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诸尊炼魔神

作品:《大主宰

    轰轰!

    北荒之丘,在此时不断的发出轰鸣震动,而那黑色广场处,一座座倒竖的铜棺暴射出一道道光虹,彼此交汇,隐隐间,在北荒之丘的上空形成了一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大阵。

    那座大阵,看似飘渺,但不知为何,却是涌动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力量,那种力量,就算是圣品后期,都是惧怕无比。

    高空上,有着光膜开始出现,最后迅速的蔓延开来,将整个北荒之丘都是笼罩在其中,犹如一层最为强大的防护。

    大千宫内,秦天站起身来,他抬起头,视线仿佛是穿透了大千宫,看见了那北荒之丘上方出现的飘渺大阵。

    “诸位,我会将你们分布在诸多铜棺处,到时只需听我命令,将灵力尽数的灌注进铜棺即可!”秦天雄浑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中响起。

    而当其音落时,袖袍一挥,牧尘等人便是感觉到眼前变幻,竟是落在了一座铜棺之上。

    此时的周围,正是那辽阔的黑色大地上,而此时大地上每一座如钉子般插入的倒竖铜棺上,皆是出现了一道人影。

    牧尘盘坐在一道铜棺上,他抬头凝望着高空上那座飘渺大阵,面色却是极端的凝重,因为他察觉到那阵法中所蕴含的力量,那种力量,仅仅只是泄露出丝毫,便是令得他体内灵力震颤。

    “那种力量,已经超脱了圣品”

    牧尘喃喃道,这座“大千化魔阵”,乃是不朽大帝以生命所化,勾引着神秘莫测的伟力,威能恐怖得无法形容。

    “那种力量,究竟是什么?”

    在牧尘凝望着那座“大千化魔阵”时,秦天也是出现在了这片黑色大地最中央的铜棺上,他的眼睛同样是死盯着大阵。

    此时大阵之上,那种浩瀚伟力在渐渐的减弱。

    那是因为“大千化魔阵”即将完成一个循环,而待得循环完毕的瞬间,他们就必须立即注入强大的灵力,再度催动“大千化魔阵”,运转最后一个循环,将那天邪神的生命印记彻底的抹除。

    高空上,笼罩整个北荒之丘的大阵,光芒愈发的黯淡。

    如此约莫半柱香后,高空上的灵光,瞬间归于熄灭。

    轰!

    北荒之丘的大地,在此时疯狂的震动起来,只见得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疯狂的被撕裂,裂缝之中,滚滚魔气犹如狼烟一般,滚滚而出。

    那滚滚魔气一出现,整个天地都是昏暗下来,魔气所过处,甚至连天地灵力都被污染,侵蚀。

    一位站位不慎的天至尊,仅仅只是被那魔气一个呼啸,便是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便是化为漆黑粉末,随风消散。

    牧尘等所有rén miàn色都是剧变,显然没想到那泄露出来的魔气,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

    吼!

    大地最深处,传出了低吼声,牧尘他们的视线透过一道深深的漆黑裂缝,隐约间,仿佛是看见了一只邪恶到极点的眼睛,正充满着凶煞之气的从地底望着他们。

    望着那只邪恶眼睛,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注入灵力,运转大千阵!不可让这天邪神破封而出!”秦天的厉喝声,犹如惊雷般响彻,将所有人都是陡然惊醒。

    大地之上,众多天至尊面色微变,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周身灵力浩瀚涌动,最后化为洪流,源源不断的对着脚下的铜棺涌去。

    嗡嗡!

    随着诸多天至尊出手,只见得那那一座座铜棺忽然在此时爆发出夺目的光芒,然后铜棺接触大地的地方,有着铺天盖地的灵光横扫开来,短短数息,便是蔓延了北荒之丘的每一个角落,犹如一层光网,覆盖大地,同时也是封堵了那些恐怖魔气的溢出。

    咚咚!

    无穷无尽的魔气疯狂的冲击着光网,震得大地疯狂的颤抖,但却被灵网死死的束缚住。

    秦天面色极其的凝重,他与青衫剑圣,不死之主对视一眼,然后三人身后,忽有浩瀚灵力汇聚,最后形成了三座巨大的至尊法相。

    秦天身后,乃是一道手持金轮的巨影,那巨影周身灵力滚滚,庞大的身躯上,犹如铭刻着周天星辰,此乃天轮诛魔身,大千世界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名列第九!

    青衫剑圣身后,并非人影,竟是一柄青光巨剑,巨剑震动,散发着滔天剑气,几欲撕裂天地,此乃青剑通玄体,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名列第十!

    不死之主身后,则是一道手持巨杖的身影,周身弥漫着滔滔死气,但死气之中,又有生机浮现,生生死死,玄奥无穷,正是那名列十二的不死法身!

    这种时刻,这三位圣品后期,显然也是不敢有丝毫的留手。

    轰轰!

    浩瀚无穷的灵力,犹如滔滔大海倒灌而下,涌入了他们脚下三座最为庞大的铜棺之中。

    咚!

    随着他们的灵力灌注,这片大地上,所有的铜棺都是猛烈的一颤,然后只见得一道道蕴含着极端磅礴灵力的光柱,陡然冲天而起,直接是没入了那座大千化魔阵中。

    嗡嗡!

    一道道灵力光柱射入,那座大千化魔阵立即绽放出无尽光芒,那股原本渐渐退去的伟力,也是在此时迅速的雄浑起来。

    大阵中央,有着神秘光芒汇聚而来,最后在那众多天至尊骇然的注视下,似乎是渐渐的化为了一柄斑驳的长矛。

    那柄长矛上面,缠绕着一种极为原始的力量,仿佛世界成形之时,天地间所诞生的神秘力量。

    而感应着那种力量,牧尘瞳孔则是微微一缩,因为他感觉到,在那一瞬,万古不朽身仿佛是微微震动了一下,犹如是受到了某种引动。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着秦天他们这种圣品后期的巅峰强者,都是神色震动,因为他们在那古矛上,感觉到了无以伦比的危险气息。

    那柄长矛若是对准着他们,即便是含而不发,也足以将他们毁灭。

    咻!

    大千化魔阵微微震动,仿佛是吞吐着一般,下一瞬,斑驳的古矛陡然化为一抹毫光,从天而降,最后直接是射进了这片大地之中。

    嗤!

    古矛没入大地,消失不见,不过,就在其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听见,在那大地最深处,传来了一道痛苦而暴怒的魔啸之声,大地疯狂的震动,魔气翻涌,仿佛是有着绝世凶物要强行破封而出。

    砰!

    不过那些魔气一撞击到笼罩大地的灵网上,便是发出震动声,整个北荒之丘无数山岳崩塌,但灵网始终死死的坚持,不让那魔气肆虐。

    而魔气在冲撞一阵后,终于是渐渐的平息,但那极深处,魔气中,一道邪恶到极致的魔瞳射出,隐隐有着魔啸声传出:“该死的蝼蚁,待得本神破封而出,定要将你这大千世界无数生灵,化为奴仆!”

    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眼神皆是一寒。

    “不必理会,它只是垂死挣扎罢了,我等只需维持大千化魔阵,待得九十九矛之后,它那最后的生命印记便会被彻底抹除!”秦天沉声道。

    听到此话,诸多天至尊也是心头微安,然后运转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那一座座铜棺之内。

    秦天,青山剑圣,不死之主对视一眼,皆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眼下大千化魔阵已是再度被催动,只要待得九十九矛之后,这天邪神就会被抹杀。

    “接下来我等便要死死守住这北荒之丘了。”秦天声音低沉的道。

    青衫剑圣抬头望着北荒之丘的虚空之外,缓缓的道:“周遭的大陆,并未传来异动,域外邪族,也并未出现。”

    不死之主森然道:“这些邪怪定然不会放弃的,天邪神是他们最强大的一张牌,所以他们必然会来救!”

    秦天也是点点头,双目凝视虚无空间,眼中寒芒涌动。

    北荒之丘,渐渐的趋于平静,所有的天至尊都是凝神以待,唯有高空上,那笼罩了北荒之丘的大千化魔阵涌动着浩瀚威能,每过一炷香的时间,便是会有着一道斑驳古矛凝现而出,最后射进大地深处,带起一道痛苦魔啸。

    而显然,伴随着那一道道古神矛的落下,那魔啸声,也是开始减弱。

    察觉到这一幕,所有天至尊面上都是有着喜色出现,但唯有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面色不动,反而眼神愈发的凝重与戒备。

    “这域外邪族,还不现身吗?”牧尘眉头微皱,喃喃自语。

    然而就在他声音刚落的那一瞬,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眼中猛的有着无尽精光暴射而出,直射虚空。

    牧尘也是隐隐有所感,陡然抬头,然后面色便是瞬间剧变。

    所有的天至尊都是抬头望向北荒之丘之外的虚无空间,皆是面色骇然,因为他们都是见到,在那虚无处,有着巨大的空间裂缝缓缓的被撕裂开来,在那空间裂缝之中,无边无际的魔气,汹涌而出,冲荡世间。

    “终于来了”

    青衫剑圣手掌缓缓的握拢那柄三尺青锋,叹息一声,道:“没想到这域外邪族,竟然早已潜入了一座下位面,并且将这下位面的空间节点转移到了北荒之丘外真是好手段啊。”

    虚空之外,空间裂缝迅速扩大,无边魔气席卷,一道道魔影便是犹如潮水一般,自其中涌出,隐约间,可见一道道高大犹如魔神般的身影,踏空而出,同时间,有着阴森的声音,响彻天地。

    “大千世界的崽子们,今日若是不将吾神放出,我域外邪族,就将你大千世界化为魔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