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赔偿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黄金般的龙爪与阴森的鬼印重重的轰在一起,而轰击的瞬间,鬼帝的眼中便是有着一抹难以置信的惊骇涌现出来。

    “仙品的力量?!”

    鬼帝震惊失声,因为在这一次的对碰中,他清晰的感应到,牧尘那一拳的力量,跨越了灵品的层次,具备了真正仙品的力量。

    虽说之前牧尘催动战意巨龙时也是能够抗衡仙品,但那毕竟是属于战意的力量,而并非源自他本身,所以牧尘自身,依旧只是灵品中期。

    但在这一刻,牧尘这一拳,却是蕴含了真正仙品的力量。

    这让得鬼帝感到极为的不可思议,因为在他的感知中,此时的牧尘,依旧只是灵品,但不知为何,其右臂所散出来的威能,却是达到了仙品层次。

    轰!

    不过这般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在对碰的那一瞬间,便是有着充满着威压的龙吟声响起,一股浩大的力量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啸而至,顷刻之间,便是将那鬼印轰出了一道道的裂纹。

    鬼帝面色剧变,仅仅只是灵品中期的牧尘就已经极为的难缠,如今当他也是具备了仙品的力量时,两者就彻底不处于一个层次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抽身暴退,同时印法一变,那鬼印便是轰然爆炸开来,无边的阴寒之气对着牧尘嘶啸而去,犹如万鬼噬身。

    吼!

    不过当那阴寒之气笼罩牧尘时,璀璨的金光带着龙吟声扫荡开来,凡是与其有所接触的阴寒之气,瞬间被融化得干干净净。

    唰!

    牧尘背后的凤翼扇动,身形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暴退的鬼帝身前,那黄金所铸的龙拳,再度重重的挥出,面前的空间破碎,龙拳径直穿透而出,最后在鬼帝惊骇欲绝的目光中,落在了其胸膛之上。

    咚!

    低沉之声响彻,紧接着便是鬼帝那凄厉的惨叫声,金光在其胸膛上爆开来,摧枯拉朽般的摧毁了他所有的防御,即便是以仙品天至尊的肉身之强,都是在这一拳下,被硬生生的轰碎了半个身子。

    鲜血铺天盖地的倾洒下来,鬼帝的身躯犹如断翅的鸟儿一般,从天而降,最后重重的落在了白玉广场上,顿时大地颤抖,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爆出来,直接是将这座以特殊材质修筑而成的广场彻底的摧毁

    整个天地,都是在这一道巨声中安静了下来。

    广场周围,无数强者以及势力都是面色微白的望着这一幕,然后他们的目光投向天空上的那道年轻身影,一股浓浓的敬畏之意,在此时自他们的心中涌了起来。

    “太强了”众多强者面色复杂的轻叹道,此时此刻,即便是以他们的桀骜,都彻底被那股可怕的力量所慑服。

    以一人之力,独战五位仙品天至尊,并且获胜。

    此等显赫战绩,就算是放在大千世界中,都足以引得无数顶尖强者侧目震动

    在这种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当他们天罗大6出现了如此一位存在的时候,整个天罗大6,都将不会再有人能够动摇牧尘以及牧府的地位。

    从今天开始,牧府必然将会成为天罗大6上当之无愧的霸主。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牧府拥有了一位如此恐怖的府主

    天空上,磅礴的战意消散而去,一万多的玄龙军化为幽光掠进牧尘指间的戒指,他背后的凤翼也是缓缓缩回体内,牧尘低头,漆黑而平静的眸子,掠过那些顶尖势力。

    “从今天开始,牧府将会称霸天罗大6,各方势力,需得对牧府俯称臣,若是不愿,可率众离开天罗。”牧尘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其声音虽然平淡,但却是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强横与霸道。

    因为牧尘也很清楚,到了这一步,牧府已经不再需要韬光养晦,现在他需要做的,便是彻底的将天罗大6变成牧府的私有之物。

    唯有有了天罗大6这等级大6作为基地,牧府才能够迅猛的展,跻身进入大千世界中顶尖的级势力行列。

    广场周围,也是因为牧尘的声音有了一些骚动,各方顶尖势力面色复杂,他们原本在天罗大6上高高在上,无人制衡,可从今之后,在他们的头上,就有了一个更高的存在。

    不过,没有人敢表现出质疑,唯有资格的五人,先前已经尽数的败在了牧尘的手中。

    于是,在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广场周围,无数顶尖强者以及势力,都是在此时弯身抱拳,恭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罗城中。

    “我等,拜见府主。”

    九幽,曼荼罗等人望着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心潮澎湃,其他的那些牧府强者,更是面露激动之色,进而眼中有着自豪浮现出来,果然,在府主的带领下,他们牧府,也终将会显赫于大千世界。

    天空上,牧尘神色平静的点点头,然后目光转下,看向白玉广场上那五个巨大的深坑,淡声道:“都别躲了,仙品天至尊没这么容易被打死。”

    随着牧尘的音落,白玉广场上,五个深坑中有着灵光浮现,然后五道狼狈的身影便是缓缓的升起,正是那鬼帝,丹阳老祖五人。

    不过此时的他们,浑身灵力萎靡,鲜血流淌,显然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重创。

    五人望着牧尘,面色难看,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惧色,即便是那阴狠的鬼帝,都是在沉默中表现着无比的忌惮。

    先前的一战,将他们的锐气也是给打散了。

    “牧尘,今日是你赢了,从今日之后,我们不会再染指天罗大6。”紫雷尊者面色苍白,声音沙哑的道。

    牧尘闻言,淡笑道:“你们想染指尽管出手就好了,伸一只我就砍一只。”

    对于牧尘这般毫不客气的言语,五人也是气闷,但却无法开口,失败者没有那么多的颜面。

    “现在说说你们战败的条件吧。”牧尘漫不经心的道。

    鬼帝面色一沉,道:“你还想怎样?”

    牧尘眼神也是冷了下来,道:“若是让你们就这么全身而退,以后谁有兴趣了就来挑衅一番,真当我没脾气不成?”

    紫雷尊者咬着牙道:“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虽然赢了,但我等也不是好欺辱的,真要逼急了,今日就算是自爆,也要拉上你!”

    牧尘闻言,洒然一笑,道:“你们若有这般的魄力,那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一步。”

    五位仙品天至尊若是要自爆,的确连他都是极为的危险,但能够成为天至尊的人,谁不是惜命得很,他可不信这五个家伙有这魄力。

    鬼帝五rén miàn色铁青,但最终还是软了下来,再度道:“那你想要如何?”

    “简单,你们每人赔偿我牧府一百亿至尊灵液即可。”牧尘淡淡的道,牧府接下来将会称霸天罗大6,各种整合,必然需要庞大的至尊灵液作为基础。

    “什么?!”

    听到此话,鬼帝五人脸庞一阵抽搐,一百亿至尊灵液,这就算是以他们的财力都不是小数目,麾下诸多势力,起码要将近十年的时间才能够挤出一百亿的数量。

    毕竟他们也是家大业大,消耗起来同样恐怖,这就如同牧府,虽然一年有十多亿的收入,可最终能够剩下的,也就一点点。

    鬼帝面色铁青的道:“牧府主不要开玩笑了,一百亿至尊灵液若是抽出来,我们麾下势力也得面临解散了。”

    如果没有至尊灵液这种必需的修炼资源,就算他们是仙品天至尊,也无法维持下面的人心。

    “那就五十亿吧。”牧尘笑了笑,旋即眼神变冷,道:“若是再不行,那你们还是自爆吧。”

    鬼帝五人顿时一滞,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鬼帝不用给这五十亿”牧尘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令得鬼帝心头微喜,难道是这家伙忌惮他仙品中期的实力,不想过于逼迫?

    “把你那上古合神镜交给我就行了。”

    但牧尘后面一句话,就直接让得鬼帝浑身冰凉下来,面庞都是有些扭曲。

    “你!”鬼帝暴怒,这种等级的绝世圣物,价值绝对远五十亿至尊灵液。

    “若是不想的话,那我就自己来取了。”牧尘眼神冷冽,犹如刀锋一般,周身再度有着灵力涌动起来。

    鬼帝面色阴晴不定,不过他毕竟也是枭雄般的人物,最终还是理智压制了怒气,阴沉沉的一甩袖,一道灰白光芒射出。

    牧尘手掌接过,他望着出现在手中的骨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其余四人见到鬼帝都是认怂,也彻底不再反抗,袖袍一挥,丢出了三枚乾坤镯,隐隐有着磅礴的灵力自其中散出来。

    牧尘随手接过,查探了一番,也是点点头,然后他目光看向了那最后的丹阳老祖,此时的后者面色微微苦,他麾下的势力前些时候有过一次大变动,消耗了不少的至尊灵液,所以五十亿的话,他一时有些拿不出来。

    而牧尘瞧得毫无反应的丹阳老祖,面色也是微微冷了起来。

    察觉到牧尘那如刀锋般的目光,丹阳老祖只能硬着头皮的道:“不知道能否用一些天材地宝来顶替这五十亿至尊灵液?”

    “何物?”牧尘没有太大兴趣的问道。

    丹阳老祖犹豫了一下,试探的道:“老夫曾经得到过一株上古曼陀罗花的遗骸,其生前乃是仙品天至尊的存在。”

    他说话时,目光更多的是看向曼陀罗,显然是知晓后者的身份。

    而的确如他所料,当其声音落下时,曼陀罗那金色的眸子中,便是有着一抹激动浮现,如今的她已是地至尊大圆满,如果能够得到一株仙品天至尊的上古曼陀罗花的遗骸,她便是能够借此完成停滞的突破,踏入天至尊。

    不过上古曼陀罗花极为的罕见,这些年来,她也是从未有过消息,没想到这丹阳老祖手中,竟然有着一株。

    不过,让得丹阳老祖有些犹豫的是,这上古曼陀罗花遗骸有些残破,论起价值的话,顶多只是在十多亿至尊灵液范围。

    但丹阳老祖没想到的是,在其声音落下时,牧尘那冷冽的目光顿时消散而起,取而代之的一股温和笑意,他挥了挥手,道:“就用此物当那五十亿了。”

    他当然知道那遗骸价值应该达不到五十亿,但能够让得曼陀罗突破,在他看来,就足以值得这个差价了。

    毕竟当初在大罗天域时,曼陀罗帮助了他许多,而且还帮他组建了牧府,如今能够帮她突破,牧尘自然是毫不犹豫。

    丹阳老祖没想到牧尘如此的干脆,心头也是一喜,屈指一弹,一道玉瓶射向牧尘,只见得玉瓶内充满着灵液,在那之中,侵泡着一株不过巴掌大小的妖异花朵,隐隐间散着一股奇特的波动。

    “果然是上古曼陀罗花的遗骸”

    牧尘扫了一眼,然后袖袍一挥,便是将其射向曼陀罗,后者连忙接过,她小手抚摸着玉瓶,那看向牧尘的眸子中,都是多了一些暖意。

    “好了,收完债了,你们走吧。”牧尘则是拍了拍手,冲着鬼帝五人淡笑道。

    一肚子憋屈的五人对视一眼,都是暗叹一口气,也没脸多丢脸,身形一晃,便是化为流光冲天而起,消失不见。

    而在五人离去的时候,在天罗城远处的一座塔楼上,一道身着黑白长袍的男子,眼神冰冷的望着这一幕,若是牧尘瞧得此人,定然能够将其认出,因为此人正是在那浮屠古族中见过一面摩诃幽。

    “五个废物!”

    摩诃幽一拳轰在墙壁上,厚实如精钢般的墙壁顿时裂开无数道裂纹,他的眼中掠过一抹阴寒之意,此次鬼帝五人对付牧尘,自然全是他暗中在催动,而为了让得鬼帝五人达到目的,他甚至还从族内取出了一件仙品绝世圣物给予鬼帝,但没想到这五个废物依旧败在了牧尘的手中,最后那仙品圣物还落在了牧尘的手中,这如何能不让得他震怒。

    “嗯?”

    而就在摩诃幽心绪波动的时候,那远处白玉广场中的牧尘也是有所察觉,当即如鹰隼般的目光便是穿透空间,遥遥的锁定在了摩诃幽的身上。

    “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在捣鬼。”牧尘的眼神,瞬间冰冷下来。

    摩诃幽也是察觉到牧尘的目光,顿时周身有着恐怖的灵力升腾起来。

    “大人,要我们出手重创他吗?”在摩诃幽身后,两道黑影若隐若现,毫无情感的声音传出。

    摩诃幽眼芒闪烁着,但旋即他周身的灵力波动就收敛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冷声道:“我们出手的话,恐怕会引出清衍静。”

    “算了,暂时不理会他,此次设计他,只是族内为了稳妥起见,不过这小子虽然有些能耐,但在我眼中威胁也是有限,只要他敢来“万古会”,我便找机会废了他,那里生死不论,就算是清衍静也插不了手。”

    听到摩诃幽此话,那两道黑影便是悄然的散去。

    摩诃幽目光遥遥的锁定着牧尘,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皆是有着冰寒之意涌动。

    摩诃幽缓缓的伸出手掌,然后对着牧尘,狠狠的一握,其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冰寒的狞笑浮现出来,同时似是有着冰寒声音,传入牧尘的耳中。

    “就让你再蹦跶一会,只要你敢来“万古会”,我就废了你!”

    摩诃幽一脸狞笑,而其身影,则是在此时渐渐的消散,片刻后彻底的消失而去。

    牧尘面色漠然的望着消失的摩诃幽,五指也是在此时缓缓的握拢了起来。

    “摩诃幽放心吧,那万古不朽身,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