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扫荡与苦修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mo yu。

    这里的天地,略显灰暗,空气中流动着阴冷的气息,大地斑驳而腐朽。

    一座山巅之上,炎帝与武祖负手而立,他们皆是眉头微皱的望着这辽阔的天地,在那视野可及处,能够见到无数道灵光闪现,那是大千世界的强者大军在搜寻着域外邪族的踪影。

    自从大千世界展开反攻,已经足足半年时间过去了。

    不过这半年的时间,并没有爆发出想象之中的超级大战,因为当大千世界的强者犹如潮水涌来的时候,却是魔影寥寥,整个mo yu,仿佛都是空空荡荡。

    扫荡的时候,倒是发现了一些残留的域外邪族,双方刚一接触,便是被大千世界无数强者洪流淹没,半点动静都没发出就被抹除得干干净净

    “炎帝,武祖从一些域外邪族残余口中得来的消息,域外邪族几乎都退入了诸多下位面之中”秦天的身影出现在了炎帝,武祖身后,沉声说道。

    “果然躲起来了啊。”

    炎帝轻叹了一声,如今的天邪神需要恢复的时间,无法轻易的出手,而反观他们二人,却是没有这种顾虑,所以此时的双方间,无疑是大千世界联盟占据着上风。

    正因为如此,域外邪族直接干脆的选择了暂避锋芒。

    “既然他们躲了起来,那我们就一寸寸的将他们给拎出来!”武祖声音稳重,带着一些冷冽,域外邪族实力强横,就算是躲入下位面,也是难免会传出异样波动,只要仔细的探测,必然能够一点点的将他们给找出来。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都不能让域外邪族安稳,也不能让天邪神有半点的顺心。

    “好!”

    秦天用力的点点头,眼中也是有着杀机涌现,然后转身而去,大千世界的强者大军,原本是冒着以命相搏的勇气来到mo yu,他们原本以为会经历一场生死大战,然而谁都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这令得所有人有着一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憋屈。

    随着秦天的离去,炎帝与武祖也是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沉重,他们知晓,如果那天邪神执意要躲起来的话,他们恐怕还真是难以将他从无数下位面中寻找出来。

    而如今时间在迅速的流逝,他们每耽搁一天,天邪神的力量就会强大一分,直到最后,恢复到那恐怖的九目状态。

    “也不知道如今的牧尘,已经怎么样了?”

    他们的目光都是看向遥远的大千世界所在的方向,神色凝重。

    “希望他会成功吧,不然的话,五年后,大千世界就真的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哗哗!

    巨大的灵力风暴肆虐在大地深处,伴随着那股风暴的膨胀,这座北荒之丘的地面都是开始被撕裂

    而在灵力风暴的最中央处,两道人影,面对面的盘坐着,身躯宛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

    他们的双掌对碰在一起,在那不朽大帝的肉身中,浩瀚无尽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出,咆哮着冲入牧尘的体内,将那不断修复的身体再度蛮横的撕裂。

    鲜血在不断的渗透出来,然而牧尘的面庞,却是没有任何的颤动,因为在这大半年的时间中,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肉身被一寸寸撕裂的痛苦。

    当形成习惯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在祭坛远处,不死之主盘坐在一根石柱上,他苍老的面庞遥遥的望着牧尘的身影,喃喃道:“仙品后期了么”

    他能够感觉到,牧尘体内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已经踏入了仙品后期。

    “这种速度,有些慢”

    不死之主自言自语,如果从正常的修炼速度来看,大半年的时间从仙品中期到后期,应该算是极速了,但眼下牧尘,可是正在接收着不朽大帝所遗留下来的磅礴遗产,那种提升速度,不可以常理来计。

    而且,在不死之主的感知中,伴随着突破到仙品后期后,牧尘体内的灵力增长,开始愈发的缓慢。

    这并非是灵力不足,而是牧尘在主动的压制着吸收速度。

    “真是后生可畏,难怪如此年纪就达到了这一步,并且获得了万古不朽身的认可。”不死之主微微沉吟,便是明白了牧尘的打算,当即便是忍不住的暗赞一声。

    牧尘在故意的压制着自身灵力的增长,因为太过迅猛的增长,会令得根基不稳,即便不朽大帝肉身中的灵力,已经失去了意志,可以轻易的吸收。

    但其量级太过的庞大,任由其肆无忌惮的灌注,总归会对牧尘的根基造成影响。

    所以,他在竭尽所能的压制着吸收速度,从而给予自身更多的时间来适应着暴涨的力量,只不过如此一来,他所要承受的痛苦,则又将会不断的延长

    在面对着能够迅速得来的强大力量之前,牧尘始终都保持着冷静的心态,选择对自身最有利的方式,这种心志,即便是不死之主,也是颇为的欣赏。

    也难怪连炎帝与武祖,都是如此的看好他。

    不过,现在的牧尘,虽然灵力修为在提升,但他依旧还没有修成“一气化三清”的那所谓“三神境”

    这让得不死之主略有些担忧,毕竟这才是牧尘能够尝试冲击苍穹榜的真正本钱,如果没有达到这一点,就算是以牧尘的天赋,想要达到那一步,都是需要百年时间的沉淀与积累。

    但现在,他们显然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所以,唯有当牧尘真正的修成“三神境”时,他才会真正的具备这种资格。

    反之,这一切的机缘,都不过只是做了无用之功罢了,即便牧尘借此踏入了圣品。

    时间流逝,转眼间,又是一年半的时间。

    自此,距北荒之丘大战,已是过了两年。

    轰轰!

    一座下位面中,毁灭般的冲击不断的肆虐着,引得这方位面天崩地裂,无数道灵影铺天盖地的射出,与那一道道魔影相撞,爆发出惊天厮杀。

    炎帝与武祖立于高空上,他们出手稳固着这方下位面,毕竟涌入了如此之多超越下位面极限的强者,稍有不慎,整个下位面都会崩塌。

    这座下位面,被域外邪族三十二大族之一的刀魔族所占据,他们原本隐匿在此,但却被炎帝与武祖无意间所察觉,当即大千世界联盟大军如潮水般的涌入。

    轰!

    在那远处,一道凌厉得足以将天地斩裂的刀芒冲天而起,那一道刀芒蕴含着必杀之意,在其之下,就算是一位圣品后期,也不敢心怀小觑。

    嗡!

    刀芒冲天,同时间一道剑光也是划破虚空,数十万丈的剑光掠过,与那刀芒相撞。

    滋滋!

    刺耳的声音响彻,只见得那片空间不断的崩塌,一抹青光掠过,出现在了一道魔影的身后,那道魔影的身躯,也是陡然一僵。

    青光凝聚,青衫剑圣的身影显露出来,他手中的青锋长剑,缓缓的入鞘。

    嗤!

    在其身后,那道魁梧的魔影身躯缓缓的碎裂,他赫然便是刀魔族的族长,斩天魔帝,不过此时的他,面目狰狞的望着大千世界的联盟大军,怨毒的尖啸道:“待得吾神归来时,便是你大千世界灭绝之日!”

    砰!

    尖啸落下,他的身躯忽然的爆炸开来,魔气滚滚,疯狂的对着诸多大千世界的强者肆虐而去。

    熊熊!

    不过此时有着火焰从天而降,直接将那滔天般的毁灭魔气,尽数的焚尽。

    出手的人,自然便是炎帝,他眼神毫无波澜的望着那些溃败的刀魔族,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域外邪族三十二大族,又将会缺少一席。

    在这一年半一来,他们已经清除了六个大族。

    但是,依旧没有发现天邪神的踪迹。

    炎帝与武祖望着虚空,眼神深邃而凌厉。

    天邪神,你究竟躲在哪里即便是这样,都无法将你逼出来吗?

    这是一个幽暗的空间,天地间光亮黯淡。

    一座魔殿,悬浮在幽暗的天地间,大殿内,圣天魔帝忽然睁开眼,他面色阴沉的望着大殿中央,那里有着一座魔碑碎裂开来,那是代表着斩天魔帝的命碑。

    而命碑碎裂,说明斩天魔帝也是被抹杀。

    “这炎帝,武祖,倒也是狠辣。”

    圣天魔帝漠然自语,不过他的眼目间,并没有什么可惜之色,因为眼下的退避,只是为了之后更加凶猛的反扑。

    圣天魔帝抬头,望向了幽暗世界的最深处,那里有着无边魔气涌荡,仿佛是在酝酿着什么极为恐怖之物一般。

    他轻轻一笑,眼中闪烁着凶残的光泽。

    “炎帝,武祖你们不要着急,快了,快了到时候,我们会将你们所有的亲人,朋友,在你们的面前,一个不留的斩杀”

    轰隆!

    可怕的灵力威压,忽然在这一刻席卷开来,直接是弥漫了整个北荒之丘。

    盘坐在石柱上的不死之主猛的睁开双眼,眼睛紧紧的望着那祭坛之上,那里自牧尘体内爆发出来的灵力波动,终于是在这一刻,攀登上了圣品的层次!

    祭坛上,牧尘那紧闭了两年时间的双目,终于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他感受着体内那股浩瀚澎湃的力量,眼中也是有着夺目的精光,暴射而出。

    就是此刻。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狂热,此时,就是冲击“三神境”的最佳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