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心魔种子

作品:《大主宰

    “就是你,秦天!”

    圣天魔帝诡异的声音,在这天地间传开,引得无数人一惊,皆是惊愕莫名,显然不明白此话的意思。。: 。

    大千宫乃是为了抵御域外邪族而结成的大千联盟,原本大千宫在hé ping年代并无宫主,但眼下战争再度来临,所以秦天便是当之无愧的新任宫主。

    以他的身份地位,的确拥有着“大千化魔阵”的一部分控制权,可让得众人莫名其妙的是,这圣天魔帝此话究竟是何意?

    牧尘也是一脸的惊疑之‘色’,眉头紧皱,虽然他同样不清楚圣天魔帝的意思,但后者会如此说话,终归应该有着一些原因才是。

    在那诸多惊疑目光中,秦天本人也是双眉紧锁,他眼神凌厉的盯着圣天魔帝,缓缓的道:“你什么意思?”

    圣天魔帝眼神诡秘,他冲着秦天微微一笑,道:“当年你闯入我mo yu,杀了诸多魔帝,甚至还斩杀的一位天魔帝,最后还侥幸逃回了大千世界,此事,可谓是你生平显赫战绩。”

    他微微偏头,嘴角却是有着一抹讥讽之‘色’挑起:“只是,你真的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能够在我等眼皮底下侥幸逃走吗?那时候的你,可没现在的本事。”

    秦天身体上泛起了阵阵寒意,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了出来。

    圣天魔帝袖袍一挥,只见得一股魔气涌来,在其身旁化为了一道魔影,那道魔影正用苍白‘阴’森的眼目,似笑非笑的盯着秦天。

    “秦天,你可还认识他?”

    秦天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是投向了那道魔影,再然后,他瞳孔便是陡然紧缩,因为他骇然的发现,那一道魔影,赫然便是当年在mo yu中被他斩杀的那位天魔帝。

    “怎么可能?!他竟然还活着?!”秦天的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这是我域外邪族三十二大族之一的心魔族族长,即便是如今,你与他‘交’手,也不过只是略占上风,而你认为,那个时候的你,岂有资格斩杀他?”圣天魔帝讥诮的笑道。

    “心魔族?!”秦天听到这一句话时,面‘色’彻底的变了,猛的将目光投向青衫剑圣,不死之主,厉声道:“封印我!”

    这般变故,太过的出人意料,但青衫剑圣与不死之主也不是常人,当即目光一转,两人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青衫剑圣袖袍一抖,一道青‘色’剑光便是撕裂虚空,快若奔雷的对着秦天暴‘射’而去,而不死之主身上,则是有着一道黑‘色’光虹席卷,当头对着秦天笼罩下来。

    虽然依旧有些不太清楚情况,但秦天那里似乎出了一些状况,当务之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将秦天控制下来。

    两道灵光暴‘射’而来,秦天面‘色’铁青,却是不做抵抗,散去周身重重灵力防御,任由他们出手将自己困住。

    “呵呵,秦天你也真是心狠,竟然舍得封印自身。”不过,就在那两道光芒即将落下时,圣天魔帝诡异的笑声,再度的响起。

    熊熊!

    同时间,仿佛是有着黑白相融的火焰,从天而降,与那两道光芒碰撞在一起,嗤嗤之间,那黑白火炎便是将两道光芒焚烧成了一片虚无。

    青衫剑圣与不死之主眼中同时有着寒光暴‘射’而出。

    “青仙剑!”

    青衫剑圣一声冷喝,手中青‘色’长剑冲天而起,剑芒吞吐间,化为一柄万丈巨剑,巨剑横空,直接是化为一抹毫光,‘洞’穿天地,一闪之下就出现在了圣天魔帝身前,暴刺而下。

    不死之主干枯的双手闪电般的结印,灰黑灵力呼啸而出,直接是凝结成了一颗不过巴掌大小的灰黑灵珠,其上隐有雷光闪烁,微微一震,就出现在了圣天魔帝身侧。

    “阎灵玄雷!”

    这两人一出手,便是全力而为,如此攻势,就算是一位顶尖天魔帝,若是不慎,都得被当场斩杀。

    然而,面对着两人凌厉出手,那圣天魔帝神‘色’倒是一片漠然,只是那双瞳之中,有着黑白火炎燃烧起来。“圣魔炎甲!”

    冷喝之中,熊熊黑白火炎自其体内升腾而起,最后火炎在其身躯表面凝固,化为了一副狰狞的黑白炎甲,散发着滔滔凶威。

    砰!

    黑白炎甲成形时,那青光巨剑暴‘射’而至,那一颗灰黑灵珠,也是在此时轰然爆炸,无边无际的灰黑雷光,疯狂的肆虐开来。

    以圣天魔帝为源点,方圆数万丈内的空间都是在此时崩塌成了一团漆黑,无数空间碎片铺天盖地的暴‘射’出来。

    所有人都是动容的望着这一幕,两位大千世界的顶尖巅峰强者出手,堪称是毁灭‘性’的。

    只是不知,那硬受了这一击的圣天魔帝,会是如何?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紧张注视下,崩塌的空间渐渐的回复,然后众人便是骇然的见到,在那源头处,黑白火炎升腾,一道魔影傲然而立,黑白炎甲之上,竟然只是黯淡了丝毫,其中之人,更是毫发无损。

    嘶。

    北荒之丘中,众多天至尊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骇然失‘色’,谁都没想到,这个圣天魔帝,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连青衫剑圣与不死之主同时出手,都无法奈何得了他。

    “你二人虽然厉害,但与那炎帝武祖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圣天魔帝淡漠的扫了两人一眼,道:“眼下好戏正要上演,你二人就安静一会吧。”

    话音落下,他的双瞳之中,忽有两道黑白火环暴‘射’而出,一个摇晃,竟然直接穿透空间,出现在了青衫剑圣与不死之主身外。

    黑白火环旋转,燃烧起熊熊大火,宛如火柱,将两人笼罩在了其中。

    “心魔,出手吧,让这秦天看看,为了这一天,本座筹划了多少年。”暂时的困住了青衫剑圣与不死之主,圣天魔帝冲着那心魔族族长淡笑道。

    那心魔族族长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秦天‘露’出诡异的笑容:“当年你斩杀的那道魔影,是本帝苦修的心魔种子,你将其斩杀,虽然坏了我的修炼,但却不知,那心魔种子也是暗中潜伏在了你的心中,时间长久下来,即便你踏入了圣品后期,也是无法察觉。”

    “当年你在我mo yu大肆杀戮,自以为全身而退,却是不知,这本就是我域外邪族的筹划之一,只是你这棋子也的确让我等意外,没想到竟然能够成为这大千宫的宫主,哈哈!”

    “不过今日,也该让你这棋子付出作用了。”

    心魔诡诈的笑声响彻而起,旋即他双手陡然结印,仿佛是有着亿万道黑‘色’光线从其体内暴‘射’而出。

    这些光线,直接是没入虚空之中,仿佛连接到了不知名处。

    而就在这些光线刺入虚空时,秦天的身躯猛的一震,然后他便是骇然的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自其心中流淌开来。

    那股力量过处,竟是连其体内的灵力都是被其压制。

    秦天喉咙间发出低吼声,双目通红,疯狂的运转灵力,然而他越是反抗,就越是感觉到身体的控制权在渐渐的被剥夺。

    “哈哈,我的心魔种子,打开大千化魔阵吧!”

    虚空外的心魔,发出诡异尖啸。

    于是,在那诸多天至尊惊骇的目光中,只见得那秦天的双手缓缓的升起,颤抖的结出印法,脚下的光膜,竟然也是在此时剧烈的‘荡’漾着,开始逐渐的消退。

    牧尘,清衍静等人见到这一幕,都是不由得通体泛寒,谁都没想到,身为大千宫现任宫主的秦天,竟然会在数百年前就被域外邪族下了套子,被种下了那所谓的心魔种子!

    在那一道道骇然的目光中,那大千化魔阵所形成的光膜,开始自最外面,一层层的消融

    短短不过数息的时间,那光膜便是消融了数十层。

    圣天魔帝等诸多天魔帝望着那稀薄起来的光膜,都是眼‘露’炽热之‘色’,只要那最后一层被打开,那么便是能够大举入侵,攻入北荒之丘。

    啊!

    秦天的面目扭曲着,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自身在做什么,但却无法控制身体,那股憋屈的愤怒,充斥心头,令得他恨不得自爆身躯。

    他望着那消融的守护光膜,眼神绝望,浓浓的自责,弥漫而出。

    但他的双手,依旧是在缓慢结印,那是开启最后一层的印法。

    不过,就在其双手即将完成印法的那一瞬间,忽然秦天的身躯猛的一震,只见得他的身体内部,有着一道绚丽而神秘的火炎,徐徐的燃烧起来。

    火炎升腾,包裹了秦天的身躯,那种火炎极为的神异,所有人都是能够见到,在其包裹了秦天身躯时,那虚无中,似乎有着一根根黑‘色’的诡异光线,蹦碎开来。

    那心魔族族长身躯猛的一颤,忽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面‘色’变得无比的‘阴’沉,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秦天体内被种下的心魔种子,被彻底的焚烧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令得圣天魔帝面‘色’微变,他死死的盯着那从秦天体内冒出来的神秘火炎,眼神‘阴’沉而震怒,森然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吐出。

    “帝炎?这该死的炎帝,坏吾族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