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震怒

作品:《雪鹰领主

    半空中。

    一名黑衣青年和体表腾绕着火焰的红发壮汉彼此对峙。

    “锤师傅。”东伯雪鹰恭敬行礼。

    “小子,小心了。”红发壮汉双手各持着一柄大锤。

    在旁边的竹屋山半山腰上,司空阳、宫愚以及其他八位超凡都在盯着,在他们眼中,东伯雪鹰是进步极快的天才,进入赤云山世界才十年时间,实力在他们中就已经排在中等了,而且估摸着要不了太久,水火奥妙就有望跨入第三层次,到时候实力怕是能排在最顶尖。

    凝结水火真意,恐怕也会很快。

    虽说‘水火真意’是四品真意,比其他人的目标三品真意、二品真意要低!可其他人能掌握真意的可能性是很低的,恐怕也就两三个勉强能成。东伯雪鹰却是几乎百分百能成的。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这八位超凡其实是有些羡慕东伯雪鹰的。

    修行百余年就掌握水火真意。

    千年内应该能成半神!

    一条坦荡荡的半神之路啊!虽说四品真意稍微弱了些,可放眼现如今的半神存在,也就魔兽一族的奥兰长老是三品真意罢了!如果能凭借四品真意成就半神,将来也是有望名列半神榜前几的,这已经是非常灿烂耀眼的一条超凡之路了。

    像一直和任何一男子都保持距离的师姐‘卓依’,因为太阴之体,追求她的极多,甚至连同样在赤云山的‘司徒鸿’‘张鹏’都追求她,她都不理会。

    可她对东伯雪鹰就比较亲近!虽说没到‘追求东伯雪鹰’那么夸张的地步,可那亲近的态度,却是对其他男子从没有过的。这也让司徒鸿他们颇为嫉妒……可再嫉妒,也只能忍着!因为他们也不愿意和一位将来注定实力滔天的超凡大能为敌。

    “文师弟,东伯师弟好像枪法进步了。”卓依悄然和旁边的文永安传音道。

    “和上次看到的是不一样。”文永安轻轻点头,他擅长生命奥妙,对待任何人都极好。

    ……

    长枪舞动,快如闪电接连一次次刺击。

    仿佛一条条蛟龙飞出,接连轰击向那红发壮汉!红发壮汉手持一双大锤接连抵挡。

    “好诡异,好凶猛。”红发壮汉应对起来都很吃力,因为那长枪旋转着刺杀过来,竟然一枪比一枪重!而且每一枪都飘忽不定,就仿佛随风在飘一样,这种飘忽感让红发壮汉很难受。毕竟东伯雪鹰的枪法本来就极诡异凶猛,如今又飘忽不定。

    “轰。”

    东伯雪鹰体内运转ji pin斗气秘术《火劫七星》,斗气运转和身体力量结合在一起,一招一式更加凶猛。

    十年时间,一直靠源石修炼,东伯雪鹰的斗气也达到飞天级巅峰!身体更是早就到了飞天级巅峰……如今身体和斗气短时间内都很难突破,除了境界方面,同时斗气突破还需要孕养蓄积足够多的超凡斗气。身体到圣级初期突破需要惊人的五万斤源石!东伯雪鹰上次超凡生死战也就得到过五千的贡献点罢了,差太多太多。

    “呼呼呼!!!”

    东伯雪鹰的一杆长枪,上下翻飞,肆意狂攻。

    犹如狂风席卷,犹如汹涌浪潮,一招接一招,一招威力引入到下一招,使得东伯雪鹰的招数无比的连贯,威力也极大。诡异、凶猛、飘忽尽皆融入其中。

    “小子,你比上次强多了。”红发壮汉有些狼狈的应对,只能仗着自身力量大速度快,以及一双大锤足够大,就仿佛两个盾牌用来抵挡,这才勉强挡住。如果是使用刀剑类的兵器,恐怕早就被东伯雪鹰的长枪刺在身上了。

    “可和锤师傅比,还有差距啊。”东伯雪鹰打的酣畅淋漓,他也是枪法刚突破,自然打的痛快。

    “厉害厉害。”

    观战的文永安、都柔柔、司徒鸿、张鹏、余风、巫苍等一个个看的都惊叹。

    “他的枪法更厉害了。”

    “明显比上次要厉害的多!恐怕我们当中也就都师姐有把握赢他,其他人都没把握。”

    “对,他的近身战更可怕了。”

    他们也都有自知之明,能够判定此刻东伯雪鹰实力大增,恐怕仅次于达到时间奥妙第二层次的都柔柔罢了。像其他人最多靠着各自手段不败,真正近身战,即便近身战极强的司徒鸿估计也就勉强打个不相上下罢了!要知道司徒鸿可是年龄最大的一个,都修炼多久了?

    伴随着一次交击。

    东伯雪鹰迅速暴退。

    “锤师傅厉害,看来想要赢个一招半式,还得多修行。”东伯雪鹰微笑站在半空。

    红发壮汉站在半空也微微点头:“你很厉害了,再过些时日,我恐怕都防不住了。”

    “回来。”有些恼怒的声音响起。

    东伯雪鹰转头一看,远处的黄袍老者宫愚师傅脸色难看,而一旁的司空阳观主也冷着一张脸,没有其他表情。

    不妙!

    两位半神师傅,似乎不高兴?

    东伯雪鹰心里疙瘩一下,当即连化作流光飞回那半山腰。

    “东伯雪鹰!”黄袍老者宫愚气的脸色都涨红了,盯着东伯雪鹰,吼道,“谁给你的胆子!谁让你这么放肆的?”

    “我,我……”东伯雪鹰有些错愕。

    其他超凡们也有些错愕。

    司空阳观主则依旧冰冷在旁边看着。

    “我上次和你说了!”黄袍老者宫愚喝道,“你既然专心水火奥妙,就一心去钻研。那风之奥妙就放到一旁。我和你说没说?”

    “说了。”东伯雪鹰应道。

    上次宫愚师傅是好言相劝,这修行一路最忌讳分心,毕竟超凡的精力是有限的,寿命也是有限的。也就东伯雪鹰如今很年轻,去分心修行风之奥妙,宫愚师傅也就简单训斥了下。毕竟耽搁一点点时间……对东伯雪鹰而言的确不算什么。

    因为他还有极漫长时间去修行。

    “可你,可你竟然这么放肆,这么大胆!”黄袍老者宫愚气的快发疯了,怒吼道,“你竟然,你竟然将风之奥妙,融入到水火奥妙中?谁让你这么乱来的?”

    他的吼声,令周围空间都凝固,直接镇压在东伯雪鹰身上。

    东伯雪鹰感觉到身体受到压迫,脏腑震动,喉咙一甜,鲜血都到了嘴里。

    这点伤势东伯雪鹰不在乎。

    可他有点惶恐。

    因为这么多年……宫愚师傅一直是个老好人,对他们态度都颇为不错,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就算是懒散如濮阳波,宫愚师傅也只是简单说说而已。

    今天的第二章还在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