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掌控与唤醒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轰!

    天地之间,忽有巨声响彻,只见得一轮紫金大日升腾,毁灭般的冲击波再度肆虐开来,震荡天地。

    在那远处,摩诃幽凌空而立,目露冷光的望着这一幕,嘴角掀起一抹阴冷笑容,因为这一次绚丽的烟花,乃是叶擎的杰作。

    凭借着他手中的“八灵罗盘”移形换位的神异之能,那暗金身影虽然实力恐怖,但也只能沦为他手中的刀刃。

    而先前,正是他故伎重演,将追来的暗金身影移形到了叶擎的前方,虽然后者有所准备,可一旦被暗金身影近身,想要再逃离又怎会那么简单?

    没看见连先前牧尘那种速度,都被逼得自爆不朽金身,而叶擎虽然实力也是强横,但在暗金身影的攻势下,也不得不做出相同的选择。

    紫金烟花肆虐,叶擎浑身布满鲜血的身影狼狈的坠落而下,此时的他,浑身动弹不得,体内的灵力疯狂的震荡着,撕裂着血肉,剧痛无比。

    所以他只能躺在深坑中,眼神仇恨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摩诃幽。

    不过对于他那仇恨的目光,摩诃幽却是未曾理会,现在牧尘与叶擎都已被废掉,那么再也不会有人出来和他争夺了。

    “接下来,就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摩诃幽望着远处天空上那道暗金身影,眼中有着浓浓的贪婪之色涌出来。

    不管眼前这暗金身影究竟是不是万古不朽身,但其体内蕴含的浩瀚不朽本源却不是假的,只要将其捕获,吞噬其体内的不朽本源,那么就算未能得到万古不朽身,那么也会让得他的不朽金身提升到一个相当可怕的程度。

    甚至,堪称是原始法身之一的最强至尊法身。

    吼!

    在摩诃幽锁定那道暗金身影时,后者也是将蕴含着暴躁的目光投向了他,先前的两个猎物都在最终选择了自爆,让得它毫无所得,眼下,这最后一个,必然不能放过。

    所以,它的身影陡然化为一道暗金光芒,掠过天际,直射摩诃幽。

    不过,面对着暗金身影的掠来,这一次,摩诃幽却是没有再逃窜,那脸庞上反而是有着狰狞的笑容浮现出来。

    他抬起手掌,手中出现了一张泛黄的古老符纸,符纸之上,隐隐有着极端恐怖的波动散发出来。

    若是细看,则是会发现,符纸上面有着血红的纹路,那血红,乃是精血所化,而且看那种恐怖波动来看,这必然是圣品之血。

    “圣纹符...真是可惜...”

    摩诃幽望着手中这古老符纸,眼中掠过一抹肉痛之色,这可不是什么寻常之物,乃是族内的圣品天至尊出手,消耗大量自身精血,铭刻十数载的时间,方才将之制造出来。

    整个摩诃古族内,这种符纸都不会超过三张,论起威力,堪比圣品天至尊,但却仅仅只能使用一次,乃是战略性的重宝。

    但眼下为了对付这诡异的暗金身影,再舍不得,也只能动用它了。

    摩诃幽抬头望着那急速接近的暗金身影,再不犹豫,指尖一弹,便是有着鲜血流淌下来,最后迅速的滴落在古老符纸之上。

    熊熊!

    鲜血滴落,只见得符纸迅速的燃烧起来,化为了一团血红的火焰,这团火焰极为的诡异,犹如液体一般,不断的翻滚。

    “去。”

    摩诃幽深吸一口气,一声低喝,只见得那团血红火焰便是融化了虚空,仅仅一个闪烁,便是出现在了那道暗金身影之前。

    暗金身影想来所向披靡,不过这一次当其见到那血红火焰时,却是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当即身形一滞,然后就要暴退。

    嗤!

    不过那团血红火焰却是诡异得很,微微一晃,还不待那暗金身影退走,便是化为一抹血光火光冲进了暗金身影眉心之间。

    暗金身影的身体顿时凝滞下来,在其眉心处,血色的纹路开始一点点的蔓延开来,不过暗金身影体内的力量显然也是在竭力的反抗着,不断的将那些蔓延的血红纹路斩断...

    不过,那血红纹路的力量显然非同凡响,虽然面对着强烈的抵抗,但那血红纹路依旧是是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蔓延开来...

    而当其蔓延至暗金身影全身时,那么它便是会落入摩诃幽的掌控之中。

    摩诃幽眼神灼灼的望着这一幕,最后他嘴角有着一抹得意笑容浮现出来,这一次,他将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而牧尘,叶擎这两人,都将会在他的手中,品尝到失败的味道。

    ...

    紫金世界深处,牧尘盘坐在那道散发着恐怖威压的琉璃之躯面前,浑身汗水犹如下雨一般的流淌出来,虽然现在的他只是一道意识,但那种感觉,却是如实的传递到了他的本体之中。

    “该怎么将这万古不朽身从休眠中唤醒过来?”

    在承受着那种恐怖压迫的时候,牧尘也是一脸的苦色,因为他发现,他根本就无法碰触到眼前这具神秘古老的琉璃之躯。

    现在他距离万古不朽身还有丈许的距离,可就是这点距离,若是他再寸进丝毫,那股恐怖的压迫,就会将他一点点的碾碎。

    连接近都无法接近,各种嘶吼呐喊也无用,牧尘真是犯难了,难道这费尽千辛万苦,甚至连不朽金身都自爆了换取而来的机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它溜掉?

    一想到此,牧尘便是面色铁青的摇了摇头,他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牧尘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那笼罩在琉璃光泽中的万古不朽身,脑海中念头翻滚着,直到某一刻,方才有着一抹灵光陡然掠过。

    “那万古塔说过,想要将万古不朽身从休眠中唤醒,那就必须给它造成强烈的冲击,如此才会令其脱离休眠状态...”

    “...传言五座原始法身乃是世界初开时所化,神秘古老,它们有着守护世界的使命,若说冲击的话,那么自然是大千世界受到侵蚀时,它们才会感到强烈的冲击...”

    牧尘的眼中,光芒闪烁,片刻后,他忽然深吸一口气,然后双目微闭,意识包裹着一段画面,然后一点点的送进了笼罩在万古不朽身周身的琉璃光芒之中...

    那画面,是他在白龙至尊的那下位面中所经历的事,那些血邪族,将那下位面中亿万生灵犹如牲畜一般的奴役着,榨取着他们的鲜血,当做血奴,肆意虐杀...

    那种种画面,每一次的在牧尘脑海中涌现,都会令得他生出无边的愤怒。

    画面信息传入琉璃光芒中,牧尘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具冰凉的琉璃之躯,那万古不朽身的双目,依然是在紧紧的闭拢。

    空气仿佛是在此时凝固,时间缓慢的流逝。

    牧尘的心,则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沉了下去,难道连这样,依然都无法将万古不朽身唤醒吗?

    “难道只能强行硬来吗?”

    牧尘眼中掠过一抹失望,旋即苦笑一声。

    而就在牧尘咬牙打算换取另外的方法尝试时,那万古不朽身数万载未曾动过丝毫的身躯,似乎是在此时微微的颤了颤。

    那种颤抖极为的细微,但依旧是被死死紧盯的牧尘所察觉,当即心头便是猛的一震。

    有用?!

    在牧尘紧张而狂喜的注视下,万古不朽身的颤抖,愈发的明显,那琉璃身躯上,也是有着一道道光晕散发出来,古老而深邃。

    一道散发着不朽的琉璃光圈,也是在此时,自万古不朽身的脑后,缓缓的凝聚成形。

    ...

    嗤嗤!

    血红的纹路,不断的蔓延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是弥漫了暗金身影大部分的身躯,望着这一幕,就算是摩诃幽,脸庞上也是有着难以遏制的狂喜之色涌现出来。

    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暗金身影虽然实力强横,但却并没有灵智,所以面对着这种侵蚀,根本就无能为力。

    血红纹路继续蔓延,约莫十数分钟后,终于是遍布了暗金身影的每一个角落,而在这一霎那,摩诃幽也是感觉到他与这暗金身影间,似乎是有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他缓缓的伸出手掌,而那暗金身影则是在此时微微的低头,任由摩诃幽的手掌放在了它的脑袋上,此时的它,再无凶气,犹如是被控制的傀儡。

    “哈哈哈哈!”

    这一刻,摩诃幽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情绪,激动的仰天狂笑,这传说中的万古不朽身,终于落在他的手中了!

    这一次的万古塔,他摩诃幽,才是最大的赢家!

    什么牧尘,叶擎,都将会被永远的踩在脚下。

    ...

    而也就是在摩诃幽狂笑于控制了暗金身影的同一时刻,在那紫金世界深处,在牧尘紧张而期盼的注视下,面前那神秘的万古不朽身紧闭了数万载的琉璃之目,终于是在那微微颤抖之中,一点点的睁了开来。

    在那一霎那,牧尘感觉到了真正不朽的气息。

    万古不朽身,终于在此刻,苏醒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