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欺压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山海大陆,百万群山。

    在数座山脉交汇的地方,有着一座碧绿色的湖泊,湖泊犹如明镜一般,湖面不起波澜,倒映着天地,此湖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不知为何,却是给人一种莽荒般的沉重压迫,即便是天至尊在此,都是微感压力。

    此地素来宁静,不过今日,平静却是被喧哗所打破,当晨曦破开大地时,只见得无数道流光犹如彗星般的划过天际,然后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落在了那片湖泊周围的山峰上。

    随着这些身影的到来,这天地间仿佛是有着无数清鸣之声响彻,似鹤唳,似雀鸣,宛如万鸟齐聚

    “化神池”在飞禽神兽种族中,拥有着非同凡响的地位,所以即便进入的名额有限,但每当开启时,都将会引来众多神兽种族的观礼。

    众多种族汇聚,纷纷吵杂声,响彻山林。

    吟!

    不过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种族到来,待得日色渐烈时,这天地间,忽有一道嘹亮凤吟之声响起,紧接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令得在场众多来自神兽种族中的强者都是面色微变,旋即眼露敬畏之色。

    他们抬起头望着远处,只见得那里彩霞弥漫天地,彩霞之上,似是有着人影,最后徐徐的落在了这片碧绿湖泊最近的一座高大山峰之上。

    随着彩霞散去,只见两道人影现出,当先一人,正是那凤凰族的凰王凰金,而在其身后,便是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浑身散发着尊贵之气的凰玄之。

    “见过凰王!”

    当这凰金出现时,在场那众多飞禽神兽种族中的强者皆是恭声相迎。

    凰金气度不凡,冲着众人微笑点头,然后抬头望着远处,那里也是有着一道道光影掠来,紧随其后的落在了附近山峰上。

    这些光影一出现,整个天地便是弥漫了一种强横的威压,在他们身后,灵光凝聚,隐隐间仿佛是化为种种巨大神禽光影。

    其中仿佛有着九个头颅的金色巨雕,还有着似龙似雀般的生物,眼光锐利如神刃般的神鹰

    望着这一幕,在场的那些神兽种族的强者都是神色凝重,眼中有着艳羡之色,因为这些人,全部都是超级神兽。

    神兽与超级神兽之间,虽然仅仅只有两字之差,但那却是天与地般的差距。

    “我大千世界飞禽属的超级神兽种族,共十五个,如今基本上都是全来了”

    “据说为了此次的“化神池”,这些超级神兽种族,都是将族内最顶尖的天才派了出来,看来都是想要借助化神池的机缘精炼血脉,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啊”

    “不过化神池内凝结而出的“血精”终归有限,如此看来,怕是少不了一场龙争虎斗了”

    “呵呵,有着凤凰族的凰玄之在,谁能争得过他?所以此次大头,恐怕得落在他的身上。”

    “那倒也不一定,凰玄之固然非凡,但九头金雕族的林苍,九彩孔雀族的孔灵儿这些人也不见得就是要想与的”

    “的确啊,这些超级神兽种族的天才,韬光隐晦百来载,都是打算要在今日,借这化神池打下未来晋级圣品之基,所以一场激烈大战,在所难免”

    群山间,诸多窃窃私语声不断的响起,那一道道目光在那些前方的山头上来回的扫视,眼神皆是充满着热切之色。

    “咦,那九幽族竟然也是在此,难道是有化神池的名额吗?”而在扫视间,一些人的目光也是发现了一座山头上的数道身影,当即就将他们被辨认了出来。

    “嘿,九幽族数百载前,有一位先辈进入“化神池”坐化,为他们族内争到了一道名额,看来眼下他们是打算用掉了。”有人酸溜溜的说道,毕竟这“化神池”的名额太过的难得,那基本是需要一位天至尊用命来换。

    “嘁,看来你们真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九幽族现在的处境,可是有苦说不出”不过也有着情报敏锐之人,当即低声冷笑道:“那九幽族的九幽,据说进化出了上古不死鸟血脉,但如今却是被凰玄之看上了,他修炼的“九转入圣诀”,就缺这最后一道引子了”

    “所以那九幽只要一进入化神池,凰玄之就会强行出手,将其血脉剥夺”

    在神兽种族的世界中,比人类世界更加的崇尚弱肉强食,所以即便听见了凰玄之此等霸道凶狠之举,但大多数人都觉得是理所应当。

    所谓怀璧其罪,这九幽族出了一个如此罕见的超级血脉,自然会引来惦记,而且若是闷声发大财也就罢了,但却偏偏还要出来炫,眼下落到了凰玄之的眼中,哪还能让你轻易逃脱。

    而在那不远处的山头上,似也是察觉到了那些各种目光,九幽族的天荒族长也是面色有些难看。

    在天荒身后的是九幽,今日的她,一身紧身玄衣,合身的长裤勾勒着修长纤细的长腿,柳腰盈盈一握,那胸前的饱满有着动人的弧线,容颜清冷,紧抿的红润小嘴一如既往般的倔强执着。

    与天凰的面色难看相比,她的神色要平静许多,只是那微微紧握的玉手,也暴露了一些心中的波澜。

    “陆老,这次,就只能拜托你了。”天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身旁的一位灰袍老者说道,这位老者,正是他们九幽族唯一的一位天至尊,本是在闭关中,但为了九幽的事,也不得不将其请出来了。

    只是,这位九幽族的长老,也仅仅只是灵品后期的实力。

    灰袍老者闻言,苍老的面容也是有着一抹苦涩之色,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族长放心吧,老夫回尽全力保全九幽的,不过我可能并不是凰玄之的对手。”

    天荒族长身体微微颤了颤,他何尝不知道,那凰玄之如今已是仙品初期的实力,战斗力非同凡响,据说曾经有着同为仙品初期的强者陨落在其手中,此等战绩,堪称无敌。

    “也不需要陆好与那凰玄之硬拼,只要到时候在化神池中带着九幽远离他,最好拖一些时间,然后趁机带九幽出来。”天荒族长安慰的说道。

    “老夫尽量吧。”陆长老点点头,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那苍老脸庞上已是有着决然之色浮现,对于凤凰族的咄咄逼人,他心中也是愤怒至极,今日不管如何,就算是丢了这条老命,他都要护住九幽安全。

    不过,他忽然想起什么,看了九幽一眼,犹豫的道:“天雀长老那边还没消息传过来吗?那个牧尘,据说如今有些了不得,若是他能够出面,不见得就不能够抗衡那凰玄之”

    天荒微微皱了皱眉头,道:“还没有咱们九幽族没那必要靠外人,而且,他若是此番前来,那就会得罪凤凰族,那小子,怕是会权衡一下利弊的。”

    他言语间,倒并没有责怪之意,因为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这大千世界中,没有谁敢为了他们一个九幽族去得罪凤凰族,难道没见之前那些与他们九幽族关系还不错的神兽种族,都不敢对他们施加援手吗?

    “父亲!”

    不过他的声音落下,九幽那冷冽的俏目却是瞪了过来。

    天荒见状,只得苦笑着摇摇头,道:“好好,我不说他的坏话。”

    在他们这边说话间,那最高的一座山头上,万众瞩目的凰金忽然低头,眼神淡淡的望向了他们所在的方向,然后淡笑道:“不知道你们想好了吗?”

    无数道目光投射而来,天荒族长只能硬着头皮的道:“凰王,就不能放我九幽族一马吗?”

    他的言语间,已是有了一些哀求之意,彻底的放下了族长的尊严。

    凰金见状,轻叹一声,道:“你们这又是何必?若是满足了吾儿,本王自然将此视为你们九幽族的恩情,日后自有报答,可你们却屡屡拒绝,实在不知好歹。”

    他的眼神淡漠,没有多少情感的注视着天荒,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各凭本事吧。”

    天荒面色微微苍白,神色都是颓丧了下来。

    在凰金身后,那凰玄之犹如王者般高高在上的目光掠过三人,瞥了陆长老一眼,淡笑道:“这位就是你的护法吧?”

    “灵品后期”

    凰玄之嘴角掀起一抹似笑非笑之色,他摇了摇头,道:“若只是这般实力的话,我想你们还是直接放弃吧。”

    当其声音落下时,他一步踏出,刹那间凤鸣响彻,一股滔天般的威压席卷开来,整个天地都是在其威压下瑟瑟发抖。

    而那等威压,更是主要冲着陆长老而去,后者当即身躯一震,面色青白交替,那股恐怖的压迫感,几乎是令得他膝盖都是渐渐的弯了下来,就要直接跪下。

    显然,这凰玄之打算在还没进入化神池时,就将陆长老的胆魄彻底击碎,如此到时候进入了化神池,陆长老在他的面前将会失去所有的勇气。

    陆长老也是明白凰玄之的打算,当即死死的咬着牙,额头上青筋跳动,但那股来自仙品天至尊恐怖压迫,以及凰玄之本身真凰之威,直接是令得陆长老双膝愈发低下。

    在那一旁,天荒族长,九幽皆是面色铁青,但在凰玄之的威压下,他们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长老在他们面前缓缓的曲下膝盖。

    天荒族长眼前阵阵发黑,甚至要一口鲜血喷出来,如此屈辱,简直就是要丧尽他们九幽族的颜面。

    九幽玉手紧握,指尖都是掐入了掌心,鲜血顺着指尖流淌下来,此时此刻,即便是倔强如她,都是忍不住的有着水花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那种无力之感,令得她无比的自责。

    “够了,你想要这血脉的话,那就拿”她猛的瞪圆双目,直视凰玄之,声音凄厉的响起。

    然而,就当她的声音尚还未曾完全落下的时候,这天地间忽有怒雷响彻,无数强者猛的抬头,眼神凝重的望着远处的天际,那里忽有浩瀚灵力如重重海浪般的席卷而来。

    轰轰!

    浩瀚灵力冲击,竟是瞬间便是将那凰玄之的灵力威压震碎开来,紧接着,一道低沉之声,响彻天地。

    “想要这道血脉,你还没这个资格!”

    惊雷响彻,而九幽的声音也是在此时噶然而止,她猛的抬头,然后便是见到那天空之上,一道年轻修长的身影踏空而来,那张俊朗的面庞上,犹如雷海之下隐藏的惊蛰,令人心悸。

    九幽呆呆的望着那道熟悉刻骨般的身影,再然后,那泪水便是止不住的从眼角流淌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