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血祀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高空之上,身如琉璃般的牧尘凌空而立,眼神漠然的望着那被镶嵌在山壁之中的姜崖,后者右臂尽数的被震碎,看上去极为的凄惨。

    不过这姜崖生命力显然是极为的强悍,即便是受此重创,也并未被斩杀,只是喉咙间不断的发出痛苦的低吼声。

    北荒之丘中诸多天至尊见到这一幕,都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那一道道看向牧尘的目光中,便是多了一些敬畏之色。

    先前牧尘那一拳的威能,已经无限接近了圣品后期的层次。

    而放眼在场的众人,除了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三人外,就算是五大古族的族长,大长老,恐怕都得借助镇族圣物的力量,才能够抗衡。

    而此时另外一处战圈,那些围堵邪灵族强者的诸位天至尊,也是凭借着人数的优势,开始掌握局面,将这些邪灵族的强者逼到一块,令得他们无法靠近北荒之丘。

    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三人见到局面被控制,神色也是放松了许多。

    “真是废物。”而那圣天魔帝见状,则是面色阴沉下来,森然道。

    “我就说过,这些下贱的种族是靠不住的。”黑尸天魔帝阴沉沉的道:“看来此战过后,将这邪灵族给我尸魔族炼尸得了。”

    圣天魔帝眼神冰冷,其中闪烁着残酷的光泽,道:“原本还说他们能完成任务,就让这邪灵族成为真正的域外邪族,但眼下看来,他们是没这个福气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让他们为域外邪族的兴盛做出最后的贡献了。”

    声音落下,圣天魔帝的脸庞上,忽然划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单手陡然结印。

    而就在圣天魔帝印法成形的瞬间,那被镶嵌在山壁中姜崖的眉心处,忽然出现了一枚漆黑的魔纹,那魔纹蠕动着,仿佛是直接刺入了姜崖的脑海之中。

    剧烈的疼痛,自姜崖的脑海中传开,令得他眼中血丝涌现出来,浑身都是在颤抖着,不过此时的他,脸庞上有着恐惧之色浮现,显然是知晓了什么。

    “姜崖,带着你的族人做出最后的贡献吧,本座会记得你们的付出,此战若成,本座会允诺你,令得你邪灵族摆脱贱族的地位。”圣天魔帝漠然的声音,在姜崖的脑海中响起。

    姜崖眼中掠过一抹挣扎之色,但最终还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在被圣天魔帝种下魔印时,他就失去了反抗的权利。

    但他又能如何?面对着域外邪族那种实力,区区一个邪灵族,翻手间就能够抹除掉,为了族人,他也不得不屈服。

    “圣魔大人,希望您能够兑现您的承诺。”姜崖低沉的回道。

    “那是自然。”

    随着这句漠然声音消散,只见得姜崖眉心处的魔印蠕动开来,仿佛是无数条魔虫,直接是顺着姜崖的眼中钻了进去。

    短短数息,他的眼瞳,便是化为漆黑之色,再无了丝毫的神智。

    与此同时,在那不远处,那些邪灵族强者也是忽然身躯僵硬下来,因为他们的眉心,都是出现了一枚诡异的魔印。

    姜崖的身躯,缓缓自山壁中脱离,然后漂浮着身躯,眼中毫无神智。

    牧尘望着这一幕,眉头却是忍不住的皱了起来,隐隐的感觉到不安,于是他的掌心中有着浩瀚的灵光凝聚,准备彻底的摧毁这姜崖。

    不过,就在牧尘准备出手时,忽然后方传来破风声,他目光一扫,然后便是惊异的见到那些邪灵族的强者急射而来,最后停在了姜崖的身旁,彼此手掌相连,竟是形成了一个球形,而在球体的中央,便是姜崖。

    “所有人一起出手,毁了他们!”

    牧尘眼瞳微缩,旋即毫不犹豫的对着其他赶来的天至尊厉声道。

    声音落下,他率先出手,一拳轰出,一轮琉璃大日拳光暴射而出,直接对着那些邪灵族的强者笼罩而下。

    而就在牧尘的攻势即将呼啸而至时,那些邪灵族的强者身躯上,一道道魔纹刺入血肉中,同时他们的身躯,犹如吹气的气球一般,疯狂的膨胀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股狂暴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波动,自他们体内传递出来。

    “他们要自爆!”

    那些靠近过来的天至尊见到这一幕,顿时骇得魂飞魄散,要知道这些邪灵族的强者,实力皆是媲美天至尊,甚至还有一位圣品中期的姜崖。

    如今他们一起自爆,那等威能,将会是何等的恐怖?

    这就算是圣品后期,都唯有暂避锋芒!

    牧尘的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缩,他没想到这些邪灵族的强者会如此的疯狂。

    轰!

    然而此时也不待他有更多的想法,忽然有着一道道恐怖的魔光,自那些邪灵族强者体内暴射而出,而姜崖等人的肉身,都是在这一瞬间,爆炸开来

    似是有着一朵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升腾起来,约莫十数万丈,笼罩天地,可怕的冲击波肆虐开来,即便是牧尘等人急急后退,依旧是被掀得人仰马翻。

    咻!

    而就在蘑菇云升腾间,一道魔光洪流却是径直从天而降,直接是轰击在了大地之上,顿时间可怕的洪流倾泻开来,大地上的一座座山岳,顷刻间化为一望无际的平地

    “糟了!”

    牧尘见到这一幕,心头却是猛的一震,因为他见到,那股魔光洪流竟然是将那覆盖大地的灵网撕裂开了一个大洞,同时魔光肆虐,在疯狂的阻扰着灵网的修复。

    轰轰!

    整个北荒之丘,再度在此时剧烈的震动起来,那大地深处,传来来邪恶到极致的咆哮声,无边的漆黑魔气,犹如狼烟一般,自那灵网破碎处汇聚而来。

    “快!快!运转大阵的力量,那天邪神想要逃出来!”摩诃天,太冥老祖等人见状,皆是面色大变,厉喝道。

    无数道磅礴的灵力爆发开来,不断的灌注进入大阵之中,只见得那高空上,一柄斑驳的化魔古矛再度凝聚成形,唰的一声,便是冲天而降,对着那破碎的灵网处狠狠的射去。

    吼!

    大地深处,传出尖锐的魔啸之声,只见得一道魔烟冲天而起,魔烟扭曲,化为一颗巨大的骷髅头,与那暴射而下的化魔古矛撞击在一起。

    砰!

    巨声响彻,天地仿佛都是在蹦碎,骷髅头被撕裂,但那化魔古矛也是变得透明了许多,虽然最终还是射进了大地深处,可效果明显是减弱了许多。

    “嗯?那是什么?!”

    牧尘面色凝重的望着一幕,忽然间他眼神一凝,只见得在那大地裂缝处,出现了滚滚血流,源源不断的对着大地深处流淌而去。

    那些血流中,散发着滔天魔气。

    “是域外邪族的精血!该死,这些邪灵族的身上,携带了大量的域外邪族精血!”此时摩诃天等人也是浮现了这种情况,当即面色铁青,咆哮道。

    “他们想要以精血祭祀天邪神,令他恢复一些力量!”

    牧尘面色阴沉,身形猛的暴射而下,同时嘴巴一张,紫炎席卷而出,化为火海落在了裂缝周围,焚烧着那些精血。

    而在牧尘出手时,那黑暗裂缝的深处,似是有着一只邪恶到极点的森冷眸子,遥遥的将其锁定。

    “你这只虫子身上的味道,真是让我感到厌恶,给我滚开!”

    一道仿佛魔啸般的尖锐声音,从那大地深处传出,紧接着一道恐怖魔气席卷而出,直接是渗透进虚空,并且冲撞到了牧尘身躯之上。

    砰!

    牧尘如遭重击,身躯倒飞而出,嘴角都是浮现了一抹血迹,面色骇然,显然是没想到在这种状态下的他,竟然连一口魔气都接不下。

    呼呼。

    阴冷的魔风席卷,迅速的将紫炎吹灭,同时卷起那些精血洪流,钻进了大地深处,那里似是有着一张黑暗巨口,将那些精血尽数的吞了进去。

    而随着那天邪神吞食了诸多精血,这北荒之丘的大地,震得得愈发剧烈,犹如是要破碎一般。

    “加大灵力,不得让这天邪神脱困!”摩诃天等人不断的咆哮,面庞上满是冷汗。

    然而,就在他们咆哮声刚刚落下时,那灵网破碎处,忽然有着一道巨大无比的魔柱冲天而起,魔气肆虐,一股无法形容的魔威横扫开来。

    砰砰砰!

    广场之上,一些铜馆被波及,竟直接是爆炸开来,那盘坐在上面的天至尊,也是被魔气一个席卷,连惨叫声都没发出,便是被吸干了精血,化为灰烬飘散

    “哈哈哈哈!”

    在无数天至尊骇然失色间,那魔柱之中,魔气凝聚,隐隐间有着一道顶天立地般的魔影若隐若现,他立于虚空,仅仅只是一道模糊的影子,便是引得天地瞬间黑暗,无法形容的威势,铺天盖地的笼罩开来,远远看去,犹如那灭世之魔神。

    魔啸之声,回荡天地,那道魔影望着那巨大的大千化魔阵,大笑声,轰然响彻,甚至是传出了北荒之丘,波及到了周遭诸多的大陆

    “不朽大帝,四万九千载,你功亏一篑,这场较量,终归还是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