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镇压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化神池外,当凰玄之,牧尘,九幽等人进入碧绿湖泊之后,只见得那凰金便是袖袍挥动,碧绿湖泊之上,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然后在那半空中凝结成了一道道透明的水镜,而水镜之内,有着人影闪烁,赫然便是深入化神池的众人

    而化神池外,那些各方神兽种族的强者,便是不断的扫视着水镜,当他们在瞧得其中出现的一头头“血精神兽”时,都是爆发出低低的惊呼声,声音中充满着羡慕。

    那种“血精神兽”,对于每一个神兽而言,都是大补之物,寻常时候,根本无处可寻,也唯有在这化神池中,才能够找寻到。

    “咦?”

    而在他们羡慕间,忽有惊咦声传出,有人指向了一面透明水镜,惊声道:“那方镜找上牧尘了”

    听得此话,顿时众多目光投射向那面水镜,果然是见到,在那水镜中,牧尘,九幽竟然正与金凰雕族的方镜对峙着。

    “嘿,看来这方镜铁了心要用对付牧尘来讨好凰玄之啊”望着水镜中的对峙,顿时有着人暗自笑道。

    “不过牧尘可不是什么软柿子,莫看他只是灵品中期,但据说在那浮屠古族中的时候,他可是凭借自身实力,打败了一位仙品初期的长老。”

    “你也太小看方镜了,他身为金凰雕族的绝世天骄,至今苦修已有两百多载,他虽然只是灵品后期,但身为超级神兽,战斗力本就比人类强悍,前些时候,我可听说了,方镜与一位人类的仙品初期天至尊交过手,但后者全力而为,依旧奈何不得他。”

    “这样吗?那倒是有些意思了,那牧尘大闹浮屠古族的事,早就听了无数遍,今日我倒是要来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呵呵,若是他直接败在了方镜的手中,那就有些可笑了,到时候浮屠古族那些长老,恐怕脸都得绿掉。”

    化神池周围,众多神兽种族的强者窃窃私语,不过显然大部分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而且,在人类与神兽之间,他们自然是倾向于方镜获胜,如此的话,也好让大千世界的生灵知晓,人类的天骄,与他们超级神兽种族之间的天骄,还是有着差距的。

    “十息已到,你们还不滚?”

    而在化神池外将注意力都是聚焦到那面水镜时,在化神池之中,双臂抱胸的方镜,眼神带着凶光的盯着牧尘,咧嘴森然道。

    “蠢货。”

    牧尘看了他一眼,却是淡淡的吐出两字,然后再没理会,嘴巴一张,只见得紫色火炎席卷而出,直接是对着不远处那头即将要逃跑的血精巨鲲笼罩而去。

    紫色火炎一出现,顿时附近的海水瞬间被蒸发,恐怖的高温弥漫开来。

    “不知死活!”

    方镜瞧得牧尘竟然理都不理他,直接就对血精巨鲲出手,也是勃然大怒,眼中凶光强盛,手掌伸出,顿时化为璀璨金光,一只犹如黄金所铸般的金爪撕裂空间,紧随其后的对着血精巨鲲抓去。

    牧尘目光冷冽,屈指一弹,原本对着血精巨鲲而去的紫炎猛的掉头,化为一头张牙舞爪的炎龙,与那黄金巨爪缠绕在一起。

    嗤嗤!

    紫炎弥漫而上,所过之处,只见得那黄金巨爪竟是迅速的融化开来,短短数息,便是化为一片虚无。

    “什么?!”方镜见状,瞳孔顿时一缩,显然是没想到牧尘的紫炎如此霸道。

    融化了那干扰的黄金巨爪,牧尘袖袍一挥,紫炎再度将血精巨鲲笼罩,顿时巨鲲疯狂的翻腾起来,十数息后,便是化为了一颗人头大小的血精射入了牧尘的手中。

    牧尘轻轻抛了抛这颗弥漫着恐怖血气的血精,然后将其抛给九幽,道:“你先吞噬了。”

    九幽接过血精,却是有些担忧的看了方镜一眼。

    “不用担心,凭他还没资格抢走血精。”牧尘淡笑道。

    听得牧尘如此说,九幽就彻底放下心来,于是径直盘坐下来,双掌如环抱日月,将那颗人头大小的血精置于双掌之间。

    灵力运转间,只见得那血精顿时化为浓郁得犹如实质般的血气袅袅升起,顺着九幽的鼻息钻入其体内。

    随着这等磅礴血气的灌注,只见得九幽身后,灵光涌动,其中仿佛是形成了一颗黑色巨蛋,蛋壳之上的颜色,逐渐的深邃。

    而在九幽吞噬着血精时,牧尘便是立于她的前方,眼神古井无波的望着那面色铁青的方镜。

    “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方镜面色铁青,暴怒的声音中满是杀意,他没想到牧尘如此的不把他放在眼中,不仅丝毫不理会他的威胁,反而直接出手夺走了血精,甚至还让九幽在他的眼皮底下炼化吸收。

    “想要讨好你的主子,还是选个稳妥的方法吧,别来我这里丢人现眼。”牧尘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道。

    “哈哈!”

    方镜彻底被气炸了,暴怒的狂笑起来,下一瞬间,只见得浩瀚金光陡然自其体内爆发而开,而他的身形,则是在此时变化成了一头数万丈巨大的金色巨鸟。

    这头巨鸟,极为的神异,通体布满着金色凤羽,但那头部却是雕首,巨大的双目闪烁着金光,森寒可怕。

    这就是方镜的本体,金凰雕,拥有着凰族与雕族的血脉,极为的凶悍。

    显然,方镜彻底的起了杀心,一出手,就直接显露本体。

    “小子,今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将你的血肉投入这化神池!”巨大的金凰雕爆发出尖锐的声音,双翼扇动,带起风暴。

    “就怕你没这等本事。”牧尘冷笑道。

    嗡嗡!

    不过这一次,金凰雕没有再言语,而是直接扇动巨翼,顿时间浩瀚金光爆发开来,无数道金色的翎羽暴射而出,笼罩向方圆数万丈范围。

    那每一道金色翎羽,都是由极端凝炼的灵力所化,锋锐无匹,即便是灵品绝世圣物,都将会被其生生撕裂。

    金色翎羽笼罩而来,牧尘的身后也是在此时有着紫金光芒绽放开来,巨大的不朽金身显露而出,不朽之光散发而出,犹如是形成光罩。

    叮叮叮!

    无数道金色翎羽狠狠的射在那紫金光罩上,却是始终无法深入,不断的被弹射开来。

    一番攻击无果,方镜也是立即停止无用攻势,金色眼瞳中闪烁着寒光,旋即他缓缓的举起了巨大的金色羽翅,那羽翅之上,翎羽犹如金色的钢铁,坚固得足以撕裂虚空。

    一丝丝无法形容的锋锐之气散发出来,足以让得一般的仙品初期天至尊都是不敢小觑。

    “那方镜要动用天生神通了”在那化神池外,关注着两人战斗的众人,都是眼神一凝,凝重的道。

    大凡超级神兽,皆是拥有着天生神通,威能恐怖,这也是为何超级神兽的战斗力总是比大多数同等级人类强者强横的缘故之一。

    “小子,你能死在我的天生神通之下,也不算辱没你了!”方镜所化的金凰雕爆发出尖锐之声,下一瞬间,只见得他那双翼之上,金光犹如水银般的弥漫开来,最后双翼陡然斩下。

    “天生神通,斩神之翼!”

    金色的双翼划下,那一瞬间,仿佛是有着一道金色的光撕裂了天地,前方的海水,都是在此时被硬生生的切割开一条深不见底的痕迹。

    这一道金光,犹如能够斩裂世间万物,锋利得无法形容。

    一线金光从天而降,牧尘也是抬起头,双目微眯,然后他双手闪电般的结印。

    嗡!

    其身后的不朽金身身躯上,紫金光芒爆发,只见得一道道不朽神纹凝炼而出,犹如巨龙一般,盘踞在周围。

    短短数息,那不朽神纹的数量,便是达到了惊人的七百道!

    以牧尘如今的实力,不朽金身几乎修炼至大成,那所能够凝炼出来不朽神纹,比起以往,简直就是成倍般的翻涨。

    七百道不朽神纹盘踞,最后在牧尘屈指一弹间,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融合在一起。

    紫金光芒大放,其中隐隐的仿佛是现出了一柄紫金长刀,其上环绕着不朽之气。

    牧尘望着那降落下来的一线金光,淡淡一笑,道:“你有斩神翼,我有屠凰刀。”

    声音一落,只见得那紫金巨刀冲天而起,然后一刀斩出,那一瞬,天地仿佛都是黯淡了下来,一抹紫金光华掠过,最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与那一线金光,重重相撞。

    轰轰!

    方圆数十万丈的海水,仿佛都是在此时被排挤开来,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真空地带

    在那化神池外,众人也是紧张的望着水镜中,显然不知如此激烈对碰,最终谁能占得上风。

    碧绿深海中,海水渐渐的平复,光芒消散,巨大的金凰雕高悬,不过众人的目光,却是猛的一缩,因为他们见到,在那金凰雕的一只金色羽翅上,竟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血痕附近的翎羽都是碎裂开来

    “怎么可能?!”他们不由得震惊失声。

    “怎么可能?!”

    同样的尖锐声音,也是在那碧绿海洋中,从方镜的嘴中带着惊骇的响起,他同样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羽翅上的那道血痕,先前如果不是他的斩神翼化解了那道刀光绝大部分的力量,恐怕他这羽翅早就被斩断下来了。

    要知道,他乃是超级神兽,肉身强悍无匹,足以媲美灵品绝世圣物!

    “不愧是超级神兽,果然是皮糙肉厚。”

    而在方镜感到骇然的时候,牧尘却是皱了皱眉头,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一招,竟然连方镜的羽翅都未能斩断。

    “你,你给我等着!伤我羽翼之仇,我定会讨回来的!”

    方镜的惊骇持续了瞬间,便是被他陡然收起,眼神狠戾的望向牧尘,厉喝一声,然后当机立断的震动双翼暴退。

    这番交手,已是让得他明白过来,眼前的牧尘,虽然只是灵品中期,但那战斗力,却是比他这超级神兽还要来的恐怖。

    虽然这一点,他根本不想承认。

    但不管想不想承认,他都知道,如果继续留下来,说不定真是会栽在牧尘的手中。

    牧尘冷漠的望着振翅逃窜的方镜,漆黑双眸中,浮现出一抹冷笑:“想打就打,想走就走,哪有这么容易?”

    “哈哈,那你又能如何?老子打不过你,你也追不到我!”

    方镜刺耳的笑声传来,他毕竟是飞禽神兽,最为擅长的就是速度,一旦要逃跑,就算是仙品至尊都只能在他身后吃灰。

    “是吗?”牧尘讥诮一笑。

    方镜心头一凛,感觉到一些不安,然后疯狂的震动双翼,打算立即逃离。

    不过,就在他巨大的身躯破空而去时,他忽然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凝固了,同时一片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

    方镜骇然抬头,然后便是见到,一座巨大无比的巨塔,猛然从天而降。

    而方镜的眼前,也是在此时,瞬间黑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