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九目邪神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九目邪神!”

    天邪神阴森诡异的声音在天地间传开,直接是令得北荒之丘中一片死寂,所有的天至尊都是面色煞白,通体生寒。

    眼下的天邪神,仅仅只是五目的状态,就已经恐怖到这种程度如果真如他所说,他全盛时期乃是九目,那又该会是何等层次的存在?

    虚空中,炎帝与武祖的瞳孔也是在此时陡然紧缩,面庞变得无比的冷肃,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天邪神,在分辩着他此言的真假。

    “怎么,不相信吗?”

    瞧得炎帝,武祖的目光,天邪神微微一笑,旋即他身躯微微一震,上半身的衣衫化为粉末飘落,露出了精壮的身躯,只见得他的胸前血肉微微蠕动,然后众多天至尊便是骇然的见到,在其胸前心脏处,血肉蠕动间,一只紧闭的邪目,缓缓的出现。

    在其肚脐处,也是有着一只邪目,冒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又是张开了握拢的掌心,在那双掌掌心中,赫然又是两只紧闭的邪目。

    四只邪目虽然紧紧闭拢,但那隐隐间散发出来的恐怖波动,却是引得世界都是在微微的震颤。

    所有的天至尊,都是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四只紧闭的邪目。

    天地死寂,仿佛任何的声音都是在那九只邪目之下消失,一股无法形容的魔威,缓缓的自天邪神体内散发出来,如渊如狱,深不可测。

    “难道大千世界真的到末日了吗”众多天至尊发出绝望的声音,面对着九目状态的天邪神,他们甚至连抵抗的勇气都是升不起来。

    天邪神望着北荒之丘中弥漫的绝望气氛,然后对着炎帝,武祖含笑道:“若是你二人聪明的话,可投靠我域外邪族,我保你二人身边之人尽数平安,甚至还可令你们统领大千世界。”

    炎帝嘴角掀起一抹讥诮之色,道:“你有这胆量留下我二人?哪天我二人只要在苍穹榜上留下了真名,你第一个就倒霉了。”

    天邪神笑容微顿了一下,旋即轻轻点头,叹道:“的确,你二人的威胁太大了所以还是必须除掉才最好。”

    武祖盯着天邪神,忽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森然道:“现在的你,开启不了九目!”

    虽然天邪神那另外四只紧闭的邪目散发着恐怖的波动,但武祖却是隐隐的感觉到,天邪神似乎无法在此时将其开启。

    否则的话,这家伙哪里需要这么多的废话,更不会之前被他们压制。

    天邪神双目微眯,旋即笑了起来,道:“真是敏锐的感知的确,现在的我还无法开启九目,毕竟我才刚刚脱离封印,恢复到九目状态,需要极为庞大的力量,按照我的估计,怕是要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够恢复到九目。”

    “所以,你们应该庆幸,还有五年的时间可以苟活。”

    天邪神似笑非笑,只是那眼中,却是闪烁着残忍冷酷的光泽。

    “而五年之后,当我再度降临时,这大千世界,无数生灵都将会匍匐在我的脚下,任我域外邪族奴役。”

    北荒之丘中诸多天至尊面色晦暗,五年的时间,不过弹指而已,而就算是以炎帝武祖的天资,想要在苍穹榜上留下完整的真名,恐怕最起码都得需要五十年,远远的超过五年的限制。

    所以,五年之后,大千世界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当天邪神恢复到九目降临时,便是大千世界的末日。

    炎帝与武祖的眉头紧皱着,半晌后,忽有无尽的杀意自他们的眼中爆发出来,他们盯着天邪神,森冷的道:“既然如此,那今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你离开了。”

    既然天邪神要五年的时间,才能够恢复到九目状态,那么他们现在就将他永远的留下来!

    “将我留下吗?你们做不到的。”天邪神面色淡漠,他既然会将这些说出来,自然也不惧炎帝,武祖强行留他。

    “那我二人倒是要试试了!”炎帝武祖眼中寒光流转,厉声道。

    嗡!

    武祖率先出手,只见得八道古老的符文在其掌心凝聚,最后融合在一起,竟是化为了一道古老的琉璃钵,其上有着雷霆,火焰,寒冰蜿蜒流淌。

    “八祖琉璃钵!”

    武祖一声轻喝,琉璃钵冲天而起,化为巨大的罩子,直接就对着天邪神笼罩而下。

    这琉璃钵攻防一体,若是被困在其中,也会对天邪神造成诸多的麻烦。

    “帝炎缚魔绳!”

    炎帝双手一搓,熊熊帝炎疯狂的凝聚,直接是化为了一条绚丽的炎绳暴射而出,此绳有着极为强大的束缚之力,一旦被缠上,就算是天邪神也会吃尽苦头。

    此时的炎帝与武祖,显然是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

    天邪神望着那呼啸而来的两道攻势,双目也是微微一眯,他知道,今日不能被留住,谁也不知道这炎帝武祖会不会如同不朽大帝那般的疯狂,最后燃烧生命与他相搏。

    天邪神咬破手指,漆黑的血液流淌下来,然后他的手指划过胸前心脏处的紧闭邪目,在那里留下了一道漆黑的血符。

    黑光绽放,似乎是刺入了那只邪目之中,然后那第六只邪目微微的颤动着,缓缓的张开了一丝

    虽然仅仅只是一丝,但天邪神体内的魔气,却是在此时陡然暴涨,下一刻,他双手挥舞,嘴中发出了尖锐的魔啸之声。

    “分界魔光!”

    一道漆黑的魔光,自天邪神天灵盖暴射而出,迎风暴涨,眨眼间,便是化为无边无尽,黑光掠过虚空,竟是直接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

    一方是北荒之丘,另外一方,便是域外邪族大军。

    琉璃钵与帝炎绳席卷而来,碰撞在那分界魔光上,却是无法进入,仿佛是被阻挡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之外。

    天邪神心脏处的邪目,再度缓缓的闭拢,而天邪神那原本暴涨的魔气也是迅速的衰弱下来,甚至还不及之前。

    显然,先前他是以秘法激发了第六只邪目开启,但同时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此时的天邪神,显然相当的虚弱。

    但虽然知晓现在是斩杀天邪神最好的机会,但炎帝与武祖却是毫无办法,那一道魔光,犹如是分割了世界,就算是他们二人,都是无法将其打破。

    “光是开启了第六只邪目,他的力量就如此的可怕,若是九目全开,又该何等的惊人?”炎帝与武祖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虑与忌惮。

    天邪神阴森的目光,遥遥的望着炎帝,武祖,漠然的道:“今日所赐,五年之后,我自会尽数的讨回,到时候,你大千世界,必定血流成河,生灵灭绝。”

    声音落下,他手掌一挥,冰冷声,传荡在所有域外邪族强者耳中:“撤!”

    他的命令一出,顿时浩瀚魔气涌荡,无边无尽的域外邪族的强者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入那些开启的空间裂缝中

    天邪神与圣天魔帝诸多天魔帝立于最后方,眼神讥讽的望着蠢蠢欲动但又无可奈何的诸多大千世界天至尊。

    短短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那无边的魔影便是消失得干干净净,滔天魔气也是随之消散。

    望着撤退完毕的大军,圣天魔帝等人也是钻入了空间裂缝之内,唯有天邪神一人,负手而立,面带诡异笑容,看了炎帝,武祖一眼。

    “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吧,这也算是我给予你们大千世界最后的一分慈悲了。”

    他轻笑着,然后转身迈出步伐,落入了空间裂缝中,袖袍挥动,空间裂缝便是消失而去。

    随着天邪神的离去,那仿佛分割世界的魔光也是渐渐的消散,琉璃钵与帝炎绳暴射而至,但却毫无所获

    炎帝武祖望着那空荡荡的虚无中,面色也是有些阴沉,这个天邪神,简直太危险了。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露出无奈之色,今日之战,他们已是尽了全力,但谁都没想到,天邪神会隐藏得如此之深

    他们的身形从虚空中落下,落入了北荒之丘上空。

    秦天,不死之主,真龙帝等诸多圣品都是迎了上去,他们的面容略显苍白,眼中也是涌动着彷徨之色。

    “炎帝,武祖我们该怎么办?”

    炎帝武祖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轻叹一声,道:“召集众天至尊,集思广益,商讨如何应对五年之后的灭世之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