日,或许真是能够达到那个程度。

    大千世界中,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欠下炎帝,武祖的人情,而牧尘,显然具备这种资格。

    “原本他们其实是打算亲自来的,不过最近一年来,域外邪族有些蠢蠢欲动,无尽火域与武境皆是坐镇大千世界边缘,随时紧盯着,不敢轻易分神。”药尘,林貂说道。

    牧尘闻言,神色也是微微一凝,毕竟那域外邪族,乃是整个大千世界的大敌,他之前在那下位面中,也见识了域外邪族的狠毒。

    “炎帝与武祖,倒真是高义,可敬可佩。”

    在牧尘身旁,清衍静也是抽空前来送行,轻声说道:“也请两位带话给炎帝,武祖,我浮屠古族,也愿与之结好,日后若是有机会,或许可以多加合作,若是域外邪族有异动,请第一时间通知浮屠古族。”

    听到此话,林貂与药尘神色都是郑重了一些,与牧尘不同,清衍静的话,真的能够代表着浮屠古族,而浮屠古族乃是五大古族之一,其势力比起无尽火域,武境来不遑多让,这种等级的善意,即便是炎帝,武祖,想来也会欣然接受。

    “必会将大长老之言带回。”林貂,药尘皆是说道。

    “喂,牧尘,回头有机会可要来武境玩啊,不过等下次见面时,我也一定会突破到天至尊!”林静有些不舍,但还是握紧小拳头,冲着牧尘娇声说道。

    牧尘笑了笑,道:“你一定可以的。”

    林静的天赋,其实并不弱于他多少,只不过性子使然,无法如他一般去历经生死磨练,否则的话,定然会远胜玄罗,墨心这些浮屠古族中的天才。

    “原本见你也是突破到了天至尊,还想与你斗一斗的,不过看了那诸脉会武,我就不自取其辱了,但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何我爹那么看重你,因为你与他一般,都是一个怪物。”萧潇那如水般的眸子,也是盯着牧尘,然后认真的说道。

    牧尘额头有着黑线出现,这么说你爹是个怪物,真的好吗?

    药尘,林貂皆是一笑,而后也不过多的拖沓,对着牧尘,清衍静再度告辞后,便是袖袍一挥,灵光卷起萧潇,林静,便是冲天而起。

    “牧尘小友,后会有期。”

    当那笑声回荡天际时,灵光却已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牧尘立于原地,目送着灵光散去。

    “尘儿,炎帝,武祖皆是当世之雄,虽然出自下位面,但却惊才绝艳,将大千世界中那些雄才尽数的比了下去,所以他们眼界极其之高,大千世界中,能够让得他们看上眼的屈指可数,你能与之交好,倒是让得为娘自豪。”在那一旁,清衍静伸出玉手,轻轻的揉了揉牧尘的头发,笑吟吟的道。

    “两位前辈的确是当世之杰。”牧尘对此也是深感赞同,在与炎帝,武祖多次接触后,他方才能够感觉到两人所具备的魅力。

    “不过尘儿也不差,假以时日,应当也是能与他们齐名。”清衍静道。

    “那就托娘亲吉言了。”

    牧尘笑了笑,然后迫不及待的道:“娘亲,我们何时回北灵境?老爹等这一天,都等了二十多年了”

    虽然如今在这浮屠古族,几乎无人敢来招惹他,个个对其恭敬有加,但牧尘却并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他现在最想做的,便是带着清衍静回到那小小的北灵境。

    虽然不论是与天罗大陆还是浮屠古族相比,那里显得无比的渺小,但在牧尘的心中,却是有着难以撼动的位置。

    他在那里长大,也是在那里下定了走向大千世界的决心

    同时他也不会忘记,在离开的时候,他对自己父亲许下的承诺

    那个男人,虽然只是小小的牧域之主,但却守护着他成长起来,在他的心中,那道身影,同样是伟岸至极。

    清衍静的神色也是有些恍惚,似是想起了那个人,她的眸子不由得变得愈发的温柔,轻笑道:“那个家伙,将我儿养成这般模样,倒也算是没让我失望。”

    她的声音中,同样是透着浓浓的思念。

    “等娘亲将浮屠古族的事情平定下来,应该就能够与你动身离开。”

    清衍静嘴角含笑,她的眸子打量着牧尘,忽的一笑,道:“不过在这之前,娘亲也要送你一份小小的见面礼。”

    话音落下,不待牧尘说话,她便是抓着牧尘的手臂,灵光涌动,将两人包裹。

    当灵光散去时,牧尘却是见到眼前的景象出现了变化,那是一片古老的天地,而在浩瀚天地间,一座古老的石塔静静的矗立。

    对于这片古老天地与石塔,牧尘并不陌生,当年他凝炼出圣浮屠塔时,便是来到过这里,还险些被浮屠玄抓住。

    “娘亲?”

    不过他却不知道清衍静为何要将他带到此处。

    “在浮屠古族中,只要踏入天至尊,都是有着资格进入祖塔,吸收祖气,令得自身浮屠塔获得第二次的强化。”清衍静微笑道。

    牧尘一怔,旋即捎了捎头,道:“这有些不合适吧?”

    虽然清衍静说得简单,但牧尘如何不知晓这其中的珍贵,恐怕就算是在浮屠古族中,能够获得这种机会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而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不算是浮屠古族的人。

    清衍静闻言,则是不置可否的道:“如今娘是大长老,我说可以就可以,而且,这是浮屠古族欠你的,他们这些年可没少为难你,所以这就是赔礼。”

    瞧得清衍静那难得霸道的姿态,牧尘也是苦笑了一声,微微犹豫,最终也就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谢谢娘了。”

    能够让得他的浮屠塔获得第二次的强化,他自然是知晓这种机会的难得,眼下送上了门来,若是放弃,倒也的确是太过的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