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摩诃阴阳瓶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嗡!

    琉璃光球冲天而起,最后自天际划过,直接对着摩诃天以及其脚下的摩诃无量身呼啸而去。e Ω┡小说wwんw 1xiaoshuo

    那道光球看似声势不强,可当其落下时,就连摩诃天都是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一股浓浓的忌惮与不安自心中涌起。

    “你竟然修炼出了万古真印球!”

    摩诃天面色铁青,他们摩诃古族保管万古不朽身数万载,自然对其所拥有的神通也是极为的了解,而这“万古真印球”,便是其一。

    传闻万古不朽身能够以不朽本源之力,凝聚成真印球,而一旦被困入其中,便是会陷入万古时间长河之中,就算是圣品强者,都难以脱身,只能任由时间冲刷,最终化为岁月尘埃。

    想当年不朽大帝借助这一道神通,不知道多少天魔帝陨落在其手中。

    所以若是论起威能的话,这万古真印球可不比那三十六道绝世神通弱。

    只是这万古真印球的凝结,需要大量的不朽本源,但这牧尘才刚刚得到万古不朽身,哪来如此磅礴的不朽本源?

    摩诃天心中念头急转,但面色却是变得极其的凝重,不敢有丝毫怠慢。

    他脚掌一跺,脚下的摩诃无量身便是化为一道黑白光芒闪电般的倒退,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数万里之外,看这模样,他显然是打算暂避锋芒。

    嗡!

    不过,他的身形刚出现在数万里外,头顶上空便是传来异响,只见得琉璃光呼啸而来,如影随形。

    摩诃天面色难看,心念一动,摩诃无量身便是再度驮着他出现在万里外。

    然而,这种逃避依旧毫无作用,不论他度如何快,那琉璃光都是宛如锁定了他的灵魂,紧随而至

    于是,十数息后,摩诃天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万古城上空,面色阴沉无比。

    “怎么?不跑了?”牧尘望着摩诃天,似笑非笑的道。

    “哼,真当我怕了你这万古不朽身的神通不成!”摩诃天心中也是涌起了一些恼怒,他好歹也是摩诃古族的族长,今日却是在一个小辈手中屡屡吃瘪,实在是让人感到屈辱。

    当即他深吸一口气,双手陡然结印,化为无数道残影。

    与此同时,其脚下的摩诃无量身天灵盖中忽有黑白二气喷薄,然后迅凝结,最后隐隐的似乎是化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黑白巨伞,悬浮在其上空。

    “摩诃天罗伞!”

    伴随着摩诃天的暴喝响彻,只见得黑白巨伞缓缓的旋转,散着无穷玄奥,仿佛即便天地崩裂,在这伞下,都能保持安稳。

    嗡!

    琉璃光从天而降,然后便是照耀在那黑白巨伞之上,顿时琉璃光与黑白光互相碰撞,开始疯狂的侵蚀,在这两股力量的冲击下,那一片片的空间,不断的塌陷

    不过,那黑白灵力虽说玄奥,但比起不朽本源依旧是要差了一些,所以在这种对峙下,黑白之光,渐渐的被侵蚀。

    牧尘见状,双手印法一变,低沉之声响起:“万古真印球,万古之封!”

    嗡嗡!

    琉璃之光无边无尽的垂落下来,只见得那一颗琉璃光球开始蔓延,最后竟是将那黑白巨伞以及其下的摩诃天,摩诃无量身,尽数的笼罩在了其中。

    在那万古真印球内部,摩诃天的面色,彻底的铁青起来。

    哗啦啦。

    万古真印球之内,开始有着水流之声响起,仿佛是有一条条岁月长河出现,不断的冲刷下来,而每一次的冲刷,都将会令得黑白巨伞变得斑驳,犹如无法承受时间岁月的侵蚀。

    万古不朽身不仅拥有着不朽,而不朽的反面,则是腐朽,所以万古不朽身的力量,能够借助时间,岁月,将一切的阻碍,以时间岁月冲刷,化为腐朽尘埃。

    在那上古年代,不知道多少天魔帝,被困入一颗颗万古真印球内,最终化为了岁月尘埃。

    摩诃天立于摩诃无量身上,他面色铁青的望着逐渐斑驳的黑白巨伞,脚掌一跺,脚下的摩诃无量身长啸出声,一道黑白匹练暴射而出,宛如黑白天剑,狠狠的斩向这万古真印球。

    嗡嗡。

    然而黑白天剑刚刚碰触到万古真印球,便是迅的斑驳,最后腐朽虚化,其残余的力量,仅仅只是让得万古真印球荡漾起了丝丝涟漪。

    “该死!”

    摩诃天牙关紧咬,感觉到了这万古真印球的难缠,难道在那上古年代斩杀诸多天魔帝,其内由不朽之力,衍变出岁月,时间长河,不断冲刷,消耗,简直就是一等一的困杀之术。

    摩诃天眼神阴沉,不再做无谓的攻击,脚下的摩诃无量身爆出浩瀚的黑白光芒,灌注进入黑白巨伞,而有了如此磅礴灵力支援,那黑白光伞再度迸出光泽,护住了摩诃天以及摩诃无量身。

    “牧尘,你这万古真印球的确厉害,不过你真以为你是不朽大帝不成?想要用此困杀我,或许太高估你自己了!”摩诃天厉声喝道。

    他所说也是不假,虽然想要脱困颇为的困难,但这万古真印球,同样无法将其抹杀。

    牧尘眼皮微垂,只是一声淡笑,并不回应,他如何不知道就算是借助着这一颗万古真印球,他也无法真正困杀摩诃天,但眼下只要能够将其困住,他就达到了目的。

    在那天地间,各方强者望着这一幕,都是面色骇然,看向牧尘的目光中充满着敬畏。

    在那半年之前,牧尘与摩诃天之间,几乎是天与地般的差距,然而这才仅仅半年,他却已经能够与摩诃天不分上下,并且借助万古不朽身将其困住。

    此等能耐,就算是放在大千世界中,都能够排的上号了。

    而那摩诃古族的诸多长老,则是面色阴沉,特别是那摩诃幽,牙都要咬碎了,显然是有些无法相信连摩诃天出手,都奈何不了牧尘的结果。

    “大胆小子,还不将族长放开!”

    而此时,那摩诃古族中,两位手持黑白拐杖的圣品老者,也是怒喝出声,凌厉的眼神远远的投向牧尘,圣品之力,渐渐涌动。

    “呵呵,两位还是稍安勿躁,这场战斗,乃是摩诃天与牧尘之间的,你们又何必插手?”太冥老祖袖袍挥动,无穷无尽的灵力汇聚而来,阻拦在了这两位圣品老者前方。

    “今日之事,本就是你们摩诃古族失了诚信,何必纠缠不放?”太冥老祖目光转向那被困在万古真印球之中的摩诃天,道:“摩诃族长,要不老夫做个和事佬,大家各退一步,我让牧尘罢手,你们摩诃古族,也不要再执着于这万古不朽身,如何?”

    这摩诃古族毕竟底蕴雄厚,实力强横,如果真要闹大了,那所爆的战争,必然无法想象。

    摩诃天眼神冰冷,他扫了太冥老祖一眼,冷笑道:“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太灵古族先祖抢了一丝先机,得了原始法身之一的太灵圣体,这才有了今日的太灵古族,而我摩诃古族却是一步步的打拼到如今的地步,若是再有了这万古不朽身,我摩诃古族,岂止如今地步?!”

    “当年我摩诃古族先祖被不朽大帝抢了万古不朽身,而这数万载后,我摩诃古族怎还会放弃这个机会?”

    “今日,这万古不朽身,谁也不能从我摩诃古族手中夺走!”

    话到最后,摩诃天眼神已是显出几分狰狞,低喝咆哮。

    话音落下,他也不再理会那太冥老祖,而是将带着血红的双瞳投向了牧尘,森然道:“牧尘小子,你真以为我摩诃古族没什么底蕴吗?!”

    “在我摩诃古族的地盘上放肆,你还真没这个资格!”

    摩诃天森冷一笑,眼中掠过一抹狠辣果决之色,猛的一口喷出一团精血,精血伴随着其印法的变化,最后竟是化为了一道血红的符文。

    血红符文冲天而起,直接消失在了这片大6的最深处。

    轰!

    而就在血红符文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感觉到,这片大地猛的一颤,只见得那大6深处,摩诃古族祖地所在,竟是有着一道通天般的黑白光柱冲天而起。

    光柱连接天地,而在这万古城上空,空间碎裂,那黑白光柱竟是从空间中降落下来

    在那黑白光柱中,所有人都是见到,一尊呈现黑白两色的玉瓶,缓缓的出现。

    在这黑白玉瓶出现时,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开始呈现黑白两色,犹如阴阳交汇。

    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势,自那黑白玉瓶中散出来。

    清衍静,浮屠老祖,太冥老祖等人见到这黑白玉瓶,面色皆是猛的剧变,紧接着有着失声响起:“摩诃阴阳瓶?!摩诃天,你疯了不成,竟连这护族圣物都请出来了!”

    类似这等古族,都是拥有着护族圣物,如同浮屠古族那座祖塔,能够庇护种族,此宝极为重要,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般的时刻,一般都不会轻易动用。

    当年摩诃天与炎帝大战,最终失败,那个时候,他也是同样被逼得动用了护族圣物,这才逼退了炎帝。

    而那件圣物,正是如今出现的这尊黑白玉瓶。

    谁都没想到,今日面对着牧尘时,这摩诃天,竟然又是将其请出。

    显然,为了将万古不朽身夺回来,这摩诃天,已是打算彻底不择手段了!

    而如此一来,牧尘倒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