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三十九章 这一天,到来!

作品:《雪鹰领主

    龙山历9680年的夏天。

    幽静的湖泊旁的一棵倾斜的粗壮的垂柳下,一名白袍青年正盘膝而坐,正在悠闲钓鱼,这青年正是变幻容貌寻找恶魔踪迹的东伯雪鹰!他自然也一直借助天地之力查看着周围百里之地,百里范围内有许多村庄,甚至还有一处盗匪。

    万千柳条随风飘荡,湖面上偶尔荡起丝丝波纹。

    忽然

    鱼线震动,水面波纹荡漾。

    “哦?”东伯雪鹰立即拿起鱼竿一甩,一条大鱼立即脱出水面,飞向了岸边。

    “靖秋,我又钓到了一条鱼,还是条大鱼,得有三斤重。”东伯雪鹰透过传讯手环和余靖秋聊天。

    “雪鹰师兄,你今天运气挺好啊,这都有五六条鱼了吧,我在衣服铺里逛衣服呢,这家衣服只是一个普通店铺,衣服是店主亲自设计的,这店主是一名很普通的法师,设计的衣服还真不错。”余靖秋也聊着。寻找恶魔踪迹是非常枯燥的,他们也得自己找点乐子,“对了,雪鹰师兄,你就不准备去长风学院看看青石?青石他可是突破到称号级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得去庆贺下啊!”

    “突破称号级也算大事?”东伯雪鹰道。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东伯雪鹰是很开心的。

    他是看着弟弟长大的,因为兄弟俩相依为命的感情,在心中,他对弟弟感情极深。

    “不能太捧着这小子,现在他刚突破到称号级,正是风光得意的时候。我现在还专门赶去庆贺,这小子就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东伯雪鹰道,“就得冷一冷他,让他清醒清醒,别太飘。”

    “你也别小瞧你弟弟,他能跨入称号级,心灵上的磨练也肯定达到极高层次,否则不可能天人合一。”余靖秋说道。

    二人聊了一会儿就停下了。

    东伯雪鹰钓着鱼。渐渐心思都开始参悟琢磨枪法奥妙了。

    这些年。

    他的斗气早就达到圣级巅峰了,身体也达到圣级初期。可实际上这些都非常容易,只是耗费时间去汲取源石内的能量罢了。

    不管是无数凡人,还是夏族超凡们……一切都按照正常轨迹在前行。当然都经常有伤亡出现。那些恶魔们一次次肆意屠戮时,都会有大批凡人死去。虽然相对整个夏族世界而言很不起眼,可东伯雪鹰他们追寻恶魔踪迹,很多时候他们赶去时,恶魔早就逃了。他们看到了惨况太多了。

    “轰!”

    正在垂柳下钓鱼,心中琢磨枪法的东伯雪鹰,脑海中的许多思索的线尽皆指向同一个终点。

    豁然开朗!

    “这种感觉真是爽。”东伯雪鹰看向四周,天地似乎还是这一片天地,湖面也依旧是那样的湖面,远处的树木山林,还有些野兽鸟儿!这一切都似乎和之前一样。

    可是……又不一样了。

    景色没变!世界没变!

    可自己却变了。

    所以自己看到了世界背后的更真实一面,看到了世界万物背后的最根本的‘运转规则奥妙’。虽说自己仅仅是看透了其中一部分,可这一部分是非常接近本质的一部分!这让东伯雪鹰对这一片世界,甚至有了一种‘主宰’感。

    就像普通人学一门手艺。如果完全不懂就会觉得好复杂。可真正学透了,就能轻易明白其中的精髓。

    同样道理。

    当真正掌握了一门真意之后,东伯雪鹰就仿佛有了一把‘利刃’,一把能够撬动整个天地运转规则的利刃!这一把利刃,越是接近本质,它对一切规则造成的破坏就越加恐怖。东伯雪鹰此刻在钓鱼时掌握的这一把‘利刃’显然很恐怖。

    “我周围的世界,距离我百里范围内任何一处,都在我的攻击范围。”东伯雪鹰有些沉醉这种感觉。

    “试试看。”东伯雪鹰一招手,远处地面上的一片落叶飞到了东伯雪鹰手中。

    食指中指夹住,跟着一甩!

    咻!

    落叶本身没有附带任何斗气。可它的表面却有着了一层实质化的力量!这种力量玄妙莫测,乃是规则奥妙的实质化显现!能够达到‘实质化显现’的地步,这就是真意!规则奥妙的组合体!

    这一片落叶,瞬间穿过空间的阻碍。一切力量都会被其强行贯透。

    跟着在百里之外。

    一座高山的山巅,一片树叶凭空出现,它直接射在了一座丈许高的大石上,在它碰触到巨石的一刹那,它表层包裹着的那一层真意立即侵袭了巨石,无声无息的……被真意碰到的岩石部分立即开始被刺穿。这并非是物理力量的摧毁刺穿,而是规则奥妙下的刺穿!

    不是分子原子层面,而是更深层次的粒子被强行刺穿!也就是说构成‘岩石’的最基本粒子,都被刺穿分解开来!最深层次的破坏!

    “散!”东伯雪鹰立即念头一动。

    树叶上包裹的真意立即散去,那一片树叶已经穿透了巨石,飘荡在半空,缓缓飘落下去。

    而那块巨大岩石,却是有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孔洞,可周围连岩石灰尘都找不到。

    “如果我不主动散去真意波动,恐怕一片树叶就能贯穿上千里吧。”东伯雪鹰暗道,“不知不觉,我已经达到了和黑风渊谷底的那座洞府内的战斗痕迹强者接近的地步了。”

    那位强者,一击之下破坏洞府大殿殿壁,还在地底撕裂上百里。

    东伯雪鹰的攻击则更凝聚于一点!

    二者威力或许还有高低之分,可至少是同一个级别的力量了。

    “半神的力量?”

    东伯雪鹰惊叹。

    不谈真意的‘规则奥妙攻击’何等恐怖,真意自身也是携带力量威能的!如今完整的‘极点穿透真意’所携带的力量威能……东伯雪鹰如果站在半空一拳砸出去,那威能之大,就能让一座百里范围的城池尽皆化作废墟。让一座高山整个化作齑粉!

    规则奥妙,本身就有引动天地的力量!

    当然这是最蠢笨的力量。

    力量配合上‘规则奥妙’才叫可怕!一个大力士傻乎乎的拳头砸人,威力才多少点?如果配备一柄利刃,那惊人的力气配合利刃刺出去。威力才暴涨。

    单纯的力量威能就相当于力气!真意蕴含的规则奥妙就相当于‘利刃’!

    这也是为什么……个个都在追求更高层次的真意的原因!

    “陈宫主。”东伯雪鹰依旧坐在那,旁边是鱼竿。

    “雪鹰?”陈宫主正在夏都城薪火宫的自身书房内,他的书房内早就堆积了大量卷宗,他虽然一直坐镇薪火宫,却是居中调遣安排所有的夏族超凡!连龙山楼这遍布天下的情报网络,陈宫主也同样是最高的首领。能担当这样的职位,他也是早就将灵魂都献给族群了,他的忠诚无需怀疑。

    此刻东伯雪鹰传讯,让陈宫主心一颤。

    因为……东伯雪鹰很少主动联系陈宫主。而且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

    “陈宫主,我已经掌握了完整的真意!”东伯雪鹰传讯道。