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自爆不朽金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面前的空间破碎,暗金的身影自其中冲了出来,牧尘的目光与那一对没有情感的暗金瞳孔对视了一瞬,俊逸的脸庞,也是变得极为阴沉下来。

    虽然早有防备,但摩诃幽这一手显然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将这暗金身影的位置,转换在他的前方

    如此一来,摩诃幽摆脱了暗金身影的锁定,但却是将他给送了上去。

    心中诸多情绪闪过,仅仅只是电光火石,牧尘背后凤翼猛然扇动,身形便是化为一道道残影疯狂的暴退

    咻!

    暗金身影则是直接锁定了最近的牧尘,化为暗金光芒暴射而至,一道道残影不断的撕碎,迅速逼近。

    牧尘将速度催动到极致,数次变幻方位,但却依旧是无法甩脱同样速度暴涨的暗金身影,当即面色更为的阴沉。

    在那远处,摩诃幽冷眼望着被暗金身影追逐得狼狈逃窜的牧尘,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冰冷笑容。

    唰!

    广袤的天地间,牧尘化为一道光影疾驰,虽然后方传来的压迫越来越接近,但他的神色,却是在此时变得愈发的平静。

    他的双目,微微闪烁着,目光偶尔扫过这方古老天地,眼神深处有着沉思之色。

    按照暗金身影的速度,或许顶多数十息后,他就会被追上,而以后者那种恐怖的力量,不管他施展任何的手段,都是无法抵御。

    因为他最强的御守手段,也是不朽金莲,论起防御力,不会比拓跋苍的不朽金莲强多少,然而后者都是被奇异的撕裂不朽金莲抹杀,换作他来的话,应该也是相同的结局。

    如此的局面,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过,所以他已是进入了一条死路。

    若是常人,此时恐怕早已惊慌失措,但牧尘这些年的经历,早已锻炼出了坚韧的心智,他知道,这种时候,越是惊慌,就越是无法从死路中找寻到一线生机。

    “怎么办?”

    牧尘浑身的血液都是在此时高速的流淌着,片刻后,他凝视着这方天地,眼中掠过一抹疯狂之色。

    吼!

    在那后方,低吼声传来,一股可怕的威压笼罩而来,竟是令得他身躯都是为之一颤,他眼角余光一瞟,便是见到那暗金身影近在咫尺,泛着暗金光泽的手掌,狠狠的对着他抓来。

    这一刻,已是无路可逃。

    在那远处,摩诃幽见到这一幕,眼中也是浮现一抹森寒之意,看你这次还如何蹦跶!

    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牧尘双手在此时陡然结印,顿时巨大的不朽金身出现在他的后方,而那暗金身影见状,瞳孔中的贪婪之色愈发的旺盛。

    牧尘此时反而不再逃跑,他转过头,漆黑双目冰冷的注视着扑来的暗金身影,下一瞬,双手猛然结印,低沉的声音,自其嘴中缓缓的传出。

    “爆!”

    当其音落的瞬间,只见得其身后不朽金身身躯上,竟是出现了诸多裂纹,紧接着,不朽金身之内,犹如是有着一轮紫金大日绽放,亿万道光芒爆发出来。

    轰!

    惊天动地般的声音响彻而起,紫金光芒仿佛是充斥了整个世界,无法形容的毁灭冲击波肆虐开来,所过之处,一切都是被毁灭得干干净净。

    甚至连那道扑向牧尘的暗金身影,都是被震飞出数万丈,发出痛苦的吼声。

    “自爆不朽金身?!”

    那叶擎见到这一幕,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没想到牧尘如此的果断狠辣,竟然连不朽金身都是敢自爆,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自爆不朽本源,这也就是说,牧尘从今以后,再也无法凝炼出不朽金身,除非他重新修炼。

    “这个家伙。”摩诃幽也是有些惊讶于牧尘的果决,双目微眯,原本他还以为牧尘此次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是被后者自爆不朽金身躲了过去。

    不过旋即他便是不再多想,自爆不朽金身,就算牧尘保存了自身,但也必然会受到重创,已经不足为虑。

    接下来,只要等到叶擎被解决,他就能够出手了。

    想到此处,他嘴角掀起一抹阴冷笑容,袖中的手掌一握,一张古老的符纸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其中隐隐有着极为恐怖的波动散发出来。

    他们摩诃古族为了万古不朽身,早已做了完全准备,眼前的局面虽然有些超出掌控,但他却并非是没有对付的手段

    当然,在此之前,他必须将其他人清除掉。

    “尘儿!”

    万古塔外,当清衍静看见牧尘自爆不朽金身的那一幕时,俏脸顿时苍白,下一瞬间,一股恐怖到极点的灵力风暴自她体内爆发开来,整个天地都是在震荡。

    清衍静脸颊冰寒,双目中寒意几乎要冰冻虚空,只见得她娇躯一动,便是化为光影直奔那座万古塔而去。

    “清衍静,你放肆!”

    摩诃天见状,顿时怒喝一声,身形直接是出现在了万古塔之外,恐怖的灵力风暴肆虐天地,圣品之威,笼罩开来。

    “给我滚开!”

    清衍静双目含煞,玉手陡然结印,顿时一座巨大的灵阵从天而降,仿佛是一座世界降临,直接就将摩诃天罩了进去。

    那是一片岩浆世界,岩浆呈现白色,恐怖的温度足以将仙品天至尊都是化为虚无,岩浆巨龙咆哮,疯狂的冲出,一的冲向立于半空的摩诃天。

    摩诃天见状,眼神一沉,袖袍一甩,袖中便是有着黑白二气滚滚而出,黑白二气环绕在其周身,每当岩浆巨龙冲来时,都会被黑白二气震碎。

    “清衍静,你疯了不成?想要在这里与我摩诃古族开战?!”摩诃天寒声道。

    “那摩诃幽暗算我儿,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清衍静厉声回荡整个世界。

    摩诃天冷哼一声,道:“那万古塔内,本就是各凭手段,这只是那牧尘自己不小心,怪不得别人,你这般作为,未免也太丢浮屠古族的颜面了吧?”

    “信口雌黄。”清衍静冷笑一声,直接是催动上万条岩浆巨龙咆哮,虎视眈眈的盯着摩诃天。

    摩诃天眼目微沉,声音低沉的道:“现在万古塔出了这种问题,你确定是打斗的时候吗?你儿子只是自爆不朽金身,又没死,只要等到摩诃幽解决掉那暗金身影,他自然没什么事情。”

    “若是摩诃幽也解决不了,你儿子也得死在其中,我们谁都救不了!”

    摩诃天此话一出,清衍静也是一滞,她眼芒变幻,最后归于冰冷,玉手一招,那岩浆世界便是凭空消散而去。

    “若是我儿出了问题,就算与你摩诃古族开战,我也在所不惜。”清衍静声音冰冷的道,然后身形一动,落回原处。

    摩诃天望着清衍静的身影,眼神深处掠过一抹寒芒,也是掠回高台。

    而随着两位圣品罢手,万古塔之外那无数强者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先前那突然的交手,显然将他们吓得不轻。

    “这清衍静真是太过分了。”

    在摩诃天落回高台时,那些摩诃古族的长老则是忍不住的道。

    摩诃天眼目微垂,冷声道:“先不管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万古不朽身,将其得到手后,再与她计较。”

    风暴肆虐在古老天地间,持续了许久,方才渐渐的消散。

    而此时整个大地,千疮百孔,一道道数万丈深渊交错纵横,异常刺目。

    半空中,牧尘的身影已经是消失而去,不过摩诃幽与叶擎都没心思关注这个,因为他们见到那暗金身影再度对着他们冲来。

    先前牧尘自爆不朽金身,不朽本源也是因为自爆散落,搞得那暗金身影未曾得到半点,所以眼下正暴躁的冲向摩诃幽二人。

    而两人见状,也是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

    一时间,这天地间,又是一轮生死追逐。

    在天地间破风声不断响彻时,在那一处深渊内,浑身都是鲜血的牧尘躺在其中,面色惨白,周身灵力萎靡,显然是遭受了重创。

    自爆不朽金身,对于他而言,可算是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局面。

    要知道,此次自爆,毁灭了不朽本源,也就是说,他已经无法再凝炼出不朽金身了

    多年的苦修,毁于一旦,即便是牧尘的心性,都是有些心痛。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心痛的时候,危机的局面并没有解除,他必须想到破局的方法。

    呼。

    牧尘胸膛起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令得他眉头微蹙,但他没有过多在意,他的目光透过深渊,望着那古老的天地,双目则是在此时缓缓的闭上。

    接下来,就该来试试他先前的猜测了。

    如果真是如他猜测,那么这一次自爆不朽金身,那就不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