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接收传承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发生在北荒之丘外的战争,在接下来的短短的数天时间中,就犹如风暴般的传遍了大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于是,整个大千世界为之震动,骇然。

    上古年代的那场世界大战,对于如今的大千世界生灵而言已是显得有些遥远,所以,对于域外邪族这可怕的侵略者,绝大多数的大千世界生灵,都是保持着一种陌生感。

    然而当陌生感被撕裂时,那记载在诸多记录中,来源于域外邪族的大恐怖,也是渐渐的被大千世界的所有生灵清晰的感知

    那是一个足以倾覆大千世界,将这无数生灵尽数奴役的可怕势力。

    而发生在北荒之丘中的战斗,也足以让得所有生灵明白域外邪族的强大,即便是炎帝武祖出手,都仅仅只能逼退那传说中的天邪神。

    而且,五年之后,天邪神还会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大千世界的灭绝之日。

    一想到那一天,所有的大千世界生灵都感觉到由衷的颤栗。

    整个大千世界,都在这一刻因为惊慌与恐惧而动荡。

    不过,这种动荡并没有扩散多久,便是被压制了下来,因为以无尽火域,武境为代表的大千世界顶尖超级势力,再度聚合在一起,成立了大千联盟。

    大千联盟号召大千世界所有地至尊以上的强者,尽数的汇聚于大千世界与mo yu的交界处,先下手为强的展开反攻,守护大千世界。

    无数的强者开始涌向交界处,五年后的灭世所带来的恐惧,反而开始激发出了大千世界无数生灵的勇气,与其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白白等死,还不如主动进攻,那样,说不定还能够为大千世界赢来一线生机。

    如果说反正都是死的话,还不如死得有价值一些。

    抱着这种想法,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大千世界与mo yu的交界处,便是云集了无数大千世界的强者,他们组成了规模浩大的军队,声势滔天,灵力波动肆虐千万里。

    而在强者大军云集下,炎帝与武祖现身,他们的身影给了大千世界无数强者无穷的信心,此时的他们,无疑是大千世界的领袖。

    炎帝武祖望着魔气涌动的mo yu,那阴暗深处,仿佛是有着恶魔潜藏,但他们神色毫无波澜,只是手掌轻挥,平静的声音,回荡天地。

    “进攻。”

    当大千世界无数强者蜂拥冲进mo yu时,在那北荒之丘中,牧尘则是在不死之主的带领下,来到了北荒之丘大地的最深处。

    在这犹如深渊般的地底深处,他见到了一根根巨大无比的锁链,锁链斑驳古老,其上布满着奇特的符文。

    只不过如今,这些锁链已经尽数的崩断,犹如是被什么可怕的凶兽扯断一般。

    “之前这里就是天邪神被封印的地方。”不死之主望着那些断裂的锁链,苍老的面庞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声音中满是不甘,毕竟他们守墓人四万九千载的苦功,眼看就要彻底的抹杀天邪神,但谁都没想到在这最后的时刻,会被他再度逃出生天。

    牧尘对此也是无话可说,要怪就只能怪那天邪神心机太过的深沉,在当年被封印之前,恐怕他就预料到了一切,并且开始准备着脱离封印的办法。

    不死之主也知晓说这些没有任何的作用,苦涩的一笑,然后迈步向前,走入深渊之中,最后来到了深渊的尽头。

    在这里,出现了一座高台,高台有着石阶延伸下来,到了他们的脚下。

    不死之主面色肃穆的望着那些石阶,然后以一种朝圣般的姿态,一步步恭敬的走上。

    牧尘则是紧随其后。

    一共九千九百九十道石梯。

    当脚步迈上最后一道石梯时,一座祭坛出现在了牧尘的视线中,而他的目光,很快就汇聚在了祭坛最中央处。

    那里有着一座石台,石台上有着闪烁着灵光的蒲团,蒲团上,一名白袍人影,静静的盘坐。

    他有着修长的身躯,略显削瘦,长发披散,他的五官充满着魅力,只是双目紧闭让人遗憾,想来那一对眼目,应当也是璀璨如星河。

    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那种压迫,与之前的炎帝,武祖如出一辙。

    这就是大千世界的第一位榜上者,不朽大帝。

    不死之主面露尊崇的跪拜在了不朽大帝身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犹如是在跪拜先祖。

    牧尘望着不朽大帝的肉身,面色肃穆,然后对着他恭恭敬敬的弯身一拜,不论是不朽大帝的实力,还是他为了大千世界的存亡,舍弃生命封印天邪神的大义举动,都值得牧尘如此的尊敬。

    “果然是不朽肉身,即便是历经数万载,依旧毫发无损。”牧尘盯着不朽大帝的肉身,感叹了一声,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具肉身,恐怕就算是圣品后期的强者全力攻击,都是无法撼动丝毫。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感知到,在这具肉身中,封锁着何等浩瀚无穷的灵力,那种灵力,同样是充满着不朽之意,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残存数万载依旧不散。

    “牧王,准备开始吧。”不死之主站起身来,他望着不朽大帝的肉身,轻声道。

    牧尘点点头,身形一动,便是落在了不朽大帝肉身之前,然后在其面前盘坐下来,双掌抬起,一股牵引力散发出来,不朽大帝的双手也是缓缓的升起。

    “前辈,冒犯了。”

    牧尘深吸一口气,面色也是变得极为的凝重起来,因为想要接收不朽大帝体内的灵力,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后者体内的灵力太过的强大,莫说是对于仙品的他而言,就算是圣品强者,恐怕都不敢轻易的接收如此浩瀚的灵力。

    一个不慎,恐怕就会直接被冲爆肉身。

    不过这种时候,牧尘也退缩不得,因为他想要在五年后成为榜上者,那么就必须把握住这一次的机缘。

    而想要得到,那就必须有所付出,如果他连这种尝试都不敢,那么也就不要浪费这种机会了。

    心中的念头翻滚,牧尘再不犹豫,手掌伸出,轻轻的与不朽大帝的肉身双掌碰触在了一起。

    轰!

    接触的那一瞬间,牧尘的瞳孔便是陡然紧缩,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浩瀚得无法形容的灵力,在这一刻,宛如亿万吨海水倾泻出来,以一种蛮横无匹的姿态,直接冲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嗤!

    那一瞬间,牧尘双臂的皮肤直接被撕裂,鲜血流淌出来,他体内的血肉在疯狂的震动着,同时开始疯狂的吸收着涌进的灵力。

    这些灵力,在数万载的时间中,已经失去了曾经所蕴含的意志,变得极为的纯粹,不过其中依旧残留着不朽之意,如果是寻常的天至尊吸收了这些灵力,那么唯一的可能是体内的灵力被完全的同化,然后他还无法催动体内的灵力,从而引发灵力反噬的

    不过好在的是,牧尘修成了万古不朽身,所以他的灵力,在属性上来说,与不朽大帝一模一样。

    这令得他能够直接的吸收涌入体内的浩瀚灵力。

    轰轰!

    犹如雷鸣般的声音,不断的从牧尘的体内传出,短短不过数十秒的时间,牧尘便是变成了血人,看上去极为的凄惨,他的肉身,几乎被那股浩瀚的灵力蛮横的撕裂。

    所幸他的拥有着圣品肉身,恢复能力强大,这个时候自愈开启,迅速的修复着破碎的身躯。

    剧痛犹如潮水般的涌来,但却难以撼动牧尘坚韧的心志。

    他紧咬着牙关,稳定着心神,不让自身迷失在那浩瀚的灵力威压之中。

    祭坛上,不死之主的身躯,被那不断散发出来的灵力冲击,震得不断的后退,最后退出了祭坛的范围。

    他面色凝重的望着祭坛中,那里有着一道巨大的灵力风暴成形,而风暴的中央,便是牧尘与不朽大帝的肉身。

    那股爆发出来的灵力之强,连他这种圣品后期,都暗暗的震撼。

    他微眯着双目,望着牧尘那不断颤抖的身躯,可以想象此时的后者在那种浩瀚灵力的冲击下,也是享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不过,在痛苦的时候,不死之主也是能够感觉到,那从牧尘体内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也是在缓慢而坚定的变得强大起来。

    只要他能够一直的坚持下去,踏入圣品,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牧王,一定要成功啊,五年之后,大千世界的生死存亡,就得落在你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