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针锋相对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轰隆!

    狂暴的灵力波动,犹如风暴般肆虐在天地间,那等强悍的灵力威压,也是引得在场不少强者微微失色,望着那自天空走下来的青年的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

    天空上的身影,自然便是马不停歇赶来山海大6的牧尘,他身形自天空落下,落在了这座山峰上,然后望着九幽俏脸上的水花,心中也是不由得涌上了阵阵怒意。

    从认识九幽到现在,她总是显露出坚强的一面,那个倔强执着的性子,让得牧尘很是记忆深刻,然而如今,这个印象中坚强的女子,竟是被逼得流出泪来,可以想象,她究竟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与委屈。

    “天荒族长,你们没事吧?”

    落下身的牧尘,看向天荒族长,然后伸手将6长老僵硬的身躯扶了起来,抱拳道:“晚辈来晚了,实在抱歉。”

    天荒与那位6长老都是怔怔的望着牧尘,显然是有点无法相信牧尘竟然真的来了。

    这个小子,竟然真的敢为了九幽而不惜得罪凤凰族?

    “不晚,不晚”天荒族长连连摆手,进而有些苦涩的道:“只是我九幽族也没什么办法了,所以才派了天雀长老去通知你,还望不要见怪才是。”

    牧尘闻言,笑了笑,神色认真的道:“天荒族长说的哪里话,九幽当年对我照拂有加,若不是她,说不定我早已陨落,如今她有麻烦,就算是身在那天涯海角,我也得赶回来帮她。”

    天荒族长闻言,神色复杂,心中则是有些惭愧又有些欣慰,惭愧的是他们小人之心,欣慰的是九幽能够结交到如此知心之人。

    牧尘与天荒族长他们说了两句,待得一旁的九幽情绪平复后,这才靠过去,瞧得她那通红的美目,轻笑道:“没想到你也会哭鼻子。”

    九幽搽去脸颊上的水花,美目轻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是伸出修长的一脚踢在牧尘的脚背上:“你还敢取笑我!”

    不过旋即她又是幽幽的道:“你真不该来。”

    虽然如今的牧尘已是今非昔比,但那凤凰族,同样不可小觑。

    牧尘摇了摇头,目光直视着九幽,认真的道:“当初是谁护持着我走出北灵境?带我闯入大千世界的?是你,你当年尚不嫌弃我的弱小,今日我为何会抛下你?”

    那个时候,尚是孱弱少年的他,自身实力微弱,之所以能够闯过道道险境,无非是因为有着九幽暗中护持,如果不是她,牧尘也是无法达到今天的程度。

    听到牧尘此话,九幽鼻尖不由得微酸,那美目中的水气又是凝聚出来,不过为了保持形象,又被她强行的压制了回去。

    “你是何人?为何要插手我飞禽神兽种族之间的事?”

    而在他们说话间,忽有一道淡漠尊贵之声响起,只见得那凰王凰金,不带波澜的双目盯着牧尘,淡淡的道。

    牧尘闻言,抬头望着那凰王,声音平淡的道:“在下牧尘,应九幽族之邀,前来为九幽护法。”

    他的话落下,顿时在天地间引来了一些惊异之声,那一道道目光审视般的停留在牧尘的身上,显然对于这个最近在大千世界中声名鹊起的名字,并不陌生。

    虽然对于这个回答早有预料,但凰王的眉头还是皱了皱,若是一般的人类天至尊想要来插手此事,恐怕当场就会被他强行撵出去,可这牧尘却不能如此的对待,因为此人的母亲,如今已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他又与炎帝,武祖交好,甚至其本身,还是“大千宫”的诛魔王,这种种身份,都让得如今的牧尘,渐渐的具备了某种威慑力。

    这让得凰王微感棘手,因为牧尘的背后,也有着圣品天至尊,所以他也无法以圣品之威去压迫牧尘,不然的话,很有可能将其背后圣品天至尊也是惹了出来,到时候圣品交手,必然会是惊天动地。

    “父王不必多想,此等小事,哪需要您来烦恼”

    而在凰王踌躇如何对付牧尘时,在其身后,凰玄之淡淡一笑,他散着金光的狭长双目,盯着牧尘,微笑道:“早就听闻牧府主在浮屠古族中的威风,不过今日这里,可并不是浮屠古族了,而此处的护族大阵,你也动用不了。”

    他的言语平淡,却是让得众人微微点头,因为按照情报所说,牧尘之所以能够在浮屠古族中力压诸多长老,只是因为借助着浮屠古族的护族大阵,但其本身的实力,如今却仅仅只是灵品中期。

    然而今日,将会进入“化神池”的,无不是各大级神兽种族中的绝世天骄,个个战斗力凶悍恐怖,牧尘想要在这里再现浮屠古族时的威风,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凰玄之,也不愧是凰王之子,三言两语,便是将牧尘那等显赫战绩拔光,让其声望下降。

    牧尘闻言,也是笑着点点头,道:“浮屠古族那些长老有些麻烦,所以不得不借用护族大阵,不过今日一场小戏,哪里需要那么大的阵仗?”

    “呵呵,牧府主可真是豪气。”

    凰玄之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看来阁下真是将我们这些级神兽种族视为无物呢。”

    他的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是相当的狠毒,显然是打算直接将牧尘定位在所有级神兽种族的对立面。

    凰玄之的声音落下,周围那些山头上,一直保持着冷眼旁观的那些级神兽种族中的绝世天骄们,都是目光一闪,情绪各不相同的目光,看向了牧尘。

    那些目光,有着好奇,也有着冷漠,还有着讥讽以及不屑

    “嘿,一个区区灵品中期的人类天至尊,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一道阴沉笑声,也是在此时响起,其中蕴含着浓浓的轻蔑之意。

    无数道视线立即顺着望去,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不远的一座山头上,一名面容阴郁的男子,负手而立,其嘴唇如刀锋,给人一种刻薄冷厉之感。

    而在其身后,散着万道灵光,其中隐隐间,仿佛是有着一头似通体如黄金所铸的似凰似雕般的巨鸟

    “那是金凰雕族的绝世天骄,方镜,这金凰雕族与凰族有着血脉关系,最为的亲和凰族,可以说是凰族的铁杆盟友。”在牧尘身旁,天荒族长见到此人开口说话,也是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区区灵品后期而已,不足为虑。”牧尘一笑,对于那方镜的挑衅,则是完全未加理会,甚至看都未曾看过去一眼。

    在他看来,这方镜不过只是跳梁小丑,此时刷一下存在感讨好一下凰玄之罢了。

    “嘿,找死的家伙!”

    方镜听到此话,则是怒笑了一声,不过却并没有当场作,只是眼神阴森的扫了牧尘一眼,其中似是有着凶光浮现。

    “阁下也就不用在这里做这些无用的挑拨伎俩,没多少人是傻瓜,我牧尘有多少斤两,阁下来称量一下便是知晓。”牧尘依然对那方镜不加理会,只是看向凰玄之,语气平静。

    凰玄之英俊脸庞上的玩味笑容也是渐渐的收敛,眼神泛着冷光的盯着牧尘,一字一顿的道:“这不死鸟血脉,我凰玄之,要定了!”

    牧尘同样是盯着凰玄之,缓缓的道:“我也说过,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天地间,一片寂静,两人对峙,如针尖对麦芒,这看得不少人暗暗咂舌,这两人,可真的是龙争虎斗,一人是凤凰族中的绝世天骄,而另外一人,也是如今大千世界中显赫的天才。

    只是不知,这两人的对碰,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嗡嗡!

    而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山脉交汇处,那一片碧绿湖泊忽然在此时荡起了涟漪,其中竟是有着无尽的灵光在此时犹如喷泉般,冲天而起。

    轰隆!

    顿时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灵力威压自其中爆出来,在这等威压下,就连牧尘眼神都是微微一凝,因为他见到,那喷薄而出的灵光,竟是在湖面上化为了诸多光影,那些光影,呈现各种飞禽神兽之影

    显然,这些光影,应该便是曾经坐化在其中的诸多天至尊。

    “这座湖泊,不简单。”

    牧尘自言自语道,虽然在肉眼看来,这座湖泊不过千丈左右,但牧尘的感知却是告诉他,那片湖泊,无边无尽,犹如是自成一片世界。

    “化神池将要开启,诸位准备吧。”凰王凰金见到这一幕,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听到此话,这方天地间的气氛顿时紧绷起来,那些级神兽种族中的天骄,眼神也是变得极为的火热。

    嗡!

    就在下一刻,碧绿的湖泊掀起水浪,平静被打破,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表面的封印在此时被解开,其中有着滔天般的灵光疯狂的肆虐,震荡着天地。

    “进!”

    伴随着凰金的喝声响彻,那一座座山头上,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然后俯冲下来,伴随着噗通之人响起,直接是冲进了那碧绿湖泊之中。

    而当他们的身影冲入湖泊时,竟是瞬间消失不见,犹如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些绝世天骄,都是独自一人,因为按照规矩,唯有天至尊之下的人才能够携带一位护法护持,而他们,显然不需要。

    九幽也是在此时深吸一口气,美目看向牧尘,道:“你真不后悔?不然待会进入之后,必然会有惨烈之战。”

    牧尘笑了笑,伸出手掌。

    “你保护了我那么多年,而现在,也该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九幽那俏脸上也是在此时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笑颜,竟是显得异常的you huo,然后她也是伸出修长玉手,轻轻的握住了牧尘的手掌。

    下一刻,两人化为两道流光,暴射而出,最后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噗通一声,冲进了了碧绿湖泊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