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大帝遗泽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另外两座原始法身”

    牧尘的声音在大殿中传开,众天至尊都是面色复杂起来,这种条件,就算是在这种时刻,都是显得如此的让人心惊肉跳。

    如今的大千世界中,仅有五座原始法身,每一座都是稀世而强大,这也是为何之前牧尘从摩诃古族取走了万古不朽身后,摩诃天会疯狂得甚至不惜开战。

    然而如今,除了万古不朽身外,牧尘还想要再得到两座至尊法身,这难免让人咂舌。

    炎帝与武祖也是对视了一眼,沉吟了片刻,然后将目光看向除了摩诃天之外的其他四大古族的族长或者大长老,毕竟其他的四座原始法身,皆是保存于这四大古族中。

    而面对着炎帝,武祖的目光,除了清衍静外,其他三族都是目光有点闪烁,毕竟原始法身太过的重要了,重要到连他们都无法轻易开口的地步。

    尴尬的沉默,在大殿中蔓延。

    “我浮屠古族愿意将吾族的“无尽光明体”拿出来。”

    在这尴尬气氛中,清衍静率先开口,虽然她是浮屠古族的大长老,但如果事关“无尽光明体”的话,那也得需要长老院尽数的首肯,不过眼下乃是大千世界生死存亡之际,若是无法抵御下五年后的天邪神,那么浮屠古族也会随之灭族,到时候空留着这座原始法身,又有何用?

    当然,更重要的是,牧尘可是她的儿子,她自然是会排除万难,鼎力支持。

    听到清衍静的话,其余三族都是苦笑了一声,这牧尘是你儿子,还是浮屠古族的现任族长,你当然支持的理直气壮。

    炎帝,武祖微微点头,第二座原始法身倒是有了,如此的话就只差一座了。

    太冥老祖,黑天族长,以及那位荒虬族长都是面色发愁,但都没有率先开口,显然都等着别人说话。

    而在他们僵持间,洛璃眼波流转,清澈的眸子看向太冥老祖,微微一笑,道:“太冥长老。”

    听到洛璃说话,太冥老祖身体便是一抖,抬头冲着她尴尬的笑了笑。

    洛璃也不理会,只是轻声道:“我身为太灵古族的圣女,应该也有一部分的决定权吧?”

    太冥老祖点点头,苦笑道:“圣女位同族长,自然是有很大一部分决定权的。”

    “太灵圣体乃是我太灵古族至宝,长老心有犹豫也是实属应该只是洛璃倒是想问长老一声,太灵古族都没了,留下太灵圣体还有什么用?”洛璃声音轻柔,但那其中所蕴含之意,却是令得太冥老祖miàn pi一紧。

    如果没有第三位榜上者出现,五年之后,大千世界覆灭,太灵古族,必然也是首当其冲。

    太冥老祖沉默了半晌,最终苦笑着叹息一声,道:“圣女说的是,都这般时候了,若是还各自藏着,就等着灭族吧。”

    他抬起头来,目光看向炎帝,武祖以及牧尘,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太灵古族,就将太灵圣体交给牧尘小友了。”

    “多谢太冥长老。”牧尘肃容抱拳。

    一旁的黑天族长以及荒虬族长见到太冥老祖愿意将太灵圣体交给牧尘,倒是多了几分尴尬,毕竟牧尘所为的,也是这大千世界无数生灵。

    “若是还需要的话,我二族也可贡献原始法身。”

    虽然两人此言有些马后炮的味道,但牧尘也是冲着他们一笑,表示感谢。

    “这三大原始法身集于一身,可是从未有过之事,你可莫要让人失望了。”那摩诃天见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嫉妒得有些红了,忍不住的道。

    牧尘淡淡一笑,道:“我自会竭尽全力,因为我很清楚失败的后果。”

    摩诃天泛酸的嘀咕了一声,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他虽然嫉妒,但也分得清楚轻重,眼下的牧尘,无疑是成为了大千世界最后的希望。

    从大局而言,他自然也是希望牧尘能够成功。

    “既然两座原始法身的问题解决了。”炎帝与武祖也是点了点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得考虑一下,如何才能在五年内,让你突破到圣品了。”

    大殿内,众天至尊皆是眉头微皱,此时的牧尘,乃是仙品中期,一般而言,就算是天赋极好之人,想要在五年内从仙品中期突破到圣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之间,需要着莫大的机缘。

    在众人沉吟间,那不死之主苍老的面庞抬起,望着牧尘,声音嘶哑的道:“五年的话,以牧王的天赋,若是再有外助,倒也并非是不可能”

    众天至尊的目光皆是投射而来。

    “何等外助?”

    不死之主的神色有些感叹,他伸出手指,指向了外面的北荒之丘,淡笑道:“上古年代,不朽大帝与天邪神决战,最终以生命为代价封印了天邪神。”

    “不过大帝修成了万古不朽身者,则是肉身不朽,所以即便大帝生命力耗尽,但肉身依旧保持了下来。”

    “同时,大帝毕生所修炼的灵力,也是存在于不朽肉身之中,那灵力浩瀚无穷,我等将之称为大帝遗泽。”

    不死之主的话音一落,大殿内顿时一片哗然,众天至尊皆是眼中浮现了一抹热切之色,那可是不朽大帝的毕生灵力,即便在岁月中被消耗了不少,但依旧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若是能够吸收炼化,或许还真有可能将自身提升到圣品。

    “不过,大帝体内的灵力,蕴含着不朽之意,旁人根本无法吸收半点,强行而为,反而会被反噬”而接下来不死之主的一句话,又是将众人眼中的热切尽数的浇灭。

    不死之主冲着牧尘温和一笑,道:“所以说,唯有修成了万古不朽身者,方才能够接收这一道大帝遗泽。”

    “呵呵,说起来这一道大帝遗泽,本就是留给牧王,如今正好是最佳的时机。”

    大殿内众天至尊皆是暗暗咂舌,那看向牧尘的目光,都是忍不住的生出一些嫉妒,这个家伙,今天可真是将大千世界最好的机缘,全部都揽到自己身上去了。

    “这可真是时势造英雄”

    众天至尊心中感叹一声,如果是在寻常时候,光是那两座原始法身,恐怕就不是能够轻易搞定的,更何况再加上一个大帝遗泽。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服气,因为这个时候,也唯有牧尘有这个胆量,敢担起这个关系着整个大千世界存亡的重担。

    这一点,就算是秦天等圣品后期,之前都不敢轻易的应承。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在享受着这些顶尖机缘的时候,那也必须承担其所带来的责任。

    炎帝与武祖见到这两个条件都被满足,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而后他们目光投向牧尘,面色肃然的道:“你的条件都已满足,那么接下来,就得靠你了。”

    牧尘眼神锐利,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他轻轻点头,道:“我会竭尽全力。”

    炎帝,武祖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强横的压迫笼罩开来,他们的面色显得极为的冷冽,道:“不过在接下来的这些时间中,我们也不会什么都不做。”

    “从现在开始,将天邪神的灭世计划公布开来,并且集合大千世界所有的力量,开始对域外邪族宣战。”

    “既然天邪神想要有五年的恢复时间,那我们就让他片刻不得安宁,我与武祖会时刻锁定他的方位,逼得他与我二人交手,延缓他恢复的时间!”

    大殿内,一道道天至尊的身影站起身来,面色充满着凌厉与杀伐,既然这域外邪族想要将他们大千世界置于死地,那么,他们也就只能与其彻底的以命相搏了。

    大千宫内,气氛肃杀。

    牧尘也是受到这种气氛感染,站起身来,面色肃穆冷厉。

    炎帝武祖二人的目光看向他,则是一笑,道:“不过接下来的这场大战,你却不必参与了,这五年时间,你都要留在北荒之丘,接收大帝遗泽,将另外两座原始法身修成,踏入圣品,最后成为那榜上者”

    “只有这样,当局面到了最坏的时候,我们大千世界,才有一些抗衡之力。”

    牧尘虽然有些遗憾不能参与这场大反攻,但他也明白他这里才是最重要的一环,当即点了点头。

    炎帝武祖目光转向众天至尊,沉声响起。

    “诸位暂且各自回族,两月之后,招集所有力量,齐聚大千世界边境,反攻mo yu!”

    “是!”

    大殿内,众天至尊齐齐应喝,震得宫殿颤抖,下一刻,一道道光影便是冲天而起,冲出了北荒之丘,消失在天边。

    炎帝,武祖望着众多天至尊离去的身影,面色都是一片冷肃。

    因为他们明白,从这里传出去的消息,必然会引得整个大千世界震动。

    大千世界的安宁,也将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