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再临世间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当摩诃幽的大笑声回荡在万古塔内时,在那万古塔外,同样是因此响起了阵阵哗然声,各方强者望着那落入摩诃幽掌控的暗金身影,都是为之动容,心神震荡。

    这一幕,显然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谁都没想到,面对着那近乎无敌般的诡异暗金身影,摩诃幽竟然还有着制衡的手段...

    “这摩诃幽藏得可真深啊...”

    “不过手段也挺狠的,竟然要等到牧尘,叶擎,拓跋苍三人尽数重伤后,才将这手段施展出来...”

    “嘿,摩诃古族筹谋万古不朽身数万载,怎会让旁人将其得去,如此手段虽然狠辣,但也在意料之中。”

    “这万古不朽身若是落在摩诃古族的手中,那么其实力声望将会达到顶峰,绝对堪称是大千世界中巅峰级别。”

    “......”

    众多窃窃私语声响起,声音中充满着艳羡,毕竟那可是万古不朽身,大千世界中五座原始法身之一,如今彻底落入摩诃古族的掌控,对其而言无疑是如虎添翼。

    清衍静与浮屠玄望着这一幕,对视一眼,神色皆是微沉,如今的摩诃古族已是强横无比,堪称五大古族之首,而如果摩诃幽得到万古不朽身,必然能够借此突破到圣品,而到时候,摩诃古族的实力,简直难以想象。

    “哈哈!”

    在那高台上,摩诃天则是朗声大笑起来,这般时候,就算是以他的城府,都是难以自制。

    “恭贺族长!”

    在其身后,那些摩诃古族的长老也是纷纷恭贺,神色狂喜,他们摩诃古族保管这万古不朽身数万载,如今总算是摆脱了保管者的身份。

    摩诃天脸庞上笑容浓烈,心中有着一种松气之感,从此之后,万古不朽身,就会是属于他们摩诃古族,就算是不朽大帝再生,也无法再将其带走。

    这压在他们摩诃古族心头的重石,终于是落下了。

    ...

    万古塔内,摩诃幽雄厚的笑声持续了许久,方才渐渐的停歇,然后他那灼热的双目,便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暗金身影。

    在暗金身影的身躯上,那些血红的纹路在不断的闪烁着,显然有着一股内部的力量在不断的对抗着。

    “哼,还不死心吗...”

    摩诃幽见状,则是冷笑一声,他知道光凭一道“圣纹符”还不足以彻底的镇压下这道暗金身影,不过他却不急,只要将其带出万古塔,由族内的圣品出手,谅其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所以,他没有在意暗金身影体内的反抗,而是将略显阴冷的目光扫视开来。

    他在找寻牧尘的痕迹,先前后者自爆不朽金身,虽然重创,但却并未毙命,眼下他打算将其找寻出来,即使不能杀了他,也要将其真正的废掉。

    眼下万古不朽身到手,他们摩诃古族实力也会随之大涨,所以原本对浮屠古族的忌惮,也是减弱了许多。

    “先前倒是跳得欢,看你落到我手中后,还能如何?”摩诃幽眼中泛起寒光,先前与牧尘交手,导致他颜面大失,所以今日他可不打算轻易的饶过牧尘。

    摩诃幽的身躯升空而起,暗金身影如影随形,雄浑灵力自天地间蔓延开来,掠过那一座座万丈深渊,欲要将躲藏在其中的牧尘揪出来。

    而万古塔外,各方强者瞧得摩诃幽的举动,也立即明白了他想要秋后算账的打算,当即都是为牧尘默哀了一声。

    清衍静见到这一幕,脸颊也是阴沉下来,那望向摩诃天的眼神中,有着可怖的寒意汇聚。

    而摩诃天则是犹如未闻,神色淡漠,在他看来,只要摩诃幽不将牧尘杀了,那清衍静也没太多的办法,如今万古不朽身到手,他们摩诃古族,可再不担心浮屠古族了。

    “找到你了,小老鼠...”

    万古塔内,摩诃幽仅仅只是花费了数十息的时间,他的双目便是微眯的看向了远处一座深渊中,嘴角泛起冷笑。

    他一拳轰出,只见得一道万丈拳光从天而降,毫不留情的狠狠的轰进那片深渊,可怕的威能之下,深渊直接崩塌,化为巨大的深坑...

    烟尘弥漫,摩诃幽双目微眯的望着那深坑,再然后,他便是见到一道身影在灵光的笼罩下,缓缓的升起。

    那道身影,自然便是牧尘,此时的他依旧浑身鲜血,看上去相当的狼狈,这些显然都是之前自爆不朽金身所造成的。

    “啧啧,牧府主怎会如此狼狈?”摩诃幽眼神戏谑的望着牧尘,玩味的笑道。

    牧尘扫了摩诃幽一眼,然后目光停在了其身后的那道暗金身影上面,眼神微凝,道:“你竟然控制了它?”

    摩诃幽漫不经心的道:“我摩诃古族筹谋数万载,怎会连这点准备都没有?”

    牧尘轻轻点了点头,那略显苍白的脸庞上倒是掀起一抹笑容,道:“看来倒是小瞧了你...既然如此,那就要麻烦你一件事了。”

    摩诃幽双目微眯,道:“麻烦我?”

    这家伙自爆不朽金身把自己给自爆傻了不成?

    牧尘笑了笑,指着他身后的暗金身影,道:“你将它给我吧。”

    摩诃幽的眼睛似乎是在这一瞬微微睁大了一点,然后他面色古怪的盯着牧尘,缓缓的道:“你脑子,真的坏掉了?”

    现在的牧尘,自身重创,连不朽金身都没了,战斗力锐减,而反观他摩诃幽,不仅战力保存,甚至还掌控了那道暗金身影,这此消彼长下,牧尘竟敢在他的面前讨要暗金身影?

    这个牧尘,真的疯了不成?

    “你想要吗?”

    摩诃幽盯着牧尘,脸庞上则是有着一抹狞笑浮现出来,然后他眼神诡异的点点头,道:“那就给你。”

    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挥。

    唰!

    在其身后,那道暗金身影陡然暴射而出,那暗金手掌,几乎是穿透了空间,直接就对着牧尘的喉咙抓去。

    牧尘望着那破空而来的暗金手掌,年轻俊逸的面庞,却是出奇的平静,漆黑眼瞳,更是犹如幽潭,不起丝毫的波澜。

    只是他这幅模样,落在万古塔外众多强者眼中,却是犹如被吓傻一般。

    而也就是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中,暗金手掌出现在了牧尘面前,距其喉咙,仅有寸许,不过也就是在其即将碰触到牧尘的那一瞬,一只犹如琉璃般的手掌突然凭空的出现,然后抓在了那只那暗金手掌手腕处,令得它再也无法前移半丝。

    摩诃幽脸庞上戏谑的笑容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他眼神难掩震惊的望向牧尘的身侧,只见得那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通体笼罩着琉璃光芒的身躯。

    那道身躯,旁人无法看清,它的周身似乎是流淌着神秘,无法窥探,但隐隐的,却是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蔓延开来。

    “吼!”

    那道暗金身影则是在此时发出低吼声,它那暗金的瞳孔中,似乎是在此时出现了一些惧怕的神采,它疯狂的挣扎着,仿佛要逃离眼前这具神秘的琉璃之体。

    砰!

    琉璃手掌轻轻一甩,暗金身影如遭重击,身形直接是倒射而下,最后落入大地,顿时大地撕裂,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数万丈巨大的深坑。

    嘶!

    万古塔外,无数道倒吸冷气的声音在此时响彻而起,他们目瞪口呆的望着牧尘身旁的那道神秘琉璃之体,怎么都无法想象,之前那所向披靡无可阻挡的暗金身影,竟然就这样被当做毫无反抗之力的东西给扔了出去?

    “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道琉璃之影好恐怖,要知道那暗金身影已是圣品之下无敌般的存在,可...”

    “这牧尘竟然有这种底牌?那为何之前要自爆不朽金身?!”

    “......”

    惊天般的窃窃私语声爆发起来,所有强者的面庞上,都是布满着惊疑不定之色。

    清衍静与浮屠玄同样是一脸的惊疑,他们显然也完全不知道,为何牧尘身边会有一道如此恐怖的琉璃之体...

    而在那高台上,摩诃天原本得意的脸色此时早已僵硬,眼神阴沉,同时也是含着一丝惊疑的望着牧尘身旁的琉璃之体。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

    万古塔内,摩诃幽难以置信的望着大地上的巨坑,面庞疯狂的抽搐着,眼前这一幕,让他心中涌起了无边的羞怒,进而化为暴躁的杀意。

    “给我杀了他!”

    摩诃幽低吼出声,单手结印,将那束缚着暗金身影的圣纹所催动。

    吼!

    深坑中,咆哮声响起,一道暗金身影冲天而起,此时的暗金身影,浑身的血纹仿佛是涌入其暗金双瞳中,令得其眼瞳都是变得血红起来。

    在圣纹的强行催动下,它压制了心中的畏惧,死死的盯着牧尘身旁的琉璃之体。

    而牧尘只是眼神平静的看了一眼,然后偏头对着那神秘琉璃之体微微一笑,轻声道:“去吧,将属于你的不朽本源夺回来...”

    “你沉寂数万载,如今,也该让世人知晓....万古不朽身,再临世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