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处置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大殿寂静,而秦北玄四人,则是浑身冷汗直流,面色微微发白,显然是感到了一些由衷的恐惧,一位圣品大宗师,只要心念一动,恐怕就能将他们困入一座灵阵世界中,然后抹杀成虚无

    圣品与仙品,差距就是这么大。

    这就犹如小国的帝皇与超级大国帝皇之间的差距,虽同为帝皇,但后者一念之下,就能令其国破人亡

    “浮屠古族大长老?”

    而大殿内的其他势力首领以及北灵盟的一众高层,都是疑惑的望着清衍静,因为层次的不同,他们自然也很少接触到浮屠古族这种级别的古老势力。

    在他们眼中,有着天至尊坐镇的超级势力,就已经是高不可攀,至于那在超级势力中都是处于顶尖层次的古族,就更不在他们的视野范围了。

    不过,虽然很疑惑这所谓的浮屠古族大长老是什么,但从眼前秦北玄四人那发抖般的模样来看,他们也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这之间的恐怖。

    因为就算是之前牧尘展现出来的那种惊人战斗力,都只是令得眼前四人忌惮,而并非是如此的惧怕

    由此可见,这清衍静所带来的威慑,远比牧尘更强。

    咕噜。

    这让得不少势力首领都是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望向清衍静的视线中,充满着敬畏之色,到得此时,他们方才明白,这大殿中,最可怕的,并非是手段惊天的牧尘,而是这个面带温柔笑容,平易近人得让人以为她只是普通人的温婉女子

    与牧尘的金刚怒目相比,这才是一尊真正不怒自威的大菩萨。

    而先前那些还和清衍静谈笑自如的北灵盟高层,则都是在此时齐齐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刚才的他们,竟然和一位他们根本无法触及的恐怖存在谈笑风生,如今想想,可真是让人心脏狂跳

    “呵呵,看来还是我媳妇比儿子厉害。”在场中唯二还算镇定的便是牧锋,他见到这一幕,冲着牧尘笑呵呵的道。

    牧尘闻言,也是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爹!”

    而在大殿首位上,百灵王见到这一幕,也是如遭雷击,旋即面容扭曲起来,嘶声道:“爹,你要为我报仇啊!你不能放过他们啊!”

    他怎么都没想到,苦苦期盼而来的救兵,眼下不仅没有如他所愿的让牧尘一家跪在他的面前,然而还屈身在对方面前,这种反差,几乎是让得一生顺风顺水的百灵王失去理智。

    “闭嘴,逆子!”

    秦北玄面色铁青,袖袍一挥,一巴掌便是隔空扇在了百灵王的脸庞上,将他打得重重撞在墙壁上,他眼神冰冷的盯着后者,咬牙道:“你还嫌你惹的祸不够多吗?!”

    此时的他,也是一阵后怕,今日之事,如果不是他这朋友发现得早,一旦真动起手来,将这清衍静也是惹怒,那么到时候,恐怕圣品之怒下,连整个北玄宗都将会烟消云散。

    身为一位仙品天至尊,他非常清楚圣品大宗师的恐怖,也更清楚浮屠古族这种古族所蕴含的能量

    而一想到整个宗门都差点因为百灵王的举动引来灭门之灾,秦北玄便是因为心中的恐惧而有些暴怒。

    百灵王的脸庞都是在此时肿了起来,他呆滞的望着震怒的秦北玄,脸庞上传来的剧痛,终于是让得他逐渐的清晰了过来,当即通体一阵冰凉。

    到了这一步,他如何还看不出来,不是他爹不想给他出气,而是因为他所招惹的敌人,强大到了连他爹都感到恐惧的地步。

    眼前那个青年以及那温婉女子,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

    此时,百灵王能够倚仗的背景破碎,支撑他的底气也是消散得一干二净,他望着牧尘那冰冷的目光,心中终于是涌上了恐惧之感,瑟瑟发抖起来。

    “北玄!你做什么?”

    而此时那柳百花也是掠进大殿,她望着被秦北玄一巴掌扇到脸庞肿起来的百灵王,不由得大怒,这个儿子,可是被其视为心头肉。

    “你也给我闭嘴!”

    不过,她刚刚出声,秦北玄那冷厉的目光便是投射而来:“你若是不想我北玄宗以及百花宗从此除名的话,就给我清醒一些!”

    柳百花浑身一寒,眼带着一些恐惧的看了清衍静一眼,此时的距离,已经足以让得她感觉到后者体内散发出来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恐怖威压了。

    在那种绝对的压制下,就算是她再心痛与不甘,都是不敢再出言了。

    大殿内,其他的众多首领见到这一幕,都是暗暗感叹,看来这一次,这百灵王是彻底的栽了,不过一开始谁又能够想到,这区区一个北灵盟的盟主,竟然能有这种可怕的背景

    他老婆是那所谓浮屠古族的大长老,而他儿子,更是一位力压秦北玄的天至尊,这简直让得他们有点崩溃,因为牧锋的实力,怎么看,都还未曾达到至尊境

    在将自家妻儿都是镇压下来后,秦北玄方才转身对着清衍静恭敬的一抱拳,苦涩的道:“今日之事,全是我那逆子咎由自取,不知大人,是要打算如何处置?”

    清衍静微微蹙眉,对这些事没有半点的兴趣,当即摇头,道:“这些事都由我儿做主,你自去问他吧。”

    一旁的牧尘扫了秦北玄一眼,声音平静的道:“秦宗主,这百灵王有你们庇护,在这百灵大陆作威作福,欺压旁人,旁人也只得自认倒霉,不过,今日他欺到我家人头上,也就只有你们自认倒霉了。”

    秦北玄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说起来也的确是公平,百灵王以往欺压其他人,他们能够镇住,自然是安然无恙,但如今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自然也就要付出代价。

    “全凭牧府主处置。”他也是干脆,既然无法抗衡,那就表现得顺从一些。

    “你倒是个聪明人。”牧尘一笑,这秦北玄能屈能伸,不愧是一宗之主。

    “从今往后,这百灵大陆就不归你们北玄宗管辖了,该由北灵盟为主。”

    此话一出,大殿内也是隐隐有些哗然声,那些众多百灵大陆上的势力首领都是暗感震动,如此一来,日后他们要朝拜的王,岂非就变成了牧锋?

    这让得一些势力首领有些不自然,毕竟北灵盟以往在百灵大陆上只能算做中等势力,但如今,却是直接压在了他们的头上。

    不过,他们的不自然,当牧尘的目光扫过来时,都是打了一个寒颤,当即暗骂自己愚蠢,有着一个如此厉害的老婆与儿子,谁还敢将北灵盟当做一个不起眼的势力来看?

    秦北玄闻言,微微犹豫,咬牙点头:“好,这百灵大陆,我北玄宗就双手奉上,以息两位之怒。”

    虽然少了百灵大陆,对于他们北玄宗也是影响极大,但终归是在承受的范围之中。

    “另外,你儿伤我家人,手段卑劣,本该一手抹杀了事,不过念在你的面上,留其一命。”牧尘淡淡的道。

    秦北玄刚刚松了一口气,牧尘的声音便是再度响起:“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音落下,牧尘天灵盖上,一道古朴的水晶浮屠塔冲天而起,然后悬浮在了惊恐莫名的百灵王头顶之上。

    嗡嗡。

    水晶般的光华照耀下来,迅速的在百灵王身躯上形成了水晶般的符文,这些符文,犹如是锁链一般,刺入了百灵王血肉之中。

    而随着这些水晶符文的成型,百灵王惊骇欲绝的发现,自身的灵力,竟然开始迅速的消失黯淡,最后彻底感应不到丝毫。

    “封印其灵力五十年。”

    牧尘冰冷的声音落下来,百灵王如遭雷击,面色如土。

    “你!”柳百花见状,顿时紧咬银牙,眼中流露出愤恨之色。

    “还有你!”

    不过此时牧尘冷冽的目光,却是投射而来,冷声道:“辱我家人,也不可轻饶!”

    对这泼妇般的女人,牧尘也是恼怒,显然正是她的的原因,才令得这百灵王肆无忌惮,先前她更是辱其父亲,口舌恶毒,这般女人,也不可轻易饶过。

    咻!

    当其声落时,水晶塔再度洞穿虚空,出现在了那柳百花头顶,水晶之光笼罩下来,将其覆盖。

    柳百花面露骇然,急忙催动灵力抵御,但当其灵力与那水晶之光接触时,却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溃败下来,短短不过十数息,那灵力光芒便是在其身体表面烙印下了一个个水晶符文

    而柳百花周身浩瀚无匹的灵力波动,也是在此时迅速的萎靡下来。

    以牧尘如今的实力,还无法彻底将一位天至尊灵力封印,但却可以削弱,此时的柳百花,实力也就相当于一位上位地至尊。

    “这道封印,将会持续二十年,二十年后,自会消失。”

    柳百花面色惨白,她乃是高高在上的天至尊,如今一下子变回地至尊,对于她的打击,显然不同一般。

    整个大殿,死寂无声,所有人都是被牧尘那凌厉手段所震慑,翻手间便是将百灵王与柳百花封印,这般手段,是何等的气势?

    做完这些,牧尘看向秦北玄,缓缓的道:“秦宗主,我的处置,你可有意见?”

    秦北玄面色苦涩,微微摇头,他知道,牧尘已经算是留手了,大千世界中,圣品之威,毁天灭地,一位圣品如果真的动怒了,他们北玄宗与百花宗,都难逃劫难。

    如今只是封印了百灵王与柳百花的灵力,比起毁宗般的结果,已是好上了太多。

    “既然如此,今日之事,就此揭过,还望你日后好自为之,若是这北灵盟以后出了什么问题,我自当登门拜访。”牧尘语气平静的道,他不可能一直留在百灵大陆,万一到时候他与清衍静都是离开,这秦北玄想要报复,以北灵盟的实力,必然无法阻挡。

    秦北玄自然明白牧尘话语中的意思,当即苦笑着点点头,在见识了牧尘以及清衍静的实力后,他哪里还敢有报复的心思。

    “那我等就先行告辞了。”

    秦北玄袖袍一挥,灵力卷起百灵王与柳百花,对着牧尘,清衍静抱了抱拳,便是不再停留,与另外三位天至尊化为灵光冲天而起。

    随着秦北玄他们的离去,那笼罩在这天地间的恐怖压迫感,也是随之消散。

    不过,大殿内众多的势力首领望着一片狼藉的大殿,都是心中知晓,从此以后,这百灵大陆,就要换天了。

    看来他们,也得赶紧准备重礼,前往北灵盟朝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