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遗命

作品:《大主宰

    “青衫剑圣”

    牧尘望着那坐于不死之主身旁的一袭青衫,目光微闪,眼神显得有着一丝凝重,眼前这一位,可也是大千世界闻名多年的巅峰强者,并不逊色炎帝,武祖。

    如此一来,这大殿内,圣品后期的存在,已是有了三位,五大古族的族长或大长老,虽然都是圣品中期,但借助族内的镇族圣物,也是不逊色于圣品后期。

    再加上数位隐世不出的老妖怪,此次也是被大千帖请了出来,加起来的话,也是能够媲美两三位的圣品后期。

    所以此时这座大殿内,几乎是汇聚了大千世界将近一半的巅峰力量,阵容堪称是恐怖。

    “青衫兄既然也到了,那我们这大千盟约,就可以开始了。”秦天见到这青衫剑圣来到,则是微微一笑,道。

    说着,他目光扫视开来,声音低沉的道:“本来炎帝,武祖两位也会驾临,可域外邪族忽然进攻无尽火域与武境,两位需要坐镇,暂时无法脱身。”

    此言一出,大殿内便是微微骚动,诸多天至尊神色凝重。

    “看来域外邪族真是要对北荒之丘出手啊,不然的话,不会倾尽全力的拖住炎帝与武祖。”青衫剑圣轻叹一声,然而那双目之中,却是有着一抹寒光浮现,那抹寒光,锋锐无匹。

    在其身旁,一头白发,满身暮气的不死之主那低垂的眼目也是抬起,沟壑纵横的脸庞上,却是在此时散发出森然之气:“我守墓人一族,镇守北荒之丘四万八千载,只待这一次的大千盟约完成,便可圆满,那域外邪族若是想要破坏,那我守墓人一族,自当与他们好好的斗上一场。”

    当其说话时,周身空间都是在剧烈的颤抖着,那一丝丝森寒的杀意,引得不少天至尊都是微微变色。

    这不死之主镇守北荒之丘,素来不沾世事,可一旦有什么东西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那就是一个个疯子。

    秦天也是点了点头,沉声道:“若是域外邪族真敢来犯,我等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不管如何,只要封印大阵再运转一次,便可将那天邪神的生命印记尽数的抹除,那时,我大千世界方可享受安宁,不惧那域外邪族。”

    “自当如此!”

    大殿之中,众多天至尊皆是沉声说道,诸多古籍中,都已明确的表明了那天邪神的可怕,若是让其逃出来,大千世界无数生灵都将会陷入劫难之中,到时候,谁都无法幸免于难。

    “域外邪族虽然有所图谋,但也没那么容易得逞,这北荒之丘被不朽大帝所布置的“大千化魔阵”所笼罩,一旦域外邪族接近,就会形成防护,即便是天魔帝后期的实力,也难以将其破坏。”

    “而我们,只需要在这个时间内,催动封印,将那天邪神抹杀便是。”秦天望着众人,声音雄浑的道。

    众人皆是点头,道:“全凭秦王吩咐。”

    秦天不仅是大千宫诛魔王,而且还是这一任的大千宫宫主,而大千宫的使命,便是在大千世界面临危难时,招集所有的力量,共抗强敌。

    “那就有劳诸位了。”秦天也是面色肃然,对着在座的众人皆是抱拳。

    “秦天前辈,我们何时动手?”牧尘看向秦天,问道。

    “大千化魔阵千载一循环,如今尚还有几个时辰,待得循环圆满,便可重新注入力量,将其催动。”秦天和声说道。

    牧尘微微点头,便是不再多说,准备双目微闭,等待时机。

    不过在此时,他眼神忽然一动,却是瞧得那位黑袍白发的不死之主,一直盯着他看,让得他有些莫名。

    “这位小友”不死之主盯着牧尘,那布满着沟壑,原本显得有些森然的苍老脸庞,似乎是在此时攀爬上了一些罕见的柔和之色。

    牧尘微怔,忙道:“老前辈称我牧尘即可。”

    这不死之主资历极老,连秦天都要叫一声老前辈,他自然也是保持了一分尊敬。

    “呵呵。”

    那不死之主似是笑了笑,道:“小友,听闻你获得了万古不朽身认主?不知可否让老夫见上一见?”

    牧尘闻言,微微犹豫,便是点了点头,心念一动,背后有着琉璃光芒散发,只见得那琉璃光中,一道琉璃身影静静盘坐,虽然并无动作,但却是散发着万古岁月之气,仿佛不朽不灭,一股神异的力量,悄然的荡漾在大殿内。

    大殿内,所有的目光都是凝聚在了牧尘身后,他们望着那道古老的琉璃身影,都是眼露惊叹之色,毕竟这万古不朽身,自从上古大战之后,便是再未曾现过世间。

    唯有那摩诃天,眼神有些阴沉,满脸的不甘。

    不死之主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道琉璃身影,脸庞上的沟壑仿佛都是松缓开来,眼中流露出缅怀之色,轻声道:“没想到,老夫也有见到万古不朽身的一天。”

    说着,他对牧尘微微弯身。

    瞧得他这动作,牧尘倒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以这不死之主的资历以及身份,整个大千世界,恐怕都找不出谁能够让得他弯身行礼。

    “老前辈倒是折煞小子了。”牧尘苦笑道。

    不死之主摇了摇头,道:“当年不朽大帝曾留下过遗命,若是万古不朽身的新主出现时,我守墓人一族,则将会以其为主,听其号令。”

    此言一出,大殿内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甚至就连秦天,青衫剑圣都是微微动容的看向牧尘。

    要知道这守墓人一族,乃是当年不朽大帝的嫡系,对不朽大帝无比的忠诚,奉为神明,而且他们拥有着不朽大帝遗留的传承,所以这数万载下来,也是拥有了极强的实力,堪称是大千世界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若是这守墓人一族奉牧尘为主的话,那牧尘麾下的力量,恐怕就真的是能够跻身大千世界前列,比起五大古族,都是只强不弱。

    大殿内,众多目光震撼,而那摩诃天则是嘴角抽搐,眼中有着惊惧之色浮现,若牧尘真的有了这股助力,就算不倚仗浮屠古族,都能够稳稳压住他们摩诃古族。

    这让得他震惊之余,又是有些恼火,原本,这种机缘应该是属于他们摩诃古族的,可现在,却是全部落到了牧尘头上去。

    还有那西天战皇,也是满脸的动容,旋即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与这牧尘没有搞得不死不休,这小子如今大器已成,未来必然会问鼎大千世界之巅,保不准又是一个武祖。

    牧尘对此同样也是有些震惊,他显然没想到不朽大帝竟然还有如此一道遗命,不过,在震惊了片刻后,他也是恢复了平静,沉吟道:“老前辈倒是太看重小子了,守墓人一族镇守北荒之丘,令人钦佩,晚辈可没有这资格来指手画脚,所以这为主之话,老前辈则不用过于当真,一切以守护大千世界安宁为重任即可。”

    守墓人一族的实力,毋庸置疑,谁都会眼红,但牧尘却并不蠢,正因为其实力太强,就算有着不朽大帝的遗命,他怕也是难以真的掌控,强行自诩为主,反而会引起反弹。

    不死之主闻言,似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自然也是明白牧尘的担忧,现在的牧尘,想要真的成为守墓人之主,还略微有些不够,但若有朝一日他能够达到不朽大帝的高度,守墓人一族,才会心悦诚服的奉其为主。

    大殿内,随着不死之主不再说话,也是恢复了安静,不过不少的目光,再度掠过牧尘时,都是多了一丝敬畏。

    在这种安静中,三个时辰的时间,迅速而过。

    而待得那最后一息的时间流逝时,这座北荒之丘残破的大地,忽然犹如地龙翻滚一般,猛烈的一震。

    吼!

    大地震动,在那大地的深处,似乎是有着一道咆哮声响彻,那道咆哮声,蕴含着无穷的毁灭之力,犹如能够改天换日,扭转乾坤。

    黑色广场上,那些倒竖的铜棺,也是在此时震动起来,一道道灵力光虹自其中暴射而出,迅速的彼此相连,短短数息,只见得这北荒之丘的上空,便是形成了一座森然,古老的大阵。

    大阵仿佛是有着梵音阵阵,无穷的力量镇压下来,将那翻滚的大地,平复下来。

    大千宫内,秦天在此时霍然起身,他的面目冷厉,衣袍猎猎作响,有着强悍的威压自其体内席卷开来,笼罩天地。

    “诸位,时辰已到,准备运转大阵,磨灭那天邪神最后的生命印记!”

    大殿内,所有的天至尊,眼中都是迸射出森森寒光,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

    “我等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