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安宁

作品:《大主宰

    天罗大陆,上古天宫。

    灵力河流奔腾,浪花翻涌,释放出磅礴精纯的灵力,凝聚成雾气,飘散开来,令得整个天地都是变得清新空灵。

    在灵力河流的两侧的石台上,一道道年轻的身影寂静盘坐,吞吐之间,吸纳着天地灵力,淬炼自身

    更远的地方,则是人影闪动,喝声阵阵,乃是演武之地。

    如今的上古天宫,早已非之前那种死寂,在迅速壮大的牧府之下,这里再度焕发了勃勃生机,甚至那种热闹兴盛,已是堪比上古天宫鼎盛时期。

    毕竟上古年代的天宫,威名虽说显赫,但那基本全靠天帝一人独自撑下来,在其下面,各殿殿主虽然都是天骄人物,但却还不待他们成长起来,就遭遇了域外邪族的进攻

    在视线更远处,则是一座高耸的山丘,山丘上,一道身影,略显懒散的斜趟着,目光悠然的望着那灵力河流周围鼎沸的人群。

    这道人影,自然便是牧尘。

    瞧得那灵力河流周围一道道年轻稚嫩的身影,牧尘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丝丝笑意,这些年来,牧府也是在他的手中渐渐的壮大,虽然大部分时间他是甩手掌柜,但却依旧是有着一些难言的成就感。

    毕竟连他自己都未曾想过,当初仅仅只是抱着随意想法建立的牧府,会在数年之后,成为一方雄霸天罗大陆的巨擘。

    在牧尘懒散的望着这一切时,忽然发现远处的那些修炼台中隐隐有着一些骚动,再然后,他便是见到一道优雅倩影,犹如闲庭信步一般,慢悠悠的穿梭而过,吸引了天地间所有的目光。

    那道倩影,身着黑色衣裙,裙摆绣着金线,随风轻摆,显露着尊贵,勾勒着迷人曲线,那精致的脸颊,同样是带着饶有兴致的微笑,打量着这片由心爱之人所努力打造出来的修炼盛地。

    所有的少年都是偷偷的打量着这道优雅的身影,有时候那道清澈的目光仅仅只是扫过,便是令得他们面红心跳,不敢直视,仿佛目光与其交汇都是一种亵渎般。

    而那些少女,则是眼露憧憬,眼前的女孩,让得她们自惭形秽的同时,又是让得她们有着一种向往,她们希望以后,也是能够拥有着如她一般的气质。

    优雅而美丽。

    这道倩影犹如踏青出行一般的走过,而随着她的远去,那一道道留恋的目光,方才不依不舍的收回。

    牧尘笑眯眯的望着这道优雅倩影,后者慢悠悠的而来,最后走上了山丘,站在他的身旁,玉手搭在眼前,眺望着这片上古天宫,盈盈笑道:“你这牧府,发展得挺不错的呢。”

    牧尘点了点头,旋即一脸认真的道:“这都是为了咱们孩子打下的基业呢。”

    洛璃俏脸顿时一红,羞嗔的盯了牧尘一眼:“你,你瞎说什么呢,谁有你孩子了。”

    素来都是优雅清冷的洛璃,都是被牧尘这没羞没臊的一句话搞得脸颊通红,两人之间,连最后一道关系都没破呢,这家伙就已经开始想着更进一步了

    牧尘抬头,望着那张难得羞嗔的红润俏脸,心中却是突然的涌起一股火热,身子一个前扑,手臂便是揽住了洛璃那纤细柔韧的腰肢,两人对着草地上倒了下去。

    落地的时候,牧尘身体摔倒,让得洛璃倒在他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是让得洛璃微惊,玉手撑住牧尘的胸膛,前身微微挺起,轻咬着银牙,恨恨的盯了牧尘一眼。

    牧尘享受着身上压着的人儿那柔软的触感,漆黑眸子似是有着火焰燃烧,他灼灼的盯着洛璃,道:“那要不我们努力一下?”

    “努力什么?”洛璃怔了怔。

    “孩子啊。”牧尘一本正经的道。

    然而他的话语刚落,怀中的女孩那白玉般的俏脸,便是陡然通红,犹如火烧一般。

    砰!

    紧接着,洛璃那手肘便是狠狠的落在了牧尘肚子上,牧尘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俊逸的脸庞仿佛都是变得扭曲了一些。

    “让你耍liu máng!”洛璃红着脸蛋,嗔了牧尘一眼。

    想她从小到大,在那洛神族乃是皇女,后来更是成了那太灵古族的圣女,旁人与她说话,皆是慑于其容颜与气质,表现得彬彬有礼,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所以面对着牧尘这略显liu máng的行径,一下子都有点吃不消。

    挨了狠狠的一肘,牧尘苦着脸,叫屈道:“对自家老婆耍liu máng都不成?”

    洛璃白了他一眼,旋即轻笑道:“等你什么时候上洛神族提亲了再说吧。”

    牧尘揉了揉肚子,一脸的郁闷,然后躺在地上,双目失神的望着天空。

    瞧得他这幅生无可恋般的模样,即便知晓他在故意为之,但洛璃还是忍不住的有些莞尔,然后又有点微微的心疼。

    于是,她眼波流转,忽然低头,红润小嘴蜻蜓点水般的掠过牧尘的嘴唇。

    那瞬间的温凉柔软感,让得牧尘愣了半晌,然后伸出舌头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然后眼神灼灼的望着洛璃红润小嘴。

    然而对于他那贪婪的目光,洛璃却是视而不见,若无其事的捋起飘落下来的长发,在那一旁优雅而坐。

    望着身旁那纤细的身影,再嗅着从洛璃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牧尘忽然笑了起来,眼中的欲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宁静之意。

    他扭了扭身子,将脑袋放在了洛璃纤细圆润的上,双目微闭,喃喃道:“自从你离开北苍灵院后,我就在期待着这一刻。”

    洛璃娇躯微颤,低下头来,望着那张俊逸的年轻脸庞,虽然依旧充满着锐气,但那微闭的眼目,则是显露着一丝常人难以发现的疲惫。

    这令得洛璃忽然鼻尖微酸,如今的牧尘,已是这大千世界中真正的巅峰强者,声名显赫,万人敬畏,然而谁都不知道,在这个成就之下,他为之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她始终都记得,当年洛天神从北苍灵院带走她时,那个少年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是显得多么的落寞与孤单

    那个时候,少年的他对着她说,终有一天,他会成为那盖世强者,那样就不会再有人能够从他的身边将她带走

    只是那条路,充满着棘刺,道路坎坷难行。

    她会喜欢上牧尘,是因为那个在灵路中所遇见的少年,总是带着自信的笑容,能够感染着她,让得她也是生出无限的信心去面对着诸多艰难。

    所以她一直担心在那追寻盖世强者的路上,牧尘会丢失掉那自信而灿烂的笑容,变得伤痕累累,不复以往。

    但所幸的是并没有。

    洛璃玉手温柔的抚摸着牧尘的脸庞,展颜轻笑,笑颜美丽的令得天地失色。

    “牧尘,你知道我最幸福的事是什么吗?不是拯救了洛神族,也不是成为那什么太灵古族的圣女而是,在那灵路中,遇见了你。”

    此时天高地远,轻风拂过山头,耳旁传来女孩那轻柔的声音,也是令得牧尘的内心,仿佛是被什么狠狠的击中,一股情感,流淌在四肢百骸。

    牧尘睁开眼睛,望着那张娇俏精致的容颜,然后再看向灵力河流周围那无数道稚嫩的身影,忽的一笑。

    他的身边,有如此之多的美好,并且值得他去守护。

    所以,他怎会允许这些被破坏,即便敌人,是那可怕的域外邪族

    牧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洛璃道:“洛璃,大千盟约之后,若是安稳渡过,便嫁给我吧。”

    望着牧尘脸庞上的笑容,洛璃贝齿轻咬红唇,然后红着脸颊,轻点螓首,银发在那日光下,闪耀着倾城般的光辉。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