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万古塔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铛!

    当第二日来临的时候,古老的钟吟声回荡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经过了短暂的寂静后,下一瞬间,无数道身影暴射而起,犹如是蝗虫一般铺天盖地的对着万古城最中央的地方落去。.

    在城市的中央地带,有着一座光秃秃的山峰,山峰并不起眼,在山峰之顶,静静的矗立着一座古老而斑驳的石塔。

    石塔同样不起眼,可凡是接近这片区域万丈范围内的所有强者,都是隐隐的感觉到一种仿佛穿透了时空的压迫感,那种压迫,令得他们神色皆是变得凝重,眼中有着敬畏之色涌现。

    这座石塔,名为万古塔,传闻乃是当年不朽大帝亲手修筑。

    对于那位曾经拯救了整个大千世界的上古第一强者,几乎所有人都是对其保持着一种尊崇。

    “这就是万古塔吗?”

    牧尘,清衍静,浮屠玄三人的身形出现在山峰周围的一座塔楼上,前者凝视着那座古老的石塔,神色也是显得有些凝重。

    万古不朽身,就存在于这座石塔之内吗?

    “不愧是不朽大帝,这座石塔,即便是历经万千载,依旧让人有种忌惮之感。”浮屠玄盯着石塔,缓缓的道。

    面对着这座石塔,即便是身为圣品天至尊的他,都是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位不朽大帝的实力,似乎比圣品还要强”牧尘沉默了一下,他如今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圣品天至尊,但却从未有谁能够给他这种感觉。

    清衍静螓微点,面色肃穆的道:“不朽大帝,的确脱了圣品。”

    “脱圣品?”牧尘心头微震,果然,那个神秘的层次,才算是这个世界之巅吗?

    “如今的大千世界中,诸多圣品,恐怕唯有两人有机会达到不朽大帝的那个层次。”浮屠玄声音低沉的道。

    牧尘目光微微闪烁,道:“炎帝,武祖?”

    在他见过的诸多圣品中,唯有这两位,让他有着一种难以描绘的感觉,他们就真的是如那星辰大海,难以度量,深不可测。

    浮屠玄叹息了一声,即便是迂腐如他这般人物,此时声音中也是多了一些钦佩之意:“这两位虽然出自下位面,但天赋心性皆是惊才绝艳,假以时日,达到不朽大帝那一步,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如此那对于大千世界而言也算是好事,有了他们两位,也就不用惧怕域外邪族。”牧尘笑道。

    清衍静闻言,则是脸颊凝重的摇了摇头,浮屠玄也是面色肃然,没有多少的轻松之色。

    “你把域外邪族想得太简单了,当年入侵大千世界,大千世界联盟可是节节败退,即便后来不朽大帝力挽狂澜,但最终也只是稳住了局面,而大千世界将近一半的地域,都被域外邪族所占据。”

    清衍静轻叹一声,道:“那场大战,与其说是胜利,倒不如说是域外邪族暂缓了攻势,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位域外邪族的最强者,天邪神,被不朽大帝以燃烧生命的代价,将其封印,导致域外邪族群龙无,这才选择了消战”

    牧尘神色凝重,虽然仅仅只是三言两语,但他却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惨烈之气,难以想象,那个时代的大千世界,究竟是面临着何等险峻的局面。

    一个不慎,说不得整个大千世界无数生灵,都将会被域外邪族所奴役。

    他曾经在那下位面中见过被域外邪族奴役的下位面生灵是什么下场,那真是如同猪狗般被圈养着。

    “这些年来,域外邪族又是有着蠢蠢欲动之势,而对于他们的情况,我们半点不知,若是他们诞生了新的邪神,那大千世界的安宁,又将会被打破了。”浮屠玄也是声音低沉的道。

    牧尘瞧得神色严肃的两人,出言安慰道:“也不用天杞人忧天,兵来将挡,若是域外邪族真要卷土重来,那便全力迎战,当年不朽大帝能够将其打退,如今的大千世界,比起那个时代,同样变强了。”

    咚!

    在牧尘安抚着两人时,再度有着古老的钟吟声响彻而起,越来越多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石塔周围。

    牧尘抬头,目光扫视而过,然后便是停在了石塔正前方,那里一座高耸的石台矗立,石台之上,大批的人影矗立,在那最前方,牧尘见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便是那摩诃幽。

    而此时,在摩诃幽的身旁,还有着一名身着金袍的中年男子,男子神色平淡,身躯壮硕,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的周身,并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但面对着他时,显然就连那摩诃幽,都是流露出一丝恭敬之意,其他后面的诸多摩诃古族的长老等等,更是退后一步,不敢与其并列。

    “那就是摩诃古族的族长,摩诃天。”身旁有着清衍静淡淡的声音传来。

    牧尘心头微凛,这一位就是那传闻中与炎帝交过手的摩诃天吗?果然气魄不凡。

    在牧尘注视着那摩诃天时,后者似也是有所察觉,目光微抬,看见了远处的牧尘一行人。

    在他目光投射而来的时候,牧尘能够分明的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仿佛是在此时凝固,而他本身,就犹如被凝固在琥珀之中的虫子一般,竟是动弹不得丝毫。

    “咳!”

    凝固的空间中,有着苍老的咳嗽声忽然响起,声波扩散,直接是打碎了凝固的空间,一旁的浮屠玄冷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摩诃天。

    瞧得浮屠玄的目光,摩诃天微微一笑,冲着前者与清衍静微微点头,表示欢迎。

    “哼,堂堂一族之长,却是对小辈耍威风,这摩诃天的心胸,还是没什么长进。”浮屠玄也没理会他,只是冷哼一声,道。

    牧尘从那种凝固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的神色倒是颇为的平淡,没有多少的怒意,只是回忆着先前那种被禁锢的感觉,道:“这就是圣品的力量吗?果然厉害,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令得我被禁锢起来,无法动弹。”

    旋即他冲着一旁的浮屠玄笑道:“多谢大长老出手了,不过没必要动怒,毕竟我待会就会将他们当成心肝宝贝保护了这么多年的万古不朽身带走了。”

    浮屠玄闻言,气乐的道:“你还真是有够狂妄的,还真把那万古不朽身当成是你的了?”

    牧尘笑了笑,只是那漆黑眸子中,有着一抹锋锐之色掠过。

    “那小子就是清衍静的儿子吗?”在他们说话时,那摩诃天收回目光,冲着身旁的摩诃幽淡笑道。

    “嗯。”摩诃幽点点头,道:“这小子也有些不简单,如此年龄便是达到这一步,算是一个妖孽,若是再给他一些年,恐怕我还真不见得能够斗得过他。”

    摩诃天望着古老的石塔,道:“不过可惜,他没那么多时间,说起来,也算是没这个命。”

    摩诃幽笑着点点头,道:“的确因为这一次,我就会成为万古不朽身的新主。”

    他的言语间,有着强烈的自信,毕竟与其他的竞争对手比起来,他的成功率的确是最高的。

    “希望你不会失手”

    摩诃天手掌磨挲着面前石柱上的石狮子,眼皮微垂,语气没有波澜的道:“当然,就算失手,也没人能够在我面前带走万古不朽身。”

    “那边的,应该就是那修罗枪叶擎吧?”

    牧尘的目光,转向了石塔西北的方向,只见得在那里的一座高地上,一名青衫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容俊逸,然而那对略显暗红的眸子,却仿佛是蕴含着杀伐世界,令人心悸。

    他的周围,空气阴冷,无人敢靠近。

    “还有金刚王释罗,刀圣拓跋苍”

    在叶擎不远处,一名削瘦男子,身披金色袈袍,那光溜溜的脑袋反射着光泽,令得他看上去极为的显眼,那看似温和的笑容之下,犹如蕴含着一头洪荒猛兽。

    在远处的一座残破建筑上,一名黑袍男子面无表情,在他背后,是一柄断刀,在他周身毛孔中,仿佛无时无刻都是在散着一丝丝可怕的刀芒,而凡是靠近其周身丈许的任何生物,都将会被那种刀芒绞碎成血沫。

    “果然都到了”

    感受着那一道道强横的灵力波动,牧尘感觉到体内的鲜血都是在此时沸腾起来,那是一种渴望,那种感觉,仿佛在这些人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般。

    牧尘知晓,那是不朽金身之间的吸引。

    轰隆!

    就在此时,这片大地仿佛是震动了一下,有着古老的轰鸣声响起,当即无数道视线有所感应,陡然抬头,炽热的目光,死死的望着山峰之上那座古老石塔。

    石塔紧闭的大门,则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带着沧桑之气,缓慢的开启

    石门摩擦地面的声音,低沉的响起,牧尘那微闭的双目,也是在此时陡然睁开,眼神犹如刀锋一般的凌厉。

    万古塔,终于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