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魔帝?天帝?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静!

    巨大的广场上方,所有的强者都是目露惊骇的望着眼前这一幕,面对着这种情况,即便是他们这些站在天罗大陆顶尖层次的人物,都是免不了惊骇欲绝。

    那道人影,不是天帝吗?可为何他竟然会吞食血肉?这种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位传说之中的天帝会干出的事啊!

    “哈哈哈哈。”

    而瞧得那无数道骇然的目光,那陆恒却是在此时忍不住的大笑起来,那原本儒雅的面庞,在此时却是添了几分狰狞,令人望而生畏。

    “陆恒,你究竟做了什么?!”终于是有着强者怒声暴喝,看这情况,显然那天帝是因为陆恒的缘故,才会吞噬血肉。

    陆恒面露古怪笑容,道:“做什么?我这是打算帮你们将“天帝”复活啊。”

    “复活天帝?”众人一惊,难道天帝还未陨落?

    “他不是天帝!”而就在众人惊疑之间,一道冰冷的喝声猛的响起,只见得曼荼罗上前一步,幽暗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那道“天帝”的身影。

    或许别人无法察觉,但她却是能够感受得出来,那道虽然与天帝一模一样的身影,绝对不是天帝的本体!

    “哦?他不是天帝,那又是什么?”陆恒似笑非笑的道。

    曼陀罗小脸在此时显得有些阴翳,她阴沉的看了陆恒一眼,一字一顿的道:“陆恒,原来你已经被那位域外族的魔帝掌控了。”

    “魔帝?!”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那些顶尖强者个个色变,然后眼神骇然的望着陆恒,那位传闻中侵略天罗大陆的域外魔帝,竟然也没陨落?

    陆恒似是怔了怔,旋即轻轻拍了拍手掌,笑道:“没想到这都能被你猜出来。”

    面对着这种足以让他成为大千世界对敌的罪名,他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承认了下来。

    “陆恒,你简直是在自寻死路!”一位上位地至尊面色阴沉的暴喝道。

    “陆恒,只要这消息传出去,不管是你还是圣魔宫,都将会瞬间化为尘埃!”

    陆恒微微一笑,道:“那你也得你能把消息传出去才是。”

    众多顶尖强者眼神一沉,手中立即出现了各种传信之物,然后猛的捏碎,这些信物,都是能够穿梭空间,立即将消息送回各自的势力之中。

    不过,当信物捏碎后,他们的面色却是忍不住的一变,因为他们感觉到,在捏碎的那一刹那,信息竟是诡异的消散而去,那种感觉,似乎是无法穿透空间。

    他们猛的抬头,接着便是有些震动的见到,在这天帝陵园的上空,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层黑色的薄膜,这层薄膜覆盖了这片空间,犹如是屏障,将这片空间彻彻底底的封锁。

    那层薄膜看似虚薄,但却是散发着一种连上位地至尊都是无法撼动的气息,邪恶到了极点,并且在不断的吞噬着这天帝陵园之中的灵力。

    面对着这种情况,就算是在场的这些踏入地至尊的顶尖强者,都是开始有些骚动起来。

    “一起出手,斩杀此獠!”

    不过这些顶尖强者终归也不是寻常之辈,在一见到情况不对时,立即暴喝出声,下一瞬间,足足八道光影暴射而出,直指陆恒。

    他们也是看得明白,此间之事,全部都是陆恒搞的鬼,只要将其斩杀,就能够破局而出。

    而面对着七位下位地至尊,一位上位地至尊的出手,就算是陆恒,也必然会被雷霆重创。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面对着这种强势围剿,陆恒却是神色不变,嘴角的笑容,反而是变得讥诮起来。

    “小心!”

    曼荼罗似乎是在此时感应到了什么,猛的出声提醒。

    不过,当她声音落下的时候,那八道光影,已经接近了陆恒所在的区域,而也就是在此时,那一旁吞噬了之前三位下位地至尊血肉的“天帝”身影,其紧闭的双目,竟是在此时睁开了一丝。

    他似是动了动手指,一抹邪恶到极点的黑光,一闪而逝,仿佛是融入了虚空。

    嗡嗡!

    而也就是在同一瞬间,虚空撕裂,无比邪恶的黏稠黑雾喷薄而出,直接是形成了八道狰狞的大嘴,那大嘴犹如是恶魔之嘴,布满着魔齿,猛的一咬,竟是无视了空间的距离,一口就咬向了那八道光影。

    由于恶魔之嘴的速度太快,所以看起来就像是那八道光影主动投入其中一般。

    嘎嘣!

    犹如裂缝般的魔嘴,一口咬下,当即爆发出清脆的声音,血肉暴射,数位下位地至尊竟是连任何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是在那魔嘴之中,化为滚滚血肉,连神魄都是毁得一干二净。

    唯有着那位上位地至尊反应最快,生死关头,其一只手臂突然爆炸,化为血肉洪流投入那狰狞的魔嘴中,而其本体,则是化为血光狼狈的倒射出去。

    嘎吱嘎吱!

    短短不过数息的时间,七位下位地至尊瞬间被抹杀,那些魔嘴则是嚼动着悄然隐匿,然后出现在那“天帝”身影之后,一张张魔嘴张开,顿时滚滚血肉倾泻下来,被天帝一张嘴,尽数的吞了下去。

    而随着这些血肉被吞噬,那天帝的身躯,似乎也是渐渐的变得柔软,一丝生气,开始出现在其身体之上。

    显然,他是在渐渐的复苏!

    “诸位,何必再做无用之功?今日的你们,都将会成为血食,这个结局,从你们进入到这里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陆恒微笑的望着面色骇然的众人,道。

    曼荼罗小脸也是在此时变得凝重了许多,她望着那“天帝”的身影,缓缓的道:“他应该就是那位魔帝吧?”

    陆恒轻笑着点点头。

    “倒是要感谢先前那几个家伙,将吾主带出了天帝剑的封印范围,否则的话,我也不敢上前触碰,毕竟,天帝剑会感应到我体内的魔气。”陆恒抬起手掌,他的掌心,竟是有着一丝丝的黏稠黑雾浮现,那黑雾散发着邪恶之感,尖啸声从中传出,引人气血翻腾。

    “原来你已经被魔气侵蚀了。”曼荼罗有些恍然的点点头,漠然的道:“难怪当年你会突然的偷袭于我,想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被侵蚀了。”

    陆恒笑眯眯的道:“也不算被侵蚀吧,因为这是我自愿的,吾主之强大,远超你的想象,即便是天帝,当年也是棋差一着,否则也不会舍弃一切,才能够将吾主封印。”

    “不过如果再这么继续封印下去的话,吾主恐怕也将会真正的被抹杀所以,就有了这一次上古天宫开启的事。”

    众多顶尖强者眼瞳一缩,此次上古天宫之所以会开启,竟然是这陆恒暗中操纵?他所为的,就是将他们吸引进来,然后成为这位魔帝的血食,引其脱离封印,从而复活吗?

    曼荼罗冷笑一声,道:“说得好听,会被魔气侵蚀,恐怕是你自身意志不坚,被那位魔帝寻到了心灵破绽,你如今所做的一切思虑决定,恐怕都已非是你自身真正的意念,而是被人所操控,犹如傀儡。”

    陆恒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面庞上的笑容也是收敛起来,眼神阴毒的盯着曼荼罗,一丝丝的魔气,缠绕上他的眼球。

    不过最终他并未出手,只是森然一笑,道:“现在就让你逞口舌吧,待得吾主复活后,我会让得你生不如死!”

    “就怕你等不到那时候!”

    曼荼罗冷笑道,而后她眸子转向牧尘,小嘴微动,有着声音传至牧尘耳中:“我拦住他,你去夺天帝剑,只有天帝剑,才能够阻止魔帝的复苏!”

    牧尘一怔,旋即咬牙点头。

    咻!

    曼荼罗的身影,几乎是在同时间暴射而出,黑光浮现,直奔那天帝而去。

    “负隅顽抗。”陆恒讥讽一笑。

    嗡。

    空间再度震动,一道魔嘴迅速自虚空中撕裂而开,然后一口就对着曼荼罗吞去,这看似简单的一招,却是凶残无比,先前那些陨落在此的地至尊,已是前车之鉴。

    不过,踏入大圆满的曼荼罗,比起那些下位地至尊来说,终归还是强了太多,所以她并未惊慌,小手拍出,掌心之间,有着无尽幽光喷薄而出,竟是在其身前,化为了巨大的幽暗花纹,花纹蔓延,直接缠绕上那魔嘴,令得它根本无法吞噬而下。

    “牧尘!”

    而也就是在此时,曼荼罗一声低喝。

    唰!

    早已有所准备的牧尘直接是化为一道光影暴射而出,他的目标并非是天帝与陆恒,而是插在远处的那一柄天帝剑!

    他速度施展到极致,瞬间就出现在了天帝剑之前。

    然而,望着这一幕,陆恒则是嘲笑的一笑,道:“曼荼罗,你跟随天帝的时间比我还长,难道不知道,天帝剑只有天帝才能够拔出吗?”

    远处的牧尘听到此话,也是一怔,但他还是一咬牙,一把转向剑柄,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不行,那也只能试试了。

    曼荼罗凝视着牧尘,然后她偏过头,对着陆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道:“正是因为我跟随天帝的时间比你长,所以我才知道,想要拔出天帝剑,究竟需要什么”

    陆恒闻言,瞳孔顿时一缩,他猛的偏头,看向牧尘那里。

    此时的牧尘,双掌紧握天帝剑,一声怒吼,顿时他的身后有着无尽的金光席卷而出,竟是在其身后,隐隐的化为了一尊紫金色的百丈身影,一股不朽之力,滚滚散发。

    而也是当那紫金色的巨影在出现时,牧尘双臂猛的一用力。

    锵!

    一道古朴的剑吟之声,在这一刻,猛的自这天地之间响彻而起,剑光肆虐,一剑寒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