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评价

作品:《雪鹰领主

    在他落地的刹那,这个战斗场内立即凝聚出了浩浩荡荡的汹涌水浪,化作巨大的漩涡,缠绕着那名青色长发男子。

    “水?和我玩水?”青发男子嘴角有着一丝讥讽,同时以他身体为中心,一股可怕的寒气瞬间朝四面八方波及开来,原本还汹涌的水浪尽皆咔咔咔冻结起来,巨大的水浪漩涡冻结后都还呈现漩涡波纹状,战斗场内的温度也是急剧下降。

    “好冷。”东伯雪鹰的身体都感到刺骨的寒意,并且体表都开始冰封。

    东伯雪鹰心念一动,体表的超凡斗气迅速流动,将体表的寒冰尽皆震的粉碎,可周围无尽的寒气又再度凝结……东伯雪鹰只能靠着超凡斗气不断的驱逐震碎这些寒冰,只要自己停下,恐怕自己就会被冻成一个冰雕。东伯雪鹰尝试调动天地间火的力量,可是寒气弥漫,火的力量刚刚调动就被完全驱逐!

    “真冷,我有超凡斗气护体!身体也因为太古血脉觉醒而足够的强,却依旧感到刺骨的寒冷。”东伯雪鹰吃惊,这种寒气,恐怕一般的称号级骑士瞬间就被冻死!一般身体弱的新晋超凡都得瑟瑟发抖,自己是刚突破身体就是飞天级中期,所以第六场对手才会这么厉害。

    除了刺骨的寒冷,无尽的寒气还产生强大的压迫束缚力,仿佛十万斤重力压在身上。

    寒冷、镇压……

    自己的实力恐怕只能发挥出六七成了,眼前这名青发男子不愧是被划分为‘中等超凡土著’。

    “人类,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手段。”青发男子讥讽道,他体表有着一层泛着银白色的冰层,整个人仿佛寒冰人。

    “哼。”东伯雪鹰体表超凡斗气时刻流动震碎寒冰,当即化作残影,飞奔践踏在水浪寒冰上,几乎瞬间就杀到了这名青发男子身前。

    呼!

    长枪化作无数枪影,诡异莫测。

    青发男子双手带着银色手套,在面前欲要抓住东伯雪鹰的长枪,可他的手指和长枪碰撞后,却觉得滑溜难以抓住,长枪枪尖旋转着直接刺在了他的身上,嗤嗤嗤黑色长枪接连刺在了青发男子的身体上、胸口上、喉咙上。可仅仅在青发男子体表冰层上留下了白点,并且青发男子体表的护体冰层还有光芒流转,即便刺出个‘白点’,也是瞬间就恢复!

    “好诡异的枪法,我竟然都没抓住,吓得我一跳,以为多厉害呢。”青发男子笑着道。

    “哼。”

    东伯雪鹰枪法一变,变得凶猛无比,枪法带着火焰,威势暴涨。

    砰砰砰……

    青发男子双掌轻易就挡住了枪法,他双掌上的护体冰层都龟裂碎裂,可手掌上戴着的银白手套却坚不可摧,轻易拦住了。并且他还迅速的贴近,欲要贴身搏杀!

    东伯雪鹰立即暴退。

    “该死。”东伯雪鹰脸色顿时变了,“这个超凡土著,境界上也达到了万物境!”

    达到万物境后,这超凡土著战斗技巧显然也很厉害。

    自己呢?

    如果靠万物水奥妙,是诡异莫测能刺在对方身上,可连护体冰层都破不开。

    如果靠万物火,是能破碎护体冰层,可因为直来直去,太过直接,让对方非常轻松就能防住。

    二者各有优劣。

    除非施展‘水火蛟龙杀’!这一招是自己将万物水火奥妙精妙结合后创出的招数,取了水火奥妙的优点,且彼此还相互结合威力大增。只是这一招……是自己压箱底的最后绝招了。这超凡生死战是难得的相对安全的磨砺自身的机会!

    要把握好每一次机会,只有到最后了,他才愿意使用‘水火蛟龙杀’。

    现在使用平常招数,也能磨练水火奥妙,水火这两种奥妙提升了,‘水火蛟龙杀’威力也能提升。

    “哈哈哈,人类,你输定了。”青发男子疯狂近身,在无尽寒气镇压下,东伯雪鹰连速度都大减,根本逃不掉。

    只能凭借一杆长枪竭力的抵挡着。

    青发男子一次次欲要近身。

    东伯雪鹰则是将枪法中的扫、刺、崩、缠、格等各种招式施展,水火两种奥妙交替使用,竭力撑着。

    ……

    可谁都能看出来,东伯雪鹰是处在绝对的下风,他根本威胁不到那名青发超凡土著,完全被压制虐着!

    在东边观看区域的角落。

    驼背老太太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我就说嘛,这个小子这么年轻,能赢到六场就了不起了!”

    “叶大měi nu,你之前可是说这小子赢不了六场的。”光头干瘦老者晁青却得意道,“现在东伯雪鹰虽然处在下风,可他的太古血脉还未曾爆发,一旦爆发,相信赢下这第六场是没问题的。”

    “哼,他是靠太古血脉!如果没太古血脉,他根本赢不了六场。”叶老太太冷哼道。

    晁青笑得嘴巴咧的都歪了:“呵呵呵……大měi nu啊,你可别忘了,我们刚才赌的是东伯雪鹰能不能赢下六场。你说他赢不了,我说他赢得了!管他是不是靠太古血脉,只要他赢下第六场,这一次的打赌我可赢了。你的十万斤源石就得归我喽!”

    “归你就归你,我说你这个糟老头,都快死的人了,要十万斤源石有个屁用?”叶老太太不爽道。

    就算是半神,也很少赌这么大。

    也就这两个都接近寿命大限的老家伙,宝物对他们意义不大了,才会随便赌就这么大!毕竟一旦死了,他们的宝物还是要留给后人。

    “当然有用,到时候给我水源道观的天才弟子不行么?比如给这个东伯雪鹰一点,啧啧啧,这可是从血刃酒馆第一杀神叶大měi nu赌赢来的十万源石!我随手给小辈,我都开心。”晁青得意道。

    “哼哼,算你走运,我稍微算错了罢了。”叶老太太看着下面,“这个东伯雪鹰小子的太古血脉也就力量爆发,属于很普通的一种,对超凡生死战帮助不是太大。估计也就多一两场!我以为这小子刚跨入超凡,又很年轻,也就万物境第一层次,没想到他竟然水火两种奥妙结合的这么好,硬是杀到了第六场!”

    叶老太太眼光毒辣,原本的计算没错。

    可是,东伯雪鹰水火奥妙都有过提升,虽然依旧是万物境第一层次,却算是第一层次比较高深的地步了。而且两种奥妙彼此配合的还非常好。

    这才能不靠力量爆发,就杀到第六场!

    “输,就是输。”晁青打趣道。

    “是我大意,没看清。”叶老太太还要辩解。

    “输,就是输。”晁青老头继续打击。

    “你给我闭嘴!”叶老太太瞪眼。

    “输,就是输。”晁青嘴角笑歪了,得意无比。

    “你,你这个糟老头,还敢不敢再赌!”叶老太太咬牙道。

    晁青一怔。

    “我赌,这小子赢不了第八场!最多止步第七场!”叶老太太盯着他,“你敢赌么?依旧是十万斤源石!”

    晁青沉默了。

    在他的计算中,要赢这第六场恐怕东伯雪鹰就得力量爆发了,赢第七场都有点悬!第八场几乎没希望!

    可是嘛……人活了一辈子,都快死了,有时候任性就任性了!

    “赌了!”晁青说道。

    “你真敢赌?”叶老太太惊讶。

    “哈哈,之前赢了你十万斤,大不了再还给你嘛!”晁青笑呵呵道。

    “够任性的啊。”叶老太太笑眯眯的,笑脸仿佛一朵花。

    “源石多,任性。”晁青得意道。

    ……

    贺山主、司空阳观主、步城主他们三位才是如今人类一方真正的霸主级人物,他们三位都比较平静。

    步城主依旧斜躺着,随意看着下面,喝着酒,随意道:“不错嘛,都到第六场了,不过看样子……得靠他的太古血脉力量爆发才能赢下第六场了!他最多也就第七场,第八场必败。”

    “步城主说的是。”贺山主、司空阳观主都笑着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