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他们,来了。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浩荡的魔气冲荡世间,在这一瞬间,大千世界中无数的生灵都是抬起头来,面色惊惶的望向北荒之丘所在的方向,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似乎有着一种恐怖的压力,开始笼罩在大千世界中。

    那种莫名的感觉,让得他们感到由衷的恐惧。

    北荒之丘中。

    众多天至尊面色惨白的望着虚空之外弥漫的魔气,此刻即便是摩诃天,清衍静他们这等圣品强者,都是面色极为的严肃,眼中涌动着不安之色。

    天邪神彻底的脱离了封印,而想要再将其镇压,简直就是难如登天了。

    这对于大千世界无数生灵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

    那圣天魔帝等人在天邪神脱离封印的第一时间,便是疾射而退,根本不理会秦天等人,一道道巍峨魔影,立于天邪神前方,然后恭恭敬敬的跪伏下来。

    “恭迎吾神回归!”

    面对着天邪神,即便是域外邪族的那些大族族长,都是表露出了谦卑,匍匐的身影,没有丝毫桀骜之气,而是发至内心的畏惧与尊崇。

    在那更后方,连绵无尽的魔气中,更是有着无数魔影跪拜下来,瑟瑟发抖,同时发出狂热而敬畏的声音:“恭迎吾神!”

    浩荡的声音,回荡于天地间,却是令得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三rén miàn色一片阴沉,他们望着那鼎盛的魔威,也是心头微微颤抖。

    咻!

    有着数道光影自虚空外疾掠而来,正是那真龙帝,凤王凰王等超级神兽种族的巅峰强者。

    “秦天,你们怎么搞的,竟然会让那天邪神逃出封印!”真龙帝震怒的声音犹如惊雷般的响起,那金色的眼瞳,怒气冲冲的望着秦天三人。

    秦天面容苦涩,颓然的道:“此事怪我,若非是我被种下心魔种子,也不会让得这域外邪族趁虚而入,破坏了封印大阵。”

    “真龙帝,现在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想想如何面对那天邪神吧。”青衫剑圣摇了摇头,面色沉重的道。

    真龙帝也是抬头,他望着那万魔朝拜的一幕,却是惨然一笑,道:“还能如何想?那一位有多恐怖你又不是不知道,连不朽大帝都得拼上生命才能将其封印,如今的大千世界,谁能阻拦得了他?”

    众人皆是默然,面对着那恐怖的存在,就算是他们这些屹立在大千世界巅峰的强者,都是感到阵阵的无力。

    “既然如此,那就唯有死战到底了。”不死之主苍老的miàn pi抖动着,然后漠然开口。

    众人对视一眼,轻叹一口气,但眼中都是有着决然之色浮现出来,域外邪族的凶残他们已经领教过了,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中,任何生灵都是只有被奴役,犹如猪狗一般的被圈养着,既然如此,还不如拼尽一切。

    北荒之丘中,牧尘也是抬头望着虚空外万魔朝拜的景象,面色肃然,眼中拥有着无边的凌厉之色。

    洛璃落至牧尘的身旁,那犹如瓷器般精致完美的脸颊,也是泛着凝重,面对着眼前这一幕,即便是她,都是感到丝丝的惧意。

    感觉到身旁佳人的心绪,牧尘伸出手掌,轻轻的握住那有些冰凉的玉手,柔声道:“放心吧,不论局面有多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有任何的危险。”

    手掌中传来的温度,令得洛璃娇躯也是变得温暖起来,她小手反握着牧尘,声音轻柔的道:“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亡,我也不怕。”

    牧尘望着洛璃,感受着眼前女孩眼中那绵绵的情意,肃然的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容,进而心中有着豪气涌荡。

    那天邪神的确恐怖,不过,为了守护心中所在乎的人,他牧尘,又何惧生死?

    即便是蚍蜉憾树,可他牧尘,从未曾畏惧。

    在北荒之丘中众多天至尊眼神都是渐渐的变得决然时,在那虚无外,天邪神望着那朝拜的万魔,周身滔天的魔气涌动着,发出的声音,震荡着天地。

    “圣魔,你做得不错。”

    圣天魔帝单膝跪地,他眼露狂热的望着眼前的天邪神,恭声道:“一切都只是按照吾神所留的安排,属下只是执行而已。”

    天邪神淡漠一笑,然后他那阴暗的双目,扫向了后方无数域外邪族中的魔影,道:“如今我虽然脱离封印,但却实力大损,我的血食可准备好了?”

    圣天魔帝微微一笑,道:“早已准备妥当。”

    他手掌轻轻一挥,只见得在那后方,空间忽然被撕裂,而那一道道空间裂缝中,赫然是出现了一座座的下位面,在那下位面中,隐约可见无数生灵。

    天邪神的眼中,浮现出残忍的光泽,旋即他阴森一笑,屈指一弹,便是有着滚滚魔气冲进了那一座座下位面中,魔气肆虐过处,无数生灵尽数的爆炸成了血雾

    凄厉的惨叫声,即便是隔着位面阻拦,都隐约的传了出来。

    呼。

    天邪神猛的一吸,一道道魔气倒卷而回,却是带回了无数精血洪流,最后被其一口吞入体内。

    随着那磅礴血食的吞噬,只见得天邪神那庞大的魔影身躯,竟是在此时翻滚起来,恐怖的魔气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倒卷压缩。

    短短不过数十息的时间,那矗立于天地间的魔影,便是飞快的缩小,最后滚滚魔气中,一道人影,缓步走出。

    那道走出的人影,吸引了无数道视线,只见得他竟是身披白袍,白袍之上,铭刻着周天星辰,袍服飘动,竟是显得有些飘渺般的气息。

    他的面目,也是极为的俊朗,面目如玉,只是那一对眼目,却是纯黑色彩,没有丝毫的眼白,看上去犹如两颗黑洞,缓缓的旋转,吞噬着万物。

    不过除了这两颗眼目,最为诡异的是,在他的额头上,竟然还生有三只邪目,但除了中央那一颗呈现睁开的姿态外,其余两颗,却是紧紧闭拢,毫无动静。

    此魔,竟生有五目!

    秦天等rén miàn色难看的望着这种形态的天邪神,从后者的身上,他们开始隐隐的感觉到一股令得他们恐惧的波动,显然,在吞噬了那数个位面的血食后,这天邪神的力量,也是有所恢复。

    “虽然仅仅只是恢复了不到一半的力量,但想来应该也够用了。”天邪神低头,冲着秦天,青衫剑圣等诸多大千世界的巅峰强者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只有无尽的残酷,没有丝毫的温度。

    秦天,青衫剑圣,不死之主,真龙帝等圣品后期强者,面色凝重,汇聚于一起,阵容堪称可怕,但即便如此,在瞧得那一身白衣的天邪神时,他们却只能感觉到无边的寒意。

    “这座北荒之丘,封印我四万九千载,其中洒满了不朽大帝的鲜血,今日,我就将此地彻底毁了,以此来见证本神的回归吧。”天邪神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只见得他眉心中央的那一只邪目忽然轻轻眨动,下一瞬间,一道暗黑的光线,陡然射出。

    “死灭目。”

    暗黑光线迎风暴涨,刚刚脱离那只邪目,便是暴涨开来,竟是形成了一颗黑暗陨星,那颗陨星,仿佛是死亡所化,带着无边的死亡之气,当其落下之地,整个大陆,都将会灭绝。

    秦天等人望着那呼啸而来的暗黑陨星,也是面色大变,因为他们都能够感觉到那颗陨星之上蕴含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那种力量,就算是圣品后期沾染上了,都必死无疑!

    “一起出手!”秦天面色剧变,厉声道。

    不用他多说,青衫剑圣,不死之主,真龙帝等人已是长啸出声,顿时灵力潮汐翻涌,天地被撕裂,一道道惊天攻势冲天而起,直接对着那颗黑暗陨星阻截而去。

    如此之多的圣品后期强者一起出手,那等声势,简直骇人之极。

    轰轰!

    在那众多紧张的目光注视中,那一道道由圣品后期全力发动的攻势正面与那黑暗陨星撞击在了一起。

    砰!

    撞击的瞬间,无法形容的冲击波肆虐开来,波及数十万里,整个虚无空间仿佛都是被撕裂

    无尽的空间不断的崩塌,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的望着那碰撞之地。

    那里的混乱冲击逐渐消散,下一瞬间,一抹黑光忽然洞穿而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黑暗光芒中,依旧是那颗带着死亡灭绝之气的陨星,它的体型没有丝毫的缩小,显然,即便是诸多圣品后期同时出手,还是无法将其撼动。

    嘶!

    北荒之丘中,无数天至尊倒吸一口冷气,面色惨白。

    甚至就连秦天等人都是有些面目呆滞,因为他们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恐怖,那种力量,同样是超脱了圣品,远非他们能及。

    “莫非真是我大千世界的末日到了?”不死之主嘶声道,眼目之中,有着浓浓的绝望之色浮现。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虚空外,天邪神眼神毫无波澜的望着这一幕,摇了摇头。

    “不朽大帝,你的残骸,就随同着这座北荒之丘,一起毁灭吧,放心,你封印我四万九千载,我会用这大千世界的生灵来尝还的。”

    咻!

    死亡陨星撕裂了虚空,终于是出现在了北荒之丘之外,那股毁灭般的威能,让得秦天等人,都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毁灭降临。

    “诸位,以死相护吧。”秦天缓缓的闭上双目,双手结印,面色决然,体内的灵力开始暴走,赫然是打算自爆身躯来阻拦天邪神的毁灭攻击。

    不死之主,青衫剑圣等人对视一眼,无奈的一笑,然后也不多说,体内的灵力,都是开始暴走。

    不过,就在他们体内的灵力狂暴到极点的那一刻,忽然间,虚空破碎,似乎是有着一股浩瀚无尽的力量传递而来,笼罩在了他们的身躯之上。

    狂暴的灵力瞬间被压制下来。

    秦天等人惊愕的睁开眼睛,望着前方破碎的虚空,从那股浩瀚的伟力上,他们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波动

    “这股波动”

    破碎的虚空内,似有着两道光影踏空而来,最后迈出了虚空,出现在了这北荒之丘外。

    “帝炎!”

    “八符手!”

    当那两道光影踏空而来时,低沉之声,也是随之响起。

    熊!

    绚丽的火焰冲天而起,化为火焰刀芒,掠过天际,那股炽热,能够焚尽世界。

    一只巨手破空而出,其上缠绕着八股奇异的力量,彼此完美相融,散发着无边之力,与那火焰刀芒同时的拍在了那黑暗陨星之上。

    轰!

    这一次,虚空仿佛在震颤,三股可怕的力量冲击,空间疯狂的塌陷,不过这一次,那所向披靡的黑暗陨星,却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最后在那圣天魔帝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忽然轰然爆碎开来

    圣天魔帝等人骇然的目光投向了北荒之丘外,只见得那里的虚空中,两道人影,负手而立,渊渟岳峙,犹如擎天之柱,可挽狂澜,可救天倾。

    秦天等人同样是震惊的望着那出现于虚空上的两道人影,最后激动的身躯颤抖起来,喃喃道:“那是炎帝,武祖!”

    “他们,终于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