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看不懂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登山路任务?”司空阳这位站在世界最顶峰的半神霸主,也是懵了下,头脑思绪也很是混乱,足足一个呼吸的时间他才逐渐冷静下来。

    不能怪他失态,实在是这消息太震撼了。

    如果是寻常的超凡可能并不懂得‘登山路’任务意味着什么,可他作为现如今赤云山世界的负责人,很清楚‘登山路’特殊任务代表着什么!

    明白的越多,就越知道东伯雪鹰做到这一步,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他,他完成登山路任务?”

    “这,这怎么可能?”

    司空阳忍不住传讯询问,这消息是空间神器薪火宫器灵所传递的,按理说不可能错,可这消息太重大,他还是要再次确认。

    “司空阳观主,消息无误!候补元老东伯雪鹰就在今天独自一人踏上登山路,并且已经击杀了掌握七品真意‘水浪真意’的超凡土著。”薪火宫器灵回答道。

    “真的?”

    “真的完成了?”司空阳表情有些奇怪。

    难以置信、激动、复杂,甚至还带着一丝苦笑。

    “这个东伯雪鹰,还真是狠狠打我的脸啊。”司空阳哭笑不得,“竟然玩出了这么一出,不过……打的好,打的好啊!”

    再怎么样东伯雪鹰也是自己水源道观的一份子,之前自己虽然很失望,可东伯雪鹰既然走出了一条比当初计划的更加好的道路,自然是值得夸赞的。

    登山路任务,是非常艰难的。

    正常情况下要掌握三品真意雏形,还要选择最好的兵器,战斗经验丰富,秘术要足够强大……总之样样都准备充分,才有希望成功。

    而如果掌握二品真意雏形,一般获胜就轻松多了。

    东伯雪鹰呢?

    须知,东伯雪鹰的兵器是很一般的,他的那一杆长枪仅仅才圣阶下品,身上战靴等等也都很一般,唯一一个护身内甲是‘圣阶ji pin’,可那也是用来护体保命的!对攻击方面帮助是微乎其微。在战斗经验方面,也只能算一般,毕竟太年轻,生死搏杀太少。

    秘术?也一般般,像血刃酒馆、大地神殿的超凡们使用的都是神级秘术!

    所以在兵器、经验、秘术方面都算不上多么完美,可硬是完成了登山路任务,这就太逆天了!要么东伯雪鹰悟出的‘三品真意雏形’很古怪,能够克制那一名超凡土著!要么就是东伯雪鹰悟出的乃是二品真意雏形!

    “二品真意雏形!”司空阳一想到就感到心颤。

    夏族从古到今最逆天的也就是二品真意!在神界记载中,这都算是传说中的真意了,真是极为恐怖强大。

    为什么现在重视那个都柔柔,就是因为都柔柔的时间类奥妙是‘二品真意奥妙’,如今仅仅才万物境第二层次罢了,将来掌握二品真意的可能性都不足一成!

    可真意雏形就不同了。

    一旦掌握真意雏形,只要再花费些时间,完善真意雏形是很轻松的。东伯雪鹰如今又极为的年轻,按照这种年轻程度,恐怕最多再花费个几十年时间就能成功将‘真意雏形’推升到完整的真意!

    “希望是二品真意雏形,希望是。”司空阳期待着,眼神都充满渴望期待,“真是差一点,我真是差一点就毁掉了他。”

    司空阳有些庆幸。

    幸亏东伯雪鹰这小子坚持己见,否则的话,就算最终掌握水火真意,乃至以水火真意成了半神,也就最多达到他司空阳这一种程度罢了。对整个夏族而言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因为夏族这种层次的还是有好几个的。

    可如果二品真意的半神诞生!那就不一样了。

    池丘白,已经被认为将来能冲刺天下第一的半神。

    而东伯雪鹰如果是二品真意,那么将真正称霸一个时代!在他最巅峰的时期,魔兽一族、魔神会、超凡土著之类的将个个龟缩不敢吭声。

    “呼。”司空阳起身,跟着一迈步就凭空消失在书房内。

    ……

    不但是司空阳,在第一时间还有三位半神也得到了消息,分别是在赤云山世界内担任老师的池丘白和宫愚!以及执掌整个薪火宫的宫主。

    赤云山世界。

    呼,呼,呼,呼。

    登山路山脚下,空间扭曲,接连四道身影都出现在了这。

    “诸位都来了?”黑发老者露出笑容。

    “陈宫主。”池丘白连道,“你可知道,雪鹰老弟他到底悟出的是什么真意雏形?三品的,还是二品的?”

    “对啊,宫主,到底是什么真意雏形?”宫愚也激动期待。

    连司空阳都看着黑发老者。

    黑发老者执掌整个薪火宫是唯一一个知道之前战斗经过的。

    “别急嘛。”黑发老者笑呵呵的。

    能当薪火宫宫主的,都是绝对最忠诚夏族的,甘愿将一生献给夏族的。他知道这消息,也同样满心喜悦开心无比。

    “你这老家伙就别废话了,赶紧说啊。”司空阳忍不住道。

    “哈哈哈,你司空阳竟然也有这一天,之前训斥怒骂东伯雪鹰,不就是你骂的最凶?”黑发老者打趣道。

    “你这姓陈的,之前我训斥,你不也没反对?”司空阳瞪眼,“你知道就快说,不知道就别废话。”

    黑发老者无奈一笑:“好吧,我还真不知道!薪火宫器灵虽然观看到了那一战,可它也辨认不出来,而且东伯雪鹰的那一招太玄乎了,它都无法真正演示明白。”

    “辨认不出?”池丘白、司空阳、宫愚都有些吃惊。

    器灵活多久了?见多识广竟然也认不出?

    “那场战斗的情形大概是这样的。”黑发老者说着一挥手,前方半空中便出现了虚影,只见一袭黑衣的东伯雪鹰手持一杆长枪,另一方的四臂老者则是正面碾压,四条手臂怒劈过来。

    呼。

    长枪刺穿了空间,整个人都瞬间消失,跟着又突兀出现在四臂老者眼前,枪尖离四臂老者的眼睛仅仅就一尺距离。

    极快的一穿而过。

    留下一道黑线轨迹,而四臂老者表面却看不出任何伤口,死前说了句——“死在这样的真意雏形下,我无话可说……这是二品真意雏形,还是一品真意雏形?”

    “当时的场景就这样。”黑发老者说道,“至于详细战斗引起的规则奥妙,器灵也无法演示出来。仅仅从表面战斗来看,我也辨认不出这是什么真意雏形。”

    “看不懂。”池丘白也摇头,“似乎穿透空间?可为什么四臂老者表面却看不出一点伤口?不像是空间类真意。”

    他在空间方面是很自信的。

    “我也看不懂。”司空阳也皱眉摇头,“如果是剑等薄刃兵器也就罢了,如果是空间刃一类的攻击也就罢了。他明明是用长枪刺穿了四臂老者,长枪那么粗,却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出?”

    “死在这一招下的四臂老者认为是二品真意雏形,或者一品真意雏形?”宫愚则突然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