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缘由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天罗大陆,北界牧府总部。

    在那总部后方,一座高台之上,有着一道巨大的灵阵,只不过这道灵阵灵光黯淡,显然是属于未完成品。

    不过今日,这座灵阵上忽有万丈光芒爆发而起,狂暴的空间波动汇聚而来,竟是渐渐的在那灵阵中央撕裂开了一道空间通道。

    而通道之中,一道人影,缓步踏出。

    “看来这传送阵是连接成功了。”踏出的人影,望着脚下的灵阵开始爆发出灵光,那是被激活的迹象,当即微微一笑。

    这道人影,自然便是从北灵境赶回北界的牧尘,在那空间通道中传送了整整五日的时间,他才抵达北界。

    不过对于这种速度,牧尘已是极为的满意,不然一座座大陆的周转过去,起码得两三月的时间。

    咻!

    而就在牧尘刚刚出现时,在那不远处立即有着一道道井然有序的光影暴射而来,靠近来时,方才显露身形,乃是一位位身披甲胄,气势森严的护卫。

    “来者何人,敢闯牧府总部?!”

    那些守卫厉声大喝,同时灵力爆发,眼神锐利的锁定向牧尘。

    “反应倒是挺快。”牧尘见状,则是一笑,对于这些守卫颇感满意,他走出传送阵,面目也是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是府主!”

    “属下拜见府主!”

    瞧得他的面目,那些原本气势凌厉的守卫顿时一惊,旋即连忙凌空单膝跪下。

    “都起来吧。”牧尘不在意的笑了笑,袖袍轻拂,便是将他们尽数的扶起。

    唰!

    而也就是在此时,又是两道灵光从天而降,气势浩瀚,现出身来,赫然便是曼陀罗以及那位玄天老祖。

    “你终于回来了。”曼陀罗见到牧尘,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牧尘先是冲着她笑了笑,然后对着玄天老祖抱了抱拳,道:“这些时日,真是劳烦玄天长老守护我牧府了。”

    玄天老祖见状,老脸上连忙堆上笑容,极为热情的道:“府主说的哪里话,我乃是牧府长老,守护牧府,是我应尽之责。”

    牧尘闻言,倒是讶然一笑,要知道之前他将玄天老祖逼为牧府长老,这老家伙可是百般的不情愿,但如今怎么变了个态度。

    似是瞧出了牧尘的疑惑,玄天老祖尴尬一笑,道:“府主前些时候在浮屠古族的威风,可是传遍了大千世界。”

    要知道,在听到那些消息的时候,玄天老祖也是吓了一大跳,虽然他知道牧尘手段不弱,但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把浮屠古族给掀了个天翻地覆,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浮屠古族玄脉,墨脉的长老尽数给镇压下去。

    当然,最令得玄天老祖头皮发麻的是,牧尘的母亲,如今竟然成为了浮屠古族的大长老

    有了这等背景,在如今的大千世界中,恐怕没多少势力再敢小觑牧尘以及这个牧府了,所以,按照玄天老祖的想法,有着这种背景的牧府,未来必然前途不小。

    牧尘目光闪动,显然也是明白了玄天老祖心中的所想,不过他也不介意,若真是能够让玄天老祖安心的成为他牧府的长老,对于牧府而言,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于是,他看向玄天老祖的眼神也是温和了一些,再对着曼陀罗道:“近来牧府如何?”

    如今牧府彻底霸占了北界,而且还在不断的对着天罗大陆伸出触角,这必然会引得其他一些老牌势力背后的超级势力忌惮,所以也极容易出乱子。

    “原本还有些动静,不过自从你在浮屠古族的消息传出去后,天罗大陆就安静了,那些躲在他们背后的各方超级势力,也是隐隐有着退缩的迹象”曼陀罗也是感叹了一声,原本以为他们牧府会面临诸多激烈竞争,没想到却是被牧尘在浮屠古族的作为,尽数的镇压了下去。

    牧尘闻言,也是有点感叹,他知道,那些超级势力恐怕忌惮的并非是他,而是忌惮他娘亲这个如今的浮屠古族大长老

    显然,一位圣品大宗师的威慑,牧尘还是小瞧了。

    不过如此也好,若是那些超级势力有着退缩之意,迟早有一天,他们北界将会成为天罗大陆当之无愧的霸主,到时候,借助着这座超级大陆,牧府也将会跻身进入大千世界的顶尖超级势力。

    当然那前提是牧尘也是能够问鼎圣品,否则,顶尖超级势力,牧府始终无望。

    “九幽出什么事了?”

    收敛了这些心思,牧尘神色也是变得冷肃起来,沉声问道。

    “让天雀长老和你说吧,我已通知他过来了。”曼陀罗道。

    而就在曼陀罗声音刚落时,只见那远处便是有着一道流光火急火燎的疾射而至,最后在牧尘他们前方停了下来,现出身形,正是当初来大罗天域接九幽时见过的天雀长老。

    “九幽族天雀,见过府主。”

    天雀长老望着那立于曼陀罗身前的青年,老脸上划过一抹激动,然后又是有些感慨,要知道他上一次来到这里时,这里还只是大罗天域,北界之中的一个一流势力而已。

    那时候的天雀长老,对于这大罗天域自然是抱着一些居高临下的态势,毕竟九幽族好歹也是神兽种族,底蕴与实力,远非一个大罗天域可比。

    那时候的他,恐怕怎么都没想到过,短短数年之后,大罗天域改为牧府,称霸北界,甚至连天罗大陆上其他的顶尖势力都不敢与其争锋,而且那那原本只是一个小小至尊的牧尘,如今,更是踏入了天至尊的层次,连浮屠古族那等超级势力都是奈何他不得

    上一次在见到牧尘时,天雀长老还能够当其当做一个小辈,但现在再见面时,却是不得不尊称一声府主了

    “天雀长老太客气了。”牧尘面露温和之色,却并没有半点天至尊的盛气凌人之态,抱拳还礼。

    瞧得牧尘依旧和当年一般温和从容,天雀长老也是在心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类似牧尘这等天才,皆是天骄般的人物,心高气傲,当年他们九幽族内,为了让九幽解除牧尘之间的血脉链接,也没少给牧尘脸色,但眼下看来,后者显然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还是九幽眼光好,比我们这些老家伙会识人。”天雀长老苦笑道,若是当初他们能够知晓牧尘有今日这般成就,哪里还会纠结于牧尘与九幽的血脉链接,反而更是乐得如此。

    “天雀长老,还是说说九幽的事吧。”牧尘微微一笑,道。

    提起正事,天雀长老也是面容发苦,悲声道:“还请府主这次救救九幽,也救救我九幽族!”

    牧尘脸庞上的温和渐渐的收敛,漆黑双眸也是变得冷冽起来,道:“放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九幽出事的。”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时候九幽回来,缠着族长,说要寻找进化的机缘,她说现在她太弱了,必须找到进化之路,彻底的觉醒不死血脉,踏入超级神兽之列。”天雀长老苦笑道。

    牧尘闻言,双目却是微眯,他知道九幽这么做,必然是看见他突破到了天至尊,而她迟迟未能跟上脚步,不能再对他有什么帮助,所以才会回九幽族找寻进化之道。

    而一想到此,牧尘便是有些心绪复杂,说来说去,九幽如此,都是为了他。

    “而族长被她缠得没办法,就打算带他去凤凰族,凤凰族有一座“化神池”,诸多飞禽神兽的天至尊先辈,每当陨落时,都会在其中坐化,将毕生精血化入其中,那是先辈留下来的一道大机缘,而我们九幽族以往也曾经有过一位先祖坐化在其中,所以我们族内,也有着一道如池名额的,而经过族内商量,都将这个名额,给予了九幽。”

    说到此处,天雀长老便是满嘴的苦涩,道:“然而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谁都没想到,那凤凰族的凰王之子,修行了“九转成圣诀”,此等绝世神通,每一转,都需要吞噬一道超级神兽血脉,如今那凰玄之已是八转,所以九幽的不死鸟血脉,就被他看中了。”

    “九转成圣诀?”牧尘眼神一凝,此等神通,可是在那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列,非同凡响,没想到竟是被那凰王之子,凰玄之修成了。

    “要知道九幽是我九幽族的希望,若是她的不死鸟血脉被凰玄之给吞噬了,她毕生就将再难以精进半步,所以说,她基本就废掉了!”天雀长老咬着牙说道。

    “那凰王也说了,若是我们不愿,一旦进入“化神池”,那凰玄之就会自取,到时候,说不得九幽连性命都是保不住!”

    “虽然按照规矩,进入“化神池”,可以找寻一位护法者,但我们九幽族唯一的一位天至尊,也才打到灵品中期,根本护不住九幽。”

    “这段时日,我们九幽族费尽周折,想要邀请一些往日有一些关系的天至尊,但他们都是惧怕凤凰族的威势,皆不敢应诺。”

    “我们九幽族已被逼得没有路子可走了,所以所以这才只能求shàng mén来,希望府主能够看在九幽的面上,出手相救!”

    话到最后,天雀长老已是老泪纵横,就要跪拜下来。

    不过却是有着一股大力将其撑起,他抬起头,望着牧尘那面沉如水的俊逸脸庞,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他不知道牧尘究竟会不会答应,虽然他与九幽有着血脉链接,但那毕竟是凤凰族,大千世界中顶尖的超级势力,一般的天至尊,根本不敢招惹。

    在他的注视下,牧尘的脸庞上,终于是有着一丝淡淡的嘲讽之意流露出来。

    “自取么?”

    牧尘的目光转向天雀长老,平静而蕴含着冷冽的声音,却是令得天雀长老激动得浑身颤抖了起来,老眼通红。

    “天雀长老,带我走一趟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凰玄之,有什么能耐来取走这道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