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罗盟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大殿内,灵力奔腾,犹如是龙吟虎啸,引得空间震荡。

    面对着那自牧尘体内爆出来的灵力波动,玄天老祖也是微显动容,如今的牧尘,似乎越来越恐怖了,按照他估计,现在的他,恐怕不会是前者的十合之将。

    曼陀罗小脸也是有些冷意,旋即她轻声道:“为什么天罗盟会在这个时间来挑衅你?他们之前可是很忌惮的。”

    牧尘双目微眯,这倒的确是有些古怪,他的母亲毕竟是圣品大宗师,虽然牧尘不想做出那种搬后台压制人的事,但那天罗盟的五位天至尊显然对此很是忌惮。

    可如今他们依旧是选择与他针锋相对,难道就不再忌惮他的母亲了吗?

    “这两日调查一下此事,我要知道天罗盟的目的。”牧尘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缓缓的道,虽然他并不惧对方,但他也并非是的鲁莽之人,知己知彼,方才能够稳操胜券。

    曼陀罗闻言,也是轻轻点头。

    而有关天罗盟的调查,结果出来的很快,一日后,便是有着大量的情报摆在了牧尘的面前,他仔细的翻阅,一炷香后,方才面无表情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我就说他们胆子怎么变大了,原来果然是有人在背后作祟。”牧尘淡淡的道。

    “谁?”九幽沉声道。

    “情报上所说,一月之前,摩诃古族有人找上了那五座级势力。”牧尘眼中掠过一抹冷光,道。

    “摩诃古族?”大殿内,曼陀罗,九幽,玄天长老的神色都是微变,显然怎么都没想到,这从未有过接触的摩诃古族,竟然会跑到天罗大6来搞鬼。

    “我们与摩诃古族毫无瓜葛,他们怎么会突然来对付你?”曼陀罗疑惑的道。

    牧尘双目微眯,沉吟了一下,淡笑道:“再有半年时间,就是摩诃古族的“万古会”了。”

    听到牧尘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曼陀罗三人都是满脸的错愕,显然不明白这与他们牧府有什么关系。

    “摩诃古族之中有“万古不朽身”,而这所谓的万古会,便是为万古不朽身挑选主人。”牧尘平静的道:“原本万古不朽身是不朽大帝存放在摩诃古族,但如今他们早已生出异心,将自家视为万古不朽身的主人,所以怎么会允许旁人将其夺走。”

    “我曾听我母亲说过,摩诃古族为了保证“万古不朽身”不落入他人之手,每当“万古会”要开始之前,就会调查大千世界中那些修炼成了“不朽金身”的杰出强者,然后以各种手段阻扰,令其无法参加“万古会”。”

    “我想,他们应该是看我最近风头太盛,这才盯上了我,想要用这些手段阻扰我,不过碍于我母亲的存在,他们也不敢明面对付我,所以就挑唆了那五座级势力组成天罗盟来阻截我。”

    “真是卑鄙!”九幽俏脸含怒,寒声道。

    这摩诃古族的手段,实在是让人感到不齿,当年不朽大帝会将“万古不朽身”交予他们保管,并且将“大日不灭身”“不朽金身”的修炼之法在大千世界中传开,本就是为了择取最适合的人,为“万古不朽身”选择主人,但哪料到这摩诃古族如今却是将其视为己物,不仅没有做好一个保管者,反而还暗中阻扰其他修成“不朽金身”的人参加万古会。

    这种种行为,简直卑劣。

    一旁的曼陀罗也是小脸冰冷,讥讽的道:“万古不朽身乃是大千世界中五座原始法身之一,曾经造就了不朽大帝这等大千世界第一强者,如此you huo,也难怪摩诃古族会不顾古族颜面的施展这些手段。”

    “那怎么办?这天罗宴看来是来者不善啊。”那玄天长老也是有些担忧的道。

    牧尘眼中有着锐利的光泽闪动,片刻后,他笑了笑,语气没有波澜的道:“既然天罗盟都下了请帖,那我牧府不去,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名声,就得毁个大半了。”

    他的脸庞上,掠过寒意,原本他还打算让这五方级势力安稳一些时日,等他突破到仙品时,再来hé ping的将他们劝退,如此双方都是能够全身而退,但这些家伙既然如此迫不及待的话,那也就真怪不得他了

    “传出消息,两日后,我牧府赴宴。”

    牧尘眼目缓缓的闭上,然而那声音之中,却是有着冷冽之意,既然对方要挑衅,那他就只能将牧府称霸天罗大6的日程提前了

    天罗盟设天罗宴,宴请牧府之主,此事传出,整个天罗大6都是为之震动与沸腾。

    如今的天罗大6,明眼人都是看得出来,伴随着牧尘在大千世界中的名声愈的强盛,牧府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锐气逼人,显然前景不凡。

    而面对着一日日变强的牧府,天罗大6上那些宗派背后的级势力也是再忍耐不住,前些时候更是五座级势力成立“天罗盟”,如此一来,天罗盟霸占了天罗大6四分之三的区域,气势非凡,有着压倒牧府的迹象。

    这倒是让得一些原本有着投靠牧府心思的势力踌躇的停了下来,显然是生怕牧府在天罗盟的打压下走向衰落。

    所以,当天罗宴的消息传出后,天罗大6上几乎所有的势力都是将目光投射而来,他们知晓,这一场天罗宴,很有可能就会决定天罗大6的霸主之位。

    这是天罗大6万千载下来最大的一件事,因为这代表着,天罗大6恐怕将会出现一位真正一统的霸主了。

    只不过这霸主,究竟是天罗盟,还是牧府就得看双方的博弈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都是天罗大6的一件盛事,容不得他们不时刻关注。

    天罗城,如今的天罗盟总部。

    在天罗城中央,有着一片宫殿矗立,而此时,在其中的一间圆桌密室中,五道人影静坐,虽然他们周身并无灵力流转,但却自有一股恐怖的压迫感散出来,令得密室内的空间都是呈现扭曲的模样。

    “那牧府府主牧尘应下请帖了”

    安静的密室中,一名紫袍老者缓缓的开口道,他的眉头微皱着,犹豫道:“那牧尘可是个狠角色,前些时候,连那凤凰族的凰玄之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我们真要去招惹他吗?”

    “丹阳老祖,你好歹也是堂堂仙品天至尊,何必如此惧怕一个灵品小子?”紫袍老者的声音落下,在那一旁,一名眼中闪烁着雷光的中年壮汉讥讽的笑道。

    紫袍老者扫了他一眼,冷笑道:“灵品小子?那你紫雷尊者去试试,你若是能够从他手中全身而退,我以后在你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

    听到此话,那中年壮汉顿时一滞,哼了一声不敢接话,连凰玄之都是败在了牧尘的手中,可见后者战斗力的可怕,这紫雷尊者也是有着自知之明,单打独斗,他根本不会是牧尘的对手。

    “好了,你二人也不要争斗了。”

    密室中,忽有一道阴冷之声响起,密室内的温度都是随之骤降,而听到这声音,那丹阳老祖,紫雷尊者也是停了下来,眼神带着一丝忌惮的望向位。

    只见得那里,一片阴森之气笼罩下,坐着一名黑袍男子,男子面目苍白,双目深陷,一对灰白的双目,犹如是蕴含着死亡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而这黑袍男子,便是灵鬼门的鬼帝,实力达到了仙品中期,也是在座五人中最强的人。

    鬼帝灰白的眸子扫过在场的四人,声音阴冷的道:“那牧府的架势你们不是看不清楚,牧尘此人分明是冲着天罗大6霸主去的,若不是趁此时我们还能对付他的时候打碎牧府称霸野心,恐怕以后这天罗大6,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听到此话,那丹阳老祖四人也是微微点头,面色凝重。

    “不过那牧尘的母亲,可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丹阳老祖说道。

    “放心,摩诃古族已是说过,他们不会让浮屠古族插手的,有摩诃古族支持,我们不需要有多少的担心。”

    鬼帝语气森冷的道:“而且,我们也没打算真的将牧尘给杀了,只要他敢来,我们就联手将其重创,让他休养个一年半载,我们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事后摩诃古族则是会支持我们称霸天罗大6。”

    丹阳老祖四人闻言,眼中也是掠过一抹热切之色,称霸天罗大6,可是他们由来已久的野心,如果有了摩诃古族的支持,想来其他那些觊觎天罗大6的级势力也只能收敛心思。

    “既然如此,那就干了!”

    四人对视一眼,最后皆是沉声说道。

    他们的并未太过的考虑牧府以及牧尘的反应,毕竟牧府底蕴单薄,基本上全靠牧尘一人支撑,固然牧尘战斗力非凡,但他们却是不信,难道那牧尘能够凭借他一人之力,抗衡他们五座级势力联手不成?!

    “哼,要怪,就怪你牧尘野心太大吧,这天罗大6,可不是你能够染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