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现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滚滚啸声,犹如雷鸣,震动天地,自那万古塔中传出,响彻开来。

    而这突如其来的啸声,也是瞬间引起了万古塔外各方强者的注意,当即皆是神色一凛,因为他们感觉到,当那道啸声出现的时候,摩诃古族与浮屠古族两方人马对峙的气氛中,隐隐有着可怕的杀机在流动

    “那牧尘看来要躲不住了”

    “没办法啊,躲了半年,总不能一直躲着不出来吧?看摩诃古族的架势,显然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毕竟年轻气盛,却是不知道他一现身将会引发多大的腥风血雨,浮屠古族虽强,但这里可是摩诃古族的地盘,真要斗起来,说不得还是要吃亏,到时候,那万古不朽身,还真会被摩诃古族抢回去”

    “”

    城外,各方势力窃窃私语,不过显然都是认为牧尘这半年的销声匿迹,是在躲避着摩诃古族的锋芒。

    不过,对于城外的那些声音,摩诃古族与浮屠古族两方人马都未曾理会,他们的目光,都是紧紧的盯着万古塔,只是眼中流露着不同意味的情绪。

    嗡嗡!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那座万古塔仿佛也是在此时震动了起来,一圈圈玄奥的光晕自其中散发而出,紧接着,一道光束,陡然自塔顶冲天而起,刺破云霄。

    摩诃天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塔尖处,在那浓郁的光柱之中,一道修长的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那道身影,修长挺拔,衣衫轻摆,周身毛孔则是隐约闪烁着金光,俊逸的面目闪烁着淡淡的玉光,漆黑双目深处,金光流淌,令得他整个人,都是散发着一种神秘难言的气息。

    这道人影,自然便是在万古塔中闭关五年的牧尘。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牧尘眼目平静,不起波澜,他在一踏出万古塔的那一瞬间就感应到了这天地间那压抑而恐怖的气氛。

    面对着这种局面,如果是在踏入万古塔之前,恐怕他还真是会有些忐忑,毕竟实力不济,内心也无法保持真正的平静。

    只是可惜,这五年的闭关苦修,对于牧尘的提升,实在是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步。

    “真是好大的排场,不过我虽然侥幸获得万古不朽身认主,但要受摩诃古族这等礼遇的迎接,还是有些惭愧啊。”牧尘目光扫下,看向了那高台上恐怖的阵容,眼神在摩诃天以及其身后那两名白发老人身上顿了顿,淡笑道。

    在那城外,各方超级势力的强者闻言,都是忍不住的一笑,这个牧尘还真是好胆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摩诃古族的不善,结果他还如此说话,简直就是在打摩诃古族的脸。

    “小崽子,就怕你无福消受!”牧尘的声音落下,还不待摩诃天说话,那摩诃幽便是满脸狰狞的出声,言语间充满着森然杀意。

    他在与万古塔与牧尘的争斗中落败,丧失了天大的机遇,更是令得他们摩诃古族失去了万古不朽身,这半年来,可是过得极为的不好,如果不是摩诃天是其兄长的话,恐怕此时他早就被当成罪人了。

    所以眼下一见到牧尘,自然是暴怒得难以遏制。

    不过他接下来的暴怒话语,还是被摩诃天挥手阻拦了下来,后者凝视着牧尘,然后笑了笑,声音温和道:“牧尘小友当真是天资非凡,竟能够获得万古不朽身的认可,实在是让世人震惊。”

    牧尘目光也是看向摩诃天,微笑道:“摩诃族长过誉了,若是摩诃幽能够细心一些,分辩出那暗金身影是假货的话,说不定也没我什么事。”

    摩诃幽眼皮狂跳,额头上青筋浮现,恨不得现在就将牧尘斩杀。

    摩诃天笑着点点头,然后缓缓的道:“不过牧尘小友也知晓,我摩诃古族保管万古不朽身万千载,也是付出了无数的心血与精力,而现在牧尘小友如此轻易的就要将其带走,未免不太妥当啊。”

    牧尘眼皮微垂,道:“摩诃族长此言可不对,万古不朽身乃是不朽大帝存放,本意是为了为其挑选合适的主人,而且当年不朽大帝将大日不灭身,不朽金身的修炼之法都完整的交给了你们摩诃古族,所以说,你们摩诃古族在获得万古不朽身的机会上,比旁人多出了无数。”

    “这其实应该也算是不朽大帝给予你们摩诃古族守护万古不朽身的报酬,但可惜的是,摩诃古族这数万载下来,始终未曾能够获得其认主,这也实在怪不得旁人。”

    牧尘不急不躁,不畏不惧的声音响起,也是引得了无数强者点头赞同,摩诃古族守护万古不朽身万千载,每次都是捷足先登,占据着诸多优势,从概率上面来说,他们获得万古不朽身的成功率最大。

    而如今他们失败,只能说明是自身问题。

    摩诃天双目微眯,脸庞上温和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他声音低沉的道:“我也不与你多说,不过我有一个建议,希望牧尘小友能够再将万古不朽身放在我摩诃古族百年,百年后,我可立誓,我摩诃古族绝对不阻扰你取回万古不朽身,怎样?”

    摩诃天的声音一落,就连牧尘的脸庞上都是有着一抹讥讽的笑容浮现出来,他显然是没想到这摩诃天堂堂圣品天至尊,竟然能够说得如此无耻的话来。

    将万古不朽身放在这摩诃古族百年?只要不是三岁小儿,怕是无人会相信这种言辞。

    “堂堂摩诃古族的族长,看来是真的一点颜面都不要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清衍静终于是忍不住的出声,言语间充满着讽刺。

    牧尘也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摩诃族长莫要说笑了,既然万古不朽身认我做主,那么它与贵族的缘分便是已尽,我自然是要将它带走的。”

    随着牧尘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是感觉到天地间变得寂静下来。

    摩诃天神色恢复了面无表情,他盯着牧尘,淡漠的道:“如此说来,牧尘小友是不愿意满足我摩诃古族这小小心愿了?”

    轰!

    当其声落,一股无法形容的圣品之威便是宛如风暴一般爆发,威压铺天盖地,直接是笼罩向了牧尘所在之地。

    威压蔓延而过,虚空直接凝固,不论是其中的空气还是灵力,都是凝固得动弹不得,犹如琥珀之中的蚊虫。

    而那股笼罩而来的圣品之威,自然也是降临在了牧尘的身上,

    面对着这真正的圣品之威,牧尘眼神也是一凝,不过出奇是的眼中不仅没有惧色,嘴角反而有着一抹冷笑浮现。

    如果是在进入万古塔之前,他面对着圣品之威,恐怕真的是连手脚都动弹不得丝毫,但这五年苦修,他被不朽本源重铸肉身,已是修成不朽肉身。

    如今的他,肉身之强,就算是一般的圣品强者,都无法相比。

    嗡!

    所以,面对着那种威压禁锢,牧尘五指猛然紧握,周身毛孔散发出金光,浑身血肉震动,竟是令得他仿佛是化为了黄金所铸的身影。

    一股同样恐怖的力量从其血肉,骨骼中爆发出来,仅仅只是一震,只见得其周身禁锢的空间便是犹如破碎的玻璃一般,迅速的碎裂开来

    短短一瞬,那笼罩而来的可怕威压,便是荡然无存。

    “什么?!”

    这一幕,落在那城外无数强者眼中,却是引得无数骇然失声,在场不少天至尊都是为之动容,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圣品之威多么的恐怖,面对着这种威压禁锢,就算是仙品后期的强者,都是难以移动丝毫,但眼下,却是被牧尘如此轻易的破解了?!

    摩诃古族的那些长老,也是面色微变的望着这一幕,那摩诃幽更是一脸的无法置信。

    唯有着摩诃天,以及其身后的两位白发老人看明白了,他们的面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眼睛死死的盯着牧尘那散发着神秘金光的身躯。

    在那不远处,原本正欲出手的清衍静与浮屠玄也是愣了下来,怔怔的望着牧尘,然后对视一眼,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紧接着,有着蕴含着震动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摩诃天,清衍静他们的嘴中传出,进而在这天地间,掀起惊涛骇浪。

    “这是圣品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