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送贴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宏大之声回荡天地,无数道视线都是带着震动的望着那自光柱中踏出的身影,那道身影,周身涌动着星光,衣袍之上,仿佛铭刻着山川河流,双目如星,深邃如渊,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便是有着一股擎天般的气势散出来,令人敬畏。Δ eㄟ1xiaoshuo

    “大千宫,诛魔王,秦天”

    各方强者望着此人,都是在此时面色震动,惊呼出声。

    在这大千世界中,级势力众多,然而谁都知晓,唯有那大千宫,才能够算做大千世界中最强的势力,因为这个势力的囊括范围,包括了大千世界的所有生灵。

    所谓的大千宫,更像是一个大千世界的联盟。

    一个为了抵御域外邪族而产生的联盟。

    而大千宫的创始人,便是不朽大帝。

    在那上古时期,正是大千宫的出现,方才整合了大千世界的势力,令得所有生灵不再各自为战,开始拧成一条绳,最后才能够抵挡住域外邪族的入侵。

    上古大战中,大千世界能够抵御下域外邪族,大千宫功不可没,所以即便如今,各方巨头,对于大千宫,依旧都是保持着尊敬。

    强如炎帝,武祖那等巅峰人物,都是在大千宫中保留着长老的席位。

    而在这大千宫内,想要提升地位,就需要诛魔点,而唯有斩杀了一位天魔帝,方才能够获得这个称号,如果是在上古大战时,或许诛魔王还不算太稀奇,但如今的hé ping年代,想要斩杀一位天魔帝,就得进入域外邪族所在的地域。

    这一点,就算是圣品天至尊,都不敢轻易尝试。

    所以这数千载中,大千宫仅仅出现了一位诛魔王,那是一位曾经踏足邪域,并且一路杀回来的绝世猛人。

    而那绝世猛人,就是眼前这位男子,秦天。

    与牧尘那个侥幸得来的诛魔王相比,这秦天,才是真正在与域外邪族的搏杀中,晋级的诛魔王。

    正因为如此,当此人出现时,即便是桀骜与摩诃天,都是面色大变,神色中充满了忌惮。

    “秦天兄,这是我摩诃古族之事,大千宫应当管不了吧?”摩诃天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秦天袖袍随风轻摆,他冲着摩诃天一笑,声音雄浑的道:“摩诃族长何必如此执着于万古不朽身?此原始法身放在摩诃古族数万载,你们都未曾成为其主,可见你们之间,并无缘分。”

    摩诃天脸色有些难看,若是旁人说此话,恐怕早就被他一掌拍飞,但眼前的人却不能如此,因为这秦天,早已晋入圣品后期,乃是这大千世界中足以排进前十的巅峰强者,能够与炎帝,武祖等巨头争锋。

    若是摩诃阴阳瓶在手,摩诃天倒是能够与其抗衡,但眼下摩诃阴阳瓶被那石塔镇压,面对着一位圣品后期,他也会吃大亏。

    当然,更重要的是秦天背后的大千宫,虽然hé ping时期大千宫素来不插手大千世界中任何势力纷争,但其本身依旧具备着极强的威信,这一点,就连他们摩诃古族,也得给面子。

    不过,若是让得牧尘就这样取走万古不朽身,他又如何心甘?

    “秦天兄,我摩诃古族守护万古不朽身数万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牧尘想要直接取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摩诃天深吸一口气,目光闪烁,道:“而且我先前也已让了一步,只是让他再将万古不朽身放在我摩诃古族百年,百年后,定不会阻扰他取回。”

    秦天闻言,似是笑了笑,道:“摩诃族长,我也不与你说无谓之话,今日我前来,正是得了炎帝,武祖的传信。”

    摩诃天面色微微的凝固,那些摩诃古族的长老们,也是面色变化,眼中掠过一丝畏惧之色。

    面对着浮屠古族与太灵古族,他们摩诃古族还能咬牙坚持一下,可如果再加上无尽火域与武境,那么就算是摩诃古族,都有些吃不消。

    特别是他们摩诃古族当年与无尽火域还曾经开过战,却是以摩诃天败在炎帝手中为结局,若非是因为摩诃阴阳瓶的存在,当年他们摩诃古族怕是会颜面尽失。

    而如今,炎帝早已并非当年初入圣品,甚至越了摩诃天,踏入了圣品后期,乃是大千世界中数一数二的巅峰强者。

    无尽火域更是势大,论起底蕴,不会比他们摩诃古族弱。

    更何况,还有着一个不弱于炎帝与无尽火域的武祖和武境。

    万古城外,各方势力也是暗暗咂舌,谁能想到,今日之事,竟然会引来如此之多的巨头势力

    摩诃天的面色一片铁青,心中恼怒到了极点,原本他是打算以势压人,但哪料到,这最后竟然也是尝到了苦果。

    无尽火域,武境,大千宫,浮屠古族,太灵古族

    这五方势力汇聚起来,整个大千世界都会为之颤抖,即便是他们摩诃古族,都是无法抵御这股大势。

    “秦天兄,你们这是要以势强压我摩诃古族吗?”摩诃天青着脸,道。

    秦天注视着摩诃天,神色却是渐渐的肃然起来,缓缓的道:“摩诃族长,如今大千世界面临危机,域外邪族蠢蠢欲动,这般时候万古不朽身能够认主,对于我们大千世界无数生灵而言,都是好事,所以还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

    那远处的牧尘听到此话,心头倒是微微一震,联想到炎帝,武祖无法脱身的缘故,心中感觉到不安,那域外邪族,难道要再度卷土重来了不成?

    而摩诃天则是沉默着,到了这一步,他心中已是清楚恐怕已经不可能再夺回万古不朽身,既然如此,对方给了台阶,那就只能下了,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他们摩诃古族。

    “既然连大千宫都插手了,我摩诃古族自然也不能不给面子。”

    摩诃天终于是开口,周身强横的灵力波动渐渐的收敛,然后冷眼看向牧尘,道:“不过他得将吾族的摩诃阴阳瓶还来。”

    秦天的目光也是看向牧尘,温和笑道:“牧王,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摩诃族长让步,那你也让一让吧?”

    秦天既然都开口了,牧尘自然不会拂了他的面子,当即点头,毕竟他同样不想与摩诃古族开战,虽然有着浮屠古族与太灵古族的支持,可那种争端太过的庞大,必然会造成天至尊的陨落,那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极大的代价。

    眼下能够逼得摩诃天退步,已是最好的结局。

    牧尘转过身来,对着那万古塔抱拳道:“既然事情已有了结果,就请前辈再出手一次吧。”

    随着他的音落,万古塔顿时震动起来,塔尖处迸射出亿万道光芒,光芒之中,则是有着一道黑光之光掠出,化为一尊黑白玉瓶。

    摩诃天见状,急忙一招手,那黑白玉瓶落入他的手中,小心翼翼的查看一番,并未现损伤后,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不朽大帝所留的一道力量,即便数万载后,依旧强盛。”秦天望着那座万古塔,不由得感叹一声,即便他是圣品后期的实力,但在万古塔内残存的那道古老力量之下,依旧保持着一分敬畏。

    不过,万古塔内的那道力量,在一收一放后,显然也是开始消散,甚至连万古塔表面,都是有着裂纹蔓延出来。

    牧尘望着这一幕,再度弯身对着万古塔郑重的行了一礼。

    周围众多势力见到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是解除,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种神仙打架,波及范围太广,就算是一般的天至尊,都不敢掺和其中。

    如今这虎头蛇尾的结束,反而是最好。

    “秦天兄驾临我摩诃古族,本该好好接待,但如今族内一团糟,也就只能从简了。”摩诃天望着化为废墟般的万古城,心中始终憋着一口闷气,当即也不想多留,对着秦天一抱拳,然后便是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边。

    而摩诃古族其他的诸多长老,也是纷纷跟上。

    面对着摩诃天这般行径,秦天也没在意,毕竟他的到来,直接让得摩诃古族失去了万古不朽身,有一些怨气,也是理所应当。

    而且,他此行前来,也并非是冲着摩诃古族的。

    秦天袖袍一摆,目光便是看向牧尘,步伐一迈,出现在了后者前方,带着笑意的道:“早就知晓我大千宫又出了一位诛魔王,今日总算是得见了。”

    面对着这位大千宫内真正的诛魔王,牧尘也是保持着一分尊敬,道:“秦天前辈倒是抬举我了,我这诛魔王水分有多大,前辈难道还不知道吗?”

    秦天哈哈一笑,笑声雄浑,自有一番气度:“不管是怎么得来的,只要你能得到,那就是你的缘法,而且,现在的你,可是有资格成为真正的诛魔王。”

    以前的牧尘,或许要斩杀一位天魔帝是天方夜谭,可如今他拥有着圣品肉身以及万古不朽身,论起战斗力,足以媲美圣品中期的巅峰强者,所以遇见了一般的天魔帝,也足以斩杀。

    牧尘笑了笑,对着秦天抱拳道:“不过不管如何,今日还是谢过前辈了,不然的话,怕是不好收场。”

    他虽然不惧摩诃天,但却不想将浮屠古族与太灵古族牵扯进来。

    秦天摆了摆手,叹道:“一旦三大古族开战,牵连太大,如今并非是内乱的时候。”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道:“不过今日前来,阻三族大战是一事,而我的任务,还有另外一事。”

    声音一落,秦天袖袍一抖,忽有数道金光射出,这些金光,直接是落向了清衍静,浮屠玄,太冥老祖,甚至还有着三道对着先前摩诃天等人离去的方向掠去。

    清衍静他们接了金光,神色都是忽然变得无比的肃然起来。

    “这是?”牧尘目光一闪,神色有些惊异,他隐隐的感应到,那金光之中,似乎是一道金帖

    秦天冲着牧尘一笑,道:“如今的你,也有资格接这一道金帖。”

    说着,他袖袍中再度飞出了一道金光,徐徐的对着牧尘落去。

    牧尘伸出手掌,金光落在掌心,金光收敛时,一张犹如黄金所铸的金贴,便是静静的躺在了牧尘的手中。

    他凝神望去,然后便是见到,在那金帖之上,三个古老的字体,印入眼帘。

    大千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