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群雄聚

作品:《大主宰

    黑色的广场,肃穆的矗立于重重山墓之间,散发着一种浩大沉重之气,一座座的黑色铜馆竖立,静静的矗立在这座巨大的广场上。

    牧尘三rén miàn色凝重的望着这座广场,特别是清衍静,她乃是圣品大宗师,在灵阵上面的造诣,放眼整个大千世界,都是名列前茅,所以她更是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座广场上的那些铜馆,构建了一座何等恐怖的大阵。

    那种级别的大阵,已经超越了圣品。

    “如此大阵,若是催动,就算是圣品强者,也将会被磨灭。”清衍静感叹道,言语间有着深深的钦佩,当年的不朽大帝,的确是惊才绝艳,难怪能够力挽狂澜,将大千世界拯救下来。

    牧尘微微点头,沉声道:“由此可见那天邪神的可怕,连这种等级的封印大阵,都是需要四万九千载,才能将其生命印记尽数的抹除。”

    清衍静的眼中,也是一片凝重,轻叹道:“所以说,这个灭世祸害,绝对不能将其放出来。”

    在他们说话间,那领路的两位灰袍守墓人已是按落身形,对着黑色广场边的一座山头落去,只见得那山顶处,一座黑色的巨殿矗立,犹如洪荒巨兽。

    牧尘三人也是落在了巨殿之前,目光一抬,便是见到了苍劲如虬龙般的三个大字。

    大千宫。

    牧尘注视着这座大千宫殿,眼光则是微闪,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这座宫殿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如同这座宫殿,宛如活物一般。

    “这座大千宫殿,乃是一件圣品绝世圣物,乃是大千宫的镇宫之宝,能够遨游虚空,论起威能,足以在大千世界中排进前十,并不逊色于我们浮屠古族的祖塔,。”清衍静说道。

    牧尘闻言,这才恍然,旋即暗暗咂舌,他可是见识过浮屠古族的祖塔以及那摩诃古族的摩诃阴阳瓶,所以知晓这种等级的绝世圣物有多可怕,就算是圣品天至尊,都会极为的忌惮。

    看来这一次,大千宫也是动了真格,将此等宝贝,都是搬到了这里。

    此时的大千宫门大开,牧尘与清衍静对视一眼,然后三人便是迈足踏入其中。

    而当他们的步伐刚刚踏入宫门时,他们便是感觉到眼前景象变幻,大殿之内,辽阔宽敞,灯火摇曳,在那前方,出现了一圈圈的石座,石座成环形,然后依次往下,类似角斗场一般。

    只不过,越是往下,座位便是越少,而且石座的颜色,也是从灰色变成银色,最后更是金色,那待遇区分,自然是明显得很。

    显然,越是处于下方,身份等级也就越高。

    而如今,在这些石座之上,皆是有着诸多身影静静盘坐,周身涌动着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显然,在座者,无一不是天至尊。

    只不过,如今这些在大千世界中足以称尊道祖的天至尊们,在这大千宫内,却是变得普普通通,皆是收敛了平日里的傲然之气。

    牧尘的目光没有在其他的那些位置停留,而是直接看向了最下方那一圈金色的石座,只见得那里,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端然而坐,那般模样,自然便是大千宫的诛魔王,秦天。

    “呵呵,清衍静大长老,牧王,洛璃圣女,未曾远迎,还望莫怪。”当牧尘三人踏入大千宫时,秦天便是有所感应,抬头温声说道。

    牧尘,清衍静,洛璃也是对着这位闻名大千世界的诛魔王点头一礼。

    “三位,请入金席吧。”

    秦天微笑道,指了指身旁那些金色席位。

    此言一出,大殿内微微骚动,诸多的目光投射而来,眼带莫名之色,这座石座位置,看似简单,但从某种程度而言,代表着自身在大千世界中所拥有的身份地位。

    按照规则,普通石座,乃是灵品天至尊之位,而银色石座,便是仙品天至尊,至于那些金座,则是唯有圣品,或者顶尖超级势力之主,方才有资格入席。

    牧尘三人,清衍静乃是圣品大宗师,更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自然有资格入金席,而洛璃身披太灵古族圣女之衣,位同族长,代表着太灵古族,当然也有这个资格。

    倒是牧尘,虽说创立的牧府如今称霸天罗大陆,但毕竟底蕴尚浅,之前虽说在摩诃古族大闹一场,传得颇开,但今日在场的不少人都是闭关多年,未晓世事,所以听得他也是能够位列金席,倒是有些惊疑。

    秦天瞧得大殿内的骚动,则是淡淡一笑,道:“诸位莫有疑虑,牧尘不仅是牧府之主,而且更是我大千宫的诛魔王,论起实力,他足以媲美圣品中期,更何况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万古不朽身的第二任主人,所以,他有着足够的资格,位列金席。”

    此言一出,大殿内便是有些低低的哗然声,那些刚刚出关的诸多天至尊,都是惊奇不已的盯着牧尘,显然也是被这长长的一溜头衔所震惊。

    “没想到百年未出面,这大千世界便是出了如此人物,真是后生可畏”一些年岁偏老的天至尊,皆是暗暗感叹。

    对于那些惊叹声,牧尘倒是神色没有太多的波动,他让清衍静走前,然后他与洛璃紧随其后,迈过重重阶梯,直入金席。

    不过,在他刚刚踏入金席最外一圈时,牧尘的脚步忽然顿了顿,因为看见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而那人也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当即身躯微僵。

    “呵呵,西天战皇,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竟然也突破到了圣品,真是别来无恙啊?”牧尘望着那道盘坐于金色石座上的身影,似笑非笑的道。

    因为这道身影,赫然便是当年曾与牧尘有过一段恩怨的西天战皇。

    那时候西天战皇试图纳洛璃为圣女,引发了与牧尘之间的恩怨,后来牧尘请出了炎帝,更是从西天大陆的手中,夺了一个大陆之子的名额。

    只不过当年的西天战皇,停留在仙品后期多年,没想到如今见面时,却是突破到了圣品初期。

    听到牧尘的声音,西天战皇的面色也是微青,有些尴尬与难堪,当年的牧尘,在他的眼中犹如蝼蚁,根本就未曾在意过一眼。

    然而谁能够想到,这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当年那个刚刚踏入地至尊的小子,竟然便是踏足了圣品,而且还在大千世界中闯下了如此威名。

    虽然现在的他突破到了圣品初期,但却知晓即便是如今的他,都不一定是牧尘的对手,毕竟摩诃古族中的事,他可是知晓得清清楚楚。

    连摩诃天都奈何不了牧尘,更何况他这圣品初期?

    所以,想起当年的恩怨,即便是他这西天战皇,都是有点坐立不安,面色阴晴不定。

    牧尘瞧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当年我们虽然有恩怨,但后来也算是解决了,洛神族在西天大陆这些年,也没见你暗中使什么绊子,还算是有些风度,我自然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说完,他便是走入席位,在那靠近秦天的金色席位中,入座了下来。

    西天战皇瞧得他的背影,倒是咬了咬牙,但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的牧尘,的确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蝼蚁,容不得他不重视。

    当年的恩怨,能够各自放下,自然是最好。

    牧尘入了席,也是盘坐下来,双目微闭,不再理会诸多目光。

    而在之后,又是陆陆续续有着众多天至尊赶来,皆是入席,在这之中,太灵古族,黑天古族以及摩诃古族皆是到来,入了金席。

    摩诃古族来的自然便是摩诃天,他瞧得牧尘,面色也是颇为的难看,但也知晓这里不是解决私怨的地方,只能对着秦天抱了抱拳,便是坐下。

    牧尘同样没理会这摩诃天,倒是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一座金席上,那里是一位赤着胳膊的壮汉,壮汉浑身苍黄,青筋犹如龙一般,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牧尘会对他有所兴趣,乃是因为此人便是那第五大古族的族长,荒古族,荒虬。

    传闻这荒古族精修肉身,而在牧尘的感应中,这荒虬的肉身,也的确是如他一般,达到了圣品程度,强悍无匹。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殿内的石座上,盘坐的身影越来越多,那等阵势,看得牧尘都暗暗心惊,要知道,在座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大千世界中的一方霸主,如今尽数汇聚,的确是有着搅动乾坤之势。

    呼呼!

    在牧尘感叹着大殿之内的阵容之强悍时,忽然心神一动,感觉到了一缕缕的黑风凭空的出现,然后缠绕着落在了秦天身旁的一道金座之上。

    黑风散去时,只见得一位黑袍白发的老人,低垂着眼目,犹如昏睡般的坐在那里。

    这老人,周身散发着一种迟暮之气,仿佛随时都将会熄灭生命之火,但就是那摇摇欲坠的姿态下,却是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压。

    感受着那种威严,就算是牧尘,心头都是一凛。

    而当诛魔王秦天望着这黑袍老人时,面色也是肃然起来,抱拳道:“秦天见过不死老前辈。”

    大殿内微微哗然,一道道敬畏的目光,都是投射而来,显然,这位老人,就是镇守北荒之丘,那支守墓人的统领,神秘莫测的不死之主。

    嗡!

    而就在众人敬畏的望着老人时,忽然有着清澈的剑鸣之声响彻虚空,所有人都是见到一道青色剑光仿佛破空而来,最后落在了黑袍老人身旁的金色席位上。

    青色剑光散去时,一袭青衫,安然盘坐,双膝上,一柄青锋长剑,静静平放。

    他抬起头来,冲着在场众人微微一笑,道:“剑域青衫,来迟一步,还望诸位莫怪。”

    他的声音一落,大殿内,再度哗然响起,一道道目光,更显敬畏,因为眼前之人,正是在这大千世界中,与炎帝,武祖,诛魔王,不死之主等人齐名的巅峰强者

    剑域,青衫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