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去搬救兵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牧尘的微笑声在这死寂的大殿中传开,但这一次,却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感到可笑,众多百灵大陆上的势力首领,反而是在暗中发抖,他们暗暗叫苦,从眼前的模样来看,显然他们都看走了眼,这个俊逸的青年,并不是什么初生牛犊,而是一头实实在在的猛兽

    从他将一位地至尊大圆满轻易打成废人的恐怖实力来看,他们就是再蠢也是猜得出来,这个牧尘,必然也是一位天至尊!

    虽然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年轻的天至尊。

    “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他们大气都是不敢出一声,不论是牧尘还是百灵王背后的恐怖背景,对于他们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犹如神灵般能够轻易主宰他们的命运。

    所以,面对着这种神仙打架,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缩起头来当乌龟

    在这些势力首领恐惧的时候,那牧锋以及北灵盟的诸位高层,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甚至连唐芊儿都是红润小嘴微张,美目中满是惊愕。

    因为他们同样是没想到,那个地至尊大圆满,竟然会在牧尘的手中如同玩偶般的无力与脆弱

    如今北灵盟这些高层,都是当年北灵境的诸位域主,他们对于牧尘自然是颇为的熟悉,当初离开北灵境时,那还只是一个略显稚嫩的少年,但谁能料到,当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曾经的少年,已经是达到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这般死寂的气氛中,大殿首座上,那百灵王面色一片铁青,他的眼中虽然也有一些震惊,但却并没有如同其他人那般的感到惊骇欲绝。

    毕竟他的父母,也都是天至尊。

    所以,对于牧尘言语间对他鄙夷,他也是感到阵阵恼怒,当即冷笑道:“阁下真是好大的威风!我这护卫乃是北玄宗的长老,你将其打成废人,可曾将我北玄宗放在眼中?”

    牧尘闻言,也是笑了笑,道:“北玄宗?没听过呢。”

    百灵王讥讽一笑,道:“我的父亲,就是北玄宗宗主,仙品天至尊!”

    说到此处,他的声音中显然是有着一丝得意,虽然他看不清楚牧尘的底细,但也是能够隐隐的猜测出来,后者应该只是灵品天至尊的层次。

    百灵王只是下位地至尊,距离天至尊这群大千世界的巅峰人物还差得很远,但因为其爹娘的缘故,他却是知晓,天至尊中同样等级分明,一位灵品天至尊在仙品天至尊面前,同样是不堪一击。

    也正因为这种底气,即便在知晓了牧尘乃是一位天至尊后,这百灵王依旧没有畏惧。

    “仙品天至尊倒是厉害。”牧尘点了点头,然后道:“但你还是一个废物。”

    百灵王脸庞上的讥讽笑容凝固下来,手掌将椅子扶手都是捏碎了去,他没想到牧尘如此的狂妄,即便在知晓了他父亲乃是一位仙品天至尊后,还如此的不给他面子。

    在百灵王身旁,那另外一位黑袍老者也是面色凝重的上前一步,抱拳道:“这位大人,您先前已是将我们北玄宗的长老打成废人,应当也算是消了气,何必真要与我们北玄宗闹得不愉快?”

    “若是大人能够退让一步,今日之事,我们北玄宗可以概不追究。”

    身为北玄宗的长老,这位黑袍老者很清楚天至尊的力量,虽然百灵王背景强横,但如果真要激怒了这位年轻天至尊,恐怕顷刻间就能够让得他们死在这里。

    而即便到时候百灵王的父亲来为他报仇,将眼前这牧尘斩杀,但他们也早已死得干干净净了

    “哼,吕长老,不用怕他!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他能将本王如何?就算他将本王给杀了,我父亲自会让他给我陪葬,而一个天至尊给我陪葬,死了也不冤!”

    百灵王见到黑袍老者有息事宁人的架势,却是冷笑一声,毫不退让,他眼神阴翳的盯着牧尘,眼中充满着挑衅。

    这些年来,借助着其父母之威,从未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然而今日却是被人当场说成废物,这简直让得百灵王气炸,而他也是有着几分狠气,丝毫不惧牧尘暴起shā rén。

    “看来你真不信我敢杀你呢。”牧尘把玩着面前的酒杯,淡漠的笑着。

    只是那声音中,有着一丝冰寒的杀意流露出来,直接是令得大殿瞬间变得冰寒起来,众多势力首领都是打了一个寒颤,进而他们惊恐的望向牧尘,这个家伙,不会真的敢将百灵王给杀了吧?

    如果百灵王真的死在这里,暴怒之下的北玄宗宗主以及百花宗宗主,恐怕会让得这百灵大陆血流成河!

    “臭小子”

    牧锋也是忍不住的出声,他倒不是怕那百灵王,但他却是担心牧尘真的将其斩杀,到时候其父母会对牧尘展开报复。

    虽然不知道牧尘现在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但两位天至尊的报复,必然会相当的可怕。

    所以,他倒是宁愿自己忍口气,也不想要牧尘去冒险。

    在其身后,唐山等其他北灵盟的高层,也是忐忑不安,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们已是插不了手,但他们同样知道,如果百灵王死在这里,一旦其父母报复起来,整个北灵境,恐怕都将会受到毁灭般的打击。

    毕竟牧尘虽然实力恐怖,但总架不住对方有两位天至尊吧?而且有着一位,还是那传说之中的仙品天至尊。

    “牧尘”唐芊儿也是拉了拉牧尘,虽然那百灵王可恶至极,可这家伙的背景的确强悍,彻底撕破脸皮的话,怕是不太妥当。

    牧尘见状,也是冲着他们笑了笑,道:“相信我吧,我会解决干净的。”

    望着牧尘的笑容,牧锋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对于自家儿子,他还是很了解的,牧尘并不是一个鲁莽行事的人,既然他会如此做,那么必然就有着他的一些底牌。

    唐芊儿犹豫了一下,也是螓首微点。

    在牧尘安抚着牧锋,唐芊儿他们时,那百灵王也是看在了眼中,牧锋与唐芊儿的犹豫让得他知道他的威胁已经取到了作用,当即嘴角的笑容愈发的得意。

    天至尊又如何?在他父母的威势面前,也得和他服软!

    “看来你对你父母的信心很足”

    在这百灵王得意时,牧尘那漫不经心的声音,也是缓缓的传来,他似是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将你父母都叫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今天究竟谁救得了你?”

    百灵王瞳孔微缩,眼神阴冷的盯着牧尘。

    “这位大人!”那黑袍老者连忙出声。

    牧尘没有听他的话,直接对着他道:“给你半天的时间,去将他所能够请动的所有救兵都请过来”

    他的声音忽然顿了顿,然后伸出手指,对着那百灵王轻轻一点。

    砰!

    百灵王的一截手臂直接爆碎开来,鲜血狂流,而牧尘也不管那惨叫起来的百灵王,袖袍一挥,将带血的手臂丢给那面色震惊的黑袍老者。

    “拿着它去吧,不然他们怕是会以为我在开玩笑。”

    大殿中,所有人望着那捂着手臂惨叫的百灵王,都是头皮发麻,他们没想到牧尘如此的果决,看这模样,是真要和百灵王的父母撕破脸皮。

    黑袍老者捧着带血的手臂,也是一脸的惊骇。

    “吕长老,你去!你去!快去将我爹娘叫来,我今日要这个杂碎生不如死!我要将他全家杀光!”百灵王捧着断臂,面色狰狞的咆哮道,眼中满是怨毒之意。

    牧尘眉头微微皱了皱,又是一指点出,百灵王另外一只手臂也是爆裂开来。

    “那就带两只去吧。”牧尘将这只手臂也是丢给黑袍老者,笑了笑,只是他这笑容,却是令得后者遍体生寒。

    黑袍老者捧着两截断臂,最后一咬牙,对着牧尘道:“这位大人,你这次,可真是惹了dà má烦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话音落下,他也是不敢停留,直接是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迅速的对着城中心的传送灵阵暴射而去。

    随着那黑袍长老的离去,大殿内气氛无比的沉重压抑,而那百灵王虽然双臂被断,但还是怨毒的盯着牧尘,只是此时却没有惨叫出声,显然,他在等待着他父母来到

    那时候,他定会在牧尘的眼前,将他所有的亲人,都是扭断四肢,一点点的折磨致死。

    而对于大殿中这种压抑气氛,牧尘则是不太在意,只是转过头对着牧锋露出一抹坏笑,道:“老爹,我给你带了一个人回来。”

    此时的牧锋满心思的都是那百灵王父母来了怎么办,所以对牧尘的话也没多少兴致,当下没好气的道:“带谁来我都没兴趣。”

    牧尘闻言,顿时面现古怪之色,似是有些幸灾乐祸。

    牧锋对于牧尘的面色也是感到有些奇怪,不过还不待他询问,便是听到一道轻哼之声,自那大殿之外传来。

    “哦?对我也不感兴趣吗?”

    随着声音传来,大殿内,众多势力首领便是见到一道温婉倩影自那大殿外缓步而进,一对美目,瞪向了牧锋。

    啪。

    望着那道走进大殿的倩影,牧锋的双目,陡然瞪圆,手中的酒杯,瞬间脱手,在那地板上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