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古塔镇玉瓶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呼呼!

    黑白之气,充盈天地,仿佛阴阳交汇,诞生着无穷玄奥,整个世间,都化为黑白色彩。ΩΩe om

    而各方巅峰强者的目光,都是在此时带着惊恐望着天空上那悬浮在黑白之气中的黑白玉瓶,那从中散出来的威能,即便是天至尊,都是在为之颤抖。

    清衍静,浮屠老祖,玄冥老祖等人的面庞都是在此时变得颇为的难看,他们望着天空上那黑白玉瓶的目光中,充满着浓浓的忌惮。

    这摩诃阴阳瓶,乃是摩诃古族的镇族圣物,威能无穷,就算是一般的圣品天至尊,都无法与其抗衡,其威力可想而知。

    这种圣物,每一次的动用,都将会消耗其本身的力量,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谁都不会将其轻易动用。

    正因为如此,当他们在见到摩诃天竟然不惜一切的将此物请出来后,方才会如此的变色。

    “这摩诃天,真是疯了。”太冥老祖声音低沉的道。

    在其身旁,洛璃精致玉容也是微变,玉手紧握,头顶之上那一卷古图有着灵光开始绽放。

    “洛璃,别乱来,太灵古图的威能虽然不逊色那摩诃阴阳瓶,但你自身实力不足以完全爆它的力量,强行而为,反而会伤及自身。”察觉到洛璃的举动,太冥老祖急忙说道。

    洛璃银牙轻咬,眸子中闪烁着寒光与不甘,这摩诃天咄咄逼人简直欺人太甚。

    “放心吧,若是牧尘出事,我们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太冥老祖安抚道,他可是怕这个小姑奶奶一气之下损耗精血催动太灵古图,那样一来,必然会对她造成后遗症。

    洛璃玉手紧握着,半晌后,方才松开,心中渐渐恢复冷静,她明白,此时她强行出手怕也是于事无补,但如果那摩诃天真的要咄咄逼人,那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将会站在牧尘的身旁。

    牧尘立于半空之中,他望着那黑白玉瓶,眼瞳也是微微一缩,从那上面散出来的威能,连他都是感觉到了一丝心悸。

    “不愧是古族,底蕴不凡。”牧尘声音低沉的道。

    按照他的估计,这尊黑白玉瓶的威能,恐怕放眼整个大千世界,都能够排进前十。

    摩诃天眼神冷如玄冰,他盯着牧尘,一声冷哼,旋即单手结印,顿时高空之上,那摩诃阴阳瓶便是徐徐的倾倒,瓶口之中,忽有黑白光流倾泻而出。

    那黑白光流,乃是极端精纯的灵力所化,一阴一阳,炽热又冰寒,两者交汇,衍变着诸多玄奥,当其落下时,凡是被其沾染的天地灵力,都被同化为了黑白色彩。

    因此,当其落下来是,已是化为奔腾的黑白海洋,最后落在了那巨大的万古真印球之上。

    嗤嗤!

    黑白光流与琉璃之光碰撞,顿时爆出刺耳的声音,两股恐怖的力量在疯狂的侵蚀,不过这一次,随着黑白光流源源不断的流淌下来,所有人都是见到,那万古真印球之上的琉璃光开始变得稀薄

    那是因为万古真印球的力量在被溶解。

    溶解持续了片刻,摩诃天猛的一声暴喝,只见得摩诃无量身化为一道黑白光柱冲天而起,撞击在了万古真印球之上。

    砰!

    这一次,黑白光柱蛮横的冲破了阻碍,而那万古真印球之上则是有着裂纹浮现,最后爆炸开来,化为漫天光点。

    天地间众多强者望着这一幕,都是暗暗心惊,借助了摩诃阴阳瓶的力量,此时的摩诃天,恐怕就算是面对着圣品后期的巅峰强者,都是拥有着正面相战的能力。

    面对着祭出这种底牌的摩诃天,恐怕就算牧尘拥有着万古不朽身,都是要落入下风了,毕竟不管如何,此时牧尘的灵力修为,才只是仙品中期而已。

    摩诃天立于摩诃无量身肩膀上,眼神冷冽的盯着远处面色微沉的牧尘,伸出手掌,摩诃阴阳瓶徐徐的落下,悬浮在他的掌心上。

    “你还不打算将万古不朽身交出来吗?”摩诃天神色冷漠,道。

    “摩诃族长可真是看得起我。”牧尘缓缓的道。

    摩诃天眼皮微垂,冷声道:“虽然用这样的阵仗来对付你,有些胜之不武,不过为了万古不朽身,我摩诃古族也在乎不得这些了。”

    他看向牧尘,语气放缓了一点,道:“你若是能够将万古不朽身交出,百年后,我摩诃古族自会将其还给你。”

    牧尘摇了摇头,道:“万古不朽身已经认主,是不可能再交给你们的。”

    摩诃天眼中寒意大盛,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只能强夺了!”

    牧尘双目微眯,然后深深的看了摩诃天一眼,道:“摩诃族长,虽然你摩诃古族底蕴极深,但也莫要以为今日就真吃定了我。”

    “呵呵。”

    摩诃天冷笑一声,只当牧尘还在做那负隅顽抗。

    “那我今日倒是要试试,你还能有什么手段了!”摩诃天手掌一抬,只见得那摩诃阴阳瓶便是徐徐的飞起,瓶口倾泻,隐隐有着恐怖的波动散出来。

    “摩诃天,你莫要太过分了!”

    这般时候,清衍静终于是忍耐不住,寒声道:“你当着我的面,对我儿咄咄相逼,真当我不存在吗?”

    她非常清楚那摩诃阴阳瓶的力量,有了此宝,这摩诃天就算是面对着炎帝,武祖那等巅峰人物,怕都是能够有着抗衡之力。

    “母亲莫急,既然这摩诃天要咎由自取,那就由得他吧。”不过在清衍静声音落下的时候,牧尘却是忽然出言安抚。

    此言一出,倒是引得众多强者眼神惊疑,难道面对着手持摩诃阴阳瓶的摩诃天,牧尘还有着抗衡之力不成吗?

    可这如何可能?这个状态下的摩诃天,绝对足以抗衡圣品后期的巅峰强者,而牧尘虽说有着圣品肉身与万古不朽身,但却依旧无法达到圣品后期的程度。

    清衍静也是一肚子的疑惑,不过出于对牧尘的信任,在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退后了一步,收敛了周身翻涌的恐怖波动。

    “这小子难道还有手段?怎么可能呢”那太冥老祖也是疑惑的低声道。

    眼下的模样,显然牧尘已经无法再翻身了。

    “大言不惭的小子!”

    摩诃天也是怒极而笑,再不犹豫,双手结印,那摩诃阴阳瓶便是倾泻,瓶口闪烁着黑白光芒,再然后,便是有着黑白洪流,滚滚而出,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降落而去。

    在这种黑白洪流下,就算是圣品肉身,都将会化为虚无。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是汇聚而来。

    不过唯有牧尘,神色平静,他抬起头来,望着那呼啸而至的黑白洪流,待得其进入百丈范围时,方才轻叹一声,转过身来,遥遥的对着那座古老的万古塔弯身一礼,清朗之声响彻:“这摩诃天冥顽不灵,还请前辈出手吧。”

    嗡嗡!

    而就在牧尘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只见得那座石塔忽然震动起来,塔尖之上仿佛是有着亿万道光芒卷起,直接是将那滚滚而来的黑白洪流尽数的卷入塔内。

    轰!

    同时石塔忽然冲天而起,一个闪烁,便是出现在了摩诃阴阳瓶之上,阴影笼罩下来,最后在轰然巨声中,将其收入塔内,再度冲天而降,重重的落回了大地之上。

    咚咚!

    万古塔内,仿佛是掀起了无法形容的冲击,但这种冲击对峙仅仅持续了片刻,便是恢复平静

    而天空上,黑白之气消散,那一尊摩诃阴阳瓶,也是凭空消失。

    这一幕,来得太过的迅猛,石塔只是一起一落,然而当其落下时,整个天地,都已恢复了平静。

    各方的强者,方才在此时回过神来。

    他们望着那空空如也的天空,那此起彼伏的冷气声,便是响彻起来。

    “什么?!”

    摩诃天以及摩诃古族众多长老,都是面容呆滞的望着这一幕,那眼中满是惊骇欲绝之色。

    “怎么回事?!”

    清衍静,太冥老祖等人也是目瞪口呆,旋即他们的目光投向那座石塔,在此时,他们能够隐约的感觉到,一股神秘而浩大的力量,在那石塔之中散出来。

    那股力量,甚至强如他们,都是感到了丝丝惧意。

    “这股力量”清衍静,浮屠玄他们对视一眼,震惊的道:“是不朽大帝!”

    那股力量,隐隐脱了圣品,古往今来,除了那位不朽大帝之外,还能有何人?!

    摩诃天面容上的惊骇持续了好片刻,方才渐渐的平复,他眼睛通红的望着牧尘,厉声道:“牧尘,你究竟做了什么?!我族的摩诃阴阳瓶呢?!”

    牧尘漠然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朽大帝会将万古不朽身存放于摩诃古族,自然也会防止你们将其占为己有从,而留下一些制衡手段。”

    在先前他离开的万古塔的时候,塔中的光影便是告诉过他,若是摩诃古族存心的刁难,可请动残留在万古塔中的力量。

    那道力量,乃是当年不朽大帝所留,所为的,就是防止今日的局面。

    原本牧尘并不打算使用,但这摩诃天太过咄咄逼人,甚至连镇族圣物都请了出来,这也是逼得他,只能请动不朽大帝留下的力量了。

    “这万古塔内的力量,将会持续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万古塔自会消散,到时候那摩诃阴阳瓶自然也就被放出来了。”

    牧尘望着那摩诃天,平静的道:“事到如今,摩诃族长还要强行而为吗?”

    摩诃天的脸庞抽搐着,眼睛通红,心中涌动着无边的暴怒,原来那不朽大帝,早在当年留下万古塔时,就在防着他们摩诃古族。

    这让得他心中涌起浓浓的恼羞成怒。

    “我堂堂摩诃古族族长,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教训!”

    摩诃天厉声道,眼中寒光大放:“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他一个陨落的不朽大帝,如何将我摩诃古族镇压!”

    “这个万古不朽身,想要带走,就和我摩诃古族开战吧!”

    摩诃天的低吼声响彻天地:“摩诃古族,给我备战!”

    众多摩诃古族的长老闻言,顿时间一道道惊天般的灵力,冲天而起,震荡天地。

    清衍静,太冥老祖见状,面色都是铁青下来,这摩诃天,看来真是要疯了!

    “既然如此,那我浮屠古族奉陪到底!”清衍静深吸一口气,寒声说道。

    太冥老祖面色复杂的叹息一声,道:“若是如此,那我太灵古族,也只能掺和一下了”

    摩诃天仰天大笑,怒笑道:“好,我摩诃古族今日就来挑战一下你二族,看你们能否奈何我摩诃古族!”

    万古城外,各方强者神色骇然,这三大古族,就真要开战了吗?一旦如此,必然在大千世界掀起滔天大浪。

    牧尘望着这一幕,也是眼神冰冷下来。

    咚!

    而就在天地间气氛剑拔弩张即将触的那一刻,忽有古老的钟吟声,仿佛自那遥远处传来

    钟吟声传来,摩诃天,清衍静,太冥老祖等圣品强者眼神都是一凝,抬起头来,望着虚空中。

    “这是大千宫的大千钟?”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这片天地中,一道光柱从虚无中射出,光柱中,一道壮硕身影踏空而来,一股威压,冲荡世间。

    与此同时,一道雄浑浩大的声音,也是随之响彻。

    “今日之战,还望看在我大千宫颜面上,请双方止兵收戈。”

    摩诃天,清衍静等人望着那道渊渟岳峙的身影,面色都是变得凝重起来,没想到今日,连这一位,都是现身了。

    大千宫,诛魔王,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