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背景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当那位吕姓仙品天至尊略显小心翼翼的声音传开时,这天地间再度寂静了一瞬,特别是那秦北玄以及另外两位天至尊,都是震惊莫名的望着前者。

    “吕兄,你?!”秦北玄神色有些难看,他不知道这请来的帮手,为何会突然间对那个年轻天至尊如此的客气,甚至,那客气中,仿佛还有着一些惧意。

    另外两名天至尊也是一脸的惊疑不定。

    在那大殿中,众多百灵大陆的势力首领也是面面相觑着。

    倒是牧尘微微怔了怔,他看了一眼那吕姓天至尊,然后点了点头,道:“如果你说的是天罗大陆上那个牧府之主牧尘的话,那应该就是我了。”

    听到牧尘这确定的话,吕姓仙品天至尊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那眼神中的忌惮愈发的浓厚,旋即抱拳笑道:“原来真是牧府主在此,此番倒真是得罪了。”

    “吕兄!”秦北玄再度沉声道。

    吕姓天至尊叹了一口气,他望向秦北玄,道:“秦兄,看在我们相识多年的份上,我劝你一句,今日的事,还是算了吧。”

    秦北玄脸庞微微抽了抽,另外两位天至尊也是察觉到不对,他们看了一眼牧尘,谨慎的道:“吕兄,此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此时此刻,他们就是再蠢,也是能够察觉到吕姓天至尊对牧尘的忌惮甚至惧怕,而后者是仙品都是如此,更何况他们两人这灵品?

    吕姓天至尊苦笑一声,道:“这里距那浮屠大陆极为遥远,所以你们一时不知,前些时候,你们眼前这位牧府主,独自一人闯进浮屠古族,以一人之力,险些将浮屠古族那些长老一网打尽,最后还是浮屠古族当时的大长老浮屠玄出手,才将他阻拦下来。”

    听到此处,就连秦北玄面色都是一变,对于浮屠古族在大千世界中的地位,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五大古族之一,底蕴深不可测。

    类似他北玄宗这种实力,虽然能够挤入超级势力的行列,但与浮屠古族相比,还是差距了太多太多,而浮屠古族的大长老,更是圣品天至尊的实力,屹立在这大千世界之巅。

    这牧尘能够逼得那浮屠玄出手对付他,可想而知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但怎么可能?他只是灵品天至尊的实力。”另外两位天至尊也是不可思议的道,浮屠古族中,光是仙品天至尊恐怕都超过双手之数,就是用人堆,也能将牧尘给堆死啊。

    “因为他当时掌控了浮屠古族的护族大阵,借此力量,将浮屠古族的所有长老都是镇压了下去,就算是玄脉,墨脉那两位仙品后期的脉首,都不是他的对手。”吕姓天至尊说道。

    那两位天至尊闻言,都是暗暗咂舌,这牧尘也太疯狂了吧?竟然能够干出这种恐怖的事情,这得将浮屠古族得罪成什么样?

    秦北玄神色也是有些凝重,但反而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原来牧尘是依靠的浮屠古族护族大阵,那种恐怖的力量,并非源自其本身。

    “他能够做出这些事,的确证明他能耐不小,但也不至于让吕兄如此忌惮吧?他得罪了浮屠古族,还能如此肆无忌惮?”秦北玄沉声道。

    牧尘这些战绩,的确连他都是心惊不已,但如果说要让一位仙品天至尊如此惧怕,那其实也并不至于。

    吕姓天至尊摇了摇头,道:“别看他只是灵品天至尊,但就算是浮屠古族的一位仙品初期的长老,都是败在了他手中,这可不是护族大阵的力量,而是他本身的能耐。”

    “另外你们觉得,他将浮屠古族掀得天翻地覆,如今却是安然无恙时为什么?”

    听到此话,秦北玄三人都是心头一凛,浮屠古族那种森严古族,最是在乎面子,牧尘此举,可谓是扫尽了颜面,正常来说,浮屠古族决不会善罢甘休,可现在的牧尘,依旧是活蹦乱跳

    这说明什么?说明就算是做了那些事,浮屠古族依旧拿他没办法,这究竟得多大的能量?

    “这牧尘与无尽火域的炎帝,武境的武祖,关系极深,他在浮屠古族闹翻天,炎帝,武祖甚至还为他ti gong庇护。”吕姓天至尊道。

    秦北玄三人的面色再度一变,炎帝,武祖,那可是大千世界中响当当的名字,那甚至在圣品天至尊中,都屹立在最顶尖。

    而牧尘,竟然能够与他们有着不浅的关系?甚至不惜为此得罪浮屠古族?

    “难怪有这两位撑腰,就算是浮屠古族,也会忌惮。”那两位天至尊叹息一声,说道。

    吕姓天至尊笑了笑,道:“这还并非是最主要的,你们可知牧尘为何要大闹浮屠古族?那是因为他要去救其母亲。”

    “早年其母与其父在这百灵大陆结下私情,浮屠古族大怒,后来将其母幽禁,而牧尘此去,就是为了其母亲。”

    “而他这位母亲,也是了不得此次一现身,就剥夺了浮屠玄大长老的身份,而她本身,更是一位圣品大宗师,所以说,现在浮屠古族的大长老,就是牧尘的母亲。”

    秦北玄与那两位天至尊都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之色,搞了半天,这牧尘的母亲,竟然是浮屠古族的新任大长老?!

    难怪浮屠古族不追究牧尘大闹的事情,原来这最高权力,都落在了他母亲的手中!

    那两位天至尊对视一眼,都是呐呐无言,眼神闪烁,显然已是有了退缩之意,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牧尘身后的牵连之广。

    不仅有着无尽火域,武境,如今更是还有着一个浮屠古族

    这可是大千世界中顶尖的超级势力,跺跺脚连世界都会抖一抖,他们虽然也是天至尊,享受亿万尊崇,但他们更是明白与那种顶尖势力,与圣品之间的差距

    有这种背景,这大千世界,还能够让得那牧尘忌惮的势力,还真是不多。

    秦北玄的面色也是微微发白,原本以为牧尘只是一个普通的灵品天至尊,但没想到背景如此之深,甚至深到连他都是感到有些惧意。

    这下子,可真是搞得他有些进退两难了。

    而在秦北玄犹豫间,他忽然见到一旁那吕姓天至尊的面色变了,当即忍不住的道:“又怎么了?”

    吕姓天至尊目光有些闪烁,他掠过大殿,然后瞧见了牧锋身旁一道温婉身影,当即头皮有些发麻的道:“你们看见了那个女子了吗?我看怎么有点像是牧尘的母亲?”

    听到他这话,就连秦北玄头皮都是炸了一下,另外两位天至尊更是面色惊惧,小心翼翼的将目光投射而去,原本他们并没有在意大殿中的人,而此时仔细的打量下,方才隐隐的感觉到,那个一直未曾说话,只是温婉坐在那里任由牧尘发难的女子,竟是给他们一种无言的压迫感。

    “是了!是了!那位就是牧尘的母亲,也就是如今浮屠古族的大长老,清衍静!”吕姓天至尊终于是认了出来,当即露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另外两名天至尊也是浑身发凉,他们竟然当着一位圣品大宗师的面,还打算联手对付她儿子?他们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他们刚才出手了的话,现在会是何等下场?

    旋即他们看向秦北玄,道:“秦兄,今日之事,我们可差点被你害惨了。”

    他们的言语间有些埋怨,秦北玄请他们来助拳自然可以,但却连对方的底细都没搞明白就找他们来,简直就是在坑人了。

    秦北玄面色青白交替,最后苦笑一声,道:“此事是我做岔了,我也没想到这逆子竟然会惹出这种麻烦来。”

    “眼下我等先下去,见一见这位大人,看能否将此事揭过。”

    秦北玄如此说道,也想下次亲自探测一下,看看那位女子,是不是真的就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

    那吕姓天至尊三人闻言皆是连连点头。

    于是,在大殿众多首领的惊疑目光中,先前还气势汹汹要联手对付牧尘的四位天至尊,竟是从天而降,落在了破碎的大殿中。

    “爹!爹!”

    那百灵王瞧得秦北玄到来,则是狂喜,连忙叫道。

    不过秦北玄却根本未曾理会他的叫喊,而是来到了北灵盟那片席位前,最后在那一片震惊失色的目光中,齐齐的对着牧锋身旁的清衍静抱拳一礼。

    “敢问可是浮屠古族大长老当面?”

    秦北玄忐忑的声音在大殿中传开,那原本还一脸狂喜的百灵王神色瞬间凝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而其他各方首领,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那北灵盟中,先前那些还和清衍静笑着交谈的高层们也是大吃一惊,然后他们齐齐的咽了一口口水,望向牧锋身旁的清衍静。

    显然他们不明白,为何眼前的四位高高在上的天至尊,会突然对着清衍静行这般大礼。

    而对于眼前四人这般恭谨的态度,清衍静也是微微讶异,旋即淡笑一声,螓首一点,道:“我是清衍静。”

    此话入耳,秦北玄顿时如处冰窖,通体冰寒。

    他们这群瞎眼的人,竟然还真的是当着一位圣品大宗师的面,如猴子一般的蹦跶了好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